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55 章 55
第 55 章 55
  清秋,有的是天高气爽,有的是凄清萧索。
  冷风掀起白色的帐帘,清平搓了搓手,向手心哈了哈气,空气里又夹带了一丝血腥味,而且越来越浓,他终是忍不住,第一次出声劝道:“公子,您莫要再如此了,她如今已经大好了。”
  清风看着从掌心不间断地滴在药锅里面的血,沉默着不说话。锅里沸腾出白色的雾气,奇异的香味便蔓延开来。清平赶紧拿来止血的药粉洒在清风的掌心,他已经觉察不出当初那般的刺痛了,棱骨嶙峋的手掌早已不似当初那般修长白净,看着手心里蜿蜒丑陋的疤痕,清风眼里黯然了些许,她曾说过他的手是世间最好最纯粹的美,可是如今……
  丝丝缕缕的痛从心口蔓延开,他将眉头拧在一起,蛊虫仿佛在心上撕咬,蚀骨的痛苦让她的脸在脑中涣散,慢慢的意识的最后一丝清明也被抽离。
  华国小调般的绚丽色彩也因这瑟瑟的秋风而黯淡了许多,清平以为他只是想要休息了,独自拿着熬好的药汁去做成药丸。奇异的药香在空中散尽最后一缕香味,琅嬛苑,哦,不现在改称为西苑,里面每一张新的面孔在望着这间禁止入内的屋子时都写满了好奇。
  “你说那屋子里是不是藏了什么秘密?”
  “听说连公主都不让进呢。”
  “听说那屋子好像以前是个女子的……”
  “你们两个新来的,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么?”琅嬛依旧笑得端庄可亲,那连个小声嘀咕的女子却觉得莫名的惊心。
  “来人……”下一刻琅嬛的声音骤然冷了起来,却被一个柔柔的声音打断。
  “算了吧,念她们二人是初犯,琅嬛姐姐就算是给我个面子。”坐在木质推椅上的女子着了鹅黄色的衣衫,看向琅嬛,笑的恬淡。
  “既然明管事都发话了,那我自然是没什么说的。”琅嬛不自然地笑笑,转身厉声道:“你们两个以后好好学学规矩。”
  “是,是。”两个女子不住地点头,走的时候感激地看了看椅上的女子。那鹅黄衣裙的女子微笑着对她们点了点头。那女子便是明儿,如今已是西苑的管事,西苑自清风接手后便全改换了新的面孔,若不是轩辕昭羽,琅嬛便是再也在西苑待不得的。他将绝情蛊压制下去的时候,便与轩辕昭羽重拾先前关于血千婳的协议,琅嬛是该死的,可是对轩辕昭羽来说却是极为有用的,他暂时不会动她。明儿还活着,却是让他有些欣喜,天祈的那个人若是知道,定然是欣然的吧。
  “明管事腿脚不便,还是莫要多走动的好。”琅嬛笑着将帕子抖开,明儿记得迎春楼门前的老鸨最常做的就是这个动作。
  “琅嬛姐姐也莫要多多走动的好,要是出现在不想看见你的人面前,万一那人动怒了,可多不好。”明儿笑着拿掉飘落在肩上的落花,看到清平出来,莞尔一笑。
  劫难重生,丧失挚爱的痛苦过后,生命的延续里,内心却是不可估量的强大。痛和恨全都深埋在骨缝里,面上永远没有大悲大喜。
  清平看到明儿也是有些欣喜,但是顾及到手中的药会变凉,微笑着点了点头,进了药房。
  琅嬛嘴角抿了抿,看了看那件被禁的房间的窗隐隐透出一抹白色,将抖展的帕子又重新攥在手里,骄傲地昂起头,脸上还是端庄亲和的笑:“谢谢明管事提醒。”
  晚间时分,轩辕昭羽来到西苑,男扮女装。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琅嬛眼尖,忙过去拜见。
  “公主。”
  “起身吧,皇兄呢?”虽是问着,轩辕昭羽的眼神却瞥向那件被禁止入内的房间,不意外地看到琅嬛点了点头,她将手背在身后,出声道:“那个随从呢?”
  “公主说的可是清平?他在药房。”琅嬛笑着答道。
  轩辕昭羽移步向药房行去,经常来的走动,对这里也是极为熟悉的。琅嬛举步想要跟上去,却被随行的碧落挡下。
  “没你什么事,不用跟去了。”碧落淡淡瞥了一眼琅嬛。
  “是。”琅嬛恭敬地垂首侧立,看不出脸上的情绪。
  轩辕昭羽走进药房的时候,清平已经制好了第十颗暗红色的药丸。轩辕昭羽走上前去,想要将黑瓷的小瓶拿在手里细细端详,清平却将那小黑瓷瓶收入怀中,对着轩辕昭羽行了一礼。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
  “不过是些补气血的药物,并非公主所要之物。”清平说着从架上拿下一个赭色瓶子,拔下塞子闻了闻,递给轩辕昭羽。“每日一滴,月余便可制身体极度虚弱,而后便会死亡。”
  轩辕昭羽也学着清平的样子对着瓶口闻了闻,却是什么味道都没有,她有些疑惑道:“怎么什么味道都没有?”
  “‘乐其’本就是无色无味的。”
  “名字倒是不错,却是这样狠毒的功效。”轩辕昭羽笑的眉飞色舞。
  “这不正是公主想要的么?”清平将药锅里剩余药渣处理掉,始终都没有抬头。
  轩辕昭羽有些恼怒,看到清平一副寡淡的样子,却也是有气发不得。拿了赭色的药瓶和碧落一起离开了。
  “公主,药我们是拿到了,可派何人去呢?”碧落将手放进宽大的袖口里。
  “不是有个现成的么?”轩辕昭羽看向远处坐在花坛边缘的琅嬛,笑道:“她可是做的甚是上手呢?”
  碧落也掩嘴一笑,道:“那商皇寒江怕是到死也不会想到他所宠爱的妃子是我们的人呢。”
  “交给她去办吧。”轩辕昭羽将赭色瓷瓶交给碧落,移步出了西苑,临走时又抬头看了看那件屋子。
  回到栖梧殿,果然见到米娜齐仁又在等着了。轩辕昭羽不明白这人是不是天生喜欢被人呵斥,明明自己都将话说的那般难听了,这胡国公主华国太子妃怎么就意识不到自己的碍眼呢。
  “公主,你回来了。你去哪里了?”米娜齐仁从梨木雕花的椅子上站起身来,身上穿的是一件红色缀满流苏的胡服,就连发誓也是垂了很多的小辫子下来,显得活泼又俏皮,看着怎么都不像是已为人妇的女子,倒像是个天真烂漫的草原小姑娘。
  轩辕昭羽并不答话,甚至连一个眼神也懒得给她。以前讨厌米娜齐仁不过是因为她成为了皇兄的太子妃,但皇兄似乎把她连空气都没当过;如今讨厌她不过是她整天过来烦着她说着胡王阿图木的种种丰功伟绩,轩辕昭羽是向来瞧不上这些蛮夷之地的人的,不管是什么身份,如今米娜齐仁的重重宣扬,只让她越来越讨厌这个自以为是的野蛮男人阿图木。
  可是很多东西听得多了,便会不由自主的记在脑里,心里。只是很多人一直未曾发觉。
  比如再次见到阿图木时,轩辕昭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个男人在他七岁的时候是如何赢了草原上最强壮的摔跤手的呢?这个有着苍狼一眼眼神的男子又是如何在十一岁的时候与狼群度过了一晚呢?这个男子又是如何在十九岁的时候在众多的旗王中浴血奋战而成为胡国的王?这跟男子又是如何掌握了中原这么多的文化与传统的呢?这个男子又是如何在势单力薄的情况下统一了草原上大数零散的部落呢?种种的疑问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冒出来,搞得自己哭笑不得,似是而非。
  米娜齐仁似乎对清风也没什么太多的兴趣,这便是最令她轩辕昭羽放心的一点,一个女人在宫里若是没有什么相想要争夺的,便也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所以轩辕昭羽才会允许米娜齐仁这么自由随便地进出栖梧殿。
  琅嬛自然也是随着轩辕昭羽一道进的宫,她虽然在西苑里一直保留着管事的位置,可是却是有名无实,西苑的人明里表面上还对她恭恭敬敬的,但心里还不知怎么的鞭挞她呢,她是知晓的,却也多说什么,去西苑不过是因为听说那人回来了,即使不敢去见面,但却依然想去感受他残留的气息。
  本以为风夕颜一死,他中了蛊,自己便会有那么一丝半缕的机会,却忘了,有句话叫做“命里无时莫强求”。她该明白的,那人一生只对一人有情,而中了绝情蛊,便是连最后一份情也切断的干干净净,怎么可能还会对别人有情。如今听闻那人蛊毒已清,她自己也是离死期不远了吧,从诬陷风夕颜的那一刻起,她料到过这样的结局的,只是没想到即便风夕颜死了,那人始终都没正眼看过自己。那人让自己活着,恐怕是因为自身还有些利用价值吧,虽是尽力的想离那人近一些,却还是有些稍稍的不甘心呐,琅嬛这般想着,却已是到了栖梧殿了。
  栖梧殿呀,凤身所在,她看着前面那个已换上牡丹拜月华服的女子,头上的金步摇在随着轻巧的步子摇晃,将这深秋的萧瑟衬得迷离,再低头看着自己素手上修长的指甲,粉白的颜色,质朴无华,淡紫色的盘扣细密的缀成整整齐齐的一排,裙上的紫叶敛菊连出波形的角边,一双白色织锦的鞋子在裙下只露出鞋尖的翡翠珠子,想她不过一个贫苦人家的女孩,幼年丧母,随父东北西走,最后进入琅嬛苑,一番明争暗斗才有了今日的光华。可是眼前人,从出生伊始,便光环笼罩,有着最尊贵的身份,有着最华贵的父亲和母亲,有着最奢华的宫殿,有着忠实的奴仆,也有着满手的权利,还有这谪仙一般的兄长。
  可她琅嬛,跟这位尊荣至上的撷月公主比起来,简直就是一无所有。
  可是这般想着,琅嬛心里却是极为清楚的,人和人之间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无论怎么比,你总是能从别人那里发现比你好处千百倍的东西。
  抬起头,端庄地对着米娜齐仁笑笑,微微福了福身。米娜齐仁也露出牙齿笑了笑,眼睛弯成像月亮一样的形状。
  “太子妃若是没什么就回去歇着吧,本宫今日有事,怕是顾及不到您了。”轩辕昭羽的语气依旧是凉凉的。
  可米娜齐仁像是早已习惯似的,竟是丝毫不介怀,笑的天真烂漫道:“公主,你们讨论你们的,我就在这园子里随便走走看看,等你们讨论完了,我再来不迟。”说罢,有些不情愿地出了内殿的门,向着长长的走廊那边去了。
  碧落见她走远了,这才对轩辕昭羽点了点头。
  轩辕昭羽吩咐碧落取来焦尾,冰蚕丝触手冰凉,却是极具韧性的,她脱下金色的护甲放在琅嬛捧着的垫锦的盘子里,手起,“铮”的一声,仿佛清泉流过心迹。
  “琅嬛,这次可是大功一件呢。说说,本宫该如何奖赏你?”轩辕昭羽一曲奏起,正是一曲铿锵又有些婉转的碧海潮生。
  琅嬛连忙跪下身去,将垫锦的盘子高举过头顶,信誓旦旦道:“奴婢不求别的,只求能伺候公主在侧,尽绵薄之力。”
  “能下毒害死商皇,进入商都皇陵取得冰蚕丝也能叫绵薄之力么?琅嬛你可真是叫本宫大开眼界呐。”轩辕昭羽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听得人有些振奋又有些紧张和压迫。
  “公主过奖了,奴婢也只是想着公主需要罢了。”琅嬛低声说道,抓着托盘的手却是有些颤抖,这种压迫感是皇家人与生俱来的,旁的人是怎么也学不会的。
  “哦?那本宫现在又有新的需要了?”琴声戛然而止,轩辕昭羽转过头太斜睨地上的琅嬛。
  “奴婢定当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好!”饶是轩辕昭羽这般高傲的人眼里也有了一抹钦佩之色,她扬了扬被画得极为细长的眉毛,道:“琅嬛,你知道本宫最喜欢你什么?最不喜什么?”
  “奴婢愚钝,能得公主欢喜是奴婢之福分,不喜的奴婢马上改掉。”琅嬛依旧低头。
  轩辕昭羽勾起她的下巴,直视琅嬛的眼睛,冷冷笑道:“本宫最喜欢你这种把自己隐藏到底的脾性,最不喜的也是你这明明才能卓绝却要做出谦卑姿态的样子。”
  说着拍了拍琅嬛的脸,一把甩开,琅嬛摔倒,还紧紧护着手中的托盘,排的整整齐齐的护甲虽乱了阵型,却是没有一个掉落出来,轩辕昭羽满意地点点头,移步离开,碧落笑着看着重新跪的恭敬顺从的琅嬛,得意地笑了笑,也跟着轩辕昭羽离开。
  琅嬛低着头也笑了笑,与先前的端庄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将托盘里的护甲细细的码号放整齐,才起身跟上了她们离去的脚步,新的需要?若是她猜的不错,与先前定然是一样的戏码,不过是换了时间地点和主角而已,这一次,轩辕昭羽怕是直接将手伸向她的父皇轩辕晔了,那冰蟾毒在体内流动的时候,恐怕亲情的血液就已经变淡了吧。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