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见习记者>>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11
  从环保局出来,天上变成了薄云晴。天气的好转,如同于之恒的心情。
  姜智新问:“于记者,曾局长那个人不错吧?他是不是在帮我们老百姓讲话呀?”
  于之恒冷笑:“他帮你们讲话?这只不过是你们自作多情一相情愿罢了。”
  赵满江:“不可能!曾局长常驻我们村,大家都拿他当知心朋友,怎么会不帮我们讲话?我打电话问问他。”
  于之恒心中一动:难道另有隐情?因此,他劝赵满江:“算了,谈点别的吧。我现在想怎样去采访县长。”
  姜智新:“你不是在环保局摸出经验了吗?大摇大摆走进县政府就是了,难道堂堂的五岭县人民政府会吃掉你这个省里来的大记者?”
  于之恒没有跟他们讲自己没有记者证,他知道一讲出来就会羞死人,甚至会影响双方合作。刚才在环保局差点吃了闭门羹,现在去找县长,更不好对付,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就在此时,收到章彦发来的短信:
  内线消息:县委书记宋华去省城开会去了,明天晚上才回来。县长林宏祥去省委党校学习半年,你可取找常务副县长蔡兴武和分管副县长魏皓明。
  于之恒看了短信,对姜智新和赵满江说:“你们先上车,我复个电话就来。”说完,走到一边拨通了章彦的电话。
  于之恒:“章主任,该你出马了。我没有记者证,也没有采访证和工作证,仅凭一张写给林州市和五岭县相关部门的介绍信去采访这么多人确实有些困难。刚才在环保局就遭到对方的怀疑了,他们以为我是个冒牌货。”
  章彦:“我身上是有广播电视报的记者证,但是一来单位变了,二来我不便露面,还是劳驾你算了。”
  于之恒有些上火了:“我说章主任啊,我们跟报社领导说是三个人下来采访的,现在实际上变成了我单枪匹马地采访,你们两个不露面怎么行?我看我们干脆放弃算了,下午回金沙吧。”
  章彦有些惊慌:“千万别这样!大哥。你听我说,采访以你为主,发稿也用你一个人的名字。明天到林州我去采访市人大的领导,好吗?”
  于之恒:“问题是我现在没有证件,怎么去采访两位副县长?万一被他们当骗子抓起来了,我就惨了!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呀。”
  实际上,于之恒心中也没有底。
  章彦想了一下,说:“这样吧,我马上打电话给黎总,让报社传真一份公函给五岭县政府,就说你奉命下来采访,要他们认真接待和配合。”
  于之恒:“这还差不多!不过,事后你怎么谢我?”
  章彦:“请你去植物园烧烤或者去红太阳听歌。”
  于之恒:“说话算数?”
  章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于之恒:“那好!管他刀山火海,为了我们兄弟的感情和共同事业,我也干了!我马上去县政府。”
  
  上车后,姜克强问:“于记者,现在去哪里?”
  于之恒:“你先将车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我先打两个电话联系一下你们的县长。”
  姜克强果真将车开到一条冷清的小街。
  于之恒摸出从章彦那里抄来的电话号码,拨通了五岭县常务副县长蔡兴武的电话。
  于之恒:“请问是蔡县长吗?你好!我是原江经济报的记者于之恒。是这样的:我们报社得知五岭县双河乡的镜溪流域环境污染十分严重,所以派我下来了解一下。昨天和前天我已去了现场看到那里确实有几千亩耕地被尾砂淹没了,因此我想就这个问题采访您,请问您方便吗?”
  现在官场上流行一句话:防火防盗防记者。虽说水火无情,掉进水里自己会游泳的当然不怕,不会游泳的可以抱住木头待救。而被火所困,通常是十有九死。至于被贼偷出来被媒体轰下台的贪官,这些年在中国还少吗?所以说,奉劝在官场上的朋友,你们千万不要小觑了记者笔下文字的力量,有时候记者的一篇稿子往往会成为一颗子弹,令一个贪官下台甚至毙命!
  蔡兴武在进常务之前是分管文教卫的副县长,去年5.16事件之后,书记和县长、常务副县长三人被免职,市委组织部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宋华调过来当书记,将云山县的副书记兼常务副县长林宏祥调过来当县长,副县长蔡兴武也跟着进了常委。虽然他以前未分管过环保,但他知道镜溪污染一直是县委县政府的一个心腹之患,也看到了近两届书记县长是怎样封锁消息摆平记者的,正所谓旁观者清,他由此积累了不少应付媒体的经验。所以,当他接到于之恒的电话时,立即说:“欢迎省里的记者下来指导工作。不过,真对不起,我现在正在白竹乡处理一桩事情,估计下午四五点才能回到县城。这样吧,请你去找分管环保的副县长魏皓明同志,好不好?我会给他打招呼,他的手机是……”
  于之恒:“我有魏县长的号码。”
  蔡兴武:“那好,如果你在采访过程中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或者遇到了什么困难,请随时打我的电话,我会尽力协调好的。”
  于之恒:“好!谢谢你了,蔡县长。”
  挂机之后,于之恒又打电话给章彦,跟他讲了此事。章彦听了,有些怀疑:“蔡兴武不在县里?我找内线查一查,你先与魏皓明联系吧。”
  于之恒一看时间,已十一点了,也不知这个时候找不找得到人,但是,时间不等人,自己必须主动出击。为了保险起见,他先打了一个电话给报社黎总,问他报社是否发了公函给五岭县政府。黎总说:“函已经打印好,只等盖章。办公室孙主任陪出纳小唐去银行了,等她们回来马上盖章传到五岭。”
  于之恒:“黎总,请您尽快安排人落实,我这就去县政府。”
  黎浩江:“你放心。我会教人办妥的。”
  于之恒要姜克强将车开到县政府门口,嘱咐他们三人用短信联系,然后独自下车,径直走了进去。
  五岭县是个贫困县,县政府的办公楼也比较落后,是八十年代初一栋五层楼的旧房子装修而成。
  于之恒走进政府办。办公室的一位中年妇女见十一点多了还有人找上门来,一边倒茶一边问:“同志,你找谁?”
  于之恒拿出介绍信递给对方:“我是原江经济报的记者,找魏县长。”
  女同志:“魏县长上午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于之恒:“我打他的电话。”说完,拿出号码拨通了魏皓明的电话。
  
  五岭县分管招商引资、对外贸易和环境保护工作的副县长魏皓明此刻正带领外经委、招商局、国土局以及工商、税务、银行、电力、自来水等部门的负责人大大小小近二十人陪同台湾某企业集团的副总裁在县经济技术开发区考察选址,这家台湾企业准备先投资800万人民币办一间工厂作个尝试,以后视运作情况再决定是否增资。
  魏皓明今年36岁,比县委书记、县长和常务副县长分别少五、六、七岁,也是少壮派。他不是林州本地人,大学毕业后分到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当秘书,因受厅领导赏识,很快被升为科长、副处长,被省委组织部列为重点培养对象。二OO一年八月,三十三岁的他被下放到五岭县来锻炼,任副县长,分管对外贸易和招商引资。由于老婆和孩子未随他一起下基层,他全心投入,工作干得有声有色,深受市县主要领导好评,尤其是去年上任的林宏祥县长十分喜欢他。今年春节过后,林宏祥主持召开了县政府办公会议,对几位分管副县长的分管工作进行了适当调整,魏皓明兼管环保。事后,有人私下议论,林宏祥城府极深,,表面上十分喜欢魏皓明,实际上有些妒忌他。让魏皓明分管环保,表面上是重用他,实际上是陷害他。谁都知道,最近十年没有几个县领导是坐稳了桩的,没有一个书记县长是做满了一届任期的,都在环境污染上栽了跟头。也有人说,魏皓明在省里有靠山,仕途正春风得意,相信可以逢凶化吉。
  其实,在魏皓明心中,他自己也不知道多管一份环保是凶还是吉。外贸厅的关系远没有县里复杂,魏皓明的官场经验也不足。会后,他分别打电话给厅长、父母和老婆向他们报告此事。父亲说只要问心无愧就不必信邪。老婆转来岳父岳母的话说今年是你的本命年,恐怕会有劫难,你凡事要小心谨慎。邵厅长则说多一份磨砺多一份财富,邓小平三起三落你怕什么?
  魏皓明的父亲也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吉普车县长,后来调到省城金沙,九十年代中期从坐奥迪的金沙市人大副主任位置上退休。老头子在官场上经历了中国政治上的三次大质变,唯一不变的是他的做人准则。他常说心底无私身自宽。魏皓明自幼接受父亲的熏陶,最佩服的就是父亲的人格,因此在听了父亲的电话之后,心中豪气陡生,斗志倍增。
  按理说今天本来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因为台商拍板决定在五岭办厂,这可是第二个超过500万的企业项目呀!最近几年,五岭县的招商引资环境不太好,每年都要参加市里组团的深招会、港招会,虽然当时签了一些意向性合同,但真正兑现的尽是一些一两百万的小项目,而且大多数不到一两年就撤资了。魏皓明来五岭之后,狠抓招商环境的硬件和软件建设,而且凭着年轻人的一股豪气雷厉风行紧紧盯住项目不放,以致五岭县的招商工作有了明显突破。近三年来,经魏皓明之手招进来并且兑现的项目共26个,其中基础设施项目17个,企业项目9个。基础设施项目中,投资超过500万的有8个;企业项目中,投资超过500万的有1个。经过时间的洗涤,真正扎根下来的企业有5家,若以三年为一个台阶来考核,成功率可望首次超过50%。但是,魏皓明并不满足现状,他私下跟邵厅长说过,只有招到1000万以上的项目,才能说取得成功。同时他坚信,随着省厅领导的支持和自己的努力,这个目标也越来越近了。
  在接到常务副县长蔡兴武的电话之前,魏皓明已接到了环保局书记钟湘的电话报告。因为自己在陪客,再加上于之恒没有记者证,他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所以在接到蔡兴武的电话时,他说:“蔡县长,不就是一个没有记者证的见习记者嘛,我倒要看看他有几斤能耐。我先验验他的身份,如果像去年那个一样是假的,就让公安局铐起来。我们要给他一点颜色瞧一瞧。”
  蔡兴武提醒道:“老弟,切不可轻举妄动!查验对方身份要委婉,不可打草惊蛇。万一是真记者,得罪他就会惹来很多麻烦。我们宁可信其真,不可当他假。要知道,防火防盗防记者,不能有丝毫麻痹啊!”
  魏皓明:“可是我现正在陪台商啊!”
  蔡兴武:“抓工作要有主次轻重,不管怎样,你得想办法见见他并尽量摆平他,宁可少招商,也不能让记者在环保问题上捅出娄子来。”
  魏皓明:“我明白了。”
  
  于之恒拨通魏皓明的手机之后,问:“是魏县长吗?打扰了。我是原江经济报的记者于之恒,我想就镜溪污染一事采访你一下,请问你方便吗?”
  魏皓明:“哦,是于记者啊!你好!你好!刚才蔡县长已通知我了。你现在在哪里?”
  于之恒:“我在你们政府办。”
  魏皓明:“对不起了,请你先在那里坐一会儿,好吗?我现在正陪着几个台商在开发区考察,最快大概也要半小时后才能到达。你放心,我一定会接受你的采访。请问,你见到环保局熊局长了吗?”
  于之恒:“没见到。我刚才在环保局采访了钟书记和曾局长。”
  魏皓明:“哦,原来是这样。我马上通知熊局长先来陪你,你们可以再沟通一下。”
  让于之恒吃惊的是,魏皓明挂了电话不到十分钟,环保局局长熊金亮就到了政府办。
  
  熊金亮一肚子气,他恨死这个姓于的什么鬼记者了。其实,他就在县政府二会议室与临县金穗县环保局的苟局长进行交涉。
  三十三湾的非法采选矿泛滥成灾,不仅害苦了双河乡的姜甸、桃花、罗家、李塘、乌鸦、石河等村的村民,而且还殃及临县金穗县的虎穴、伏塘、胜利、朱村等乡镇以及将军桥灌区,大量的有毒污水及尾砂奔流而下,对这些乡镇的饮水、养殖、种植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危害。当地老百姓意见很大,请求政府出面为民做主。以前金穗县的主要领导考虑到两县唇齿相依,尽量做一些说服解释工作,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随着污染程度的加剧和民愤日增,金穗县的主要领导也招架不住了。于是,从二OOO年开始,委托县环保局出面向五岭方面索赔。
  当时的五岭县县长是丁国荣,他的态度十分强硬,五岭县是个国家级贫困县,目前正求不择手段摔掉贫困帽子,哪来钱赔偿?所以,不予理睬。金穗县为此上告到市政府,市政府分管环保的陈爱群副市长恰恰是金穗县人,因不好明显偏向自己的家乡,他只能做和事老,多次出面协调才勉强平息,但两县的关系日益紧张。二OO一年春节前几天,五岭县一私营煤矿发生瓦斯爆炸,造成6死17伤的特大灾害事故。陈爱群副市长借此机会与市委书记、市长沟通,将负有领导责任的丁国荣调到市粮食局当局长,选派曹凯出任五岭县县长。
  曹凯出任县长后,为了讨好陈副市长,从二OO一年开始,五岭县财政每年补贴给金穗县10万元的环境污染费。10万元对于经济发达县来说是个小数目,但对于贫困的五岭县来说,显得有些吃力,人们议论纷纷。后来,曹凯想出一个羊毛出在羊身上的点子,将这笔开支分摊到三十三湾、观音山、银盆岭、白莲河、梅花坪等几个重点有色矿区,而且还加了码。这几个地方产值大利润高并且污染重,所以广大采矿老板也就默默承受了。与五岭县接攘的金穗县虎穴乡及下游的伏塘乡沿河十多个村的老百姓,在饮水略显困难而种粮受影响不大的情况下,每户每年能得到一两百元的补偿,心中当然高兴。胜利乡和朱村乡知道以后,也闹到县政府要求分一瓢汤。二OO二年金穗县环保局按照县政府的意思向五岭县提出要增加5万元,但是五岭县只增付了2万元。二OO三年又加了1万,共计13万元。
  正所谓欲壑难填。人的欲望一旦张开,就容易失控。尝到甜头的金穗县农民胃口越来越大要求越来越高。不巧,去年五岭县发生了震惊全国的5.16事件,县长曹凯及县委书记、常务副县长三人被免职和调离,环保局局长曾汉民也被免职,冶金矿产局局长等五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在这种背景下,两县之间的环境补偿交易也就嘎然而止。现在五岭县新任领导班子开展工作也快一年了,金穗县又派环保局苟局长前来投石问路重新谈判了,市局的罗副局长应邀做中间人。
  金穗县的苟局长一开口就是20万,这可吓坏了五岭的熊金亮。他瞠目结舌地说:“老兄,你也知道我们五岭是个比不上你们金穗的贫困县啊!”
  苟局长皮笑肉不笑地说:“原以为从你们五岭拿回一些补偿我们可以沾到一点光,结果偷鸡不成反倒蚀了一把米。去年你们没给,县里自己拿了8万元出来补偿农民。你们给我们的补偿杯水车薪,我们现在也成了骑虎难下啊!”
  谈了一个上午没谈妥,为了保持公正立场,市局罗副局长没讲多少话,熊金亮就打电话给魏皓明。魏皓明说我刚接手分管环保,你就多挑一点担子吧,不要老是将问题往我面前推,按照宋书记和林县长的意思,去年五岭县因发生5.16事件没有付给金穗县污染补偿费,不如趁此机会赖帐到底。县里这两年加大治理力度,争取明年年底之前污水达标排放,尾砂截留在五岭境内。
  有人说当今中国官员越来越多,官僚作风也越来越浓。人家美国总统布什举行新闻发布会,也只不过是在白宫南草坪上摆了一张小台架了一个麦克风而已。总统给记者的时间就那么二三十分钟,时间之内任大家提问,总统款款而答言简意骇。时间一到,对大家挥挥手就拜拜了。而咱们中国,莫说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领导,就是一个小小的县官,也热衷于讲排场。半小时可以讲清楚的事情,却要准备两三个小时的讲话稿和相关材料,还要进会议室切茶发矿泉水、水果,会后还要会餐发纪念品,等等,真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就拿这次五岭县和金穗县的环保部门就补偿进行交涉一事来说吧,行与不行很快就可以表决,可是双方有意识磨蹭到中午。在双方局长心中,问题能否解决并不重要,反正上面还有县领导,重要的是好久没有相互研究研究(烟酒烟酒)了。民谣曰:“八点上班九点到,十二点下班十一点吃饭。”因市局罗局长在,十一点十分,熊金亮就让司机小郭打电话到夜来香大酒店订了包厢。熊金亮喜欢去那里吃饭,那里的酒鬼酒绝对正宗。可是万万没想到,十一点十五分,魏皓明一个电话打来,要他立即赶到政府办接待于之恒。年少气盛的副县长语气十分凌厉,没有半点商榷的余地。军令如山,熊金亮不敢不听。他跟市局的罗副局长和金穗的苟局长说有急事并招呼副局长胡昭亮陪他们,自己就匆匆赶来了。
  
  在熊金亮进来之前,于之恒收到章彦发来的一条短信:内线消息:白竹乡中学昨天举行20周年校庆,晚上留校的师生聚饮,今早有26人发烧,疑是“非典”或禽流感。蔡兴武今天上午率教育和卫生部门的负责人赶赴现场了解情况。你可以顺便采访一下,争取在报上发一条500字左右的消息。
  于之恒心想,这确实是一条突发性的新闻线索,但更适合于原江日报和原江都市报。再说自己正在搞镜溪污染暨姜甸村的专题采访,不宜分心。于是,他复了一条短信:
  有些价值,你和李蒲不是闲着无聊吗?你们去吧!
  
  熊金亮一见于之恒,连说:“对不起,记者先生。我是五岭县环保局的局长熊金亮,因为我们正在与金穗县环保局联席召开经验交流会,刚才接到魏县长的电话才知道你下来采访,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于之恒一听,心想:现在的官场好虚伪啊!明明在开经济补偿协调会,却说成经验交流会,真有一套。这个局长看上去是个滑头,自己不能让他小觑了。
  想到这里,于之恒毫无表情,冷冷地问:“你们不是在开镜溪污染补偿协调会吗?怎么又变成经验交流会了?熊局长以前一定做过包装生意吧,不然包装的水平为什么这么高呢!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去宣传部门工作的。”
  熊金亮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我在开经济补偿协调会的?!但继续陪笑着说:“呵呵,于记者,你误会了!五岭和金穗两个县都产有色矿,而且污染都比较严重。不过金穗县这两年加大了治理力度而且成绩显著,所以我们请他们过来传经讲课的。”
  于之恒故作深沉地一笑。这笑到了熊金亮眼里就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了。
  为了打破尴尬,熊金亮故意岔开话题:“于记者是第一次来五岭?”
  于之恒点头。
  熊金亮:“那我们就更加欢迎你了!五岭虽穷,但这里的人好客,爱交朋友。只要没有做过对不起五岭人民之事的人,我们都会欢迎!”
  于之恒鼻子哼了一声,冷冷地说:“熊局长话中带刺,让人听了浑身不舒服。我下来调查镜溪污染尤其是姜甸村耕地损毁的情况,就是对不起你们五岭了?应该说,是对不起你们五岭官方吧。因为在我看来,至少对得起姜甸村的广大百姓,也对得起自己的良知的。”
  熊金亮:“我没有那个意思,你误会了。毛主席说要积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我们共产党人所坚持的原则就是事实求是嘛。你下来调查,不管最后的结论如何,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鞭策一种促进,我们是真心欢迎的。”
  于之恒一听,心中陡生厌恶:这个人满口官腔,大道理和原则不绝于口,未免太夸夸其谈了。因此,他冷冷地说:“我不是共产党员,不懂你们那些高深的理论。”
  其实,于之恒在大学读书时代就已经是个优秀党员。正因为他记得当年在党旗下的庄严宣誓,再加上与农民血脉相连,所以一直保持颇为纯洁的品格。
  熊金亮:“于记者太谦虚了!”然后,故意问:“对了,你去过我们局里了吗?”
  于之恒:“去过了。”
  熊金亮:“那他们一定已向你汇报了有关情况。唉,我们暂时不谈工作上的事情吧。于记者年轻有为,我倒很想和你交个朋友。”
  接下来,熊金亮跟于之恒大谈自己的人声之路、五岭风情以及一些民间逸闻,等等。而于之恒为了维护自己的架子,故意爱理不理地与地方搭讪。
  
  副县长魏皓明是十一点四十五分回到县政府的。他进政府办之前,嘱咐一起回来的秘书程晨找机会悄悄问一下办公室值班人员有没有收到省有关部门及原江经济报关于于之恒下来采访的电话和公函。他要了解于之恒的真实身份,如果像去年那个贺长春蠢货一样被骗子骗了,传出去多丢人。
  魏皓明一见于之恒,就伸出热情的双手:“欢迎!欢迎!”
  于之恒:“魏县长太客气了!”
  魏皓明:“确实对不起,我真的太忙了!看来只有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接受你的采访了。只是影响你午休,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于之恒:“这话应该由我来说。耽误你午休的时间,真不好意思!”
  魏皓明:“于记者,请到我的办公室去坐吧。”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