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见习记者>>第 12 章 12
第 12 章 12
  魏皓明的办公室在307。
  于之恒在省作协《原江文学》做编辑部主任时,曾和老总联手主编过一套大型人文地理丛书。为了编好这套书,于之恒深入全省各市州,他亲自采访了十余位市州书记和市州长,还有二十多位县委书记和县长,以及一些大中型企业的老板。到经济报工作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采访了三四位省厅领导。在于之恒的记忆中,现在的大小官员和企业老板,都喜欢在自己的办公室搞几个漂亮的书柜,里面塞满了古今中外文学名著及各种专业书籍,墙上还挂一两幅名人书法以显示自己的博学与高雅。而真正接触之后,却发现不少官员浅薄得要命,就算那些有硕士学位的领导,肚子里的真材实料并不多。由此可见,领导办公室里的书大多是点缀,而非实用品。
  今天,于之恒走进魏皓明的办公室时,感觉明显不同。魏皓明的办公室十分简洁:靠窗对摆着两张大小相等的办公桌,每张桌前有一张转椅。主桌上有一台薄型电脑和一部电话,副桌靠窗边摆了一个笔筒和一本台历。进门处有一台饮水机,墙角放了一套并不高级的木沙发。在副桌的墙边有一个小玻璃门书柜,柜内放满了文件夹却不见几本书,上面整齐叠放着几层报纸。除了电脑之外,办公室唯一的奢侈品就要算墙上那台壁挂式空调了。
  于之恒喜欢这种简洁明了的氛围,所以进门环视之后,心里对魏皓明有了一种好感。
  于之恒在木沙发上坐下。
  虽是春天,但中午时分还是有一点点热,更何况匆匆赶回来,心里难免有些浮躁。魏皓明开了空调之后,过来邀请于之恒到桌前坐下。刚要转身叫熊金亮给于之恒倒水,却见程晨推门而入,便叫:“小程,给于记者倒一杯水。”
  程晨从饮水机下拿出一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水递给于之恒。于之恒接过水,说:“谢谢!”
  魏皓明用目光询问程晨,程晨摇了摇头。于之恒见了,但不懂他们的哑语。其实,程晨在告诉魏皓明,办公室没接收到相关电话和传真。
  因为心中有了好感,所以坐下之后,于之恒就开口了。
  于之恒:“魏县长看起来好年轻哟!”
  魏皓明:“也不年轻了,今年是我的本命年。”
  于之恒:“你大我三岁。”
  魏皓明笑。之后,敬烟。于之恒摇头称谢。魏皓明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于之恒:“请于记者多多指教!”
  于之恒接过名片,笑道:“魏县长不必谦虚。”
  魏皓明:“于记者,恕我冒昧,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证件?”
  于之恒心中暗叫:糟糕!自己越怕对方验身份,对方就偏偏要验。难道黎总还没叫人传真到县政府?
  心中虽然焦急,但并不形露于色。于之恒见过的大小官员太多了,所以已学会如何控制场面。他平静地说:“魏县长,实不相瞒,我刚从省作协跳槽到经济报,因为还没有签劳务合同,属于见习记者,所以没有记者证。”说完,从包里拿出两份最近的报纸,指着上面的两三篇文章说:“这是我们的报纸,这几篇是我写的稿子。报纸上有地址和电话,如果你对我的身份表示怀疑,可以打电话去问,也可以报公安局让警察来抓我。”
  魏皓明十分佩服于之恒的胆识,正要说话,忽然电话响了。他抓起一听,是楼下值班室打来的。值班人员报告说刚才收到原江经济报传来的一份公函,说有一个叫于之恒的记者下来采访,要县里予以支持和配合。
  这可是及时雨,来得恰倒好处,解了双方之尴尬。
  魏皓明放下电话:“于记者,你误会了,我哪敢怀疑你的身份?这恐怕是我的职业病,平时与记者打交道多了,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其实,我也是从省城下来的。你们经济报我虽然不熟,但省政府信息中心申金铃主任我比较熟,以前见过几面,他是我们外贸厅邵厅长的大学同学。”
  于之恒:“哦,原来魏县长是从省城下来镀金的,前途无量啊!”
  坐在沙发上的熊金亮拍马屁说:“魏县长年轻有为,来五岭工作是我们五岭人的福气。他在我们五岭的口碑很好,高升指日可待。”
  魏皓明用眼睛瞪了瞪熊金亮,熊金亮立即住口。
  于之恒看见眼里,笑在心里。
  魏皓明转向于之恒:“熊局长信口开河,尽往我脸上贴金,让你见笑了。于记者,以后多联系。”
  熊金亮也跟着将视线转向于之恒。
  于之恒鄙视了一眼熊金亮,问:“魏县长,我们正式开始?”
  魏皓明:“好吧,那我就正式向你汇报。”说完,并不拿任何材料,显得胸有成竹。
  于之恒拿出采访机、采访本和钢笔,检查了一遍之后,按下采访机的录音键并放到魏皓明面前,就正式开始提问。
  于之恒:“我是原江经济报的记者,现就双河乡镜溪流域环境污染尤其是姜甸村的耕地被损毁殆尽一事对你进行采访。这两天我已去姜甸村看了污染现场,确实很惨。我觉得,作为公民,姜甸村的老百姓有最基本的生存权;作为记者,我有知情权;而作为地方政府的领导,你也有告知的义务,现在不都提倡政务公开建设阳光政府嘛,所以请你支持和协助。首先,请你介绍一下有关情况,好吗?”
  魏皓明:“好!首先说一句,我本人及县委、县政府对你于记者下来指导工作表示热烈欢迎。关于镜溪污染问题,请听我详细汇报。
  我本人分管环保工作时间不长。今年二月春节过后的第一次政府办公会,对领导分工进行了调整。环抱以前是贺长春副县长分管的,我只管外贸。但是县长说我人年轻骨头硬可以多挑一点担子,所以就将环保也划给我管。必须承认,我这个学贸易的对环保工作是个外行,但一想到组织纪律和领导的信任,我也就挑了。
  我分管环保工作之后,一手抓招商引资对外贸易,一手抓环境调查和污染治理,可以说有些吃力,这大概跟我的水平有关吧。你也看到了,在我的办公室里几乎看不到书籍,是我不好学吗?不是。因为白天没空,缠身的琐事太多了。没办法,我只有在宿舍读。老婆孩子没下来,这就给了我一定空间。我通常是凌晨五点起来看书,有时候晚上也上上网查查资料写写东西,总之,每天学习的时间不少于三小时。我人比较年轻,身体好,吃得消。
  分管环保之后,我找了许多关于环保方面的书籍来看,力求尽快进入状态。否则,一窍不通,你怎么去管理?
  除了学习,我本人对全县的环保工作进行了全面了解。熊局长在这里,他也知道,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已去了镜溪、甘溪、观音山、银盆岭、白莲河等几个重点污染区……”
  熊金亮插嘴:“对!对!去观音山那次是星期天,我们魏县长为了老百姓不辞辛苦,让人敬佩。”
  魏皓明:“此外,我还专门找环保局的几位局长谈了好几次工作,认真听取他们的意见。尽管如此,我觉得自己还做得不够,还有好几个重点污染区没有去,下一段时间要抓紧。”
  于之恒:“你觉得县委、县政府对环保工作重视吗?”
  魏皓明:“我是2001年8月来五岭的,一转眼快三年了。尽管以前我没分管环保,而且去年又发生了震惊全国的5.16事件,但我认为最近两届的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对环保工作还是十分重视的。尤其是去年宋华书记和林宏祥县长两位主帅上任以来,加大了环境污染治理尤其是对镜溪的治理力度。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1.有班子、有人员、有工作规则。2.县委、政府主要领导暨宋书记林县长经常过问,还深入乡村指导我们工作。3.有精细的工作方法和明确而具体的工作目标。”
  于之恒:“领导班子有哪些人?”
  魏皓明:“去年7月22日县里成立了镜溪流域整治指挥部,何西华副书记、蔡兴武副县长和我分别担任正副指挥长,下设三十三湾、姜甸村两个整治小组,旨在从污染源头和污染重灾区抓起,由环保、建设、水利、农业、国土等相关局领导担任正副组长,相关局抽调人员组成队伍。”
  于之恒:“指挥部及两个工作组成立以来,做了哪些主要工作?”
  魏皓明:“指挥部成立之后,首先花巨资从省环保局、省有色金属研究所和原江农业大学请来了二十多位专家学者,对镜溪流域进行实地调查科学论证和务实规划,并制订整治方案。春节前整套方案已经出来了,包括一本360万字的方案和两本500万字的理论专著。”
  于之恒:“你们这是在做好事,资助专家出专著,便于人家评职称。如果是再严重一点的污染,我想你们的理论资料就可以汇编成一部当代版《四库全书》了。”
  魏皓明:“话不能这样说。凡是首先要调查论证嘛,再说放眼将来,我们的起点必须要高。”
  就在于之恒打断魏皓明说话时,他收到了姜智新发来的短信:于记者,怎么样了?
  于之恒迅速复了一句:正在进行,请勿打扰!然后就关了手机。
  于之恒继续问:“花了多少钱?”
  魏皓明:“一切费用计算在内,共103万。”
  于之恒嘲讽:“佩服!佩服!”
  魏皓明苦笑。
  程晨在一边插嘴:“高起点,高成果嘛!”
  于之恒不理长厂程晨,继续问魏皓明:“指挥部的工作目标是什么?”
  魏皓明:“分近期和远期两大目标。近期目标是两保:一、保生命,保证姜甸村暨拦砂坝下大村庄183户662人的生命安全。上月底,我们组织人力和资金对河堤进行加高加固,已确保汛期安全度汛。二、保稳定,由于姜甸村、桃花村、罗家村这三个村耕地被尾砂淹没的情况较为严重,为了保持社会稳定,去年县政府补偿给这三个村及另外几个村的个别小组共计30万元,今年还要酌情补偿,力求无人上访。”
  于之恒:“你说的倒很有条理,一二三的,可我昨天和前天在姜甸村的拦砂坝上看到,上面只有一米多宽,而且外面是虚土里面也只有一层水泥勾缝的薄片石,真担心它跟九江的防洪大堤一样。”
  魏皓明:“不可能吧,我们这个工程可是承包给正规建筑公司的。”
  于之恒:“难道就没有转包的可能?现在的包工头,有很多是提篮子的贩子,我见得多了。再说我发现桥上游的一段堤坝高出水面不足一米,而且是土垒成的一块石头都没有。”
  魏皓明:“谢谢你的提醒,这个问题我倒要过问一下。”向熊金亮:“熊局长,整治小组不是有三个人常驻在姜甸村吗?你让负责的曾局长明天到拦砂坝上去检查一下,于记者刚才讲的我们必须高度重视,不能拿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开玩笑。真实情况如可,你到时候向我汇报。”
  熊金亮:“好的,好的。”事实上,他并没去落实。后来,魏皓明又追问他此事,熊金亮却说已经改正了,结果酿成巨祸。这是后话。
  于之恒:“远期目标呢?”
  魏皓明:“远期目标有四个:一、实现姜甸村老村151户533人的整体搬迁。目前地址已选好,准备在七月份搞好三通,正在想办法筹集资金。二、建好拦砂坝确保污水合格出境。我们的想法是在姜甸村下游那个名叫驹马桥的地方建一个1300米长,总面积达一万余亩的全世界最大的尾砂库。”
  于之恒打断:“且慢!请问这是谁的主意?”
  魏皓明:“县委、县政府的集体意见。我们的意思是要做就做最好,花巨大代价彻底根治它。”
  于之恒摇头:“反题正作,也只有我们中国的领导干部才想得出。把家丑伪装成美事,而且又是一个吉尼斯世界记录!如果搞吉尼斯世界记录的那些人稍微有点良知,会把五岭的污染载入记录。”
  魏皓明心中一惊:这个姓于的记者真厉害!自己讲话要小心了,不然给他抓住把柄就麻烦了。因此,听到于之恒的反问,他未置可否。
  于之恒:“你刚才讲了两个远期目标,还有两个呢?”
  魏皓明:“第三,对采选矿实行科学规划和综合整治,实现合理开采依法开采。同时,优胜劣汰抓大扶强,让一些大的矿主做大,让更多小的没有技术和资金的在洗牌中淘汰出局。第四,等三十三湾一带停  止开采时,政府准备就地恢复耕地。”
  于之恒:“你刚才说的第一个远期目标是实现姜甸村老村的整体搬迁,请问什么时间能实现?”
  魏皓明:“迁村的资金主要来源于采选矿企业。根据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我们可以通过收取排污费和加收电费的方法来解决。目前县里对供给三十三湾采选矿企业的电加收两分钱一度,去年增收约100万,此外,选矿按日处理每吨收400元,去年这两项加起来集资约300万。整个迁村预算为1100万,按照去年的集资速度,我们计划在三年后实现这个目标。”
  于之恒:“预算是动态的。据我所知,中国的一些建设项目常常超过预算。就算三年后的建材、劳工等成本不变,可是姜甸村的污染状况每天都在加剧。我前天在现场了解到,去年六月一次性加高1.5米的进村公路如今已被尾砂追平,照此速度计算,三年后尾砂厚度会增加4-5米。注意,这仅仅是厚度而不是面积。更重要的是姜甸村边的那座公路桥离水面的净高已不足1.5米,最迟明年底就会被尾砂淹没,进村的公路就会彻底中断,姜甸村的百姓就会生活在泥砂流的旋涡之中。再说,随着污染的加剧,我估计三年之后姜甸村上村也有部分房屋面临尾砂淹没的危险,迁村成本会进一步增大。按你刚才所言,如果三年后集资不到1100万,迁村会不会继续推迟?”
  魏皓明:“不会推迟。县里研究过,2007年国庆前实现迁村目标,不够的资金由县财政补贴。”
  于之恒摇头:“可怜的姜甸村老百姓,至少还要等三年!魏县长,你知道姜甸村现在已危险到什么程度了吗?高出村庄7米多的尾砂如同一把高悬在姜甸村老百姓头顶的利剑,灾难随时有可能发生啊!再说,像这种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工程,县里不倾尽所有财力,而仅仅是补贴,听了都让人寒心和痛心啊!”
  魏皓明心中一震,竟点头说:“我知道你对老百姓富有同情心,是个好记者。可是,我魏皓明也不是冷血动物,还没有麻木到那种地步。你没有在机关干过,自然不知道我们的难处。一个县的工作,涉及方方面面,尤其是在财政比较困难的情况下,我们这些当领导的更要从全局角度考虑问题。姜甸村的情况是很紧急,可是去年五岭县大部分地区接连三个月没下一滴雨,连山上的树都成片成片干死了,许多乡村的老百姓颗粒无收,这不同样紧急吗?可是,分管农业的副县长也没有要求将全县的财力都投入到抗旱中去,这样做不现实嘛!所以,做工作是要循序渐进讲究方法和步骤的。”
  于之恒:“谢谢魏县长给我上的一堂课,我知道你们当领导的很忙,每天有许多重要工作,但是,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比老百姓的生命更重要!冒昧问一下,如果你和宋书记、林县长等领导的父母、子女等亲人现在还住在姜甸村,那么你们会不会焦急?迁村目标是否也要等到2007年才完成?我看,你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将自己的亲戚转移出来,要么集中财力物力扎扎实实为老百姓办事,争取今年底就完工。只是后一种可能,不过是姜甸村老百姓的一厢情愿罢了!”
  于之恒此话一出,不仅魏皓明,就连坐在旁边的熊金亮和程晨也惊呆了。程称心想:这个姓于的记者跟县长谈话竟敢针锋相对!
  年轻自信的魏皓明,此刻心中很不是滋味,没想到这个比自己小三四岁的见习记者居然如此老到,说话有理有据,而且不留情面。
  办公室里一阵子沉默,只有空调和采访机轻微的响声。
  见魏皓明不回答,于之恒知道自己说重了。为了打破尴尬,他马上说:“对不起,魏县长,我刚才的提问可能走题了。你刚才说到恢复耕地之事,我想请问一下,你知道姜甸村的耕地损失情况吗?”
  魏皓明心中感激对方及时提供的台阶,也就回答说:“我二月底到姜甸村看了,也查了国土局和农业局的相关资料,姜甸村水田只有510多亩,旱地730多亩,共约1250亩。目前被尾砂淹没的耕地将近1200亩。”
  于之恒:“农民没田地了,怎么生存?县里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魏皓明:“我已经讲了,我是2001年8月才来五岭的。据我后来了解,2002年姜甸村还在交农业税和农业特产税,虽然抗税欠税的人较多,但毕竟还在交。2002年春耕时,姜甸村还有大约180亩水田和310亩旱地。到去年年初,这两个数字已减少到三分之一以内,今年可能更少,所以老百姓闹得很凶。去年新书记、县长上任之后,县里根据实际情况,不仅免了他们的税,反而按水田180元/亩,旱地100元/亩补偿他们的损失,基本上算可以的了。今年粮价有所上涨,县里会酌情增加补偿标准。当然,这只是治标的办法,要想让镜溪流域受污染的农民彻底摆脱困境,只有鼓励他们上岸进城,做城市居民。”
  于之恒:“我相信广大农民是想进城的,也只有城市化程度提高了,中国才能富强起来。问题是,农民进城需要本钱,城郊的农民可以通过房屋拆迁和土地征用两种补偿途径获得资本,可是像姜甸村这样饱受环境污染之害的贫困村民,失地农民,他们跑到城里,一没有房子二没有经商本钱三没有城市生存技术,你说他们能进城吗?就算进了城,又住在哪里吃什么?谁来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
  魏皓明感叹:“是啊!这也是我们头疼的事情。有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复杂。因为牵涉面广,社会影响大,搞得不好就会出洋相。就说失地农民的问题吧,全国都差不多。最近几年,由于中央推进农村税费改革,由农民负担问题引发的社会矛盾得到缓解或者基本消除了。现在农村最尖锐的矛盾主要跟土地问题有关,60%的农民上访是因为土地问题。土地问题集中体现在大量征地造成农民失地,它已成为当前农村经济中不容回避的一个最突出的问题。几乎所有地区,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大中城市郊区,都存在征地造成农民失地、失业的问题。”
  于之恒:“你们五岭的姜甸村不是征地造成农民失地,而是环境污染造成的。”
  魏皓明点头:“是的。我不否认,也无法否认。”
  于之恒:“魏县长,你先前说到要加大整治力度,淘汰一批不符合环保要求的采选矿企业,请问整治会不会反弹?还有,这会不会反过来影响你们筹集迁村资金的进度?”
  魏皓明心中惊诧不已:这个见习记者太厉害了,一直没完没了。但是,嘴上仍回答说:“我们现在每年对三十三湾进行两三次整治,虽然取得了一些成效,但不否认存在非法开采死灰复燃的现象。我们目前的做法是对超标排放的企业限电、停电,不供炸药。下一步还要加强力度,同时,也要做好镜溪流域广大农民的思想工作。至于整治与筹集资金是否矛盾,我实事求是地讲,多少会有一点。这有主观上的原因,也有客观上的原因。但是,政府会尽力协调好各方面的关系,力争三五年内把三十三湾这块政府心病治好!”
  于之恒:“魏县长,随便问一下,听说前年原江环保世纪行采访团来过五岭?”
  魏皓明:“是的,还去了三十三湾,也看过镜溪污染现场。”
  于之恒:“可是有人反映,那一次县里的领导当了一回导演,上演了一场闹剧。你们并没有将采访团带上三十三湾,而阻于山下;更没有将采访团带到镜溪,而是带到山那边的甘溪。大家都知道,甘溪的污染比镜溪轻得多。”
  魏皓明:“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因为那时我没管环保,也没有随团去现场,是曹县长带队的,应该不会有错吧。”
  坐在一边的环保局长熊金亮惟恐于之恒继续纠缠魏皓明,所以待魏皓明话一落,他立即出来圆场:“魏县长,于记者,都一点多了,我看我们还是一边吃饭一边聊谈吧。”
  程晨也说:“是呀,时间不早了。”
  于之恒见时间确实不早了,自己也问得差不多了,于是关了采访机合上采访本,说:“魏县长,我看差不多了,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谢谢你的支持!”
  魏皓明:“你我年纪差不多,大家见面即朋友,何必客气?再说,我们也要感谢你对五岭环保工作的监督和关心,我们做得不够,还要继续努力。走,一起吃饭去!”
  于之恒:“谢谢。我不去了,我还要赶回林州。我还有一个同事在那里等我呢。”
  魏皓明:“吃饭不误事,到哪里都得吃饭呀。俗话说,饥兵不战。你既然来了五岭,怎可让你饿着肚子回去?五岭虽穷,但请你于记者吃顿工作餐的财力还是有的。”
  程晨插嘴:“于记者,我们魏县长请你吃饭,你都不给面子吗?”
  魏皓明立即斥他:“小程,别乱说话,没大没小的。于记者在省城什么场面没见过?”
  于之恒心中也讨厌程晨刚才所言,心想:跟一个副县长吃一顿饭很了不起吗?我于某人跟副省长、省有关厅、局长以及各地市州书记市州长吃饭的次数太多了。其实,我不是不想吃你们的饭,而是急着去与姜智新他们会合呀!
  
  魏皓明见于之恒沉思,以为他生气了,便走过来拉于之恒的手,说:“给个面子吧,老弟。我当你是好朋友呢!”
  于之恒想了一下,说:“好吧!”
  出了魏皓明的办公室,于之恒说上厕所。他按程晨所指的方向跑进厕所,掏出手机迅速开机并拨通章彦的号码:“章主任,我已采访了魏皓明,基本目的已达到。他要留我吃饭,你说怎么办?”
  章彦略作思考,回答:“去吧。他是这里的地主,你不去也不好,少喝一点酒。注意保持清醒,不要陷入他们的套子。”
  于之恒:“我知道。还有,与他们一起吃饭时不便接电话,请你转告姜智新他们,我现在关机,吃完饭之后会联系他们。”
  章彦:“好的。我转告。”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