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险 >> 见习记者>>第 13 章 13
第 13 章 13
  在于之恒进厕所打电话给章彦的同时,魏皓明示意程晨和熊金亮缠住于之恒,自己一边快部下楼一边打电话给蔡兴武向他简略汇报了接受采访的经过,并称赞这个姓于的见习记者不简单。
  蔡兴武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下,说:“想办法摆平他。一是给红包,二是拉他去发廊和洗脚屋之类的色情场所。”
  魏皓明:“有这么严重?”
  蔡兴武:“老弟,说专业知识我不如你,但说官场的游戏规则你就不如我了,要多向我学习。俗话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敢肯定姓于的这次来五岭是有阴谋的。”
  魏皓明:“怕什么?别说他是原江经济报的见习记者,就算是中央电视台的高级记者来了,也无所谓呀!我们这里又没发生广西南丹那样的矿难。”
  蔡兴武:“你这番话有点糊涂,但还没糊涂透顶。如果中央电视台的记者真的来了,你我的政治生涯有可能要画上句号了。老弟,你也许不知道,三十三湾的有毒尾砂淹没了镜溪下游三四千亩耕地,这个事情被捅出去的后果决不亚于南丹矿难!这几年来,五岭县有那一届书记县长是坐稳了位子的?都在任期内让环境污染问题掀下了台。去年那几位记者下来,若不是我亲自跑腿并摆平了他们,前任书记县长不会仅仅调离了事,有可能要进监狱。当然,记者也不是神仙,他们照样食人间烟火,有的记者嘴巴上义愤填膺疾恶如仇,其实一两发糖衣炮弹就可以摆平。广西的南丹矿难是记者最先捅出来的,这没错,但在山西繁峙矿难中不是有11名记者被拉下水了吗?还包括新华社山西分社的4名记者。”
  魏皓明:“我们有必要那么高度重视吗?”
  蔡兴武:“预防第一。相信我吧,我处理这些事比你有经验。现在一些记者的嘴巴和笔杆子都不干净,黑说白,白说黑都是他们。你按我讲的去做,没错。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就让熊金亮干好了。”
  魏皓明听蔡兴武这么一说,就想起自己刚来时听说过蔡兴武对付记者的种种故事,如果从工作的角度来讲,自己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能力。据说有一次原江电视台来了三个记者,想搞一个类似央视《焦点访谈》那样的深度报道。三个小伙子到了五岭,到姜甸村等地方拍了不少东西,书记县长都害怕起来了,唯恐事情捅出去之后掉了乌纱帽,只有蔡兴武自告奋勇说自己有办法。他让书记县长躲起来,关掉手机,凡是有他出面应付。结果他派人跟踪并截住记者。那三个年轻人找不到书记县长,只好联系常务副县长蔡兴武交涉。蔡兴武带着政府办主任及有关部门负责人把他们请到县城最好的顺风楼酒家吃了一顿,言语十分客气,仿佛是孙子一样。丰盛的宴席上,有三个美丽的女子,蔡兴武介绍说都是接待办的副主任,三个女副主任不但酒量好,而且能说会道妩媚万分,她们在领导的指挥和协助下,把三个记者灌醉了。尔后,三个副主任每人扶送一个记者回五岭宾馆的单人房间。进了房间,三个美女将醉醺醺的记者剥光,尔后自己脱光,与记者滚抱在床。就在此时,每个房间冲进几个警察,其中一人手里拿着摄像机进行拍摄,在床的女子大呼自己被强奸了!警察不容分说,将三个记者带回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三个记者酒醒了,发现上了当,面对三个无脸见老公要寻短见的女子,却有口难言。第二天,他们灰溜溜地回去了。临走前,一是得知三个所谓的接待办美女副主任,其实是风尘女子。二是得到警察的警告:你们若敢报道五岭的负面消息,我们就把录像寄给你们台领导。之后,蔡兴武得到书记县长的高度表扬,而他自己经常吹嘘没有他摆不平的记者。
  魏皓明想到这里,就对电话里的蔡兴武说:“好吧。”
  电话中的蔡兴武很不放心,挂了电话之后,他又打电话给环保局党组书记钟湘,要他带钱带人去助阵,并叮嘱钟湘务必完成这个政治任务。
  
  上车之前,熊金亮问魏皓明:“魏县长,去哪里?”
  魏皓明看了看手表,说:“都这个时候了,去鸿福楼吧。五岭宾馆今天有会议,熟人多了难招呼。”
  熊金亮:“好。”就立即打电话给鸿福楼的老板王金兰。
  应魏皓明的邀请,于之恒上了他的车,加上司机和秘书程晨,共四个人。车出政府大院,向洪福楼驶去。熊金亮的车尾随其后。
  现在的官场有个习惯,坐车时秘书坐前排领导坐后排。因此,于之恒跟魏皓明坐在一起。
  魏皓明想起刚才的采访,心中对于之恒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味道。他说:“于记者,我来五岭之后多次接受媒体的采访,可是,没有哪个记者像你这样穷究到底的,你太敬业了!”
  于之恒微微一笑:“是不是我这个记者太刻薄了?”
  魏皓明:“我没说你刻薄,而是说你认真,很专业,事业心强。”
  于之恒:“魏县长你说错了,我不是专业记者,只是业余的,或者说是门外汉。要知道,我只是原江经济报的一个见习记者啊!我们报社卧虎藏龙,比我厉害的记者多如牛毛。假如来的不是我,而是一个主任记者,你就难应付了。”
  魏皓明笑道:“于记者好谦虚啊!我看你比高级记者还厉害。对了,请问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魏皓明:“中文。”
  魏皓明:“学中文的应该当作家或老师呀!”
  于之恒:“中国每年有很多中文系毕业生,如果个个当作家,那么写出来的东西就没人看没地方卖了。不过,我以前确实当过中学语文老师,是省作协会员。”
  五岭县政府办有五个副主任,四男一女,那个女的并不漂亮,所以没有出演上次蔡兴武导演的对付三个记者的戏。这五个副主任分别担任五个副县长的秘书,程晨就是其中之一。程晨在大学读书时就读到不少于之恒的作品,心中比较崇拜于之恒,所以他回头插嘴说:“于记者,我也是中文系的。在大学时我就读了你一些作品,你那篇《凤梨爱情》被好多报刊转载过,我们学校许多女生都复印下来夹在笔记本中。”
  魏皓明:“哦?我们于记者于大作家的作品有如此魅力?”
  于之恒:“你听他瞎吹!都是一些老掉牙的事情了。”
  程晨:“真的呢。还有,你那组写故乡的散文,什么《竹叶拂额的木屋》啦,什么《逃匿的池塘》啦,等等,都写得挺好的,有两篇好像被《读者》杂志转载了的。我在学校时也写了很多文章,就是不能发表。于记者,你到现在为止发表多少作品啦?”
  于之恒:“也不多,大概200万多字吧。”
  魏皓明:“小程,那你就要拜于记者为师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程晨:“说实话,于记者的作品我早就拜读了不少,我一直想认识你,没想到今天有缘,不知你肯不肯收徒弟?”
  于之恒:“我自己还是半桶水,哪敢称你的师傅?不过我们可以交流交流。”
  说话间,到了鸿福楼。
  
  鸿福楼在五岭县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品牌,从市里挖来两个厨师,有好几个特色菜。至于老板王金兰,更是一个传奇人物。她是个体态丰盈社交能力颇强的少妇,据说近十年来五岭县的历任领导或多或少都给她面子,有时候还到她这里来宴请下来视察的省市领导。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关于她今天和这个某某领导明天和那个某某领导有一腿的绯闻也不少。
  王金兰接到熊金亮的电话,得知魏皓明要来,于是早就站在门口迎接。她一见魏皓明下车,就主动迎上去娇滴滴地说:“哎哟!魏县长啊,今天是什么风将你吹到我这里来了?欢迎!欢迎!”
  魏皓明躲开不跟她握手:“王老板说话好风凉!我还来得少吗?你别跟我拉拉扯扯的,要握手就跟我们这位省里来的领导握手。”说完,将于之恒推到她面前。
  王金兰一看于之恒,惊叫:“哎哟!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省里的领导一个比一个年轻,我们国家大有希望了。魏县长,你放心,对省里来的领导我绝对热情招待。上次蔡县长带来的那位五十岁左右的省领导握住我的手舍不得放,将我的手都捏疼了。不知这位年轻领导手重不重?”说完,伸过手来要跟于之恒握手。
  众人一阵轰笑。
  于之恒本来有些讨厌对方的妖冶和作秀,但听她开口这个县长那个县长的,只怕她有些来路。为了不失礼节,他伸出手跟对方轻轻一碰,并说:“王老板客气了,这里没有省里来的领导。”
  王金兰盈盈一笑:“领导不但人长得帅,而且又温柔和谦虚。”
  刚下车的熊金亮抢过来,说:“王老板,我们老朋友见面,要不要学美国佬来一个热烈的拥抱?”
  王金兰对熊金亮抛了一个媚眼,就拿他开涮:“熊局长你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抱我有什么味道?不如抱你乡下岳母家的那头大母猪。”
  熊金亮气得鼻子都歪了:“你这个缺德的小骚货!”
  众人哈哈大笑。
  
  进了二楼包厢,王金兰令服务员赶快上茶。她招呼之后,亲自为魏皓明写菜。
  王金兰递上菜谱,柔声问道:“魏县长为五岭忙到现在,真是对得起党和人民对不起自己的胃哟!要不点几个特色菜慰劳慰劳?”
  魏皓明接过菜谱递给身边的于之恒:“于记者,你先点。”
  于之恒连连摇手:“我宁可投降。我对饮食没有研究,最怕上宴席,平时与朋友聚餐从不点菜。要我点,我就点一个虎皮辣椒。总之,越简单越好。”
  魏皓明:“于记者客气的话,我就代劳了。先来一个五岭的特色菜豆豉云溪鸭。”
  在王金兰的推介和熊金亮、程晨以及两个司机的参谋下,魏皓明又点了开边虾、水煮牛肉、小炒黑山羊、清蒸石斑鱼、腰果鸡丁等几个菜。
  于之恒见魏、熊一口气点了十多个菜,心想:现在的官员用公款消费时没有丝毫心疼的感觉,到时候五岭的财政开支上有一笔为了招待我于某一个人的大额开支真不好。于是,他连说:“够了!够了!拿过来给我看看。”
  为了尊重客人,魏皓明示意王金兰将菜单递给于之恒。于之恒接过一看,要过笔划掉三个最贵的菜,然后对魏皓明说:“不好意思,魏县长。你看这样行不行?”
  魏皓明心中赞许不已,生活中的一个小细节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格。他点了点头:“按你的意见办。王老板,上菜要快,我吃了饭还有急事。”
  王金兰点头:“知道了,魏县长。我亲自到厨房督办。”
  
  利用等上菜的时间,程晨又跟于之恒聊文学,魏皓明不时也插上几句。于之恒跟程晨谈起自己的创作历程和在省作协《原江文学》编辑部当编辑的事情。
  听说于之恒去年九月来过林州并主编了《葱郁林州》系列人文丛书中的4本,程晨十分高兴。当他听说五岭和另外三个县因财政困难没有单独成册而一起并入了市卷时,程晨心中又有些落寞与惆怅。
  
  只二十分钟,王金兰带着服务员送来了两份热气腾腾的菜。
  上了菜,王金兰笑吟吟地问:“魏县长,来点什么酒水?”
  魏皓明尊重客人,问于之恒:“于记者,喝什么酒?”
  于之恒是个酒量大但又没有酒瘾的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天天喝酒都不怕,一个月乃至半年不沾一滴酒也无所谓。出门在外,当然要小心,想起章彦的嘱咐,因此他说:“我是不喝酒的,要喝就喝一点啤酒意思意思一下,喝多了我会倒下去的。”
  熊金亮:“于记者,现在还是农历三月,天气又不热,喝什么啤酒喽。干脆喝白酒!”
  于之恒心想:也是。因此说:“要不来一点饮料或矿泉水?”
  一听矿泉水,熊金亮就来劲了,他连忙说:“王老板,两位司机不喝酒,给他们一人一盒牛奶,我们就喝矿泉水。”
  王金兰会意,点头离去。
  片刻,王金兰拿来一瓶酒鬼酒,打开包装就往酒壶里倒。服务员则给两位司机送来两盒牛奶,并上了小酒杯。
  于之恒开始没注意,闻到浓郁的酒香之后,才惊问:“王老板,不是说好喝矿泉水吗?怎么又开了白酒?”
  王金兰哈哈大笑:“你问魏县长。”
  魏皓明也笑了起来:“于记者,五岭这里在餐桌上将茅台酒叫白开水,将五粮液叫纯净水,将酒鬼酒叫矿泉水。”
  于之恒愕然:“有这种怪事?去年我在林州市区和其他三个县采访时并没听说呀!”
  熊金亮见有酒鬼喝了,心中乐开了花。他说:“林州是林州,五岭是五岭。你们文人不是常说‘十里不同音’吗?这也叫‘十里不同俗’呀。相隔十里,风俗自然不同了。”
  魏皓明:“我刚来五岭时也上了当,他们设宴欢迎我问我喝矿泉水还是米酒,我随口说了一句矿泉水,结果被他们灌醉了。于记者,你就入乡随俗吧。”
  于之恒觉得很奇怪,五岭县怎么会有这样的叫法,因此问:“万一有人真要喝白开水和矿泉水,怎么讲?”
  王金兰:“叫白茶,无味茶。”
  王金兰和包厢服务员将酒分发给于之恒、魏皓明、熊金亮和程晨四人,自己也端了一杯走到于之恒和魏皓明座位之间,说:“来,魏县长,省领导,还有熊局长、程秘书,我先敬你们一杯。祝各位领导步步高升前程似锦。有空多来鸿福楼捧捧场。”
  魏皓明喝了酒之后,说:“王老板三句不离本行,表面上是祝福我们,实际上是在提醒和警告我们,要常来这里消费,她王某人要赚我们的钱呢。”
  王金兰笑:“谁敢警告我们魏县长?吃了豹子胆不成?魏县长说话也不留口德,说我王金兰要赚你们的钱。你们在座的都是大男人,会听话的还好,不会听话的听了魏县长这话,还以为我是个卖淫的呢。”
  众人哈哈大笑。
  熊金亮搔了搔头,说:“我们中国的文字就这么奇怪,有时候还真难以表达准确的意思。比如说你王老板,分明在赚我们的钱,但又不能明说。明说了好像在卖淫,不明说吧,又好像在偷情。”
  众人又大笑。于之恒也被逗乐了。
  王金兰笑骂:“熊局长你奶奶个熊,当我王金兰真的是个骚烂货?我可是卖笑不卖身的,不信你个人经常来试一试,看能不能沾到半点便宜?你一个人来这里,我包你跟进了新龙门客栈一样有来无回。我就是电影里的张曼玉,当心我将你斩了做人肉包子,骨头熬汤下粉!”
  魏皓明摇手:“算了,王老板,你别在这里说大话了,吓坏了省里来的领导大家都不好交差。你还是帮我们去催催菜吧。”
  王金兰依然笑如春风:“省里来的领导就那么弱不禁风?看来是我这张嘴讨人嫌。好了,我听县长大人的话,催菜去!”说完,就往外走。
  熊金亮谗叫:“王老板,没人说你的嘴巴讨嫌呀,我觉得你的嘴巴好性感,还想亲你一下呢。”
  魏皓明:“老熊,别胡闹了。”
  王金兰不再理他,出去了。
  魏皓明为了调和气氛,对程晨说:“小程,你不是要拜于记者为师跟他学写文章吗?那就赶快敬师傅啊!”
  程晨会意,就站起来敬酒。于之恒喝了一杯之后,就知道这种酒自己喝一斤不在话下,但是又不能太露,所以略作谦虚,也和大家喝了起来。
  才上了四五个菜,魏皓明忽然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站起来对于之恒说:“于记者,对不起了,我那边还有应酬,那些台商在等我,我得马上过去。这样吧,反正采访已经完毕,你先别急着走让他们给你找个地方住下来,晚上我们好好聊聊。我觉得我们挺谈得来的,这也是有缘嘛!”
  于之恒也站起来说:“魏县长,你工作很忙我理解,感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我今天下午回林州,你反正也常回省城,我们多联系。”
  程晨忽然问了一句:“于老师,你写镜溪的稿子发表之前可不可以先传给我们看一下?”
  于之恒一听,拂然不悦:“怎么?我们省报发稿还要送给你们地方领导审查把关?”
  魏皓明听见于之恒的口气都变了,连忙训斥程晨:“小程,你怎么连一点规矩都不懂?无论他作为省里的领导还是你的师傅,发稿子都用不着你去指点啊!你这不是班门弄斧么?出丑!”接着向于之恒:“于记者,  你别生你徒弟的气哟!他人年轻不懂事。还有,你下午真的要走?”
  于之恒点头:“是的,还有很多任务没完成。”
  魏皓明:“那好,我们后会有期。我先走了。”说完,带着程晨和司机走了。
  魏皓明等人前脚刚走,钟湘和冯少杰后脚就进了门。
  本来,钟湘正在家里吃饭,接到常务副县长蔡兴武的电话,他不敢怠慢,匆匆吃了饭就与冯少杰联系碰头找钱找车。偏偏钟湘的司机中午出去喝别人的喜酒去了,冯少杰电话找人找了半天才找到副局长李铮的司机,两人才姗姗来迟。因为知道熊金亮的车在,所以在楼下就打发李铮的司机先回去。
  钟湘一进门就说:“对不起,于记者,我们来迟了。上午接待有所不周,我先喝两杯表示赔罪,然后再敬你的酒。”
  冯少杰作为办公室主任,最擅长酒席应酬。他见书记说出此番话,就问服务员:“小姐,矿泉水还剩多少?再上一瓶。”
  服务员看了一下酒瓶,说:“还剩五分之二。”
  于之恒佯装微醉:“钟书记,别上酒了,我已经是头重脚轻了。”
  钟湘走到魏皓明刚才坐过的位子坐下,服务员赶紧给他和冯少杰换了碗筷。钟湘坐下之后,刚好和熊金亮坐在于之恒的左右两侧。他动了动椅子说:“不行。你于记者是从省里下来指导我们工作的,我们必须尽地主之谊。古人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今天要与你痛饮几杯。醉了怕什么?醉了就休息,明天再走。”
  冯少杰:“小姐,还有几个菜未上?”
  服务员:“还有两个。”
  冯少杰:“再加两个,赶快上酒上菜。”说完,又点了两道菜。
  钟、冯是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光荣任务而来的,所以对于之恒大献殷勤,志在必得。
  钟湘先自饮两杯表示歉意,尔后开始敬于之恒的酒。他敬完,又是冯少杰敬。冯少杰之后,又是熊金亮。
  于之恒见对方使用车轮战术,知道他们必有所图。尽管酒量不在话下,但必须保持警惕。他心中十分清楚,自己孤军作战,稍有不慎就会阴沟里翻船。因此,在喝了冯少杰敬的酒之后,他佯装举杯不稳,伏在桌上要睡。
  冯少杰见状,叫服务员出去,起身走到熊金亮身边,递给他一个红包并耳语了几句。熊金亮就将红包往于之恒口袋里塞。
  于之恒佯装惊醒:“熊局长,你干什么呀?”
  熊金亮奸笑:“于记者,你来一趟五岭不容易,辛苦了,这是我们局里的一点心意,就当是替你报销车马费吧。”
  于之恒:“我的来回车费,我们单位可以报销。”
  熊金亮:“我们再给你报一次,不要发票。”
  于之恒警惕地:“你们想收买我?”
  钟湘:“不敢,不敢。我们只想请于记者理解我们环保局的难处,我们夹在政府和百姓之间不好受呀。”
  冯少杰:“对,对。请于记者手下留情。”
  熊金亮纠正:“不是手下留情,而是笔下留情。请于记者写稿子时客观一些,不要听信姜甸村老百姓片面之词,这样不利于政府形象啊!”
  于之恒似醉非醉地点头:“我明白了,熊局长需要的是维护政府形象。嗯,不错,不错。能够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确实是个好党员好干部。”
  听到比自己小七八岁的于之恒带刺的话,熊金亮只有“嘿嘿”干笑。
  于之恒站起来打了一个嗝,说:“对不起,各位,我肚子有点不舒服,要方便一下。”说完,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并且伸手去开门。
  冯少杰见状起身拦住门口:“于记者,这边有洗手间呀,何必舍近求远?”
  于之恒要想以出去上厕所为名,向黎总和章彦报告对方行贿之事,没想到这包厢是带洗手间的,没办法,他只能进包厢里的洗手间,否则就会露陷了。他说:“不好意思,我喝多了。”一头扎进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于之恒反锁好门,迅速掏出手机,开机。趁手机显示之际,他又掏出红色点了点数,整整2000元。
  于之恒按了一下抽水马桶,想借水声掩饰自己的通话声,后来一想隔墙有耳,便改为写短信。他迅速编了一条短信:“五岭环保局送给我2000元贿赂金,现在向你们报告请你们保存短信作证,我回报社立即上交。”分别发给报社分管编务的黎总和章彦。为了稳妥起见,他还发给了社长兼总编史慧琳。
  发完短信后,于之恒关了手机,洒了一泡尿,然后洗了手才出去。
  熊金亮见于之恒出来,说:“来,来,于记者,该我敬你了。”
  于之恒:“几点了?我真的不行了,想睡觉呢。”
  冯少杰看了看手表,说:“早,才两点一刻。于记者,我们再喝两杯吧,等下我送你去宾馆。”
  说话间,最后一道菜上来了。
  钟湘拿起筷子:“来,于记者,喝酒,吃菜。”
  于之恒苦笑:“我真的是酒足饭饱了。要不,你们慢慢吃,我在沙发上睡一觉等你们。”
  熊金亮与钟湘、冯少杰碰了一目光,说:“谁敢让省里来的领导睡沙发?少杰,你负责签单,我们一起陪于记者去休息休息。”
  冯少杰找王金兰签单去了。不久,就转身回来说搞掂了。王金兰也跟进来跟各位打招呼:“各位领导,好走啊,下次再来哟!”
  熊金亮走上去捏了她一把:“你放心,我会来的。”
  王金兰大笑。
  于之恒装醉,钟湘和冯少杰扶着他下楼。一出鸿福楼大门,于之恒忽然惊叫:“对不起,你们先去一下,我还有点事。”说完,转身进了鸿福楼。
  钟湘笑了:“看来,于记者跟我们熊局长争那姓王的小娘们了。”
  于之恒走到服务台,对服务员说:“我刚才二楼吃饭的,给我一张空白收据。”
  王金兰见了,走过来问:“省领导,还有什么吩咐?”
  于之恒抢过一本收据,说:“王老板,麻烦你在这张空白收据上写上我离开鸿福楼的时间。”
  王金兰和服务员都莫明其妙,一般食客只想多要两张发票或将金额开大,而这个人只要写个证明。
  于之恒催:“快点。”
  王金兰拿起笔,在盖了章的收据联上按于之恒的意思写下:“持此字条者,2004年4月5日中午在我店吃饭,下午2点32分离开。”
  于之恒扯下收据,对王金兰说:“多谢了,王老板,你别跟他们讲。”
  王金兰笑:“我知道怎么做人。”
  几个人上了熊金亮的车。
  熊金亮笑问:“于记者,你是不是把魂丢在鸿福楼了?多来几次五岭,那姓王的女人就可能变成你的了。“
  于之恒也笑:“我哪里有熊局长你这么大的魅力?刚才进去只不过问她要一张发票回去报帐而已。”
  钟湘:“要发票还不容易。于记者,你要多少?”
  于之恒:“已够了,我一个出差,报帐是有额度的。”
  熊金亮:“于记者,我们去哪里休息休息?”
  于之恒:“算了,都两点半了,我要回林州。麻烦你们送我到车站,我坐车去林州,在车上睡觉。”
  冯少杰又劝,于之恒仍坚持自己的意见。
  没办法,熊金亮说:“恭敬不如从命。小高,送我们于记者去汽车站。”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