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56 章 56
第 56 章 56
  议事殿上轩辕晔看着堆满桌子的奏折,有些恼火的将蘸着朱砂的笔扔到了一旁。
  “皇上息怒呀。”高瑞连忙弯下腰身拾起笔放在笔格上。
  轩辕晔从座上起身离开,冷哼一声问道:“太子到哪里去了?”
  高瑞惴惴地低下头回答道:“太子,太子去了西苑。”
  “又去了西苑!”轩辕晔恼怒的语气里隐约夹杂着一丝悲凉。他却是不敢逼清风的,却是无奈的,明明他将这天下最诱人的权势捧到了爱子面前,可是爱子却永远都是不屑一顾的表情,他有些不明白那个死去的风氏余孽有什么好的,他是怕太祖的劫数又起一个轮回。
  良久终是叹了口气,只要清风还愿意留下,他便不会勉强了。心里清楚,若是清风要走,他是如何都拦不住的,突然有些后悔杀掉乐风夕颜了,那个女子是清风唯一的弱点,如今那女子死了,他却是再也没有弱点了,没有弱点的人,他要怎么动。揉了揉额角,又坐下来拿起朱砂笔,看着那一堆烦人的奏折。
  看着这些陈词滥调的文字,轩辕晔又开始头痛起来。忽然一阵清香袭来,顿时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一只如玉细长的手将一微暖的茶盏放在案牍旁,接着便自然而然地移到了他的额角处轻轻按压,头似乎不那么痛了。
  “朕怎么不知道朕身边什么时候有了这般悉心的人?”轩辕晔满意地笑道。
  “皇上说的什么话,奴婢可是一直都在的。”柔柔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关切,恰到好处的温婉一下子窝到人心底。
  高瑞很有眼色地笑着退了出去。
  殿外的阳光暖暖的,虽是萧索的秋季,却没有微凉的气息,轩辕晔饮了一口决明子养心茶水,味道有些苦苦的,但却很是提神醒脑,缓缓的闭上眼睛,感受着那额角处恰到好处的力道。
  “不是让你去伺候太子了么?”轩辕晔深沉的声音让琅嬛手上一松,回过神来,又恢复了手上的力道。
  “太子有那么多人伺候,哪里轮的到奴婢呀。”琅嬛笑着说道,语气里有些嗔怪。
  “他生性冷淡,平日里也是极不喜欢别人在旁的,就连朕也是不行啊,你别在意,女人啊,就要学会等待。”轩辕晔睁开眼瞥了一眼琅嬛,用手比划着,又眯了眼笑着。
  琅嬛连忙停手,跪在轩辕晔脚边,垂首道:“奴婢身份鄙薄,怎敢作此非分之想。”
  轩辕晔笑着扶她起来,琅嬛有些心惊看到轩辕晔满脸堆笑,她一阵脸红又低下头去,“朕啊,就看着你最舒心,你啊,识大体,懂分寸。哪里像那个风夕颜呐,算了,不提也罢,朕还指望你……”
  “皇上,胡……胡王来了!”高瑞闯进殿里,打断轩辕晔的话,琅嬛斜睨了高瑞一眼,又瞬间垂首了,长长的发遮住侧脸。轩辕晔起身随着高瑞离开,桌上那杯决明子养心茶还冒着热气,却也是渐已微凉,殿外窜进来的风将桌上的折子的页脚翻起,琅嬛将翻开的折子拿起来,像是朝中某个大臣弹劾谁的折子,她正要细看那被弹劾之人是谁,却听到一声厉喝。
  “你在做什么?”
  琅嬛一慌,却还是不动声色地将折子放回原处,那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撷月公主轩辕昭羽。敛了所有不快,琅嬛恭敬着笑脸相迎。
  “公主,奴婢只是在帮皇上整理折子。”
  轩辕昭羽笑的意味不明,抬手扶起琅嬛,用手捧起她的脸,尖锐的金色护甲在她细弱的脸上刮擦,琅嬛心中有些害怕,低下头去,止住内心深处传来的战栗。
  “哦,是吗?你是不是忘记自己到这来要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轩辕昭羽瞥了一眼桌上被琅嬛原样放下的折子,那折子上模棱两可的言辞,却句句直指皇室某位公主暗中勾结朝臣妄图乱朝纲毁江山,皇室的公主可是从来只有她轩辕昭羽一个,冷冷的笑着,对一旁的碧落说道:“这位张大人明儿似乎不能来上朝了啊。”
  碧落应承着点了点头,转身出了殿,琅嬛抬起头来有些疑惑道:“公主是如何得知?”
  轩辕昭羽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眼里却是厉色的光芒,拿起桌上的养心茶盏,细细地闻了闻,道:“一个死人还能上朝吗?琅嬛,亏得本宫还说你聪明,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通呢?”
  琅嬛袖中的双手握在一起,天真的是越来越冷了。
  阿图木见到轩辕昭羽的时候,她正在寻月湖旁喂鱼。满目的白色莲花映着她,纯纯的笑意在唇齿间流转开,退却一身坚硬的护甲,她也不过是世间平凡女子一个。
  摩挲着手心里有着棱角的冰凉器物,阿图木嘴角荡起一抹笑意,举步过去。
  “你又来做什么?”轩辕昭羽将手中剩下的鱼食全抛洒入湖中,面上又是一片冰冷。
  “送你个东西。”阿图木摊开掌心,是绿色的荷叶中盛开的一朵小小莲花,天工神斧的玉雕,轩辕昭羽一下子移不开眼,却不想伸手去拿。
  阿图木见她如此,抓起她的手,将玉雕放在她手心。
  有些凉,有些暖,轩辕昭羽抬头看向这个高大的男子,却发现他正调笑着看她,心中有些气恼,将玉雕的莲花拿在手里,快步地离去,到最后几乎是提裙小跑起来。脸上却是有些纯粹的笑意,宽大的衣袍在风中像张开的鸟翼,阿图木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神有些黯,有些亮。
  中原的女子还真是难以捉摸。想起今日去西苑拜访时,本是想向轩辕清风讨教讨教,可是这个家伙却是不怎么喜欢见到别人,一个人在一间看起来很普通的房间里睡觉,他本想闯进去看看那个人到底在做什么,可是还未近前,就被拦截了。面色干干净净的有些熟悉,像是仆人,却又没有那种骨子里的卑贱感,淡淡的感觉像极了那个人,后来才知是商国的清平将军,不过怎么看着都不想将军呢。清平什么也不问只拿给他那个荷叶捧莲的玉雕,那么小的器物,还没有鸡蛋大,能捕获一个女人的心吗?他开始有些不明白,等到见到轩辕昭羽的表情,才不得不佩服中原人察言观色的本领。不过他们这样整天猜来猜去的不累吗?阿图木疑惑着摇了摇头,向着栖梧殿走去,听说妹妹米娜齐仁每天都在对轩辕昭羽讲自己的“丰功伟绩”,可也没必要说自己小时候为了和别人争一颗枣被人抓破嘴唇的事情吧。叹了口气,明确这次来的目的,只要是他阿图木想要的,一个都别想跑。
  轩辕晔那边肯定是没什么大问题,他,阿图木,草原上的王,只是不想勉强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他要她心甘情愿地跟着他。
  为此他还专门看了一本中原出土的所谓爱情宝典,上面说要得到女人的心,就得给她她想要的东西。那封面上赫然是某个妖孽的题字,一个龙飞凤舞的“墨”字,听说这本书还相当的畅销。中原人就是一天吃饱了没事干,整天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怎么长长出产妖孽这种东西呢,比如祈国的翊郇墨,还有这位华国太子轩辕清风,那个人从某个方面来说也可以成为妖孽了,一眼就将人看了个透透彻彻。
  可是这个女人到底要什么呢?阿图木心里其实有答案的,只是他不敢去想,也觉得不太可能。可是她的眼里分明写着“野心”二字,这样的女人让他又爱又恨。
  雾月里,天气晴的正好的日子,天祈的三皇子墨王终于要娶正妃了,这样的消息一传开来,所有女人的心都像是被刺了一下,一边羡慕谁家的女子有这样的福气,一边咒骂着命运的不公,那正妃不是被人,正是权倾朝野的靖王南宫靖的独女南宫锦。
  请柬和圣旨一同发出去的。接到赐婚圣旨的翊郇墨脸上没有笑意,只是凝重的表情。收的请柬的不只是商国,令人惊奇的是华国和胡国同样也收到了邀请。
  明月看着请柬,出声问道:“听说华国和胡国也受邀了?君上怎么看?”
  “只能去了再看了,至于他们是否会去,到时候自然回见分晓。”寒颀洛笑道。“明月也一同去吧。”
  “罢了,听说她已经大好了,我也放心了,有清平在,恐怕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是么?还是因为某些原因走不开?”寒颀洛打趣道,听闻明月府中有一人自称将军夫人,将明月的府中搅得鸡犬不宁,他让人将云想容的趣事一件一件报告给翊倾尘的时候,在暗处看到翊倾尘脸上久违的笑意时,内心也松了一口气。
  可是寒颀洛知道,要收回一个人的心,很难,难得他不知道究竟要做些什么。最揪心的不是她的哭闹,而是她的冷淡和回避。
  “日子定了吗?”
  “下个月初九,若要去,怕是得马上动身了。君上难道要亲自去么?”明月问道。
  寒颀洛思量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朕怕是去不了了。”
  “那君上是打算……”
  “就让骁珏去吧,她一个人在路上,真不放心。”
  明月愣住,试着问道:“君上所说的是皇贵妃么?”
  寒颀洛有些黯然地点了点头,“朕已经欠她太多,不想她连自己哥哥的婚礼都错过了。她此行代表的就是朕的。”
  明月点了点头,开始拟旨。
  听到哥哥要成亲的消息,翊倾尘有些开心,却也有些担心,出宫是要有懿旨才可以的,正在愁苦间,忽然传旨的人来说,皇贵妃代表君上出访天祈,参加墨王的婚宴,她有些吃惊,代表君上的不该是皇后么,他这是做什么?
  常灵翼有些难过,却什么都没有说,照样在凤仪宫画楼西畔弹着琵琶,唱着欢快的南山小调。深宫内院里,无人问津的苦,常灵翼一一吞下,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做到,可是就这样一直坚持着也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
  浅语在一旁抱怨着,看到常灵翼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置气的将盛着点心的盘子用力的放在桌子上,跑了出去。精致的白瓷印花盘子被震出一条细微的裂痕,常灵翼用丝帕将雪花状的糕点拨到一边,拿起盘子抚摸着那道裂痕,不过轻微的震动,却是如此脆弱就碎裂了,还真是不堪一击呀。缓缓地笑着,泪水流下来,打在裂痕上,顺着光滑的瓷面流下来,又滴在地上,变成一滩小小的水渍,而后又被风干了。
  琵琶声未停,弦断无人听。
  两日后,常灵翼端庄优雅地站立在风中,任风将发吹得凌乱,看着寒颀洛亲自小心翼翼地将皇贵妃扶上车,那个女子绝美的面容被遮挡在面纱后,但看向君上的眼神却始终是淡淡的,她让父亲查过,却没有任何背景。她也想不明白,这世间竟然有女子会不喜欢君上,难不成那个女子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么?
  眸光轻略,赫然在前正襟危坐在马上的人,未绾的发被风扬起,一身白衣,腰间黑色的束带在风中打着优美的弧度,侧脸隐在半张银色的面具中,退却了一身杀气,寒骁珏的样子竟然让常灵翼想起了寒颀洛的感觉。只见寒骁珏回头看了看,已经入了辇车的翊倾尘,常灵翼有些恍然,难不成那个女子心中所念竟是君上的弟弟骁将军么,心中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有些紧张,只觉得一阵眩晕。
  “皇后,皇后。”耳边传来浅语焦急的呼唤。倒下的瞬间仿佛被什么人拽住,常灵翼站稳身形,睁开眼睛见到寒颀洛站在她面前,将手从她的左臂上收回。
  “皇后几日没吃东西,体力不支,才……”浅语急忙说道,语气里有些委屈。
  “怎么?皇宫里的东西比起护国公里的吃食却是差多了,皇后若是不习惯,朕倒是可以拟旨让皇后以后衣食住行都在护国公府里……”
  “君上,不是,臣妾习惯,习惯。”常灵翼脸色骤变,慌忙跪下身去,语无伦次。头上的凤冠都有些歪斜,久久地跪着,除了陪跪的浅语,身侧早已无他人。宫殿的拐角处只余下一抹明黄色的袍角,也倏然消失了。
  摸着左臂上还残余的温暖,常灵翼想着,自己在这宫里怕是走不远了,父亲的跋扈早已经成了君上眼里的一颗钉子。也许,从一开始,她就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她本来可以像父亲安排的那样,用尽各种手段,将皇后永远在这华丽的宫墙中永远的做下去,可是她却终是不愿意只做个有名无实的皇后啊,她要的也不过是白首不相离的良人而已。可是她爱他,他不爱她。只这一条,她连言语都懒得计较了。争什么争,有什么意思。站起身来,连群上沾上的泥土也懒得去打理,起身向着凤仪宫走去。
  浅语吃惊地追上去,道:“皇后,君上没有让起身,你怎么?”
  常灵翼头也不回,冷笑一声,面色却是凄凉的,出声道:“你以为还会有人理我们么?”
  “皇后……”浅语叫住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跟上她的脚步,长长的宫墙,青砖铺成的大道,缓缓移动的身影,留下看不见的脚印。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