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59 章 59
第 59 章 59
  时间总是以极速奔跑的状态向前行着,还来不及伤感,就已经开始忙乱。一直以为这是自己的故事,可是,没想到,人人都可以成为主角。
  翊郇墨婚期还没过几日,翊倾尘便接到旨意要回商国了,只是她一直不肯称之为“回”,幸好有想容和明月伴着,让她不至于太孤单,只是所有的心伤需要的不只是时间,还有信心和勇敢。
  再者便是那胡王,居然惊世骇俗的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将人家华国的撷月公主从天祈的皇宫里掳走了!
  第三件事便是最为让他烦躁的,刚刚从牢狱里出来翊焕君居然被太子一党以谋逆罪参了一本,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议事殿上,高坐的翊裴萧冷冷看着为信王翊焕君辩护的南宫靖。
  “皇上,臣以为此事纯属空穴来风,信王本就生性淡泊,向来不喜朝政,又怎么可能勾结叛臣谋逆呢?”南宫靖此言一出,立刻有大部分朝臣附和。
  “父皇,儿臣有证据证明九弟却与被诛风氏有些瓜葛。”五皇子的声音在嘈杂的朝臣附和声中显得格外清亮。
  “五哥,请你分清楚‘有些瓜葛’和‘勾结乱臣’的区别。”七皇子瞥了眼五皇子,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将人证带上来。”翊裴萧看着硝烟渐生的宫殿,沉声道。
  人证被带上来,却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婆婆,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身子抖的跟筛糠似的。众人都好以暇整地看着一场即将开始的好戏。五皇子得到翊裴萧的允许,便开始了问话。
  “你是何人?”
  “小人是……北……北城赵氏,来到天祈探亲。”
  “你来作证何人何事?”
  那老婆婆抬起头,忐忑不安的转头看了殿内一遍,低下头呐呐道:“小人……”
  “若敢乱言,定叫你生不如死!”七皇子阴柔的脸上闪现一抹杀意。
  “七弟,急什么,吓倒老人家可就不好了。”五皇子笑着继续问那老婆婆道:“老婆婆不必害怕,且慢慢说来。”
  “是……是,小人识得信王妃。”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
  翊裴萧听着这摸不着头脑的对话,终于出言问道:“你即住在边境北城,又如何识得信王妃?”
  “回皇上的话,小人原是……原是瑶华风……风氏的奴仆。”
  “你说什么!”
  “父皇息怒,此人虽是风氏下人但在乱贼风氏入祈时便已脱离风氏。与风氏一族的叛乱并无关系。”五皇子解释着,又继续问道:“你是如何识得信王妃的?”
  “小人乃是风逸尘的奶娘。”那赵氏婆婆语气居然没有先前那般颤抖,不过南宫靖和翊裴萧谁都没有注意到这点,因为一个名字已经打乱了思绪。
  “可是这与信王妃又有何干系?”五皇子继续问道,看着南宫靖和翊郇墨刹变的脸色,很是满意。可是他并没有看到殿上翊裴萧渐变的脸色。
  “那信王妃正是风氏后人。”赵氏婆婆低下头去。
  “本王听闻那风岚刚来祈国,那时你就已脱离风氏去了北城,你又是如何知晓?”不等群臣喧哗,久未出声的翊郇墨终于懒懒地问了一句。
  “小……小人是……见到过风氏一族的信物的。”
  “信物?什么信物?”翊裴萧蓦地出声,有些余音未了的激动,众臣吓了一跳,都缩着脖子不敢出声。
  “是一枚翡翠扳指。”
  “天下间翡翠扳指何其之多,仅凭一枚扳指就妄下断言,本王看你是活腻了!”翊郇墨脸上一抹厉色。
  “王爷有所不知,普通扳指表面都是光滑无痕的,可风氏一族的扳指表面却是刻了一个‘风’字。”
  “可风氏一族不早就在十几年前被诛了么?就连那最后一脉也在去年被华国消了干净,听说还是风氏嫡系,信王妃不过一介孤女,怎会与风氏有瓜葛?”二皇子将手中扇了半天的扇子哗的一声合上,岔开话题。太子翊舜衡一直垂首静听,此事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五皇子这才意犹未尽的转过头来,道:“此事,想必三哥会比较清楚?”
  不意外地看见翊郇墨脸上一副疑惑无辜的表情,分明是在说“你说什么,我不懂。”
  五皇子僵硬着笑了笑,道:“三哥与九弟向来都走得近,怎么会不清楚那信王妃是何人呢?”
  “假的真的?把人叫过来当面对质,不就知道了嘛,干嘛这么绕来绕去的,绕的我都头晕了。”八皇子瞥了眼五皇子,脸上全是不耐烦的表情。
  “传信王和信王妃来!”翊裴萧眼里一片深思,看着南宫靖的眼神讳莫如深。
  翊郇墨只恨自己没有早作安排,看着翊裴萧从高座的台阶上下来,定定地看着眼前的青衣女子,心中有些紧张。
  “把头抬起来!”翊裴萧沉声吩咐道,俯视着殿下垂首跪着的风夕颜。
  看着她缓缓抬头,一副冷清的表情,翊裴萧终于明白第一次看到她时的那种熟悉感从何而来,转头看看南宫靖,后者也看向他,眼里意味不明。
  “你是否为风氏后人?”殿里静静的,只余下翊裴萧沉静的不带感情的声音。大家都屏气凝神,等待着风夕颜的答复。翊郇墨与南宫靖互相看了彼此一眼,俱在彼此眼里看到了担忧。
  翊焕君冷冷地看着翊裴萧,握着风夕颜的手更紧了。
  却见风夕颜突然笑了,凤眸半眯,语气变得懒洋洋地反问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说着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赵氏,伸出左手,对着泛着幽幽碧光的扳指吹了一口气。
  所有人听到她对翊裴萧不敬的语气,看到那个翡翠扳指都倒吸了一口气,这不是在自寻死路么?
  翊裴萧看着她淡然中透出诡异的笑,只觉得有些惊心,那种角度,那种傲然的样子像极了心底里的一个人,他不禁后退一步,从风夕颜身上移开眼睛,问翊焕君道:“你到底……到底有没有叛逆之心?”他本来是想要问风夕颜你到底是何人?可是话到嘴边却变了方向,毕竟有些过往不适合被披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太子翊舜衡从恭良的样子中抬起头来,有些吃惊,这样问不是白问么?被放在风夕颜身上的目光就这样被拉到了翊焕君身上。
  南宫靖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一直觉得在她身上找不出半点风逸尘的影子,可是刚才那种傲然散漫的姿态分明让他看到当年那个女子,看了看翊裴萧,分明是顾及着当年的情分,才问出这样一个无厘头的问题。
  “儿臣向来不喜朝中事务,更何况不过废人一个,又怎么会心生叛逆之心?”翊焕君笑的风轻云淡。
  翊裴萧当然不会去怀疑翊焕君是否有叛逆之心,这个儿子是他这几个儿子里才华相当却无心朝政的唯一一个。
  “可是父皇,信王妃手上分明戴着那风氏的信物?”五皇子急急出言,他已经细细盘问过那赵氏婆婆,那老婆婆当时见到信王妃的惊异却是因为风夕颜扶她起来时,她发现了那个翡翠扳指。她曾经无数次看到风逸尘手上的这个扳指,自然是熟悉无比。所以一眼便看出来了,没有想到就因为自己一时的惊异,却为自己的家人带来了无尽的麻烦,五皇子以她家人的性命相要挟要她指认信王妃为风氏后人。
  “哦,五哥是说这个么?”翊焕君用右手举起风夕颜的左手,轻笑道:“这个是我前日里才送给涯的……”
  风夕颜接过话头,凉凉道:“定情信物。”翊焕君一愣,随即嘴角泛出一抹笑意,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脸上分明掠过微红。风夕颜看了看手上的碧翠扳指,也有些好笑,今早起来时便觉得手上的扳指有些怪异,原是昨夜里翊焕君偷偷地换掉了,将她的那一只扳指戴在了自己手上,一边给她梳发还一边轻笑着说是交换定情信物。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她也就由着他去了。没想到今日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果真是天意。
  说着便将手上的扳指脱下来,放在一旁盛放递呈之物的盘子里,端盘的宫人将扳指呈给翊裴萧,翊裴萧只淡淡扫了一眼,道:“不过是只普通的扳指而已。”
  端盘的宫人将扳指拿给群臣一一过目,群臣摇头的摇头,细细端详也没看出来哪里刻着个‘风‘字,太子翊舜衡看了五皇子一眼,分明是恼怒的。五皇子也是有些不解,这个消息就是怕被别人知晓,才一直保密,并已最快的速度上奏的,难道是有人走漏了消息?眼光掠过地上跪着的赵氏婆婆,心中杀意顿起。
  故事不了了之,好戏还没开场,就已经被有心人落下帷幕。
  可是背后的故事却是永远比想象走的更远更长。
  秋风萧瑟着从花丛中穿过,吹走了落英缤纷,吹来了冰冷的荒凉的气息,空气里几乎可以嗅到冬季的气息。
  “坐。”翊裴萧指着一旁被垫上厚厚圆垫的石凳。
  “谢父皇。”风夕颜提着衣摆坐下,头发依旧是一丝不落的被包在青色的发巾里。
  “怎么总是见你将头发包起来呢,难道是最近新流行的款式么?”宫里最近好多人都开始用各色的发巾将头发包起来,听说此举的开创者正是信王妃,刚开始看着是有些奇怪,不过见得多了,却也是顺眼多了。
  风夕颜笑笑,道:“只是觉得披散下来会有些麻烦,又懒得去盘那些繁复的发式。”
  “你知道么,你这样的性情很像朕的一个故人?”翊裴萧认真地看着风夕颜,想从她脸上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现,那明明笑着却依旧有些冷清之色的脸上连半分好奇都没有。
  “哦,是么?”
  “那是朕还是太子的时候遇见的,樱花绽放的季节,她就站在树下跳舞,花雨将她的身姿淹没在迷蒙中……”说着,翊裴萧的思绪又回到回忆里故事发生的起点。
  不过是个江山美人抉择的老套故事,戏文不知讲了多少遍,风夕颜却还是耐着性子听完,道:“没想到父皇如此情深意重。”轻描淡写的语气,翊裴萧却从中听到微微讽刺。
  “你难道不想知道结局么?”翊裴萧看着她冷淡的反应,有些失望。
  “大抵不过是您选择了江山,弃了她,她奔走他乡另嫁他人结婚生子罢了,戏文里这样的故事很多。”
  “是么?若是如此,她现在也应该幸福地生活着吧。”看了看有些灰暗的天空,翊裴萧叹了口气。转向风夕颜道:“你说是吧?”
  风夕颜手一抖,关于娘亲和这个男子之间的事情,她也是有些了解的。当年娘亲去郊外游玩,临时兴起,一曲霓裳舞,醉了樱花林里的蝶,也醉了林外出游的两个男子。一个便是眼前的这个身居高位的帝王翊裴萧,另一个便如今是权纵朝野的靖王。他们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恪守君臣之礼的好兄弟,感情与他们来说到底太过沉重和危险。叛逆之罪落在风氏一族的头上时,不过是个功高震主的常见之局,大不了罢官免职,可是他们说要彻查此事,以为终可重得皇上的信任,却不想紧接而来的却是莫须有的谋逆之罪,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独独游艺在外的风逸尘幸免于难。那时候她还相信着,这两个男人一定会保全她的一方乐土。可没有想到,一个扫平了上位前的隐患;一个助主清君侧,说好了成了将军就迎娶她成为将军夫人,可是却忘了问那个灵动出尘的女子出身天祈哪一户人家,缘分往往是最会伤人最会骗人的东西,迟一步,便可能会一生都再也追不上。
  “是吧。”依旧是淡淡的语气,冷冷清清的神色。
  二人静静地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看到那厢翊裴萧早已趴在冰凉的石桌上打起盹来。她招手叫来服侍的宫人,自己则悄悄地退了下去。
  石桌旁,枝头上最后一朵暗红色的菊花被风吹的终于受不住,花瓣散开,凋落在泥土里。
  明年还会开出新的花朵吧,风夕颜想着。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