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60 章 60
第 60 章 60
  寻找撷月公主的队伍依旧在追赶着。
  阿图木看着月光下的轩辕昭羽,连呼吸都浅了半分,似怕惊醒了她,怀中的睡颜剥离了冷若冰霜的气息,略微生出些圣洁的恍惚。看了看西边有些苍茫的夜空,没有几颗星子,他却可以想象出青青草原上晴朗的夜空中繁星满天的美好夜晚,可惜有些人永远这么不解风情。他弯着嘴角笑了笑,恨恨瞪了怀中的人一眼,有些无奈道:“轩辕昭羽,你这该死的女人!孤该拿你怎么办?”想他堂堂苍原之狼也是丰神俊朗却低不上她心中冰冷的权力,这一次怕是在劫难逃了,他想,若能换她倾心一笑,这天下都捧给她。用力狠狠甩了下马鞭,座下的马儿吃痛疾驰起来,阿图木回头看了看东边隐隐移动着些火光来,心下一横,将怀中的人抱紧,乘着冷冷的秋风向西行去。
  胡平的宫殿虽没有中原那般奢华大气,却也是中规中矩小巧玲珑,别致的有些瑶华水城的俊秀,一点都没有胡人的草莽感。可惜轩辕昭羽远远没有心情去欣赏,此刻的她身处陌生的宫殿中,有些恐慌也有些愤怒。羊绒铺就的地上是摔出的破的豁口的或没有摔破的胡国器皿和摆设,一旁所站立的宫女没有一个敢上前劝阻,都是小心翼翼地躲避着一次又一次被砸的风险。
  “阿图木人呢?本宫要见他!”气急败坏地指着一个宫女,轩辕昭羽踢开脚边的一个赤红色的类似与罐子的东西,气喘吁吁地坐下。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闹腾了,阿图木不知是故意躲着,还是真的有事。反正每一次被她砸坏的那些东西,隔一会儿又会换成新的,她也是摔得心安理得,理直气壮,她倒是想看看这蛮夷之地又有多少值钱的东西供她轩辕昭羽砸的。
  阿图木终于在天上撒着稀疏的星子的时候姗姗来迟,还未进门,却见一个黑色的不明物体直直向他飞过来,他顺手接过,稳稳当当地将那黑陶纹凤的花瓶放回原处,转头便见轩辕昭羽怒目而视的眼。双手叉腰的轩辕昭羽,此刻的头发散向一边,倒颇有几分市井泼妇的形状,阿图木一阵好笑,却又是忍住不发,肩膀抖了抖,被轩辕昭羽瞧在眼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想要顺手拿起什么东西扔过去,接过发现身边已是无物可扔。
  阿图木看着她窘迫的样子,眼里有些神采,道:“公主玩了这么久,想必累了吧,来人,布膳。”殿内得人齐齐退了出去,只剩下被堵得气结的轩辕昭羽和对面好以暇整双手抱臂的阿图木。
  “阿图木,你疯了吧?”轩辕昭羽坐下,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孤疯没疯,难道公主看不出来么?”阿图木看着重来的宫人换上新的摆设,面上神色意味不明。
  “你把本宫掳来,意欲何为?”
  “孤想让你作孤的王后!”阿图木突然起身靠近轩辕昭羽,轩辕昭羽一惊,抬头正对上阿图木深不见底的眸子,仔细一看,他的眼睛居然带了些浅浅的褐色,她居然在短短的一瞬觉得时间停滞了。直到后背被椅子隔得难受,她这才发觉自己居然产生了多么可笑的想法。扬起下巴,直视居高临下的阿图木,轩辕昭羽冷冷开口道:“凭什么?”
  “这天下,孤可与你共赏!”如果说刚才有些被惊到,那么此刻她却觉得骨子里的血液都流动的有些慢了。质疑地看向阿图木,却在他脸上觅到一片坦然。硬生生的将心头那种有些柔软的情绪撕碎,语气虽有些冷,却还是遗留着感动之余的一丝颤抖,“胡王为君多年,怎会不知这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
  阿图木一愣,没有想到她会有此一问。试问天下间的女人有几个能在他这么优秀的男子将天下都捧到她面前的时候还端庄持重的计较利益长短?他都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女子了?中原的女子不都是以“相夫教子”为毕生的奋斗目标么?这个女人到底想要什么?他一直以为他是懂女人的,也一直以为他已经开始懂眼前这个女人了,可是现在看来,他还是错看了。这种抓不住的感觉却正是阿图木所讨厌的。
  轩辕昭羽好奇地看着阿图木脸上千变万化的表情,心想着,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被吓住了吧!还未细究,却觉得腕上一紧,却是阿图木将她一把从椅上拽起,轩辕昭羽一遍挣扎一遍叫嚷,“休得对本宫无礼!”
  阿图木索性将她拦腰抱起,轩辕昭羽一声惊叫,却见阿图木笑嘻嘻道:“你也不过刚刚过了及笄之礼,怎么总是用老气横秋的语气,不知道女人要可爱一点才好么?”
  轩辕昭羽一阵脸红,不屑地瞥了阿图木一眼,道:“什么可爱,那是傻,好不好?”
  阿图木哈哈一笑,道:“你这个小东西,同样是女人,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呢?”
  “不许叫我小东西!”轩辕昭羽一阵赧然,没有发现连一向挂在嘴边的“本宫”也换了说法。算起来,阿图木可整整比她大了十五岁。“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阿图木将怀中的人放下,走进马厩,轩辕昭羽离开温暖的怀抱,蓦地觉得有些冷,打了个寒战,抱紧了双臂,看着阿图木消失在黑暗中,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厩里的马喘气的声音,阿图木久久的没有回来,不管平日里多么持重也不过是个刚刚及笄的女孩,轩辕昭羽觉得有些害怕,却并未唤声。
  直到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动之后,才看到月光下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马厩后面走过来,她眼眶一热,吸了吸鼻子,嗔怪道:“做什么,怎么这么久?”
  阿图木走进了,看到她紧紧地抱着双臂,将自己的外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暖暖的有些干草的气息,轩辕昭羽并不推脱,看着阿图木从后牵出一匹通身雪白的小马来,“会骑马么?”
  轩辕昭羽点点头,拽了拽身上的外袍,走过去摸了摸白马的头,马儿很是温顺,也用头轻轻蹭了蹭她的手,这样奇妙的感觉让轩辕昭羽很是欣喜。“我们要去骑马么?”
  “带你去一个地方,走!”阿图木上马,轩辕昭羽也敏捷地上马,阿图木看着她熟练的动作,眼里是的欣赏又多了几分。马虽是小了一些,但却是甚通人性,很是得轩辕昭羽的欢心,骑在马上,似乎连这秋末的风都不那么凛冽了。轩辕昭羽跟在阿图木身后骑行了大约有半个时辰,终于听到阿图木叫停的声音。她下马,活动活动了被风吹的有些麻木僵硬的手指,月色有些朦胧,隐约可以看到脚下半尺高的已经变黄的草地。
  “这就是你说的地方?”轩辕昭羽有些疑惑和不屑,虽是有些月色,但远远看去周围依旧是漆黑一片。
  阿图木安顿好两匹马,不由分说地拉起轩辕昭羽便向前走去,枯草在脚下发出细微的脆裂声,有些酥酥的感觉从脚底传来,很舒心,像是小时候吃脆酥点心的感觉。月光柔和地印在身上,夜风缓缓地吹着,虽已是夜深,但却觉得神清气爽,没有丝毫的困意。
  走着走着,便见眼前明亮之色,她一阵惊奇,抬头看到阿图木嘴角泛出一抹笑意。风中夹杂着潮湿的气息,她想要继续往前走,却被阿图木拉住,“前面是湖水了,小心。”
  “湖水么?”轩辕昭羽蹲下身子,触手到一片柔软的草,这里的草居然还没有枯掉。细看,便见那明亮之色不是旁的,却是倒影在湖中的月亮,倒是与华国皇宫里的寻月湖有异曲同工之妙。
  “你这是剽窃!”轩辕昭羽笑道,用手撩起冰凉的湖水,水珠从掌心跌落,在月光下晶莹剔透,在平静的湖面荡起圈圈涟漪,伴随着清灵的水声,在寂静的夜里极为明显。
  “我们这叫心有灵犀!”阿图木笑着,将她拉起来与自己并肩站着,缓缓道:“这罗洛湖自几百年前就有了,据说是一个等着自己旗汉归来的姑娘流的眼泪汇成的。”
  “这你也相信?”轩辕昭羽看着静静地躺在湖水中的月亮,虽是冷风徐徐,却蓦地生出温暖的感觉来,伸出手,想象着触摸遥不可及的水中月,渐渐地有些悲凉起来。这世间种种可不正如这水中月,镜中花,且不过是幻影罢了。她又何必在这里自欺欺人的感受这片刻便失的温暖。嘴角最后一抹笑意也跟着这样的想法消逝掉了,淡淡地开口道:“回去吧。”
  阿图木一愣,本以为她会喜欢的,可是没有想到不过顷刻间,她便失了兴趣,罗洛湖的故事他都没有来得及讲,她短暂的笑意他都没有来得及细看,她却收尾的这样戛然而止,让人心顿时被风吹得也冷的发凉。可是刚才那眼里少有的少女娇态是他的幻觉么?最后看了一眼罗洛湖的眼泪,阿图木有些意兴阑珊地策马离开,轩辕昭羽看着他一声不吭的离开,知道他是有些生气了,其实从小熟读各国周志列传的她又何尝不知道这罗洛湖的传说,只不过不想在这等风花雪月的事情上浪费功夫罢了,如今她被他掳来,不哭不闹,已经算是给足了他面子了,若不是念在那朵碧莲的面子上,她就是修书华国大军铁骑挥军而来也是不为过的,这般想着,心里冷哼一声,道是这男人也太小心眼了,遂也跨上马飞奔着跟上去,心里却是有些略微的黯然,不过皆被她用完美的借口掩饰的销声匿迹了。
  刚才被他拉着去看什么湖,连饭都没有吃,又消耗了那么多体力,这会回到宫殿里,已是饿极了。但是却已经过了布膳的时间;问身旁的宫女,却是个个都缄默着摇头,说布膳的事情不是她们该管的。她猜想这恐怕是阿图木故意吩咐的,于是饿着肚子气冲冲地去找阿图木,来到殿前,灯还没有熄灭,隐隐间竟听见欢笑声和胡琴的声音。门口守着的人并未阻拦她,她用力地推开门,却见阿图木左拥右抱的,正欢笑宴饮,坐旁的女子正是胡服装扮,见到她进来,眼里有些诧异,又看了看阿图木没有要理会的意思,继续将一颗如玛瑙般的葡萄送入阿图木口中,旁的女子也是有些诧异,又瞬间恢复原状,该弹琴的弹琴,该跳舞的跳舞,该欢笑的欢笑,没有一个人理会她。轩辕昭羽亦是有些诧异,心中升起一阵无名的怒火,厉喝道:“都给本宫滚出去!”
  侍奉在旁的胡人女子们都停止了动作,莫名地觉得有些寒意,惴惴地看到阿图木打了个手势,都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中原女子怎么如此厉害,那中直迫人心的眼神和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公主大驾光临居然没有人知会孤?”阿图木语气虽是调侃的,但眼神却是冷冷的。
  “本宫饿了!”轩辕昭羽的语气像是在下达一个很正式的命令。
  阿图木一阵哑然。心里也有些火,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居然没有半点反应,难道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对自己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略带胡渣的脸庞,正要说话。
  却听见轩辕昭羽清了清嗓子道:“您依然很年轻!”
  阿图木哑然失笑,这女人也不是那么无趣嘛。这句话倒是很受用,大手一挥,吩咐重新布膳,表情依旧是酷酷的,眼里却是有一抹欣喜。
  就这样每天小炒小闹的不高兴,却让人滋生出开心轻松的感觉。阿图木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带她出去骑射,久了轩辕昭羽的箭术几乎都可以达到百步穿杨的地步。阿图木让她跟古伊萨比箭术,二人俱是十箭靶心全中,古伊萨甚是佩服。众人都暗暗称奇,一个女子能做到此种地步,却是神奇。阿图木看着族人称赞她,心里也是一阵骄傲。将手搭在她的肩上宣誓这是他的女人,轩辕昭羽早已习以为常,知道就算自己反抗也没有用,而且只会换来他更过分的宣誓占有权。
  好景不长,华皇病重的消息传来,轩辕昭羽的脸色日渐的凝重起来。
  “你父皇的身体一直不错,怎么会突然病重呢?”阿图木疑惑着,拨了拨炭盆里的火,室内顿生暖意。
  “人吃五谷自然生百病。”轩辕昭羽说的自然而然,脸上并没有沉痛的表情。
  阿图木皱了皱眉头,道:“孤送你回去吧,去看看你的父皇。”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说着轩辕昭羽将羊毛镶边的小马靴往火盆旁边挪了挪,可是却还是没有觉到丝毫的暖意。
  阿图木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