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江山万里之西风烈>>第 93 章 远方来信
第 93 章 远方来信
  远树跟花巧儿端量着那封信,看着上面的字迹,它们认识他俩,他俩却不认识它们,一时间都没了主意。
  可是,那封信又让两个人的心理充满了猜测跟好奇。花巧儿没有亲人了,远树的父母也已双亡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写信的人,是远志。
  想至此,远树不觉看了一眼花巧儿。
  远志失踪大半年了,一直是远树的一块心病。
  他希望弟弟平安,即使有了什么不测,也该见到尸首。可,远志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了。现在,这个信封里,装的是不是就是有关远志的消息呢?
  这个想法,让远树的心理莫名地雀跃了一下,拿起信道:“我去找二先生!”说完,不等花巧儿答言,他已经大步走出去了。远树来到崔家的时候,崔宝善的老婆廖氏正在洗鱼。那鱼就是刚刚崔宝善在远树家提回来的。
  廖氏看见远树进来,脸上有些讪讪的,擎着一双湿漉漉的、满是腥膻之气的手望着远树道:“是远树啊?有事吗?”
  远树拿眼睛溜了一眼盆里的鱼,笑着说:“婶子,俺找二先生。刚刚村长去俺家送了一封信。俺不认得字,想找二先生给念念!”“啊哟,这么回事儿啊!”廖氏微笑道:“他呀,还没起来呢,你自己去后屋找他吧!
  “哦,好!”远树说着,穿过正房,走向后进的院子。远树是第一次来到这崔家后院的。
  院子里的中间是一条青石板铺就长长的甬路。路两旁的花草树木,都已枯黄,掩埋在厚厚的残雪里。冬日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将院子里的残雪照得亮晶晶的。
  崔宝善的一对儿女守成跟雨云正在打雪仗玩。守成把雪球不断地扔到雨云的身上,雨云被动地躲闪着,一边叫着:“哥,不玩了,你老是欺负我,不玩了,不玩了!”
  守成不管雨云的叫声,只管将手里的雪球不断地扔出去,那神气显得霸道又混蛋。
  凉冰冰的雪球打在脸上,又冷又硬,生疼生疼的,雨云都快哭了。
  远树看着瓷娃娃一样的雨云,一脸的委屈,不觉走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雨云。
  “哎,你干嘛呢?”守成蛮横地叫着,一团雪球已然打进了远树的脖颈里,一股砭骨的凉意,让远树不觉打了个寒颤。
  “哈哈哈,要你多管闲事,这就是多管闲事的下场!哈哈……”守成开心地大笑,弯腰团起一个雪球又要扔过来。
  远树回头,笑着对他说:“我不是来多管闲事的,我是想问问,你们二叔住哪间屋子啊?我找他有事!”
  “哦,你是找我二叔的!”守成的眼神显得很老练,像个小大人似的上下打量着远树,还没说话,雨云拽拽远树的衣襟,细声细气地说:“我知道,我带你去!”然后,便在头前蹦跳着带路,一边说:“我二叔是个大懒虫,还没起来呢”
  说话间,两个人进了屋,掀开厚厚的棉布门帘,一股暖暖的热气,温柔地吻上了远树的脸。
  眼光落到炕上,只见一团凌乱的、红艳艳的大花被子,裹着一个同样凌乱的人。那人还在沉沉地熟睡中,双眸紧闭,面色晦暗,原本很整齐的分头,此刻乱糟糟的,像一团找不到头儿的乱线。稍长的刘海,遮着额角头,给人一种暗幽幽的感觉。
  “二叔,二叔,起来了,有人找你呢!”雨云爬上炕,抱住崔宝文的胳膊使劲摇晃着。
  这会儿,远树四处打量着这个房间。屋子大体还是挺整洁的,墙上还挂着写着大黑字的条幅。就是书太多,满屋子哪个角落都是,再加上炕上人很不规矩的睡相,让整个屋子就显得很乱了。
  “嗯,别闹,睡觉呢!”崔宝文翻了一个身,准备继续睡下去。
  “二叔,来人了,快起来吧!”这一次,雨云提高了声音。
  崔宝文彻底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望着两个人,然后坐起身道:“哦,是远树啊?有事吗?”一边说,一边找棉裤、棉袄,套上赤裸的身子。
  “二先生,不好意思,打扰您睡觉了!”
  “咳,我这都是老习惯了!说,什么事?”
  “嗯,是这样,今儿个村长去我家送了一封信,我跟巧儿都不识字儿,也不知是谁寄来的。想着让您给看看,到底谁写的?”远树说着,将信从袖筒子里拿出来。
  崔宝文接过信来,看了看信封,说:“哎哟,还挺远,是从北平寄过来的!”
  “北平,北平是哪儿啊?”
  “北平,就是从前皇帝住的地方!”二先生解释着,掏出信瓤,先翻到末尾,看寄信人的名字,然后再惊讶地叫了一声:“哎哟,是远志写来的信!”
  “什么?真是我弟?”远树惊喜地问,一边抻长了脖子,努力往张那写满了黑字的白纸望过去,仿佛这样就能看见远志的身影似的。“二先生,快给念念,信上都说什么了?”
  崔宝文一目十行地看下去,道:“嘿,这小子不简单,他在大帅手下当兵呢。现在是奉调去北平了。他说,他挺好的。还说知道家里的事了,是二猴说的。哦,二猴也当兵了。”
  崔宝文说着,语气里充满惊喜。然后抬头望着远树说:“远志在信里说,要你去告诉大鼻涕一声,就说二猴跟着他挺好的,让他不要记挂。”说着,拿起信,再看下去,一边自语:“嘿,这俩小子还挺能整啊!”然后,眼光转到远树的脸上,愣了一下,又继续看信了。
  “嗯,好的,还说什么了?”远树喜滋滋地应承着,一边问。
  崔宝文不说话,只管自顾看下去,脸色却显得有些凝重了。
  “怎么了?小志还说什么了?”
  “这个,下面就是废话了,不用看了!”崔宝文合上信纸。
  “别呀,到底说什么了?”远树看出二先生脸上的变化,不依不饶地问。
  “下面就是说你跟花巧儿的事了。”二先生差一点说出那个“船”字,道:“他听二猴说了你俩的事,却还不知道你们已经结婚了。他,他在信里说,他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他怎么说的?”
  二先生扬了扬信纸,欲言又止。
  “没事,你念念,看看他说什么了?”二先生拿起信,念道:“哥,听二猴叔说了你跟花船的事了。哥,小弟没想到,你会喜欢这样的女人!花船在岛上的名声你也不是不知道?千人干,万人骑的破货!况且你们的年龄也不合适,跟这样的女人过日子,你就不怕辱没了父母祖宗?
  小弟现在正在努力,等我挣了钱,一定给你娶个黄花大闺女。知道吗?这样的日子不会久远的,你只要耐心,小弟一定做到!不论怎样,听弟的话,离那个女人远点……”二先生住了口,抬头看着远树,轻轻说道:“这是原话了,下面我就不多说了!”
  远树的脸色黑了下来,他轻轻接过信纸,扭头慢慢出门,还不忘回头对崔宝文说:“哦,二先生,谢谢您!”
  崔宝文无所谓地挥挥手。
  一直坐在旁边看着两人读信的雨云,此刻见远树默默离开,不解望着崔宝文道:“二叔,远树哥哥怎么了?刚刚还挺高兴的,这会子怎么像是有了心事?”
  崔宝文摸摸侄女的小脑袋瓜子,说:“大人的事,你们小孩子不懂的。”
  “嗯,别把我当傻瓜,我都知道的!”雨云说着,嘟起小嘴,跳下炕,燕子一样,轻盈地窜出门去。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