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62 章 62
第 62 章 62
  倾欢宫中,榻上的人正懒懒的舒展着身子,早晨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照在一盆刚开的绿萼菊上面,昨夜里将喝剩的茶水倒在花瓣上面,一夜过去了,花瓣上的水珠还留着,在阳光的折射下闪出绮丽的光彩。
  寒颀洛停住正要进殿的脚步,看着榻上那张绝美的侧脸,恍惚的失了神。翊倾尘认真的看着窗下的那一盆新开的绿萼菊,脸上有些孩子般的好奇,突然觉察到一道目光,她转过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寒颀洛,一时间给怔住了。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他了?
  对视良久,突然二人都别过头去。
  寒颀洛有些尴尬,将迈进殿门的一只脚收回,不冷不热道:“墨王来了。”说完后,便转身离开。
  翊倾尘松开紧紧抓在手中的锦缎被面,松了一口气,赶紧唤人过来更衣。
  会面的地点在寒颀洛的寝宫,她多少有些不乐意,但是既是哥哥来了,就索性豁出去了。
  一进寝殿,便见那背朝着她的着大红色衣袍的男子不正是她的妖孽哥哥么。连奔带跑的进去,匆匆地向坐在一旁的寒颀洛行了一礼,“臣妾参见君上。”
  又瞬间满脸喜色地躬身向翊郇墨行了一礼道:“见过墨王。”
  “你什么时候居然这么懂礼数了?看来商君管教的不错嘛。”翊郇墨依旧是调笑着看着寒颀洛。
  “那是我见着哥哥高兴,跟旁的什么人没有关系。”翊倾尘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缓缓地坐在翊郇墨旁边,习惯地拽了拽他的袖角。没有理会寒颀洛脸上的黯然。
  “此次华国堪忧了。”寒颀洛打破沉默的气氛说道。
  翊郇墨收了那一副散漫的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可用之人不多了,那撷月公主就算读了再多的兵书,可是这打仗的实事,还得真刀真枪的才能明白的。”
  翊倾尘一闻此言,非常有共鸣的点了点头。寒颀洛想到她在战场上受过的苦,有些心疼起来,战争,他向来是极其反感的,更不用说,因为上一次的战争他和她渐行渐远。
  “祈皇会坐以待毙么?”寒颀洛轻笑道,吩咐宫人将寝殿里的炉火烧得更旺些。
  “他如今可正盯着这块肥肉呢,华国物产丰饶,人杰地灵,再怎么说也不能让胡国给夺了去,唇亡齿寒的道理他可是精得很。”起身把玩着殿里陈旧的摆设,“你这里怎么竟是一些破破烂烂的玩意儿?”
  翊倾尘也循声环绕四周,果真看见周围的摆设确实少了些鲜亮的色彩,全是一些冷色调的东西。看着便让人觉得没有生气,而她的倾欢宫里却是摆设雅致,听皇后常灵翼身边的宫人嚼舌,似乎所有的好东西都在她的倾欢宫里了。满目的冷色,让她心里突然觉得一阵闷慌。
  一直在抗拒着这种感觉,可越是逃离,当这种感觉突如其来的时候却发觉一次比一次强烈。静默着的感觉总是让人清晰地听见内心深处的声音,感觉难以言喻,事实却显而易见。
  人是有记忆的生物,尤其是对于感觉的记忆往往深刻且难以否认。她一直都知道他默默地在身后将所有他认为好的东西全给她,她也一直都知道他对她的娇宠早已让朝臣怨声载道,说她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可是他将她圈在他的保护里,让流言远离她的耳际。看见他的憔悴和黯然,她还是会心痛。只是她一直都装作不知道,装作无所谓。她装的麻木了,也累了,可是始终都不肯卸下面具,是还在怨着吧,看着他左臂空荡荡的袖筒,想起他不顾一切护着她的样子,突然那些战场上的厮杀声好像渐渐远去,又回到那个舞台上,她一曲奏罢,与他四目相望,电光石火一瞬的交汇,将防线彻底击溃。
  炉火内传来“啪”的一声响,她吓了一跳,那些日子的璀璨烟火,身着红色蟠龙喜服的俊逸身影,温热的掌心,淡笑如玉的脸一瞬间在脑海里后退,隐去了痕迹。
  抬起头来,便看见寒颀洛已经凝视着她好一会儿了,看到她突然看过来的目光,寒颀洛赶紧将目光转移在了一旁,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觉那是一只墨色镂空雕兰的香炉,轻咬着嘴唇别过脸去,眼里有些湿意。她一直以为自己把那个丢掉了,没想到他竟然留着。回忆总是跟着有关联的事情以朦胧的姿态和片段的场景出现,将眼前的景物全换掉。
  翊郇墨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知晓这二人是在退后,一个害怕再受伤害,一个害怕会再伤害,所以都画地为牢,将感情如困兽一般锁住。爱有千万种姿态,种种都逃不脱苦痛和甜蜜,一场游戏,两个人的角逐,缘分不过是决定之一。
  “墨有何打算?”寒颀洛收回目光,正色道。
  “唔。”翊郇墨沉思了一会儿,终是笑道:“还能怎么办,静观其变。”
  三人俱是静静地,谁也再无话,看着晨光变化着方向,很多事情,再没有更好的办法的时候,只能静观其变了。
  冬季终是来了,雪花飘落的时候,传来了胡军在水城被淹的消息,死伤惨重。而华国也没有捞到多少好处,曾经雅致秀丽的古镇风光一夜间汪洋一片,成了名符其实的水城。尽管提前转移了民众百姓,轩辕昭羽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一滴泪终于从眼角滑落,在水中发出“叮咚”的好听的声音,然后碎裂消失不见。
  “朕以为朕可以做到的,可是似乎…..”
  碧落挡住她即将出口的话,道:“主上,千万别,您是奴婢心中的好帝王,也是百姓心中的好帝王。”
  “战争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主上还是看开一些。”清平平静地看着一片没有丝毫波动的水面。
  胡军的营帐内,古伊萨向阿图木报告军情近况。
  “王,这个女子太狠毒了,居然就这样放弃了一座城,这就是中原人所说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如今我军死伤约有一万,这一条直取瑶华的路途已经被阻,北边是商国之境,如今只好从南边取道了。古伊萨恳请王立刻下令让我带着众骑兵打先锋。”
  “你先下去,容孤再想想。”阿图木用手支着头,闭上眼睛,他似乎可以感受到她的怒气,有些后悔,也有些兴奋,他其实也想看看她到底能抵抗到何时,他的征服从来不许任何人反抗,可是这个女人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将他的底线打破,是她不给他机会,还是他没给她机会,他不想去想那么多了,倒不如用行动证明他阿图木想要的女人,没有征服不了的。
  古伊萨观察着阿图木的脸色从阴沉转向犹豫,又从犹豫转向阴沉,又转向兴奋,又有些笑意浮现出来,他的心也是跟着一紧一紧的。终于忍不住问出声,“王,到底如何决定,古伊萨已经等不及了,不能犹豫啊!”
  阿图木站起身来,信心满满道:“取道南城。”
  古伊萨一听这话,心花怒放,心里惦念着要为那一万将士报仇,也不多做停顿,立即带了两千轻骑出发了。
  清平早已料到胡军会有此举,便在水城向南城的道上早做了埋伏。南城山,路并不好走,古伊萨与两千轻骑快马加鞭穿过水城向南行去,路上湿气渐重,虽说华国四季如春,但在冬月的季节却是凉了好多,树木倒都还是蓊蓊郁郁的,空气也都不错。
  大军在后慢慢行着,古伊萨虽然心里着急,但想着士兵们也都是连夜赶路,确实累极,于是吩咐放慢脚步,林间的青苔还是湿的,因为马匹的脚下打着滑,一不留神窝了腿,就有士兵没有坐好的摔下来,大家一阵哄笑,继而都下了马牵着马行走着,林间的花依旧开的繁茂,星星点点的密布着,煞是好看。这里的树有些奇怪,居然会分泌出一种油状的东西。有一些不知名的长尾巴的彩色鸟儿在花间漫步,姿态优雅,有些人去捉,还未接近,那鸟儿便飞走了。树下还长出一些蘑菇,一个个举着小伞撑起自己的一片天,有些人提议摘着来吃,被古伊萨拦下,他们虽然行军打仗多年,但也难以辨认这些奇形怪状的蘑菇,有的还是彩色的,怕是有毒的,也不敢贸然妄动。阳光从宽大的树叶缝隙中穿过,林间薄薄的雾气也开始消散开。
  “穿过这片树林就快到南城了,大家不要泄气。”古伊萨高声吩咐着,脸上挂着笑意,因着这风景格外的好,想着未来不久这也是胡国的土地,心情也是格外的好。
  “是。”大家齐声答道,每个人脸上都有些满足的表情。
  “哔哔啵啵”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大家还沉浸在这一天的美好之中。
  “什么声音?”军人的警惕性让古伊萨疑心起来。,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听说南城有种鸟专门捉树心里的害虫,在啄树干的时候就会发出声音,或许是鸟弄出来的声音。”军中有人说道,大家四周看去,果然看到树上有只头上戴冠的鸟正啄着树干,大家都有些好奇地边看边走。
  “将军,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出去,会不会迷路啊?”有人问道。
  “看到天上的太阳没,那是可以指示方向的,一直向东再过几个时辰我们就可以出去了。”古伊萨回头对大家说道,大家看了看天上的太阳,都点点了头,还是将军懂得多,对这位将军更加的佩服起来。
  起风了,一阵寒意吹得每个人都打了个寒战。
  “起风了,天阴了。你们看太阳!”大家刚刚放下的心又随着被乌云渐渐隐没的太阳紧了起来。古伊萨也是有些慌乱,他们本就不善于算计天气这种中原人喜欢研究的东西,如今只能加快速度了,趁着太阳还没有完全被隐没行军了。
  “大家加快速度,趁着太阳完全没隐没之前最好能出去。”一声令下,大家都跨上马,准备前行。
  突然又有人大叫道:“将军,前面有光。”
  怎么回事,前去查探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古伊萨有些疑惑,策马向前,准备前去查探清楚,风从西北面吹过来,空气里传来焦糊的气味,古伊萨急忙勒住马,醒悟过来,那不是什么光,分明是火光。急忙调转马头向回走,马蹄下打着滑让急速地转身也成了问题。古伊萨一个趔趄抓住缰绳才险些没有摔下来,火光迅速的波及着,见着树上的油脂立即燃烧起来,逃离分明已经失去了方向,也已经来不及,瞬间一片桃源仙境成为一片火海。天堂变地狱也不过片刻之事。
  有人侥幸从火海中出来,却被包围在外的黑衣人杀死。火光一直延续到夜里,焦味蔓延,没有一个人逃离出来。蓊郁的绿色化作一片焦黑。
  看着眼前之景,阿图木将剑插入土中,缓缓跪下,泪掉了下来,那是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兄弟啊,古伊萨是常胜将军啊,怎么就这化作了焦土,连尸骨也寻不到。心里隐隐地痛着,他以为她不过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却没有想到她会这般狠毒,将他的两千精兵化作一滩焦土。两千个生命就这样挣扎着惨叫着在炼狱一般的境况里,带着对亲人的爱和对敌人的仇死去了。她居然可以如斯的抵抗,他这才发现,自己终是对她了解太少了。一直以为女人天生的柔弱是不适合在战场上的,可如今才发现,一直妇人之仁的不是她轩辕昭羽,而是他,草原部族的希望,阿图木。
  “主上,要不要动手?”碧落看着山下的那个跪着的身影,请示道。
  “不用,他的实力朕还不清楚,不能让我们的人白白去送死。”山下的人肩膀在微微颤抖,是在哭么?轩辕昭羽攥紧拳头,努力压抑着心里柔软酸涩的情绪,本就是你死我亡的情景,她不能让自己被某些东西左右。
  “是。”
  “走。”
  阿图木抬起头,看到山顶上一颗被风吹的有些歪斜的树,从怀里掏出来那只金色的护甲,狠狠地捏碎,金色的粉末从掌心落下,被风吹落,不知散向何方。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