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63 章 63
第 63 章 63
  雾月十九日,华国南城被攻陷,领军的正是阿图木。华国的民众慌乱起来,南城距离瑶华不过百余里,中间只隔着洛滨和湘文两座城,朝中的局势也渐渐分裂。觊觎权位的人越来越多。
  “如今该当如何?”轩辕昭羽将那些没有丝毫作用的折子扔下,问清平有什么好的法子。看来阿图木似乎已经是发怒了,古伊萨一死,没想到竟然惹得胡军大举进攻。照这样下去,不出三月,就该打到瑶华了,真是存亡之际啊。
  “华国如今已是孤立无援,若是能找到盟军便好了。”清平皱着眉头提议道。华国本来兵力就弱,就算公子在此,恐怕也找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盟军么?现在胡国倒戈,哪里还有什么盟军?”轩辕昭羽眼里一片灰暗,一直以来都自诩为天命之女,可是眼见着国家在自己的手里一点一点被蚕食,让她如何受得住。
  “其实,主上可以想到的,有矛盾的地方便可获利。”清平依然皱着眉头,这样的方法他是不想说的,可是既然公子吩咐不能亡了国,也便只能如此提议了。
  “你是说祈国么?”轩辕昭羽眼前一亮。
  清平点点头,此时若是能与祈国相争的某一党互相利用也不失为权宜之计,起码先保住华国,往后的事情也只能往后再做打算了。
  “对啊,祈国兵力强盛,若是能得祈国相助,击退胡国志在必得。可是,如今相争的太子一党和墨王一派,到底该如何选择呢?”碧落出言,这个选择确实让人为难。祈国太子翊舜衡如果不出意外肯定是祈国的继承人,但是墨王如今相争又有靖王作辅,大局未定,若是贸然选择,势必为以后埋下隐患。
  “太子翊舜衡面上恭良,其实则是工于心计,最善以利笼络人心,墨王面上风流不羁,不务正业,实则藏得极深,也是胸有城府之人;与此任何一人合作都会有风险,必要先权衡利弊再做打算。”清平分析道。
  “可是合作必先得有筹码,我们如今处于这样的境地,如何去做交易?”碧落插话道。
  清平也沉默了。一时间大家都想不出好的应对之策,只得先去休息,再做商讨。
  眼见洛滨城也是岌岌可危,却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站在城墙上看着城外几十里处,胡军已经在安营扎寨。轩辕昭羽蹙眉,终于生出一种无力感。原来现实终是与理想差的太远,曾经以为在这个位置比父皇做的更好,可是没有想到,人心远远比她想象的更加不可控。
  看着民众百姓期待的目光,终于一个念头袭在心头。
  “朕想到对策了!”
  “真的?”碧落开心地赶紧过来听是什么好法子。
  “主上且说来听听。”清平也是有些欢喜,不过面上依旧是平平淡淡的。
  “若是以朕和整个华国为筹码换取帮助……”轩辕昭羽话还未说完,便被碧落打断。
  “不可!”
  “你先听朕把话说完。”轩辕昭羽安慰她道,“当然不会是俯首称臣,当年太祖打下江山的时候,南城以南一众并不臣服,因虽是同属南方,却是生活习性习俗都不相同,那一带又多山,自然是难以攻克,可最后太祖采取了保留其自行治理的权利的对策,他们方才放弃了抵抗臣服于太祖,这才有了如今的华国。”说着她看了看远方,又道:“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中原大地是迟早要大一统的,若坐以待毙,不如首先为百姓寻一个安身立命之所,这样朕也才能安心。”
  “主上远见,清平佩服。那主上又作何选择呢?”清平眼里露出赞许的目光。
  碧落虽有些不赞同,但也知道轩辕昭羽说的没错。只得静静地在旁听着下一步的计划。
  “翊舜衡朕倒是见过一次,彬彬有礼的,可是却总是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那墨王嘛,朕倒是还有一二分的熟悉,却是个有趣的人,每日都把自己搞的鲜活活的,让人看着心情极好。所以朕还是决定选他了。只是不知他作何感想?”轩辕昭羽想到那个妖孽的一般的人,心情蓦地变得好多了,而还赖在商国皇宫的某位红衣美人突然打了个喷嚏,看了看飘落的雪花,十分肯定地嚷着自己生病了。于是太医署的人全被搞得人仰马翻,整个商国皇宫都变得异常鲜活起来。
  “这个主上倒是不用担心,我即刻去找墨王相商此事。”清平微微笑着,胸有成竹的表情让轩辕昭羽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马不停蹄地来到了天祈,却被告知墨王不在府中。清平只好去了信王府里,除了送药,他其实是不太乐意去的,每次看到那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他就会想起云隐山上那个越来越清瘦的身影来。明明是一起相伴了十八年的两个人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他怎么也想不通,可是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
  门口的人一见是他赶紧上来相迎,进了府门,便见院子里贵妃榻上一人正懒懒地躺着晒太阳,身上盖着一件深绿色狐皮大氅,白色的头发从榻上垂下来,夹杂着黑色的发像一幅山水画。妙眉要将她叫醒来,清平却连忙挡住了。告知来意,妙眉忙带着他去找到正在书房里的翊焕君。
  进了门才发现翊焕君正在认真的作画,画上的人正是那个躺在贵妃榻上的青衣女子。他在心里暗道,原来这个人也已经将她刻在心上了,就这样凭着记忆画着,竟将她的冷冷清清刻画的淋漓尽致。
  见到清平进来,翊焕君搁了笔,道:“还未到月初,怎么来的这般早,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清平笑着示意他放心,道:“我只是来问问墨王去了何处?”
  “听闻三哥前些日子去了商国,应该还未回来,怎么了?”翊焕君有些好奇道。
  “华国如今情况堪忧,需要帮手,心底轩辕昭羽表示愿意以国奉上作为筹码以寻求庇护。”清平也不对他隐瞒,将如今华国的境况一一道来。
  翊焕君有些诧异,也有些佩服这个女子的勇气,“若是能得华国相助,想必三哥也会如虎添翼。可是三哥却是没有军权的,又不能调动大军,怎么能帮助华国呢?”
  清平想了想,其实来之前已经有了主意,他向外看了看道:“所以还得得靖王相助。”
  翊焕君有些疑惑,靖王也不过闲职一个,虽也是征战过的人,但如今不可能亲上战场了,可是看到清平向外看着的目光,也有些明了,点了点头,道:“此事,我会尽可能的说服她的。”他知晓门外那人与华国的渊源,也不是很有把握。
  清平感激的谢过,起身离去准备赶去商国去寻找翊郇墨。正要出门,却听见身后的翊焕君问道:“他还好么?”
  身形一顿,终是有些话只能用谎言代替了,“公子很好,王爷不必挂心。”说完后不敢再多做停留,最后看了看贵妃榻上那人一眼,虽是脸色有些苍白,但气色倒还好,只是看着渐渐寒冷的天气,她在这里不知能不能熬得住。如今的华国她肯定是去不了了,而且也肯定是不想再去了。天祈虽相较于商都气候好一些,可是她本身身体就弱,又经历那么多九死一生的事情,自生完孩子后身体就更加的差了,如今若不是日日服用着公子制的药,恐怕……他不敢再想,那么多让人憋屈在心里的事情,让一向淡然的他也有些想要发疯的冲动。可是他不能,所有人都疯了,他都要清醒着。公子需要他,夕颜需要他,竹浅需要他,华国需要他,他在心里告诫自己要清醒,加快马鞭又朝向商国奔去。
  实在不忍将贵妃榻上睡得正香的她叫醒。可是眼看着太阳的都西斜了,温度渐渐低了下来。
  “涯。”轻轻的呼唤,极尽缠绵。
  看着她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笑着起身将那深绿色的狐皮大氅披在自己身上,翊焕君皱了皱眉头,用大氅将她包在怀里,她一愣,却是没有挣脱,尴尬地笑笑道:“我去看看孩子。”说着不着痕迹地从他怀中走脱。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怀中的温度骤降,缺失的感觉让他有些黯然。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那个翡翠扳指,还是那次偷偷趁她睡着的时候偷偷从她手上摘下来的,本是戴在大拇指上的扳指刚刚好够戴在无名指上,冰凉的感觉像极了她冷冷清清的样子,戒面上刻着一个‘风’字。想起那日殿上的风起云涌,他还有些后怕,大抵是巧合天意吧。就像他能遇见她,都是因了这天意缘分。可是这么久了,自己似乎还没有走进她的心里,他这样想着,她心里那个人的影子恐怕是抹不掉了吧。
  就这样坐着,直到冷风渐起,风夕颜出来见他还在院子里坐着,有些生气,站在他面前冷冷地看着,翊焕君睁开眼看到她生气的脸,竟开心地笑起来。
  “这般冷了,还有心思笑,冻坏了可没人理你!”嗔怪着,推着他进了屋内,炭火烧得旺,屋子里的温度虽高,但是对于他们来人却是再合适不过了,叫来妙眉服侍着晚膳,突然觉得一阵胸闷,她连忙借口说去妙眉屋子里看看刚刚睡着的孩子。刚一走到廊上便咳嗽起来,风夕颜扶着廊柱坐下,却是咳得更加厉害了,连忙用手捂住嘴,不想被他们听见,好一会儿才渐渐缓了过来,她摊开手看到掌心的红色,虚弱地笑了笑,用帕子将手心的血迹擦拭干净。才进去看了正在熟睡的翊竹浅。看着孩子熟睡,她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好像就这样一直陪着他走下去,看他长大。看着这张和自己相似的脸,她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难过,可是这孩子的性情分明与那个人一模一样,寡淡漠然的表情与那个人如出一辙。就这般看着,竟落下泪来,她从来都不曾恨过那个人,可是却也终是不敢去爱了,也连想也不敢想了,就比如现在,一想到疼痛便从骨子里一点一点向外蔓延,直到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可是也是在怨着,那个人从来不给她一个答案,就将她硬生生的推入谷底,那一刻真是什么都碎裂了,可是渐渐地也就这般过来了。日子虽然平平淡淡,但却有种细水长流的真实感。她是一直都在心里渴望这样的恬淡的。
  “华国的事,你知道了吧?”翊焕君问道,为她盛好一碗汤。
  风夕颜接过,点了点头,疑惑的看向翊焕君。他可是甚少跟她谈及政事上面的东西,更不用说对象还是华国了。
  “清平下午来过了,说希望我们能助华一臂之力。”翊焕君吹了吹漂浮在茶水上的青山云针。
  “哦,清平来过了?”喝了一口汤,淡淡的却是后味香甜,很是合胃口,含糊着问道:“筹码呢?”
  “整个华国和轩辕昭羽她自己。”平淡的出口,果然见风夕颜也是一脸的吃惊,但也不过是瞬间之景。
  “她倒是会为自己打算。她打算以身相许于你么?”冷冷清清的表情,平静的语气,不起波澜。
  翊焕君轻笑道:“怎么,吃醋了?”
  “嗯。”她低下头又去喝那一碗汤,久久地都没有抬起头,翊焕君突然慌乱起来,拉过她的手道:“怎么会?我心里……”我心里只有你一人,可是她从来都不给他将话说完的机会,便出口打断道:“看,这汤里有根头发!”
  翊焕君将脸上的黯然转去,果然见她从碗里捞出一根长长的头发。笑着吩咐妙眉将那碗汤换掉,她像是找到什么稀奇的东西盯着那根头发看了好一会才道:“这肯定不是我的头发。”
  “能得到本王的头发,那可是荣幸呐。”翊焕君轻笑着说道。
  “那是,得到了哪有让之于人的道理。那轩辕昭羽盯上的肯定是墨王吧?”风夕颜接过妙眉换上的热汤,被烫了一下,赶紧用手摸了摸耳朵。
  “什么都瞒不过你。”翊焕君宠溺地看着她,道:“清平的意思是要得靖王帮助。”
  “清平什么时候居然关心起这种事情了?”风夕颜有些恼怒,轻蹙了眉头。或许是那个人的意思吧,看了看翊焕君,他也正在看她,目光里分明写着:无论你怎样决定,我都支持你。
  “容我再想想。”匆匆喝了口汤,再也没有胃口。
  虽说是再想想,可是还是在当天夜里去了靖王府,她知道靖王练了私兵。只是她也不知道能不能说服靖王答应此事,不过是凭着靖王对着她的愧疚感才如此处处“要挟”罢了。不想那个人的故国就这样亡了,尽管那里是自己恨着的地方。南宫靖并未多做犹豫便答应了,还将调遣的兵符放在了她手里,说不感动怎么可能,有一瞬间她甚至都有些想要将藏在心底的那个称呼叫出口,可忍了忍还是叫了“王爷”二字。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