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64 章 64
第 64 章 64
  南宫靖自然不可能放心地将兵符交给翊郇墨,她心里是清楚的,如今她也不能辜负了他的期望,将兵符紧紧地攥在手心,回到府里时,已是深夜了。
  “怎么这么晚?”翊焕君一直等在门口,见她回来语气略有些责备。
  而她从车上下来看到还在门口等着的翊焕君也是有些生气,不予理会的直接向院子内走去,翊焕君一猜便知她为何生气,一把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中,道:“手怎么这么凉?”
  她一听这话,心立刻软了下来,在背后推着他往房间走去。
  “以后不许这样子了!”语气依然是生硬的,他的身子本身也不好,她看着他如此等她,有些心疼也有些愧疚,他要的,她始终都给不起了。
  “好,可是你没有回来……”翊焕君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般委屈地说道。
  “不管我以后在不在,你都要照顾好自己!”她是极少这样子的,被她这样霸道的管束着,心里竟觉得有些淡淡的欢喜起来,完全没有想到她那句话里面的深意。
  “嗯。”认真地点头答应,觉得冬夜里暖意顿生。
  “我过几天要去趟华国,你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
  “嗯。”有些黯然,这么突然。
  “要听妙眉的话。”
  “嗯。”
  “银碳若是没有了,就赶紧让人去取。”
  “嗯。”
  “……”
  “嗯。”
  “你不耐烦了?”
  “嗯。嗯?不是,当然不是。”翊焕君尴尬地笑了笑,看到风夕颜得意地笑着,捏了捏她的手,无奈地摇了摇头。
  天上的月亮慢慢隐在云朵里,夜色渐浓,偶尔传来一两声不知名的鸟叫,谁还在风中低诉,期盼下一个黎明会更明亮。
  要去华国的风险她不是不知道,一个早已经死去的人突然出现在旧人面前,对谁来说都是一件暂时难以接受的事情。但她却不能将这兵符直接交与翊郇墨手中,人总得为自己留条后路。
  还是先去商国找了翊郇墨。
  见到她的到来众人虽是有些诧异,但清平已经来过,也是知道一些。
  “怎么,你难道也要去华国么?”翊郇墨让她坐在炉火附近。
  风夕颜点了点头,道:“你与我一起去吧。”
  “好。”没有疑问,他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去,再者,关于筹码的事情还得与轩辕昭羽商量清楚。
  “这对于你来说是个好时机。”寒颀洛将目光从风夕颜身上移开,转向翊郇墨。
  “我知晓,关系到以后的事情,还得细细当面说清楚的好。”习惯性地看了看手上的光洁平滑的指甲。
  “此番去华国必定也是凶险万分,定要照顾好自己。”翊倾尘坐在风夕颜的身旁,目光里全是担忧。“哥哥,姐姐就拜托给你了。”
  “你到底是跟我亲,还是跟她亲,这么快就认了姐姐了。”翊郇墨瞪了翊倾尘一眼,孩子气的表情将离别前的悲伤冲淡了一些。
  “今日就先在宫中休息一晚,明日再起程。”寒颀洛提议道,看着风夕颜有些苍白的脸色。
  翊郇墨也比较赞同,看向风夕颜,她也不想让大家担心,于是点点头同意了。
  晚膳过后,坐在炉火暖暖的倾欢宫内,宫人端上来一些坚果,风夕颜与翊倾尘俩人便边吃边说着话,窗外又飘进一些雪珠子来,赶紧让人关了窗户。
  “这天气真糟糕,怎着又下起雪来?”翊倾尘抱怨着,将一把吃剩的瓜子壳扔进炉子里,炉火一阵升腾,腾出一些烟来,风夕颜吸进了烟气,忍不住咳嗽起来。
  “怎么了,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翊倾尘抱歉着赶紧拍了拍她的背,风夕颜摆了摆示意不要紧,“身子还没有好利索么?”
  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了笑道:“怕是好不了了。”
  “这么严重么?”翊倾尘吃惊地看着她。
  “没事的,暂时还死不了。”淡淡的语气,像是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不要胡说。”翊倾尘拍了拍她的手,眼里却是有些惋惜。
  “你与他如何了?”风夕颜岔开话题。
  “还是老样子。”翊倾尘有些无力。
  “不妨给自己一次机会,也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看着烧得正旺的炉火,不知道这句是说给自己还是翊倾尘听的。
  翊倾尘呆呆地也看着眼前的火焰,有些内心深处的东西也如这火焰一般热烈被困在精致的炉子里,华丽没有出口,因为一旦找到了出口,怕会燃烬从而毁灭。“你恨清风公子么?”
  多久没有人在她面前提及这个名字了,清风,清风,一念此名,唇齿间软软的传来一种心底生想的声音。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抑制即将夺眶而出的东西,注定做不到平静,被埋在骨子里的东西一旦被触及,就如同这火焰,将整个人都能燃烬。
  “怎么可能恨呢,我的命都是他给的。”便是这种痛和绵的情绪,让整个人瞬间没有了力气。
  “那,你还爱他么?”看着脸上异色的风夕颜,翊倾尘问出口。不是想要去挖别人的伤口,只是很多事情想要搞明白。她可以简单不着痕迹的应对宫里的所有明争暗斗,可以以牺牲的姿态去面对一场政治婚姻,可以负责任地将别人的太子妃做的端庄贤淑,可以英勇在战场上以巾帼不让须眉的姿态怀着被人背叛的痛苦杀敌,可是却无法勇敢地再去爱一个曾经爱过的人。
  “爱?不知道,不想爱了。”话不成句,词不达意,大抵也不过如此。
  墙角一盆红梅开的正好,朵朵极力地勇敢的绽放着自己的美丽,花尚且如此,不怕凋落后的丑陋,而我们自以为强大,却总是害怕结果非所愿而畏缩不前,放弃了绽放的姿势。
  “其实不一定要依靠谁,一个人乐的逍遥自在。”翊倾尘笑笑,吩咐宫人加了些炭火。
  “话是这么说,可是女子天生的柔弱和依赖哪里容得你总是一个人生活下去呢?”帮着捅了捅炉火,用夹子加开一个核桃,“啪”的一声,碎裂,半片飞落在地,二人面面相觑,突然间哈哈大笑起来。
  “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谁都没有办法的。”一语中的的话语,总是引起相似心境的共鸣。
  “其实九哥也不错的,那般细腻的男子,总是能懂得你心中所想。”翊倾尘说道。
  “如此这般还能祈求什么呢,只是我并不想伤害他罢了。”想起那个清雅古绝的青衣男子,风夕颜脸上浮现一抹微笑。
  看到她有些笑意的脸,翊倾尘暧昧道:“看你笑的,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九哥了吧?”
  风夕颜一愣,喜欢么?早已经忘记了喜欢一个人该是如何的心情了。不喜欢么?可是在这里还是会有些牵挂,那般的感动在心头抹不去。可是感动,牵挂是喜欢么?那么多的问题缠绕,最终都归咎于感情了。
  尴尬地笑笑道:“他是个很好的男子。”
  只能答非所问了,翊倾尘也知道再追问下去不会有结果,她连自己的感情都难以掌控,还谈什么为别人解答一二呢。
  翊郇墨还是和以往一样无赖,不去骑马,硬要和风夕颜挤在一辆马车上,看着肩上怎么推不开的脑袋,风夕颜只得无奈地罢手了。上一次这样的情景是什么时候,那时候还有明儿相伴左右,可如今该在身边的人都已经统统走远,曾经以为一刻便可以天长地久,没想到不过是一种想象罢了。
  “接受了这样的筹码,你要如何安置轩辕昭羽?”风夕颜终于将心中的问题问出口,轩辕昭羽本就是个野心强大的女子,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国家拱手让与他人。
  “去了,先听听她的说法。”翊郇墨懒懒的答道。隔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也不过就是想学他们国家水城那般的处理办法罢了,她倒是会打算,怎么就那么肯定本王会答应?”
  “她既是认定你了,他日,你若为帝,若华国成为附属国,怕是不好控制呐。”风夕颜将自己的担忧讲出来。
  “你就那么肯定我会为帝么?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翊郇墨笑道。
  “我相信你。”风夕颜看着肩上的脑袋,诚恳地说道,她一直都相信他有那个实力和心计。
  肩上的人歪起嘴角,笑意从嘴角蔓延开来。可听到她的下一句却变了脸色。
  “要不,你娶了她吧。”
  “本王的私事什么时候由你来决定了!停车!”他倏地将头从她的肩上移开,马车停了,他将车帘撩开,坐在驾车的位置,从那赶车的人拿过鞭子,狠狠抽了一下马背,车急速地跑起来,车内的风夕颜没有准备好,身形一晃倒在榻上,有些无奈,也有些难过。
  到了华国洛滨城,已是月余后了,洛滨城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轩辕昭羽早已经等的着急,见到翊郇墨,脸上一抹喜色。
  “墨王,久未相见,风姿依旧啊。”轩辕昭羽看着依旧着了一身红衣的翊郇墨,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青衣女子,暗中皱了皱眉头,还真是相配……
  “上次去道贺您的新婚,由于旁的事情阻隔,并未见到王妃,如今一见,果然是一对金童玉女啊。”被阿图木掳走,并未来得及去看那墨王妃长什么样子,如今见了那被翊倾尘易容了的风夕颜自然以为那是翊郇墨的王妃南宫靖了。
  “华皇误会了,这并非内子,而是……服侍本王的丫鬟而已。”翊郇墨并会回头,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
  这个男人真是小气,风夕颜心里想着,蹲身下去行了个大礼,尽管对于轩辕昭羽向来不怎么喜欢,但还是谦恭道:“见过华皇。”
  “没想到墨王府上的丫鬟都如此气质卓然,倒是朕眼拙了。刚好到了用膳的时间,墨王,一道与朕用膳吧。”碧落看着那个隐在翊郇墨身后的青衣女子,却莫名的觉得这个丫鬟有些不简单,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她身上有些东西竟是让她觉得有些熟悉。清平也是微微一笑,没有想到她居然亲自来了。
  轩辕昭羽吩咐碧落下去准备,妙眉收起心中的疑问,鞠了一礼下去准备了。
  “请。”
  了解了如今的战况,风夕颜与翊郇墨互相看了一眼,比清平描述的更加严重了。如今城外十里地便可看见胡军的营帐,可是阿图木却迟迟不动手,大抵还是念着旧情吧。风夕颜想着,可是关乎将士生死的大事,就算是念及旧情,却也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攻城不过是早晚的事。
  “成为附属国?本王如何能相信你说的话?”轩辕昭羽将筹码又说了一遍,翊郇墨反问道。
  “朕可以与你立字据,甚至可以盖上国玺为证。”轩辕昭羽满脸诚恳之色。
  “就算是如此,等到华国之危解除,你照样可以反悔,那时候本王若还是个有名无实的小王,还不是只能自认倒霉。”翊郇墨不以为然。
  “那墨王说该当如何?只要华国得保,百姓得安宁,朕可以答应你的任何条件。”此言一出,碧落急忙要劝,却被轩辕昭羽挡下。
  “若是没有长久的关系束缚,怕是你我之间的契约也难以维持。”翊郇墨淡淡地扫了风夕颜一眼。风夕颜听到此话,长久的关系?难道他决定了么?
  “墨王的意思,朕不明白。”
  “嫁给本王。”
  “大胆!”碧落厉喝出声,却被轩辕昭羽一个眼神制止。
  “此事还是容朕想想。”
  “也好,华皇还是尽快做决定的好,免得等华国都灭了,您还没有想好。”翊郇墨依旧是懒懒的,起身,直了个腰,大摇大摆地走了。
  风夕颜与清平相视一眼,后者有些诧异,见到轩辕昭羽有些难色,她知道也多呆不得,便也起身离去。
  “主上,您怎么能答应他这样的条件呢?”碧落皱着眉头,语气有些急躁。
  “还能有其他方法么?”轩辕昭羽趴在桌子上,身心俱疲。他们如今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主上,那翊郇墨已经娶了靖王的女儿为妃,您身为华国的皇上,怎能委身他人为妾呢?”碧落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现在还哪里管得了这些,如今最重要的是击退胡军,让百姓重建家园和信心。要不然要朕这个皇上又有何用?他到底是不相信朕罢了,我们要是没有十足的诚意,华国怕是真的要亡了。”轩辕昭羽无奈道。
  “可是,您真的愿意嫁给他么?”碧落关心地问出口。
  “嫁谁不是嫁呢?况且还是这般绝色养眼的男人,若是他以后为帝,朕必然也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话一出口,几近自嘲,真的是没有退路了吧,才会这般心灰意冷。
  “可是,可是……”碧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不要再可是了,也不可能就这般没有退路,朕说过,有朝一日朕必然会成为全天下最尊贵的女子,况且这华国,他墨王也不会不想要的,我们还有退后的条件,只是这婚姻一事,必已成定局了。”冷静的分析,依旧是那个顾全大局,将国民百姓放在心中的女子,也许有人说她狠毒,工于心计,可是哪一个帝王不是如此,不是所有的女子都柔柔弱弱,只是有人将这柔弱化作一把利剑,向世人昭示了女子的坚强与果敢。
  清平也再无话,利益之争本就要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若是没有魄力,就不要玩转这样的游戏。
  城墙上的风吹的格外凛冽,风夕颜打了个寒战,忍住胸腔里的阵痛,向着那个红色的身影走去。
  “真的决定了么?”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看着洛滨城外的青山连绵,看着天边的白云恬淡。
  “这是最好的选择。你不是早就为本王算计好了么?为何有此一问?”翊郇墨并未转头,将手背在身后,任风将袍子刮起烈烈作响。
  “我……我们何时走到这样的境地了?”风夕颜听着他带刺的话,有些难受,她一直以为她可以和他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信王妃说笑了,从来就只是你和我,哪里来的我们?”他的脸上依旧是冷冷的,比这凛冽的北风更加寒冷。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可以共话的朋友……”
  “朋友,哈哈,朋友,那个与我在崖底说那一番话的人又是谁呢?是谁,说曾经对我有过一丝心动,是谁说,祸害遗千年;是谁,让我好好活下去;又是谁一次次将别的女人强塞给我,朋友,多好的言辞,信王妃总是如此的巧言善变,本王佩服的五体投地。”转身定定地看她,有些话压了太久,久的太深刻一旦出口便似利刃,刀刀都划在别人的心口,像是一种宣泄,像是一种报复,酣畅淋漓,却往往后悔莫及。
  看着眼前的青衣女子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继而蹲下身子捂住脸,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终是有些不忍,将她揽在怀里,恨恨道:“风夕颜,你要好好活着,你加诸在本王身上的痛,本王要一步步全部讨回来。”
  她闻言,寒意从脚底升起,蔓延全身,直到浑身冰凉,指尖麻木,直到那个红衣的绝色男子走远,直到觉得喉间血腥之气渐浓才略微的有些直觉,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冷漠的人,可是面对失去,却对要付出的代价,还是忍不住大悲从心起,鲜血从胸腔里直达丝帕上,红色的像极了那个绝色男子的品味,却是这般咸腥,没有那淡淡的龙涎香和樱花香的味道,越来越孤独,也不过如此,大抵自己是个受到诅咒的人吧,一个一个的都离她而去,也好过悲伤传染,每一个人都感伤痛心,当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也不会有人痛苦流泪。
  是她将他推开的么,她不记得具体的情节了;只记得那些欢笑的日子,似乎越来越远了。空气里传来血腥的味道,她知道,战争向来就是要死人的,死法有千万种,可以很残酷,也可以很美好。血液的咸腥让人作呕,可是血花飞溅的时候,却是像极了春风里樱花飞扬的美好。就如此时帕子上的点点血迹,像是掉落在白色丝帛上的樱花朵朵。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