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65 章 65
第 65 章 65
  她将兵符交给了清平,因为她知晓他是不会背叛她的,只是种直觉,清平没有那样的权欲心。轩辕昭羽最终与翊郇墨达成协议,她要嫁于翊郇墨为妃,并且要是正妃,翊郇墨答应了,也就意味着有天他若为帝,她便要为后。带着整个华国嫁给他,但是华国的统治权依旧是她的,她不会依附于他,可是却又在名义上依附于他。这世界就是如此,无论多么为难,总能想到一样办法来解决,最终不过时间长短而已。这个女子永远都将能理性的将前路规划的清清楚楚,不想她自己风夕颜活的这般不明不白。或许当人意识到死亡的时候,便没有了那么多的计较,想着反正总有一天会离开,又何必事事都要算计一番。
  理所当然的胡军被击退了,洛滨城终于保住,胡军退居南城。就像那些戏文里写的,所有的不正义最终都会被正义所终结。意料之中的结果,却是华国人民的普天同庆。看着城下他们欢乐的笑脸,才明白快乐与他们这些身处上位的这些人有多远,远的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疏离感,就这样近的距离也有种恍惚的感觉。
  战事并没有因此而停止,那个冬月很冷很冷,连向来温暖如春的华国也飘着阵阵寒意。
  一面要安抚流民,一面又要对付朝中怀有异心的人,轩辕昭羽只觉得精疲力竭,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突如其来的寂寞深入肺腑,让她不得不承认人与生俱来的脆弱。
  姽婳苑里的雪千婳又开了,没有往日里那般繁华,这么通灵性的花朵,似乎也在为华国的遭遇所忧伤。又想起那个不染纤尘的人来。
  “皇兄,你过得还好么?”呢喃出声,悄悄的融化在雪千婳的幽香里。
  反攻没有那样顺利,胡军依旧徘徊在洛滨城附近。轩辕昭羽知道,毕竟不是华国的军队,虽是精兵良将却还是不会去那般的尽全力,就这样僵持着,可以换取更大的筹码,她知道,那个妖孽般的男子正是在考验她的诚意。
  “翊郇墨最近在干什么?”捶了捶酸痛的肩膀,轩辕昭羽问道。
  碧落将这几天翊郇墨的一举一动一一禀报。
  “到底不是自己的事,他居然可以这般闲情逸致的游山玩水。”轩辕昭羽无奈道,有些羡慕,有些恼恨。
  “如今这战事还得仰仗着墨王,主上还是得忍着。”碧落思量道。
  “这个朕自然晓得。”轩辕昭羽点点头,顿了一会儿,又问道:“洛滨城如今的情况如何了?”
  “洛滨还好,有清平和墨王在,但是南城那边……”碧落看了看轩辕昭羽,有些犹豫该不该说,看着轩辕昭羽逐渐转变的脸色,只得说下去,“南城那边听说已经开始屠城了。”
  “什么!”轩辕昭羽大惊,慌忙站起身来,却由于消息太过突然,再加上劳累所致,一下子眼前发黑,晕倒了过去。
  耳边传来碧落大喊“来人”的声音,意识渐渐模糊。
  醒来时,便见碧落满目焦急之色,轩辕昭羽起身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主上,你做什么?”
  “朕怎能看着南城百姓受苦,自己却在这里独享安宁,朕要去洛滨,即刻去击退胡军。”轩辕昭羽不顾碧落的阻拦,穿起鞋子就要往外走,不料还未走几步,就又倒了下去。
  “朕怎么了?”碧落扶起她,又是担忧,又是怜惜。
  “你还真不把自己当个女人。”红色的身影映入眼前,翊郇墨挑开水晶珠帘,似笑非笑地走进来,坐在床榻边,摸了摸天鹅绒制成的被子。
  “墨王请自重。”碧落正要扶轩辕昭羽躺下,却被翊郇墨所挡。
  “来,准夫人,本王来扶你躺下。”翊郇墨揽过轩辕昭羽的肩,眼睛扫过碧落,碧落只觉得一阵寒意,不自觉地放了手。轩辕昭羽有些不自在,推开翊郇墨,道:“朕自己来,不劳王爷费心了。”
  “何必如此见外,难不成你是嫌弃本王?”翊郇墨挑了挑眉,邪魅地笑道,轩辕昭羽只得硬着皮头接受,他的怀抱里没有丝毫的暖意。突然就想起那个有些霸道又有些孩子气的男子来,草原上的风虽烈,他抱着她的怀抱却一直是暖的。不像眼前的这个人,处处透出一丝危险的气息来。
  “朕到底如何了?”
  “没有大碍,不过是劳累过度所致的晕厥,休息一下就没事了。”碧落站在一旁,垂首不敢去看翊郇墨的眼睛。
  “没见过你这么拼命的女人。”翊郇墨笑着起身,未转身将一小瓶丹药放在桌上,道:“这是凝神丹,本王可不希望还没成亲,你就死掉。”语罢,转身离去。
  碧落讶异着抬头,看着桌上的药瓶,有些感动,边将药收好边对轩辕昭羽说:“主上,没想到墨王还挺有心的。”
  轩辕昭羽不以为然的笑笑:“碧落,你不懂,墨王向来在这方面都是高手。说道有心,也不过是因为朕还有些利用价值罢了。男子的心怎么可能可能这般明显地让你猜透。”
  “是奴婢愚昧了。”碧落垂首道,对于这些男女情分之事,她向来都不怎么明白,也不想去明白。“那南城的事情?”
  “一刻也耽搁不得,你将药带着,与朕此刻即刻去洛滨。”一刻也不得停歇,刚刚躺下,又要起身。
  “可是,主上有墨王……”
  “墨王?你也不看看他现在在哪里?一个外人怎么可能这么拼尽全力地替你办事呢。况且阿图木早不屠城晚不屠城,偏偏在此刻,也不过是想要逼朕现身而已。”轩辕昭羽自行更衣,只草草的绾了个男子一样的髻。
  “可是,他不知道这样做,只会让主上离他越来越远么?”看到轩辕昭羽凌厉的眸光扫过来,碧落忙捂住了嘴。“是奴婢多言了。”
  “知道就好。”轩辕昭羽收拾妥当,语气放缓又道:“想要征服一个人,总想着用武力是万万使不得的,墨王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此。”
  “奴婢明白,现在就走么?”碧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轩辕昭羽点点头,将袖子上的金色护甲扣好,整个人英姿飒爽,出了殿门。与碧落二人策马从侧门行了出去。
  “不知道她的身体能不能撑得住?”墙角处显出一个青色的身影。
  “本王竟是不知信王妃是如此大慈大悲的心肠,连仇人的女儿都这般又是送药又是操心的。”翊郇墨从她身后向前走了一步,看着轩辕昭羽主仆二人策马离去的背影。
  “你非得要这般与我说话么?”风夕颜轻蹙着眉头看着他的背影。
  “本王怎么说话,那是本王是事情;王妃若是喜欢听便听,不喜欢听便将耳朵遮起来。”翊郇墨转身看到她脸上的黯然,有些不忍,却还是狠下心来,抬脚准备离去。却蓦地被拉住,纤瘦的手骨节分明,细看之下,几近苍白的肤色让他吃了一惊,她一直将手藏在袖间,多久以来,他一直都未发现。
  “你的手怎么这般苍白?”终是放心不下,拉过她的手放在掌心。
  “没什么。”风夕颜抽回自己的手,转身离去,头也不回道:“墨王喜欢怎样说话就怎样说罢。”
  翊郇墨站在原地,冷冰冰的语言将心跳定格在某个瞬间,到底还是他自作多情了,讽刺地笑笑,也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揪心地疼从胸口某个地方蔓延开,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掩饰的很好,原来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将那个人放在了心底,那样走过了生命的欢笑,无关爱情的感情,却不是一个人可以控制的,一方一旦越界,这段情也就走到了终点。或许她若是生命中第一个遇到是那个如画如花的妖孽男子,她会爱上他的吧,可是世上的巧合往往却非天作之合,或许就连所谓的天作之合也不过是牵强之缘,尽管那个人伤她如斯,将她打下悬崖,可是所有的疼和痛加起来终是变不成恨,她没有理由也没有勇气去爱别人。不论是这个如画如花的妖孽男子,或是那个清雅卓绝的男子,她都爱不起也不配去爱。
  疼痛深入骨髓,怎么还有力气重新开始。
  城墙下飘着黑色的旌旗,黑压压的战阵让人产生一种压迫感,尽管身处高处,可是还是止不住的压抑。轩辕昭羽一眼看过去,便看见那战马上挺拔的身姿,一身王者之气的人。他也正定定看向自己。
  剑雨直直从城上飞下,他的眼神一刻也不曾离开过她,是仇恨,是愤怒,抑或是痛惜,隔得那么远,怎么也看不清楚,可就算看不清楚,又有什么关系。他们从战争伊始,就已经是敌人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何必还管什么曾经有过的“虚情假意”。在心里说服自己,轩辕昭羽露出一抹微笑,那是属于胜利者的,举起碧落早已准备好的弓箭,拉开,瞄准。
  精良的做工,镀金的尖头,白色的翎羽,这个银月弯弓还是城下那个人送给她的,她现在的每一个动作也都是他教的,看着那个依旧坦然自若坐于马上的人,定定地看着她,她怎么都放不了箭。回忆是多么讨人厌的东西,偏偏在最重要的时刻,让人狠不下心来。
  看着轩辕昭羽慢慢的将弓箭收起来,他知道他赌赢了。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她心里终究是有他的。身边替他挡箭的人不断的倒下,他想像过自己也这般倒下的样子,甚至幻想过或许在他倒下的那一刻能看见她为他掉一滴泪。幸好,她没有狠下心来。屠城的消息不过是他编出来的,那么多的生命是个人怎么可能下得了手,不过是想逼她出来相见。城墙上她一身月锦,即使素颜,依旧美艳的不可方物。
  他没有想到,她会切断他的后路。即使在他的得力战将古伊萨牺牲的那一刻,他都一直相信,她这么做是迫不得已,总有一天她会向自己投降,可是他没有想到她会反抗的如此彻底。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她包围。原来刚才那一瞬不过是她在做戏而已,仰天大笑,终于有些明白那些中原人为什么总说他们胡人是蛮夷草莽,他们从来不少勇气和力量,可是他们却永远学不来那般的阴谋心计,卑鄙阴险,她连人心都算的这般一清二楚,将自己的感情利用的彻彻底底。
  “阿图木,你已经被包围了,朕说过侵犯华国,必然让你有来无回。”轩辕昭羽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冷清。
  看着包围的圈子越来越小,那些人看着身手,分明不是什么正规的兵士,倒像是什么组织培养出来的杀手。她为了置他于死地竟是连最黑暗的势力都用上了。
  “孤一世枭雄,竟败在一个女子手里。”阿图木用剑撑地,看着轩辕昭羽,所有的感情褪尽,竟是有些佩服这个女子来。
  “胡王就是太小看女人了,才败了。不知道中原有句话叫‘最毒妇人心’么?”翊郇墨站在城墙上看着底下有些狼狈的阿图木。
  “果然是狠毒的。”阿图木将眼光转向轩辕昭羽,笑道,有些凄凉。
  “王,我们突围出去。”阿图木身边的人大叫着,砍下一旁正准备突袭阿图木的华国士兵的头颅,血溅在他的脸上,有种狰狞的壮丽。
  又是一阵厮杀,到底是征战惯了的人,很快便找到突围之法,几万人的队伍就这样剩下不到百人,最后一次看了看城墙上那个身影,转身策马逃脱,心,是痛的,写满了仇恨。不管是不是侵略者,看到自己的同胞战死沙场,谁都会愤怒,谁都会仇恨。没有人管当初到底谁对谁错,错的只是对方。
  一支箭,在空气里长啸,他只顾策马扬鞭,背后一阵刺痛,箭头没入,穿透心脏,金色的箭头上还刻着一个小小的“羽”字。头都没有来的及回,心就痛的要死了。
  “王!”身旁的人扶住跌下马的他,他笑着站起来,将箭头折断,仰天长啸,从心脏处涌出红色的血液染上战甲,暗涌流动,僵直着身体倒下去,他睁大眼睛看了看蔚蓝的天空,依旧晴好,多久没有好好看看天空了,那罗洛湖的月色也是这般美得让人留恋,却始终只有他一人可以欣赏,缓缓闭上眼睛,微笑着,不会再醒过来,不会再心痛,不会再杀戮,不会再去强迫自己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就这样睡过去就好了吧。
  耳边传来剑雨划破空气的声音,身边不断传来惨叫的声音,意识沉沦,没有了明天。轩辕昭羽收回手中精致的银月弯弓,不理会一旁翊郇墨的冷嘲热讽,转身离去,下了台阶,身形一晃,浑身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滴泪从眼角流下,终是做不到装作无所谓。
  华国大破胡军的消息迅速传开,本来版图并不大的华国也正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扩张。胡国君主一死,虽说阿图木的弟弟继位,但他远远没有阿图木那般雄心壮志和魄力,王位纷争各部落之间争权夺利,草原的格局乱成一片。说是给了华国可乘之机,倒不如说给了翊郇墨一个绝好的机会。他与风夕颜将手中的私兵遍布华国,并且暗中也在华国培养了一批自己的势力。轩辕昭羽虽然心中知晓,但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要他不伤害她的百姓,她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主上终于可以歇一歇了,看如今那帮老匹夫有什么好说的。”碧落欣喜地将各色的花瓣撒入浴池中,池中白色的雾气升腾着,轩辕昭羽的脸隐在一片恍惚中。
  “墨王近日都在做些什么?”
  碧落将翊郇墨近日去华国各个朝臣家里走访的事情告诉给轩辕昭羽。末了,问道:“主上,反正又没有人知道他在华国,要不将他……”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可,他既可以这般肆无忌惮,便是已经有了对策,这段时间他在华国暗中培养了多少势力,我们尚且不清楚。若是我们贸然下手,恐怕到时候不好收场,”轩辕昭羽起身,水声起,接过宫女手中的天鹅绒的轻袍披在身上,却觉得地有些乏力。于是问道:“碧落,上一次墨王给的那个凝神丹还有没有?”
  “主上,没有了,要不奴婢现在去找墨王再要一些。”
  本想着有没有都无所谓,但是走了几步就头晕不已,便让碧落去了。她倒是不怕翊郇墨下毒,她相信他虽是心思沉但却并不是狠毒之人,况且每一次她都会让人拿去验。每一件事,她都希望自己可以掌控的一清二楚。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