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70 章 70
第 70 章 70
  常叶阳的粮草果然在半路被一群来路不明的人劫了。他自然是保命要紧,带着士兵四散奔逃回京请罪。当然不会是无缘无故地被劫,他收到消息,那陈青在峡关城里随身还跟着一个女子,但那女子并不是如今身在皇宫的皇贵妃,而是在明将军府邸自称为将军夫人的云想容。那云想容正是原太子妃翊倾尘的丫鬟。常叶阳虽然想不清楚云想容为何会跟在陈青身边,但那陈青十有八九跟祈国脱不了干系。一听这消息,还哪里管什么粮草。
  朝堂上,常叶阳亲自请罪。
  “粮草乃是行军之大事,如今你丢了粮草,竟然还有脸回来!”寒颀洛看着跪在地上的常叶阳厉喝道。众臣都识趣地不说话。
  “那祈国士兵实在过分,竟然从后偷袭而来,臣带的人本就不多……”
  “还敢狡辩!”
  常叶阳哆嗦着,头低的更深了。
  “是,臣知罪,只是臣还有一事禀报。”
  “说。”寒颀洛静静地看着他能耍出什么把戏。
  “陈青将军是祈国派来的奸细!”这话一出来,大家都是一惊,那陈青如今掌握着几万人马,若真的是祈国奸细,商国不是就更加危险了吗。
  “一派胡言!你有何证据?”寒颀洛心中也是一惊。终于明白这常叶阳为什么会乖乖地回来认罪。
  “陈青将军自从来到商都便闭门谢客,也甚少见其上朝。况且臣听闻这陈青将军并非沉默孤僻之人。臣一直担心其间有危害商国的行为,遂便暗中查访,终于查到,这陈青并未有什么兄弟姐妹。”常叶阳故意在此处停顿一会儿。果然有人接话道:
  “那宫中的皇贵妃又是何人?”
  “若以常大人的说法,那陈青将军是祈国派来的奸细,那皇贵妃也必然是派来蛊惑君上危害社稷的呀!”
  “君上,臣以为应该彻查此事,要不然商国危矣!”
  有人高声呼喊,然后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除了明月。
  “常大人所说的证据在何处?”明月问道。
  还不等常叶阳回答,便有人道:“明将军与那陈青向来关系极好,只怕也逃不了干系。君上,千万不要被奸佞小人蒙蔽啊。”
  看着这么一出好戏,寒颀洛瞬间便看清了那些往日里阳奉阴违的嘴脸。
  “君上,臣以为常大人所言非虚,不如将皇贵妃叫来当面对质。”有人提议道,立刻得到了一片附和。
  常叶阳瞅准时机又添了一把火道:“不过峡关城时,陈青将军身边却是跟了一位女子。”
  “那应该就是如今的皇贵妃了吧?”有人问道。
  常叶阳摇了摇头,明月顿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听到常叶阳道:“那女子并非如今的皇贵妃,而是明将军府里的云夫人。”
  “常大人说笑了,明月尚未娶亲,何来的夫人?”明月笑的不以为然。
  “谁人不知,明将军府里有位自称是将军夫人的女子,俱老臣所知,这云夫人正是以前服侍前太子妃的丫鬟。不知君上可知?若是能将她叫来一问,便可知前太子妃究竟是……”常叶阳说的兴致勃勃,众臣听得兴趣盎然。
  “大胆,竟敢妄议前太子妃!护国公是觉得光玩忽职守一罪太轻了么?”寒颀洛终是忍不住拍案而起,还真是太小看这只老狐狸了。
  “老臣不敢,只是为了社稷着想,那云想容本就是祈国人氏,如今又何明将军这般关系不清不楚,只怕……”
  “够了!来人,将常叶阳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君上,息怒啊,护国公也只是一时护国心切,才会冲撞前太子妃,望君上饶恕。”
  “请君上饶恕。”
  “请君上饶恕护国公。”
  “请君上彻查护国公所言之事,保我社稷安危啊。”
  “……”
  看着这么齐刷刷跪下一片的人,寒颀洛只觉得心中的绞痛又发作了。
  看了看明月,明月也是一阵苦笑。
  总不能罔顾群臣的意见,寒颀洛冷冷地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常叶阳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常叶阳丢失粮草罢去其兵部尚书的职位贬为侍中,并废除护国公的称号。”末了,又道:“对于常叶阳所言一事,朕自会彻查清楚。”
  “君上,臣被贬官不要紧,但是那皇贵妃来路不清楚,老臣恐其会对君上不利,祸国殃民啊!”常叶阳大喊道。
  “朕的家事什么时候由常大人你来操心了!”寒颀洛转身拂袖就要退朝,却没有想到常叶阳居然大喊道:“君上既不相信老臣,老臣愿以死明志。”
  说完一头撞上殿内的柱子,顿时血流满面,寒颀洛没有料到常叶阳居然会有这么一招。连忙吩咐人招了太医,还好只是晕了过去,但是这样一来,有些事却不能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群臣上书要求废除皇贵妃的妃号,并将其打入冷宫,并要求将陈青抓捕入天牢严刑拷问。要不然就集体罢朝,据说他们都收到了陈青是祈国奸细的证据,虽然不知道那证据是什么,但寒颀洛可以肯定,那肯定不是什么证据,而是权力和欲望的满足。
  看着这么一堆烦人的奏折,他突然觉得很无聊,忙活了半天,什么都没有了。他心爱的人不理解他,他的臣子不相信他,他的百姓甚或于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有人当皇帝就行了,而从来不会去关心到底统治他们的是谁。突然就找不到一点存在的意义。一个人站在高高的城墙上,看着这万里河山,依旧壮丽,依旧沉寂,或许即便站在这里的不是他,河山依旧壮丽、沉寂。
  有些伤,总是养不好。受过伤的几乎都明白那一瞬间受伤的感觉是怎么也忘不掉的。
  翊倾尘在倾欢宫里还养着伤的时候,来人传来圣旨。
  大抵是些“不知礼数,目无法纪,藐视皇后”之类的词语,这一张明黄色的帛锦就将她的住所换到了一个布满蜘蛛网还一股霉味儿的破房子里。
  秋雨适时地来了,听着屋内漏雨的地方,水盆里接着的雨滴叮咚咚咚地响起的声音,回想起那些走过的路,真是神奇。曾经以为生活可以平平淡淡的,却不想宿命总是安排着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路程,从公主到琴师,到太子妃,到将军,到皇贵妃再到弃妃,多离奇的经历啊。
  但是被打入冷宫,她却异常的平静,听着雨声,才越发的看清了自己,外面的消息,她也没有办法得知,或许等待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如今,她无论去做何种选择,都会不可避免的造成伤害,一面是自己的哥哥,一面是他,虽然不想承认,但看到他对着常灵翼笑的时候,她真的会抓狂。她任何一方都无法舍弃。
  假的陈青自然随了群臣的意思被罢了官,收了兵权,全归于寒颀洛手里,常叶阳还是什么都没有捞着半分,只捞了个卧榻病中。
  战事还在继续,寒骁珏当然是拼死抵抗,却渐渐觉得力不从心。祈国军队有源源不断的供给,包括粮食和兵源配备,而他的后方却是着的却是并不怎么富裕的商国,本来商国就是以商业贸易而繁荣,但如今,祈国早已将与商国的通行禁止了,原本活跃的街市也冷清了很多,很多市场也都不景气了。国库也在渐渐亏空之中。寒骁珏在知晓这仗要是打下去,迟早都得输。可是却怎么也不想放弃。
  “将军,照这样打下去,咱们肯定支撑不住啊。”秦苍一直都跟着寒骁珏,他面色凝重地说道。
  寒骁珏也皱了皱眉头,他心里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难道就这样放弃么?”
  “将军在哪里,秦苍我就在哪里。”秦苍目光坚定,让寒骁珏一阵感动。
  “好兄弟!”二人击掌握拳,信誓旦旦。
  “君上的意思呢?”秦苍问道。
  “君上本是希望像华国那样附属于祈,但群臣不同意,我更是不同意就这样将自己的国家拱手让人。”寒骁珏看了看桌上的地图,手指抚摸过的地方全是商国的土地,还有着温热的感觉。
  “君上也是为了百姓考虑,其实无论谁做主宰,百姓能安居乐业才是最重要的。”秦苍叹了口气道。
  寒骁珏有些诧异地看了看秦苍,“你这是这么觉得么?”
  秦苍摇了摇头,道:“并非如此,只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职责。君上要考虑的是自己的百姓,而我们作为军人始终为了保卫国家这个信念而奋斗,一旦信念将要打破,自然是有些难以接受。站的位置不同,自然考虑的就不同。”
  “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远见!”寒骁珏笑道,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
  “那都是将军教导的好。”秦苍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别说这么些虚话,你去将高远叫来,我们商量一下明日的作战方案。”寒骁珏拍了拍秦苍的肩膀。
  秦苍道了声“好”便出去找来了高远,三人各抒己见,一直到深夜。
  战事到最后已是吃紧,五万大军到了秋末已经剩下了不到两万人。边城的百姓更是叫苦连天、怨声载道。
  冷宫里的梧桐树上飘下大大的落叶,莎莎作响,青灰色的石板被铺成暗黄色,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依旧是月白色的袍子,被风吹成飘逸的样子,如墨的发被白玉束在脑后,露出一张俊逸却有些落寞的面容来。
  听到脚步声的翊倾尘转过头来,就像第一次看到他时那样子对视。淡淡地笑了笑,又转过头去看满天飘飞的梧桐叶。
  “在做什么?”寒颀洛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问道。
  “听风。”翊倾尘指了指在空中盘旋着不肯落下的叶子,面色如常,没有喜没有怒,只有淡淡的让人有些捉摸不透的情绪。
  “唔。”寒颀洛看了看她身后已经接满了水的两尺高的水缸,又看了看那几棵叶子已经快要掉光的梧桐树,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坐着,明明靠的很近,却觉得隐隐约约被什么隔住了。低下头摆弄着身上的束带,翊倾尘终于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你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丫头……”
  “不要这样叫了,我已经不是花语楼那个马虎的小丫头了。君上还是回去吧,请一切以国事为重。”她转身离去,衣裙扬起的风吹的他眼里生疼。他听不出她是不是在讽刺,抑或是责怪的语气,只是觉得心里有个角落莫名的空的可怕,好像秋日里所有的风都灌了进去,并且越破越大。拖着沉重缓慢的步调一步步地走回自己的寝宫,路过倾欢宫,繁华之景还似从前,可是人却已不再。究竟是怎样的姻缘错乱,才造就今日的形同陌路,他细细地回想起,却总是找不到头绪,若是重头开始,他亦是不清楚会不会还是同样的过程,同样的结局。舍弃之苦,方有经过才可明白。
  他想着若是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境遇会不会比现在好一些,可是他若是个普普通通的男子,他就不会遇见她,亦不会懂得人生的情感可以如斯扯不断理还乱。他最终谁都不是了,只能是个即将亡国的君上了。
  他可以做亡国之君,可是她不行,他明白,他不能再囚着她了,看着她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变得乖戾,他疼着却始终舍不得她离开;可如今,他才狠下心来说服自己放开她,他的国,他自己亡,不能让她再受到伤害。
  当晚伊云便在翊倾尘的饭里下了昏睡的药,她醒来的时候,已经离商都很远了。
  “伊云,你要带本宫去哪里?”刚刚醒来,药效还没有过,浑身依旧是麻痹状态,看到伊云,翊倾尘怒目而视。
  “娘娘,你先别急,等待会药效一过,你就可以动了。”伊云拿出水囊来给她喂了些水,翊倾尘才觉得身体慢慢地有了些知觉。不过依旧是警觉的看向伊云,质问道:“你竟敢对本宫下药?”
  “娘娘误会了,这是君上的意思。君上说要还娘娘自由,只是娘娘的婢女想要留在明将军身边,所以君上便让让奴婢来伺候娘娘。”伊云缓缓地说道。
  “自由?”翊倾尘有些不明白。
  马车驶进闹市,驾车的车夫也是从宫里挑选出来的极有眼色的宫人,叫福子,叫了声停道:“就在此休息休息再走吧。”连夜的赶车让马和人都有些吃不消。
  “娘娘,我们就在此歇息歇息吧。”伊云说道。
  翊倾尘依旧是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准备迷迷糊糊地就要下车,却被伊云拦下,从包袱中拿出一块紫色的面纱来,“娘娘容貌太过出众,还是将这个戴上吧。”
  翊倾尘想了想也是,于是便接过来戴着,跳下了马车,三人走进了一家客栈。点了菜,在等着。
  “你叫什么名字?“翊倾尘问着福子。
  “小的叫福子,以前在议事殿侍奉。”福子压底声音道。
  “娘娘……”伊云正要说话,却听见福子“嘘”的一声,她吓了一跳,赶紧看了看皱纹有没有人,幸好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在外还是叫主人的好。”福子提醒道,伊云点了点头。
  翊倾尘看他们俩紧张兮兮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正要说话,却听见一个高高的声音在客栈里想起,“你们知道吗?最近宫里又传出了一件大事!”
  小二过来添茶,并说着菜马上就做好的话,招牌式的动作将汗巾搭在肩上,就要离开,翊倾尘看着好奇,问道:“小二,那个大声说话的人是谁呀?”
  “客官有所不知,那是咱们这的百事通,专门讲一些商都里发生的事儿,也不知是真的假的,这不刚才还说宫里头的宠妃皇贵妃突然暴毙了,皇上伤心欲绝免朝三日,据说还要举行国丧,你说不就是死了个妃子嘛,有什么必要举行国丧,真是的,眼见国家就要亡了,我看啊,提前哭哭也挺好的……客官,你没事吧?”那小二说的兴起,压根没有注意到那福子眼里几乎要喷火的表情,只看到眼前戴着面纱的女子,那双清亮的眸子里突然落下泪来。
  “没事,你忙去吧。”翊倾尘赶紧擦了擦眼泪,别开脸去,躲开小二诧异的目光。
  “其实,也没有什么的,咱们聊城处于祈国和商国的交界处,你看出了门,往外走几步,朝右,过了那条街就是祈国属地了,这些年来祈国和商国的关系一直很好,聊城早已不分属地,在这里是相当安全的。”小二以为她是害怕打仗所以才哭泣的,看那女子也不似平常人家女子,不免多说了几句。
  “谢谢了,你可以走了。”福子将一锭碎银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小二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看见福子凶神恶煞的脸,忙拿了银子逃也似的走了。
  “他说的是真的么?皇贵妃暴毙了?”翊倾尘抬起头已经恢复如常,问道。
  伊云责怪地看了福子一眼,她本是不愿意走闹市区的,就怕这消息被翊倾尘知道,可是走闹市却也省了很多路程。
  “君上不希望主人……”伊云连忙解释道。
  “呵呵,他一句话我就又死了一次。”她笑的有些凄凉,这一次她居然又死了。
  “主人莫要误会,主人也自是知晓如今商国所面临的形势,君上为了主人能不受伤害也唯有此法了;小的一直在御前伺候,自是将君上对于主人的种种看的清楚,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君上一直竭尽所能的想要将主人留在自己身边,可如今肯还主人自由,自然是已是万般无奈走投无路了。”福子解释道,尽量使自己的思路比较清晰一些。
  翊倾尘回想起来,怪不得,他那一天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奇怪。自由?她突然认真的思考起这个词来,这不是她一直想要的么?可为什么一点点都感觉不到自由的气息,相反的,心仿佛还遗留在那个金色的牢笼里。
  “他凭什么替我决定!”翊倾尘心里一阵恼火,站起身来就要向外走,脑海里全是那天寒颀洛离去的落寞背影。
  “主人,你要去做什么?”伊云迅速地拉住她。
  “我要回去找他当面问清楚,他凭什么可以替我做决定,凭什么三番五次地说我死了,凭什么要独自一个人去承担?”说道最后已经是泣不成声,也许只有真正的距离才会将两颗心的距离拉近,才会在此时此地深刻后知后觉那时的所有言语和表情隐藏的所有想要表露却又不敢表露的情绪和感情。
  “主人,君上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要我二人将你送回祈国。”福子说道。
  “况且如今宫中正在举行皇贵妃的丧葬一事,主人您又要以何种身份回去呢?”伊云终于说出一句残忍的话来。是啊,皇贵妃已经死了,她如今就这样回去,怕是连宫门都进不了,谈何当面问他呢?
  翊倾尘终是无话可说,坐下来,菜也被端上来。三个人机械地吃着饭,没有谁再说一句话。吃晚饭,三人打包了些干粮继续上路。翊倾尘不记得自己怎么上的马车,怎么被送回祈国皇宫的。只记得见到哥哥翊郇墨时,那忍了一路的不知是什么来由的泪水终是忍不住决堤而下。福子和伊云见她已安全抵达,便离去了。母妃如今已是太后,见着她回来,除了有些惊讶,面上依旧是平静的。
  多么荒谬的结局,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只是再也不是什么公主,什么太子妃,什么皇贵妃,什么也不是了,不过是这世间普普通通的一个女子罢了。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48*48 评论: ?? 所评章节: 70 NO1.
作者: 林林 星星: 5 - 收起
好看,可是完了?
[回复]2013-07-25 15:10:23 
48*48作者:暮冉1#
没有,快完了
2013-07-27 13:10:01 [回复]
网友: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