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71 章 71
第 71 章 71
  宫里下起第一场的雪的时候,祈国和华国两面夹击终于击退了商国边城的防守。举兵长驱直入,抵达商都周围,翊倾尘从来都没觉得哪个冬天能有着般冷。
  “觉得冷么?”轩辕昭羽将身上的狐裘披风解下来,披在翊倾尘身上。翊倾尘皱了皱眉头,知晓躲不开,也就由着她去了。
  “多谢皇后!”对于哥哥的皇后,她一直都不怎么喜欢。
  “公主……”
  “不要叫我公主,我早已什么都不是了。”翊倾尘打断轩辕昭羽的话。
  轩辕昭羽笑了笑,并不因为被打断而生气,伸手接了一朵雪花,看着它在手心里化成水,“这么纯洁无暇的东西,却是难逃消融的命运。这世间的东西啊,越是可贵,便愈是消失的快,倾尘,你说是也不是?”
  “恕倾尘愚钝,不懂皇后娘娘的意思;倾尘累了,先行告退。”翊倾尘将披风脱下递给碧落,转身便离去了。
  “娘娘,这倾尘公主太不识好歹!”碧落拿起险些没有接住的狐裘,看了看离去的翊倾尘道。
  “扔了吧,本宫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轩辕昭羽看了一眼那纯白色的狐裘披风,冷冷地说道。
  “是。”碧落看着有些可惜,但是照例扔了。
  整日在宫里呆着,翊倾尘只觉得自己越来越烦躁了。便出宫去了信王府。
  “这位是?”妙眉从未见过翊倾尘,自是有些疑惑。
  “我是王妃的故友,今日特来拜访。”翊倾尘看了看院子,还铺着积雪,只有中间正对着正屋门的地方扫出了一条道。
  “姑娘请随我来。”妙眉说着便引着她进去。
  “王妃近来可好?”想起那个单薄的女子,有些惋惜。
  妙眉脸上闪现一抹忧色,道:“近来,这天气越发的冷了,王妃旧疾发作,卧榻已久了。”
  还未进屋,便闻到浓浓的药味从屋子里飘了出来,间或有阵阵轻咳声传来。推门进去,便见翊焕君和清平都在。
  “王爷,这位姑娘……”
  翊焕君看见是翊倾尘,便对妙眉说道:“你先去将药熬了吧。”
  “好。”妙眉拿着清平写好的药方与御敬一同出去了。
  “你怎么来了?”翊焕君有些奇怪,翊倾尘不是本该在商国的么?
  翊倾尘敛去不自然的神色道:“这事说来话长,九哥,她如何了?”翊倾尘上前见到床榻上的人吓了一跳,那么苍白,让人害怕。见到翊倾尘来了,风夕颜张了张嘴,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翊倾尘再也忍不住,跑到门外哭了起来。
  “怎么了?”清平跟了出来,见她哭的厉害,有些担心。
  “我上一次见到她时,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这幅样子?”翊倾尘边哭边说,这样子直面死亡的场景让她如何去接受。
  “我们都很难受,没想到本来都已经好转了会突然这样子。”清平说道,脸上的表情是沉痛的。
  “那她……”翊倾尘担心地看向清平。
  清平摇了摇头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么?”看了看屋子里,翊倾尘眼里有些绝望,怎么也肯让自己相信。
  “她从小就体弱,连习武都不成,如今也已是极限了。”叹了口气,想起那人来,不知道公子会不会有好的方法。
  翊倾尘平复了情绪,努力挤出一抹微笑,与清平一道进了屋内。榻上的人已经昏睡了过去,一旁的翊焕君定定地看着那张苍白的容颜,一手握着那瘦削的手,骨节分明,硌的人心疼。
  “王爷,我回去一趟将公子找来吧。”清平说着要向翊焕君辞行。
  翊焕君沉默许久终于开口道:“那晚她见了他后,就变成了现在了模样。”
  清平诧异道:“公子来天祈了么?”
  翊焕君不再说话清平也有些为难,看了看翊倾尘,她也是有些微微地惊讶。空气来还夹杂着安神香的味道,翊焕君缓缓闭上眼睛,清平见此状和翊倾尘都退了出去,轻轻掩了门,天气依旧是灰霾的颜色,让人觉得心里压抑的难受。
  “不知道公子现在怎么样了?”清平喃喃自语道,知道他们俩见面了,这一方成了现在的模样,公子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是说清风公子么,他会有办法么?”翊倾尘燃起希望。
  “不知道,我得回去一趟。”清平说道,心里隐隐地觉得不安起来。
  “行吧,早去早回,她如今的情况怕是容不得耽搁了。”翊倾尘说道,看着清平离去,怎么每走一步都觉得脚步比以往都要更重一些。
  人世间这么多的苦痛都一一在眼前铺陈,即便是闭上眼睛,已然可以呼吸到那些苦痛独特的味道,怎么逃都逃不掉。
  “又能逃得哪里去呢?”倚在门框上,看着风将树上的雪花吹落,冷飕飕地钻进脖子,翊倾尘打了个寒战,却依旧没有动,越冷越清醒。真的要这样下去么?可以这样自私地一个人带着虚无的自由躲开战火纷飞,躲开勾心斗角,躲开他的禁锢么?可是那些伤口依然在心里隐隐作痛,能忘记么?
  什么都不做再后悔,做了之后再后悔,哪一种比较好?
  还没有细细地想出一个肯定的答案,脚步已经不由自主地朝着商国的方向前行了。马上,衣角飞扬,北风从脸上刀割似的拉扯,心里却觉得有无限宽广,这可能才是自由吧,将那些束缚都去掉,去做一些自己心底里真正想做的事情。
  来到了商都,心知皇宫必然是不能随随便便进去了,只能去了明月的府里,一问才知道明月早已经去了前线,云想容也跟着去了。
  人生往往如此,当你终于找到方向时,结果被告知道途被阻。
  在商都里转悠了几日,才晓得寒颀洛也早已不在商都,居然御驾亲征了。
  翊倾尘觉得无比郁闷,身上带的盘缠眼见就不够用了。一个人在街上晃悠着,突然看到征兵启示,突然有了主意。
  “又得故伎重演了。”翊倾尘叹了口气,却有些莫名的兴奋来,那些军旅的时光扎根在骨子里,一回想起来都是一生中值得留恋的回忆。幸好此行来时找妙眉置办了些易容用的材料,找了个地方,给自己换了张比陈青还要普通的脸,又用脏手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兴致冲冲地跑去了招兵处。
  见到负责招兵的人,她吓了一跳,排在队里又将脸抹了几把。那负责招兵的正是常楚,她将身上那套偷来的并不怎么合身的衣服下摆又拽了拽,将腰带又勒了勒紧。
  “名字!”突然的问话将思想跑毛的她吓了了半死。
  “哦,名字,名字,叫……叫司洛。”想了半天,陈青这个名字肯定不能再用了,突发奇想的不知道怎么就冒出了这个名字。
  “户籍?”
  怎么这么多问题啊,翊倾尘有些不耐烦,总不能说自己是宫里来的吧。“聊城人氏。”
  “哦,聊城的跑到这里来参军?”那登记的人看了她一眼,常楚也看过来,她一阵心虚,挺直腰杆,拍了拍胸脯道:“听闻商都招兵的军官爱兵如子,用兵如神,运筹帷幄……”
  “行了行了,站到那边去吧,这小子,还真是能说会道!”登记的人被夸,自然是喜笑颜开。
  “好咧。”翊倾尘也高兴地正准备过去,却看到常楚走了过来,她一阵紧张。
  “在军中要说‘是’。”常楚说道。
  “是,将军!”翊倾尘正色道。
  常楚有些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将军?”
  翊倾尘恨不得打自己的嘴,眼睛咕噜噜转了转,看到常楚带的佩剑,道:“这镶玉佩剑向来是君上赐给少将军衔的人的。”
  “你是何人,竟对军中情况这般熟悉?”常楚怀疑道。
  这谎编的大了些,翊倾尘吐了吐舌头,继续编道:“我的父亲有位军中好友,故而知道一些。”
  “哦,是么?可知你父亲那位好友的名字?”常楚继续问道。
  翊倾尘在心里将他用意念掐死了千万次,还是耐住性子答道:“不知道具体的名字,只知道是姓高。”高远,我对不起了,翊倾尘心里想着。
  “好了,你站到队里去吧。”常楚终于放弃追问,依旧有些怀疑地看了看那个跑过去的小个子。
  报名的总共有五十三个人,在商都里能招到这么多人已经算是不错了。草草的训练了两天就起程了。
  路上与其他五个队汇合,加起来将近又一千多人。浩浩荡荡的队伍,向着前线进发了,翊倾尘在训练时,路上也尽量保持低调,不引人瞩目。
  来到大军驻守到大观城已是半月以后,一路急速前行,脚上全是泡。
  他们这一千多人的新兵队伍是由常楚管的,但领队的却是个脾气特别暴躁的人,训练的时候稍有不标准的动作就换来一阵拳打脚踢,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翊倾尘以前是做过同样的训练,所以相对来说挨的打比较少一些。
  “你说我们是来打仗的,又不是来挨打的,领队怎么这样残暴!”一个人掀起自己的背给大家看,翊倾尘一看那背上全是鞭伤,一道道的触目惊心。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开始抱怨起来。
  “司洛挨的打最少了!”有人说道。
  大家一齐向翊倾尘看来,翊倾尘不好意思地点头哈腰了一番,道:“其实领队也是为了大家好,如今训练的苦一些,战场上受得伤便少一些。”
  有些人懂了,有些似懂非懂,有些人不屑地吐了口唾沫,不再理会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也见怪不怪了。没了什么想法,见大家都不再理她,也不再多说什么,和衣而睡。
  清晨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集结号声,她不敢怠慢,赶紧穿戴整齐出去。原来是昨夜军中有人丢失了贵重物品,这可是新兵的第一大忌。领队的站在前面用他那粗狂的声音大声喊道:“谁拿的,最好赶快站出来,若是被我查出来,哼!”他甩了甩鞭子,让所有的人心都不由得颤了一颤。
  队伍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
  “好,有种!既然没有人承认,那就一个个给我搜。”说完之后,派人进到营帐里去搜,不一会儿果然见派去搜查的兵手里拿着一什么东西出来。
  “是这个么?”领队的将东西递给那个举报的人,翊倾尘这才看清,那个举报的人貌似还跟她是一个营帐的。
  “是……是,这可是我来的时候,我娘亲手交给我的。”那人拿过去,像是丢失了什么极其贵重的东西后复得的心情。
  那搜查的士兵附在领队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领队的眼神朝着翊倾尘这边看过来,翊倾尘只觉得有些不妙。果然听到领队大喊道:“司洛,出列!”
  翊倾尘赶紧出了对,还没站好,领队的鞭子就抽在了身上,她不曾防备,一下子被抽翻在地,第二鞭就要来时,她大声喊道:“领队,司洛有话说。”
  那领队的收了鞭子,看了她一眼道:“说!”
  “翊倾尘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道:“若司洛是那个偷东西的人,必不会这么傻,偷了东西之后还放在自己的卧榻处,等着别人来搜。”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这么傻?”领队的说道,队里传来一阵哄笑声。
  “死到临头了还狡辩!”领队的不给她第二次解释的机会,便抽了第二鞭。
  翊倾尘担心这第二鞭下去,万一抽成了重伤岂不是与初衷相违背了。再者万一军医来查,她的女儿身岂不是要暴露。眼见那鞭子就要抽过来,她一个后翻身,将鞭子握在手里,领队的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有些发愣,拽了几次都没有将鞭子从翊倾尘手里拽出来。
  “大胆!”领队无法只能大吼道。
  翊倾尘放下鞭子,冷冷道:“司洛没有别的意思,只希望领队能彻查此事,肃清军纪,也还司洛一个清白。”
  那领队刚才一试也知翊倾尘身手非常人能比,用指甲盖都想得出来,这样的人怎么会去做出偷窃别人东西的事情,但面子上却还是有些过不去,道:“藐视上级,你去道场跑三十圈,至于此事本领队自然会查个一清二楚。”
  “多谢领队。”翊倾尘扶着被抽的疼的肩膀去了道场跑起来。
  常楚来巡查时,见到一大清早的聚了这么多人,觉得有些奇怪便问道,“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情,就是营里有人丢了东西。”领队说道。
  “查出来了没?”常楚看了看众人的目光都向着道场的方向,有些奇怪,也转身看过去,果然看见道场上有个人在跑步。
  “卑职无能,暂且还没查出来,不过东西已经找到了。”领队的躬身道。
  “你是说东西找到了,偷窃的人却没有抓到么?”常楚疑惑道。
  “是,东西是在司洛处找到的,但卑职以为不排除栽赃的嫌疑,所以此事还尚待查证。”领队看了常楚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
  “你如今却是越发的缜密了。”常楚将这个中缘由也想了个清楚,指着正在跑步的翊倾尘道:“那个就是司洛么?”
  “正是。”
  “待会儿君上要过来慰问新军,你准备一下。”常楚吩咐道。
  “是。”领队有些激动,连声音都透出几分欣喜来。
  道场上跑步的翊倾尘依旧跑着,汗水浸在伤口上,又涩又疼,而对于寒颀洛的将要到来这件事,她浑然不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