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72 章 72
第 72 章 72
  清平回到云隐山时,意外地看见了琅嬛居然也在。他没有说话,直接就要进屋。
  “公子正在休息,现在还是莫要进去的好。”琅嬛拦住他。
  “你怎么在这儿?”清平看了看她,面色冷淡。
  “公子需要人照顾。”
  “要照顾也轮不到你来。”清平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推门进去。
  琅嬛没有阻拦住,只得跟在后面进去。
  清风静静地躺在榻上,白色的头发垂在床边,柔软又有些透明的感觉。让人一瞬间觉得安宁。清平是甚少见到清风睡觉的,如今怕是累极了吧。
  清平走过去,想要探一探他的脉,不料手刚刚碰到,清风便醒来了。
  “唔,你回来了?”清风扶着床沿起身,唇色也透出一种近乎苍白的颜色。起身看了看周围的事物,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公子,你怎么了?”清平担忧地问道。
  “没事,怎么回来了?事情都完了么?”清风斜倚在床栏上,看着门外的几棵青松。
  “公子交待的事情都已经完了,只是还有一事……”清平斜睨了眼琅嬛。
  琅嬛福了福身,退步出去。
  “什么事,你说吧。”
  “公子去见过她了么?”这个她自然不是别人,正是风夕颜。
  清风点了点头道:“只是偶然遇到。”见清平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清风这才收回目光,起身道:“可是她出了什么事情?”
  清平思考了一会儿,才道:“她,身子大不好了。”
  清风这会儿才有了些人气,变了脸色问道:“怎么会这样?”他一直为她用掌心血续命,怎么会一下子就大不好了,他当然明白清平说的大不好是什么意思。
  “说是见了公子后,就不行了。”
  清风后退一步,撞在屏风上,好好地一副蝶恋花的玉屏风就这样哗的一声倒在地上,全部碎裂,掉在地上,再也拼凑不回原来的样子。
  “公子!”清平惊呼一声,见到清风倒在地上,半只玉雕的蝴蝶翅膀深深的扎进他的掌心,血从手下流出,他已经没有知觉。
  琅嬛听到响声,也从外面进来,见到屋内的场景,赶紧帮助清平将清风放在了榻上,又流着眼泪拔出那只嵌在清风手心的碎片,用锦色的帕子细细包扎好。清平也顾不上讨厌她,赶紧探了探清风的脉象。
  “怎么会这样?”清平大惊,怎么会脉象全无。又继续把脉,还是没有任何迹象,只有那浅浅的几乎察觉不到的呼吸让人发觉他还活着。
  “怎么样?”琅嬛擦了擦眼泪问道。
  “完全没有脉象。”清平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浇了一头冷水,寒意侵袭,他完全没有坐好准备。
  “会不会是弄错了,你再试试,你再试试啊!”琅嬛不相信的跪在清平脚边,摇着他。
  “你放心,公子还有气息。”
  琅嬛赶紧起身细看,是真的,这才放下心来,道:“无脉象却有气息,怎么会这样?”
  “大概是公子体质本就异于常人,如今不过是真气护体,才尚有气息,只是这样下去,公子他也撑不过十天。”清平缓缓地说话,连声音都有些空洞飘渺起来。
  琅嬛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被毁灭,“没有办法了么?”
  清平机械地摇了摇头,忘记了要怎么动,忘记了要怎么说。
  琅嬛也瘫坐在地,看到窗台边的那一盆莲瓣水仙,突然大叫道:“有了有了,华国有雪千婳,雪千婳。”
  清平虚弱的笑了笑道:“雪千婳确实有使人恢复元气的功效,但也必得用体质极阴的人的血液浸泡三日才可。而这世间哪里还有体质极阴的人?”
  “我知道有一个人,祈国如今的皇后轩辕昭羽她是阴寒体质。”琅嬛忙说道,满眼希冀地看着清平。
  “血千婳的练成得损耗一半的生命,你以为她会愿意么?”清平依旧有些呆呆地。
  “试一试才会有希望。”琅嬛说道,又急速地出了门。
  清平看了看榻上的人,有些后悔将关于她的事情告诉他。看着窗外雪又下起来,清平关好窗户,将被子给他盖好。又探了探清风的脉象,这一探,有些欣喜,这会儿竟探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脉象,尽管细微,但还好是存在的。
  雪慢慢地大了起来,清平将屋子内的炭火拨了拨,屋子暖和了许多。他拿起斗笠,背起背篓出去了,这种天气是最适合寻找雪芝的,雪芝用来补身子是大有裨益的。
  山路并不好走,清平小心翼翼地避开特别滑的地方,走了几圈,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三棵,眼见着天色渐渐晚了下来,他不敢再逗留,又惦念着公子,于是便又急匆匆地赶回去,刚到路口,便见崖边站着一人,雪在他身边纷纷融化。
  “公子,你怎么出来了,这里寒气太重……”清平赶紧跑过去,一不小心脚下一个趔趄,翻到在地,背篓里的雪芝也掉了出去,清平赶紧伸手去抓,不料自己也滑下了山崖,正要绝望,却感到一阵疾风将自己浮起,他又稳稳当当地落回了崖边。
  清风收回手,身形微晃,清平惊惶着跑过去,赶紧道:“公子,你没事吧?”
  “不就是几棵常见的物事,犯得着拼着命去抓吗?”清风笑道。
  清平不好意思地也跟着笑笑。
  “清平,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一生到底为什么而活?”清风突然的发问让清平一愣。
  “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活着吧。”清平想了半天,说道,看了看远方白茫茫的一片透着几点灯火,转头问道:“那公子呢,为什么而活?”
  “雪大了,进屋吧。”清风没有回答,转身进了屋。
  清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昭然若揭,公子一声从来不知道为自己而活,也从来不知道别的东西是些什么滋味,也许从风逸尘嘱咐他的那刻起,他就把为风夕颜而活作为自己的使命了吧,日子久了,到底是爱,还是责任,怕是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可是谁也不会想到,要守护一个人,会这么难,不是有心就可以承担的起。公子那么厉害的人,可以将世间的一切都不放在眼里,可是却守护不住一个心爱的人。也许这就是老天的聪明之处,它总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人的弱小和缺憾。
  “公子怎么会突然没有了脉象?”清平进屋,卸下斗笠和背篓,挂在墙上。
  清风一愣,过了好大一会儿才道:“太累了吧。”
  清平有些诧异,公子分明是不愿意说,他也不再多问。
  “琅嬛下山去找轩辕昭羽了。”清平觉得有些冷,又往炭盆里加了些炭。意料之中的,清风没有什么反应。清平继续说道:“她说要去找雪千婳。”
  清风“恩”了一声,又躺下去睡觉,一时间只有炭火偶尔发出的“哔啵”声,静悄悄地偶尔可以听见山上传来野兽的叫声。
  到了第二日下午,清风依旧没有醒来,清平悄悄地探了他的脉,还好,放下心来,又去采集雪芝。
  琅嬛到达祈国皇宫已是两日之后,她总是有各种方法混进皇宫里。轩辕昭羽早起时看着镜子里被梳头的宫女盘的极好的牡丹髻,有些欣喜道:“今日的髻梳的不错,有赏!”
  “谢皇后娘娘。”熟悉的声音传来,轩辕昭羽一惊,回过头去,见到琅嬛笑意盈盈的脸。
  “你怎么在这里!”轩辕昭羽受了惊吓,厉声道。心中有些后怕,若是刚才琅嬛对自己下手,恐怕也不是全然没有可能的。
  琅嬛跪下道:“奴婢来求娘娘一件事。”
  “本宫凭什么答应你!”轩辕昭羽看着跪在地上的琅嬛,坐下来居高临下,她知道琅嬛做事向来稳重,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不会贸然行动。
  “公子他,他……”琅嬛抬起头看到轩辕昭羽脸上一抹忧色,却没有预想之中那样焦急地追问,她突然间没有了把握,继续说道:“公子他突然没有了脉象,清平说是剩下不到八天时间了。”
  “皇兄不是一直都好好的么,怎么会突然……”轩辕昭羽有些怀疑,说实话她一直都不太相信琅嬛。
  “公子他为了救风夕颜,便牺牲自己……”琅嬛说着便哽咽起来,那天她在城中见到清风,一路尾随,结果竟然见到了早已经“死去”的风夕颜,自然是将前前后后的事情推理了个清清楚楚。
  “你胡说些什么?风夕颜她不是早都死了吗!”轩辕昭羽终是忍不住站起身来,拍着桌子厉喝道。
  “奴婢不敢隐瞒,奴婢前几日在街上曾经见过的,那风夕颜如今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信王妃了。”琅嬛将那日听到的讲了出来。
  碧落进来,传来了早膳,看到地上跪着的人很是奇怪,细细一看竟然是琅嬛,有些诧异,问道:“娘娘,她怎么来了?”
  “碧落,本宫问你,在华国的时候你曾说你觉得那信王妃有些熟悉,你觉得她像谁?”轩辕昭羽细细地回想起来。
  “奴婢只是觉得熟悉,但是具体是谁,倒还是真想不起来。”碧落答道。
  “那本宫不妨来提醒你一下,风夕颜!”
  碧落这才恍然大悟起来,确实那背影是极其相似的。可是风夕颜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会是信王妃呢?她有些疑惑地看向轩辕昭羽。
  “马上去查!”轩辕昭羽吩咐道,碧落看了看地上跪着的琅嬛,转身出了殿门。
  “你现在说说吧,你来找本宫到底所为何事?”轩辕昭羽喝了杯茶,漱了漱口道。
  “现在只有血千婳能救公子了。奴婢求求娘娘救救公子!”琅嬛向前爬了一步,拽住轩辕昭羽的裙子的下摆。
  “要本宫救皇兄可以,但本宫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轩辕昭羽不为所动,嫌恶地将琅嬛一脚踢开。
  琅嬛的腹部受了一脚,疼的直冒冷汗,却依旧跪的中规中矩道:“奴婢可以起誓!”
  华国的人向来都注重誓言,轻易不起誓,一旦起誓,便相当于拿自己的灵魂做赌注,琅嬛看向轩辕昭羽,即便是到这一程度,她还是不相信,抑或是已经相信但却仍在犹豫。
  “娘娘,只剩八天时间了,求您!奴婢愿为娘娘做任何事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琅嬛继续恳求道。
  “既是如此,那要本宫相信你,除非你吃了它。”轩辕昭羽从檀木盒子里拿出来一粒褐色的药丸来。
  琅嬛颤抖着拿过药丸吞下,顿时觉得腹中绞痛不已。
  “本宫给你吃的可是冰蟾毒和蝎箩花合成制成的毒药,本宫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惑’,三天必要服一次解药,若是没有服用解药,当然,你不会死,你只会逐渐失去意识,不会言语,不会有自己的想法,最后变得和行尸走肉一般,受与本宫的掌控。”轩辕昭羽看着琅嬛惊恐的脸色,满意地笑了。
  还好,在轩辕昭羽所居的寝宫里移至了几株雪千婳,因日夜用炉火暖着,才终于开出了几朵花。
  但轩辕昭羽也有自己的考虑,本该用要浸泡三日的雪千婳,她却只用血养了一日半,雪千婳只变成略微的粉色,她就再也不肯养着了。
  “你拿去吧,这血千婳虽然没有成,但足以恢复元气了。”轩辕昭羽的脸色有些苍白,吩咐碧落将只用血养了一日半的雪千婳给琅嬛。
  琅嬛小心翼翼地接过粉色的雪千婳,就要告辞离去去云隐山。
  “你记着两日之后就要回来,否则毒发,没有谁能救你。”碧落说道,脸上有些意味不明的笑容,琅嬛顾不得理她就护着雪千婳起程。
  到达云隐山顶已是精疲力竭,清平回来便见门口倒着个雪人,琅嬛已经冷得不行,看到清平,忙将怀中依旧温热的盒子交给清平。
  “快,快,把这个给公子。”
  清平拿过盒子,不忍心见她一副冷的直哆嗦的样子,将她抱到了屋内。公子依旧在睡觉,他将盒子放在桌上,打开一看,一股血腥味夹杂着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盒子里底里还有些血液,雪千婳是淡淡的粉色,花瓣散开着,可以看到花瓣上清晰的脉络,很是美丽。
  “只养了一日半,不知道能不能……”琅嬛觉得浑身没有那么僵硬了,她搓了搓冰冷的脸,又将手放在炭盆上烤了一会儿。看着清风躺在榻上静静的样子,心里有些满足。
  “应该是可以的,这盒底还有些血,让它再养一夜,等到血全部被吸收掉,效用会更好一些。天色晚了,先行休息吧。”说着将盒子放在一边,在地上禅坐着休息。琅嬛也在一旁蜷缩着闭上眼睛睡觉,拼命地赶路早已经是累的不行。
  第二日雪停了,阳光透过窗户进来时,炭盆里的火早已经熄灭多时了。清平张开眼,看了看榻上的人不见了,琅嬛依旧蜷缩在一旁。起身推开窗,又开了门发现崖边没有公子的身影。雪地上还留着一排清晰的脚印。心中暗道不妙,赶紧回了屋子,一看桌上,放雪千婳的盒子果然不见了。他叫醒琅嬛,琅嬛揉了揉眼睛,看到清平焦急地面容,也跟着紧张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琅嬛看了看床榻上没有了清风的身影。
  “公子他不见了,还带走了雪千婳。”清平说道,一阵风过,屋子里骤然冷起来。
  琅嬛颓然,不用猜也知道清风去了哪里,“那个女人真的有那么重要么?为了她,他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
  她悲戚地看向清平,后者未说话,眼神落寞地坐下。
  屋外的雪又下来起来,山间的一点绿都渐渐被染成白色,这不染纤尘的美却是极其容易破碎。有些事情不管怎么努力,却都始终来不及,我们的计划总是不在别人的计划之内。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