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75 章 75
第 75 章 75
  宸羽宫中,碧落抱着孩子有些温柔的笑意绽开脸上。
  “娘娘,你看这孩子,多乖,不哭要不闹的。倒是真叫人省心。”
  轩辕昭羽看着碧落把孩子抱近,看到那张与风夕颜极为相似的脸,皱了皱眉头,将碧落推开道:“把他给本宫抱远点,本宫看着这张脸就心烦。”
  碧落正要答话,却见怀中的孩子听到轩辕昭羽的话皱了皱眉头,又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闭上眼去,她甚是惊奇,正要跟轩辕昭羽说,但看到那张冷冰冰的容颜,却还是噤了声,立于一旁。
  “奴婢听说,皇上已经拟好旨意要认信王世子为义子,不日就将宣召了。若是有了信王世子,与我们来讲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碧落拍了拍孩子的背,轻声说道。
  “你以为他有那么好心。打这进宫伊始,他就从来不曾信任与我。如今将这孩子交给本宫,明里是本宫义子可以巩固后位,实则不过是将这烫手山芋扔与本宫。你想那翊裴萧在位时,共有九子,两夭,余下七个,为夺嫡手足相残,现今除却二皇子捞得个空头王爷,七皇子又下落不明,如今他又已是新帝,只余下那九皇子信王仍驻天祈。听闻靖王辞却军中职位,却将手下私兵净送于信王妃。上位者,哪有一个不忌惮着手握重兵之王,更不用说翊裴萧还没死的时候,对这个信王可是极为看重的。现在他将信王世子抢进宫中,一来是为质,让信王他们忌惮三分;二来,若是这世子‘突然夭折’,那本宫必然脱不了干系,到时候他便有了借口将本宫任意拿捏。本宫早说过,他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轩辕昭羽恨恨地将一旁的树枝折断,又转头看了看碧落怀中的孩子,道:“所以,本宫目前还是得演好母亲这个角色。”说着从碧落手中接过孩子,看了看,又嫌恶地别过头去。
  “只是奴婢还有一事不明。”碧落看着轩辕昭羽金色的护甲在孩子的脸上一闪而过,心里一紧。
  “说!”
  “奴婢听闻那信王无心朝务,早些年都已隐居,又与当今皇上情同手足,不像是对皇位有非分之想的人。”碧落思忖道。
  轩辕昭羽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道:“碧落呀碧落,枉本宫一直以为你聪慧,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通。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你不要忘了那信王妃是何人。再者,若是你心爱的男人娶了你的妹妹,又有了孩子,你又作何感想?”语罢,又摸了摸孩子的脸,孩子睁开眼看了看她,又闭上了眼睛。
  轩辕昭羽莫名地竟觉得那一眼有些东西让她害怕,她赶紧将孩子塞进碧落怀中,稳了稳心神,道:“战事如何了?”
  碧落见孩子的脸完好无损这才放下心来,赶紧道:“商国怕是撑不了几天了,听闻那主帅骁将军也受了重伤。”
  “现今军中要职我们的人有多少?”轩辕昭羽用指尖敲了敲桌子,看着殿外已所剩无多的积雪。
  碧落有些为难道:“东线的为要职要经过层层盘查,最高现今也不过是个领队,只有一人。南线倒是多一些,有三个已是少将军,但其中一人战死。”
  轩辕昭羽有些恼火,本想发作,但想想又作罢,摆了摆手道:“算了,在他的眼皮底下能走到这一步已是不易。你去将那些盘查的环节都顺好,别让人瞧出端倪。”
  “是。那奴婢就先行告退了。”碧落抱着孩子就要离去。却被轩辕昭羽拦下,
  “把他留下。”
  碧落眼里有些担忧,但还是不敢怠慢,将孩子小心翼翼地给轩辕昭羽,退身而去。
  信王府内,还来不及收敛悲伤,便接到了旨意。
  世子天赋秉异,深得朕心,引为朕之义子,接其入宫教习,由皇后抚养,承蒙恩泽,方可为苍生百姓造福。
  “王爷,王妃接旨吧,皇后可是闻名天下的才女呢,若是由皇后娘娘抚养,世子才情冠绝天下也未可知呀!”那传旨的宫人一脸的笑意,看的人想要作呕。
  “焕君,你听听,多好的说辞啊,他抢走了我的孩子,还要让我感恩戴德,他抢走了我的孩子,还要我感恩戴德,多好笑,哈哈。”风夕颜凄厉的样子将传旨的宫人吓了一跳,他正要喊出一句“大胆!”却见那信王妃剧烈地咳嗽,嘴里不断地涌出鲜血来。
  翊焕君只觉得整个天都要塌下来,拉起还在不断吐血的她来紧紧地抱在怀里,清朗的声音犹如枯叶落地的颤抖道:“我求你,求你……”
  他用手捂住她的嘴,想要制止住那鲜红的颜色。却见那暗红色的血液从他如玉的手中流出来,滴在鲜绿色的衣袍上,像春日里满树盛开的碧桃花,怵目惊心。
  那宫人只得将圣旨悄悄地放于一旁,赶紧离开。
  她着急得拨开翊焕君的手,想要说些什么,可一张口,又是一大口鲜血,她只不过是想起来,那个时候云卷云舒的洛滨城墙上,那个妖冶如樱花的男子抱着她的头在耳边说:“风夕颜,你要好好活着,你加诸在本王身上的痛,本王要一步步全部讨回来。”
  是不是她死了,他就不会一步一步讨回来了?她茫然地看了看眼前的人,那有些苍白的清绝容颜瞬间变成了那张似笑非笑的绝美面孔,她惊惶地摇了摇头,推开眼前的人,极力地向后退去,那人却再一次接近,她挣扎着,狂乱地抗拒着。终于那人倒地,她大笑着,有些侥幸的诡异味道,逃进了自己的房间,锁上门,蜷缩在角落里,颤抖着,恐惧着。
  “王爷,您如何了?”御敬扶起被推到在地的翊焕君,沉痛道。
  “我没事,快去看看她,快去。”翊焕君尝试着起身,却最终失败倒地,他恨恨地捶着自己的腿道:“我以为我可以保护好她和孩子的,却忘了我一直都是个废人罢了。”
  “王爷,您别这么说。竹妃娘娘在天之灵会伤心的。”妙眉制止住他的动作。
  翊焕君不再说话,任着他们将自己扶回了房间。
  第二日,他便进了宫。早朝后,他在殿外跪了三个时辰,想见的人却连脸都没有见着。殿外的石板冰冷,肃穆,庄重。他双腿连那一丝微弱的知觉也荡然无踪。
  “皇上,那信王已在外跪了三个时辰了,您看是否……”翊郇墨的近身宫人小心翼翼地说道,却换来翊郇墨近乎杀人的目光。
  那宫人只得退出殿外,担忧地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翊焕君。正要期盼天晴好,却不料天公不作美,天偏偏在这时飘起雪花来。
  妙眉一直守在宫门外,御敬来的时候,雪已经开始慢慢下大。
  “是你将王爷送来的!”御敬很是生气,看了看宫门里,很是恼火妙眉的莽撞,他们二人没有旨意是进不得宫中的,现在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然是万分焦急。
  “你看看王妃如今的样子……”
  “王妃,王妃?妙眉,你忘了么,当初是谁把我们从死人堆里救出来的,你现在不担心王爷,倒是去担心她。”御敬久积的怨气一下子全上来。
  “可是你看看如今王爷的样子,若是王妃不好,他又如何好的起来。”妙眉分辨道。
  远处缓缓驶来一辆华盖的马车,他们二人激烈地争辩着,并没有注意到。
  “你倒是会为她辩驳,你不要忘了,若不是因为她,王爷现在还好好的在竹山;若不是因为她,王爷会一次次旧疾发作还不敢让她知道;若不是因为她,皇上和王爷的关系何至于此;可她呢?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想发疯就发疯,一次有一次把王爷推开,妙眉,难道你就看不出来吗?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王爷,你看不出来吗?”御敬的激动让妙眉有些吃惊。
  妙眉沉默一刹那,又道:“可是王爷喜欢她啊,我从来没有看到王爷那般对别人笑过。”
  “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不好?以前没有她的时候,王爷不也一样过的好好的。喜欢?我不明白王爷到底喜欢她什么?她那么自私的一个女人,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王爷还要将她的孩子认作自己的……”
  妙眉赶紧捂上他的嘴,用眼睛瞪他。
  御敬气愤地拨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旁边的马车通过检查,缓缓向宫内驶去。车内的人依旧是端庄如前,眼里的疑惑一闪而过。
  流纹百鸟朝凤的古木桌上,一盏白玉茶杯正冒出白色的雾气,朦胧的紫纱帐中溜出一只通身雪白的狸,从站着的帐外人脚边悄无声息地迈着慵懒的步子走过。
  “你考虑的如何了?”轩辕昭羽用手顺着衣领上雪白光滑的皮毛。
  “恕我无法做到。”清平淡漠道。
  “你不是也恨着她么?”轩辕昭羽笑着低头,拿过桌上温度刚刚好的茶,捧在手上,吹了吹,并不着急着喝。
  清平一愣,“我不恨她。”
  轩辕昭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轻笑出声道:“你不恨她,怎么不去找她,反而到本宫这里来了呢?即便不是恨,也是埋怨的。”
  清平沉默,不否认,也不承认。
  “你以为那孩子能活很久么?他为了遏制本宫的势力,可是会不计代价的,更不用说,他还记恨着她。本宫如今可是那个孩子的母后,你以为他会让这个孩子活多久?”轩辕昭羽站起来,挑开紫纱帐,走到清平面前。继续道:“可是若是孩子不过是个痴儿,那就另当别论了。一个傻子既可以满足他报复她的心理,又可以将他对这个孩子的注意力降低。到时候本宫也便有了机会和能力保住这个孩子。到那时你若是想要救治,也还来得及。可是若是这孩子死了,你不是连救治的机会都没有了么?本宫知道你虽然怨着她,可心里还是想要帮着她的。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本宫不多说,想必你也清楚。”
  清平隐匿在袖中的手微微颤抖,要他去毒傻一个孩子,他如何做到?可是若是不这样做,那孩子难免一死。两个极点上的选择,常常不期而至。是生是死,都得付出代价。
  轩辕昭羽将手搭在清平的肩上,道:“你放心,本宫答应你,等到本宫有了足够的实力与他抗衡,到时候你便可将这孩子带走救治。”
  “孩子如今还小,若是贸然下药,只怕到时想要救治,也回天乏力。”清平后退一步,低头说道。
  轩辕昭羽收回手,也不觉得尴尬,继续道:“你可是得了皇兄的真传,若是连一个痴傻之症都治不好,皇兄在天之灵怕是要伤心的。”
  清平抿着嘴角继续沉默。
  轩辕昭羽看见清平极力隐忍的模样,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凄惶道:“唉,造化弄人,谁想她会嫁给信王呢?大抵心里是无望了吧,其实当初解释清楚她也不是没有可能重新回到皇兄身边,只是她和信王又有了孩子,女人啊,最割舍不下的就是孩子了……”
  “好,我这就去配药。”清平一下子被戳中痛处,想起清风的死,有些恨意从不知名的地方全都涌向了胸腔,不断翻滚着,他极力地压制,连骨节都啪啪作响起来。
  看着清风疾步离去,刚刚从宫外回来的碧落有些诧异,却正好见到轩辕昭羽一脸的笑意深深。
  “娘娘,奴婢回来了。”
  “事情办得如何了?”轩辕昭羽对着远处的白狸招了招手,那小东西看了看她又扭头跑了开去。
  “虽是费了些周折,但还算顺利。”
  轩辕昭羽点了点头,突然又想到什么,吩咐道:“去将世子抱过来。”
  孩子很快被抱过来了,轩辕昭羽还是有些不适应那张脸,皱了皱眉头,怀中的孩子看了看她,转过头去,她心中有些恼意,却还是笑道:“人要那么聪明做什么,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才好呢。浅儿,你说是也不是?”
  碧落听到轩辕昭羽的话,也猜出了几分,心中一惊。难道她要对这孩子下手,想起今日在马车上听到宫外那两人的对话来,她正要问话,却听见轩辕昭羽问道:
  “信王府的情况如何?”
  碧落想起一早探听的情况皱了皱眉,还是如实回答道:“信王妃如今旧疾复发,听传旨的宫人吐了好多血,信王今早入宫求见皇上被拒,已在殿外跪了好几个时辰了。”
  “吐血,呵,她那些借皇兄的血早该吐得干干净净了!皇兄死了,她凭什么活!”轩辕昭羽说到此,怒不可遏,挥袖将桌上刚刚新换的滚烫茶水扫落在地,几滴热水渐在孩子的手上,瞬间便起了红肿,孩子大哭起来。
  碧落赶紧从轩辕昭羽手中接过孩子,去了殿内上药。
  “谁让你们将水烧得如此烫的!”轩辕昭羽手上一空,见碧落将孩子抱走,把气全撒在宫人身上。
  宫人赶紧跪下求饶,却还是免不了被管教宫人的管事一顿毒打。
  翊郇墨终是不忍,见那个殿前那个男子落魄地跪着,雪花飘落,将他长长的睫毛也染成霜色,哪里还有往日里清雅卓绝的样子。
  “你们都是死人么!居然让信王跪在这里!”翊郇墨怒道。
  上位者便是有这般颠倒是非的权利和资格,他不说,你做什么都是错。
  那近身宫人赶紧踉跄着跑下台阶将翊焕君扶起,这才发现,那信王虽是跪着,却早已是晕了过去。
  这样的罪也不是白受,翊郇墨最终答应五日后的庆功宴上,邀信王夫妇二人出席,虽无军功,倒也是在谋划方面有些良策。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