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77 章 77
第 77 章 77
  庆功宴上,风夕颜心神不宁地坐着,四处张望着,有些心急,有些焦躁。身侧的人伸出手来将她的手轻轻握于掌心。
  “别急,他既答应了,便会遵守承诺。”
  她不说话,依旧张望着,并未察觉出他声音中嘶哑的意味。
  宸羽宫中,有人刚刚盛妆初成,细长的眉如黛,嫣红的唇角带着一丝得意的笑。正红的宫装以金边收尾,百鸟朝凤的图案在裙摆若隐若现,在灯火中显出绮丽璀璨的光彩来。
  “将他抱与本宫来。”轩辕昭羽从椅上起身,眸光一冷,周围的人都垂下头去。
  碧落有些疑惑,但还是亲手牵着孩子到轩辕昭羽面前。只见她伸出手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粒药丸来,金色长长的护甲,带着些尖锐的光芒。
  碧落忙将孩子往怀中一护,大惊道:“娘娘,你要做什么?”
  “将他抱过来”轩辕昭羽厉喝道,示意两旁的人将碧落制住。
  碧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娘娘,不可呀!不可呀!”
  两边的人从她手中使劲夺过孩子,孩子受到惊吓“哇”的大哭起来。
  轩辕昭羽嘴角溢出一抹冷笑,将孩子使劲拉到自己跟前,道:“真想看看风夕颜见到自己孩子变成痴儿的模样。”她说着就要将那药给孩子喂下去。
  碧落扑上前去,一把打落那药丸,轩辕昭羽大怒,扬手便甩了她一个巴掌。
  “是本宫平日里太过骄纵你了么?你胆敢忤逆本宫!”
  眼见宫人已经将那药丸找到,碧落抓住她的手,顾不上脸上的疼痛,急道:“娘娘,奴婢有话说,奴婢有话说啊!”
  轩辕昭羽知晓碧落也是知分寸的人,平息了怒气,遣散了宫人。道:“说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本宫定然拿你是问!”
  “是。”碧落抬起头来,跪着向轩辕昭羽靠近了几步低声道:“奴婢,以为世子并非信王亲生子。”
  轩辕昭羽站起身来,盯着碧落道:“那他是谁的孩子?”心中蓦地有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连受伤的金色护甲断掉的指尖都不曾察觉。
  碧落定定地看向轩辕昭羽道:“奴婢以为世子本该是姓轩辕的。”
  “你是说,那孩子是皇兄的,是我们轩辕族的?”轩辕昭羽大惊道,语气里有些欣喜。
  碧落点点头,道:“奴婢也是无意间听到信王府中的下人说的。”
  轩辕昭羽将信将疑地又看了那已经停止了哭泣的孩子一眼,这才发觉那孩子淡漠的神情竟是像极了清风,她略垂了眼睑,思索了一会儿,将手中的药丸捏碎踩在脚下,宫人呈上新的护甲,是缀了红色宝石的金甲,她笑着戴上,眉宇间藏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又是一番梳妆。
  翊郇墨派人来催,她这才起身牵着孩子的手,道:“浅儿,皇上既认你为义子,那从今往后,本宫便是你的母后。你可要好好记清楚了。”
  翊竹浅淡淡看了她一眼,眨了眨眼睛,伸手就要去拔掉她手上的护甲。碧落在旁边一阵心急,怕轩辕昭羽又要生气,没想到轩辕昭羽竟然笑意盈盈地将手上的一只护甲拔掉给孩子作为玩具。
  “娘娘,这可是您的母后当年留给您的呀,您一直舍不得带,怎么……”碧落出言道。
  轩辕昭羽摆了摆手,“不过是个死物罢了,只要浅儿喜欢就好。”
  “娘娘,请您移驾居正殿。”来传旨的宫人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娘娘,您先走,奴婢在后引着世子。”碧落说道。
  “不必,本宫牵着便好。”说着,轩辕昭羽让翊竹浅拉着她的袖摆,孩子却是很听话的牵着,一众人便向着举行庆功宴的居正殿行去。
  与翊郇墨一同相遇在去居正殿的岔路上,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轩辕昭羽深深鞠了一礼,道:“皇上今日却是更加俊逸出尘了!”
  翊郇墨扬起嘴角一笑,碧落赶紧低下头去,生怕被那明媚妖冶的笑容灼伤。
  “皇后今日也是明艳动人!”眼角淡淡飘过那个小小的身影,似笑非笑道:“皇后倒是将世子照顾的好。”
  “皇上所托,臣妾怎敢怠慢,必是竭尽百般力气,也不叫浅儿受半分伤害。”轩辕昭羽低头看向那正将一只护甲玩的不亦乐乎的孩子。
  “皇后费心了。”翊郇墨淡淡笑道。
  “臣妾分内之事而已。”轩辕昭羽浅浅鞠了一礼不痛不痒道。
  二人本就是极会做戏的,这厢携手共进了居正殿,像极了戏文里常说的神仙眷侣。
  “拜皇上万岁,皇后千岁!”
  风夕颜一眼便瞧见那正红金边群下的小小身影,泪眶盈热,跪下身去,目光依旧追随着孩子。
  众臣平身,轩辕昭羽眼里掠过一味别样的笑意,将孩子抱与怀中,漫不经心道:“信王妃怎着一直盯着本宫看?”
  众人皆是一惊,须知在朝拜皇上皇后时,抬头是极其冒犯的,若情节严重者,需受挖去双眼的极刑。
  风夕颜又重新归回地上,脑子里全是那个小小的身影,袖间的手攥成拳头,正要说话,只听到一个慵懒的声音道:“朕早就说了,皇后今日盛装明艳动人,光华耀人,不只信王妃,那厢几位将军夫人也是看呆了呢!”
  此言一出,只见一大群人跪下来道:“臣知罪,臣妇知罪。”的声音连绵不绝地蔓延开。
  轩辕昭羽不动声色,娇嗔道:“皇上说的什么话,可教臣妾的脸往哪里搁。快叫众臣起身吧,好好的庆功宴,一个一个的倒都请起罪来。”
  “皇后叫你们起身。”翊郇墨说道,懒懒地呷了口酒,转过头去与一旁坐的南宫锦说了句什么,南宫锦娇笑起来,却有些故作开心的意味。
  “谢皇后。”众人纷纷起身。
  风夕颜还在出神,翊焕君赶紧将她拉起来。
  美味的宫廷佳肴,曼妙的歌舞,仿佛幻景在眼前不断的变换着。
  直到见着孩子被宫人领下去,她即便起身离席,跟随而去。那领着孩子的宫人却像是在故意躲避着她,转了几圈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风夕颜心中一急,忙找起来。
  “信王妃可是丢了什么东西,怎么这般着急?”娇声传来,带着一丝凌厉。正是轩辕昭羽。
  风夕颜看着本该在宴上的轩辕昭羽却出现在这里,身边并没有孩子跟着,心中不免一阵狐疑,行了个礼,道:“臣妇只是出来透透气。”
  轩辕昭羽笑了笑道:“刚好,本宫也是来透透气,你便与本宫走走吧。”
  说着屏退了左右,风夕颜心中虽有疑问,却还是跟了上去。
  “怎么不说话?”轩辕昭羽寻了个亭子,二人俱坐下。
  “臣妇惶恐,恐说了什么冲撞娘娘的话。”风夕颜淡淡道。
  轩辕昭羽却掩嘴笑了起来,道:“怎么,昔日纵横睥睨的花语楼楼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怯起来?”
  “娘娘说什么,臣妇不明白。”风夕颜抬眼望向远处一方灯火,脸色稍变,却是一闪而过。
  “不明白?哦,既然信王妃不明白,那就全当听一个故事吧。”轩辕昭羽也不待她反应便径直讲起来,那些经历仍历历在目,旧伤疤被揭开,听到故事中的人被心爱的男子打下悬崖,她欲要起身,轩辕昭羽却一把按住她的手,道:“信王妃别急着走啊,故事还没到精彩的地方呢。”
  风夕颜耐住性子,继续坐下来,静默着听。
  “你说那女子为何要嫁给一位素不相识的王爷呢?”轩辕昭羽讲着讲着停下来,故作好奇地问道。
  “臣妇不知。”风夕颜语气冷淡,初春的寒意让她的脚渐渐变得凉起来,她移了移有些麻木的脚。
  “本宫猜那女子怕是为了给腹中的孩子觅得一个好的出身吧。”轩辕昭羽嘴角噙着一抹笑,细细观察着风夕颜的反应。
  果然见她眼神蓦地变得犀利且惊惶起来。虽然只是一瞬,轩辕昭羽却注意到了,心下明白,自己的揣度是正确的。那孩子怕是清风的,错不了了。
  风夕颜早已坐立不住,但一想到孩子在轩辕昭羽手中,依旧耐住性子,只当是听着别人的故事,心思也慢慢淡了下来。
  故事的前段与自己的经历相差无几。她以为那些过往重新被提起,也不过是记忆重现的微凉疼痛,却不曾想故事的后段却全然不似记忆那般鲜明。
  “他为了救那女子,日日取了掌心血做药,耗尽气血,却成了别人讨好欢心的资本。”轩辕昭羽连讽刺带嘲笑地说着,看向故作镇定的风夕颜。
  风夕颜刚刚缓下来的目光倏然变的惊疑,却还是僵硬地笑了笑道:“不知皇后娘娘这故事又是从何处听来的?倒是跌宕起伏,教人惊心的紧。”
  “王妃与王爷恩爱缱绻,这些悲苦的情事,王爷自然是不愿意王妃知晓的。”做作的羡慕之色却还是让轩辕昭羽嘴角的那一丝嘲讽出卖。或许只是她本来就不想掩饰。
  风夕颜只觉得脚底的凉气渐渐漫过膝盖,却都要抵上那脚下石板的温度。
  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胸腔里一股气激荡着,冲撞的心口一阵阵疼。再也忍不住脱口而出,问道:“那男子最后如何了?”
  “本宫还以为王妃对本宫的故事不感兴趣呢,怎么只端端地问那男子如何,却不问那女子呢?想来王妃这般聪慧之人,也定然猜到那女子嫁了王爷必然倚身荣华富贵,整日衣食无忧。哪里会管那人的死活!”话末,轩辕昭羽的语气已是有些咄咄逼人。
  风夕颜脸色一片苍白,心中仿佛有个洞,越破越大。伸手摸了摸早已冻得冰凉的脸,已是湿意一片,却还是镇定道:“娘娘还是没有说结局。”
  轩辕昭羽见她神色已是惶惶,心里只觉得一阵痛快,冷冷地笑道:“这故事,信王也是知晓的,王妃若是感兴趣,自可以回去问问信王。”
  看着轩辕昭羽讥诮的眼神,风夕颜将衣袖紧紧地团在掌心,咬牙道:“我凭什么信你!”言罢,遂转身疾步离去。
  轩辕昭羽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步子,朝着她的背影一字一顿道:“他,死,了!”呵气如兰的柔美声音,听着却犹如利刃般残忍,将人心切割的支离破碎。
  她急匆匆离去的脚步不听话地绊在一起,捂住耳朵,不要听,不要停。可脚怎么了,是因为做的太久凉到了么?怎么连路都走不了了。挣扎着想要离去,却终是跌倒在地,径上尖锐的石子刺穿掌心,身后传来冷冷骇人的笑,她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一步一步向前爬去,一心一念地想要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可是前路被谁阻挡,她费力地想要抓开亘在眼前的黑色金丝镶边的鞋子,可是却怎么也挪不开。那双脚坚若磐石,挡住了她想要的逃离。
  翊郇墨俯视着脚下像只可怜虫一样的女人,她的身后拖出长长的血迹。屈身用手钳住她的下巴,那些从她嘴角涌出的血瞬间让他的手染得瑰丽无比。
  她只觉得下巴几乎都要快被捏碎,却还是努力地向前爬去,那钳着她的人却狠狠地将她甩在了一边。她笑了笑,一张嘴,一大口血从嘴里涌出,含糊不清道:“你满意了?”
  那有着天下最绝色容颜的人却似疯了一般捧过她的脸吻了上去。浓浓的血腥味从舌尖传来,连心里都染上苦涩。他放开她,看她冷冷地笑,不知看向哪里,眼里竟然滴出红色的液体来,直至闭上眼睛。
  为什么明明看到她痛苦,他心里却没有半分的快意,相反,反而痛的像是快要死掉了。看着怀里的人缓缓闭上眼睛,他维持了许久的冷酷终于瓦解,痛道:“朕不许你死,你听到了没有?你欠朕的还没有还,你给朕醒过来!听到没有!”
  她再也无力说话,闭上眼睛,已是却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听着耳边那一阵阵疾呼,心终是沉寂了,似乎连跳动也慢了下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