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喉舌>>第 3 章 领导是什么?
第 3 章 领导是什么?
  伶南市委宣传部有一正四副五位领导,部长陈江山,副部长依照平时新闻报道的排列分别为尉永文、侯远、高小菊、纪晓明。尉永文虽然位居副职第一,又是公选上去的领导,可分管的是理论工作,没有什么实权,掌握实权的是高小菊,她分管媒体。作为四大才子之一的尉永文,官至副部长,书也出了好几本,表面上风光无限,可几年来部长换了两届,他还是做着理论研究的工作,手下两个硕士书呆子写的文章他又瞧不上,大部分重头理论文章还得由他亲自动笔。他的角色其实还是部里的一个笔手,可以说他这个官是名至实不惠。?
  二人相聚在郊外一个叫“三缘庄”的农家饭庄,老板是尉永文的朋友,这山庄的招牌还是他亲自书写的。山庄投了二千多万元,有三个股东,因此起名“三缘”。负责打理经营的是一个姓杜的股东,肚腩大得像个孕妇,人们因此叫他大杜(肚)。大杜还是个文化人,酷爱字画,山庄的建筑虽然仿照乡间茅竂的格式,古老而又土气,可内室装修豪华,每个房间都挂上几幅名家字画,以岭南画派为主,每个包间的名字皆以画家命名,二人每次来大多选在“关山月厅”,这次却选了一个“林墉厅”。?
  山庄的服务员都跟尉永文混得很熟,亲昵地叫他“尉大哥”,对秦雄则称“秦老板”。尉永文虽说是个文人官员,可行为放纵,在朋友面前说话历来像个粗人,他大手一挥,莽声莽气道:“烫一个猎人火锅,二瓶五粮液,高度的,叫大杜赶快过来迎接!”
  猎人火锅端上来,内容照例是穿山甲,满满的一锅。大杜赶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大部长,大总编,二位大人好久不来关照兄弟,都成了稀客了。”尉永文道:“你他妈别假惺惺了,都快成穿山甲了,一个劲往钱孔里钻的动物,哪里还记得兄弟?”
  玩笑间,酒上来了,连喝三巡,大杜出去应付其他客人了,秦雄说:“阮社要退,谁来接位,给老弟透透风吧。”尉永文道:“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鸡巴事情,为什么说你问的是个鸡巴事情呢?”接着摆了一则官场的笑话:瞎子算命,摸手相,只需来人伸出一手指,一顽皮少年把小鸡鸡递过去,瞎子捉住,喜色道:“贵人啊,细皮嫩肉的,没指甲,一定是个领导。”少年顿悟:“啊,原来领导就是个鸡巴!”
  尉永文道:“难怪人家说鸡巴领导,我就知道你今天就一心想着当这个鸡巴。”秦雄哈哈大笑道:“那你这个副部长还不是个鸡巴,你是大鸡巴,我是小鸡巴。”尉永文道:“对对,可小鸡巴要变成大鸡巴,还得慢慢熬。”秦雄道:“你知道消息了?谁去当我们单位这个大鸡巴?”尉永文道:“无可奉告。”秦雄道:“别故作高深了,我就知道你不是高小菊那个圈内的人。”
  尉永文听到提起高小菊就来气,他道:“高小菊她算个鸡巴,要我跟她搞在一起,同穿一条裤,同上一张床,她配!”秦雄刺激道:“典型的酸葡萄心理,有本事你就取代她,让老弟我也沾沾你的光。”尉永文道:“要我娶了她?做梦。”秦雄道:“无可救药,无可救药啊,白白浪费了你一手好文章。”
  尉永文这才回到特定的状态上来:“不过话说回来,这娘们还真厉害啊,我搞不过她。”秦雄道:“任何事只要争取,没有不可能的。”尉永文道:“人家是新媳妇睡觉,上面有人啊。我呢?寡妇睡觉,上面没人。”抬头干了一杯。秦雄道:“如此说来,兄弟我呢,是妓女睡觉,上面总是换人。”抬头也干了一杯。尉永文道:“一个单位就是这样,两公婆睡觉,自己人搞自己人。”抬手又是一杯:“兄弟,别说了,扫兴,喝酒。”
  于是不再提单位的事,秦雄心里虽然还开不了怀,喝得却猛了。后来又聊起了张鸿才和蓝河二位才子,这两人也好久不见了。张鸿才的广告事业做大了,如今已完成转型,成了省内有名的策划大师,经常带着手下的一帮弟子四处去讲学,算是把生意做出境界来了;蓝河多时闭门不出,据说是在忙着帮一些文学爱好者编书,赚取那一点点可怜的编辑费。这么聊着,一瓶酒就喝完了。尉永文兴致未尽,叫再来一瓶,并大呼小叫着要服务员把大杜找来。?大杜来了,尉永文起身半醉着说他要品画,让大杜给讲讲林墉的画。大杜指着墙上两幅人物画,一幅《且听秋风》图,一幅《听禅》图,从画家的运笔讲到风格,讲到意境,再讲到市场,再讲到画家的人品,讲得头头是道。二人听得似懂非懂,一知半解,不过听说这两幅四尺的画作前两年还是几千元一幅,现在已飚升到八万元以上时,都惊叹起来,觉得大杜很有些学问,是个儒商。大杜道:“做学问我不敢比二位,做官我是想都不敢想,可说做生意嘛,我还是有些眼光的。”受到二人的鼓励,又道:“比如说收藏画,我是要做很多功夫的,既要研究画品,更要观察画家的人品,当代画家很多太浮躁了,人品不及格,只讲炒作,是成不了大家的,他的画就不能买。相反,画家画品过硬,人品也过得硬,买了他的画,才有极大的升值空间,比如林墉,他大病不起后都坚持练笔,就是个把艺术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人,必将成为大师,这些都是学问,就像你们官场的人一样。”二人齐道:“要是官场也如画场一样,那就好喽。”?
  正说着,一个叫阿华的姑娘来找大杜,尉永文道:“今晚酒美菜美画美,就是缺少美女,阿华来,陪我们喝酒。”阿华是餐饮部部长,她替下大杜,两个“部长”一连喝了三杯交杯酒,尉永文道:“还是你这个部长爽快,比她妈高小菊爽多了。”阿华嗲声嗲气地搂住他的脖子问道:“你知道我哪里爽嘛,尉大哥?”尉永文用手拧着她的大腿,道:“这里爽。”阿华显然是个老江湖了,一转眼又扮起纯情:“你们这些文人,就是坏。”又转向秦雄问:“秦老板,你说是不是?”尉永文道:“叫阿瑜来,陪陪我们秦老板。”阿华道:“人家阿瑜上个月就转型了,被郑胖子包了。”尉永文道:“便宜了这老鬼,再叫一个,要清纯的。”
  阿华道:“刚来了一个,可清纯了,你们可不许欺负她噢?”转出去一会,就带了一个高挑的姑娘进来,果然清纯且水灵,尤其是容貌姣好,三围突出,前凸后翘。阿华道:“阿英,陪陪秦老板,他可是个正经人。”阿英羞涩地坐在秦雄身边,也端起一杯酒:“敬你,秦老板。”?尉永文提议大家轮流出题猜谜语,猜不出罚酒。秦雄首先出题:“神仙放屁,打一成语。阿英猜。”谜底是:“不同凡响。”阿英猜出来了,拍手天真地欢呼起来:“噢,噢,猜到了,猜到了。”阿华出一题:“和尚的眼镜,打一女人用品。尉哥猜。”尉永文猜出来:“月经带(阅经戴)”。阿华又出题:“女人用品,乳罩,打一社会现象。”让秦雄猜,他也猜出来:“包二奶。”
  尉永文最后出题:“小乔嫁周郎,东吴没有床。打一建筑物,阿华猜。”阿华怎么也猜不出,秦雄猜出了:“立交桥(乔)。”阿华顿悟,差点笑得背过气。阿英却一脸茫然,不明其意,尉永文提示道:“三国时候,小乔与周瑜进洞房,洞房里却没有床,周郎把小乔怎么办?只有立交乔(桥)喽。”看着阿英还是不开窍,一脸疑惑,三人又一阵大笑起来。?
  一席酒喝了三个小时,秦雄公款买单,二千多元,跟阿英姑娘依依惜别。尉永文喝得烂醉如泥,一个劲地嚷嚷:“领导算个鸡巴,算个鸡巴!”秦雄还算清醒,开着他的白色本田车把他兜送回家,一路听着刀郎的歌《冲动的惩罚》。?
  这个没用的老尉,他压根儿不知底细,虽是本地人,身在官场内,却永远也进不了这个圈子,不可救药,不可救药啊。不过,今晚这个饭钱也花得不算太冤枉,秦雄想着阿英姑娘清纯可人的模样,尤其是那副不解风情的傻样,心里道:“什么鸡巴领导,见鬼去吧。”便甜甜地睡去了。?
  一夜无话。?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