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9 章 9
第 9 章 9
  清平领着他们到了三楼,寒颀洛打量起这三楼的布局来,一楼繁盛浮华,二楼低调奢华,三楼却是简朴素雅,简单的构架房木并没有过多的雕琢,因楼内是中空建构,二楼便是环了一个圈,五十二个包厢分散开来,每一个都各有其特点,有的以花为主题,却也都是些名贵花木摆放其间,像十八学士,淑香结,十色锦绣等等;有的则是雅致至极,只是填了些许兰花,包间悬有书画全是大家手笔,每一副都价值连城;有的却是以竹为主题,或稀疏,或斑驳,于明灭的绿影中获得心上一汪清弘。
  五十二座包厢无一相同,或主题,或布局,皆是独具匠心,费尽心思之作。三楼虽也是环绕,却并没有那么多的房间,中空用纱幕织成玄色的花朵系于冰蚕丝结成的线上,长短参差不齐,从下往上看却像是飘在空中的多多雪莲,让人不禁暗暗称奇。
  房间分布极为闲散,只有四五间的样子,但远远比下面的包厢大多了。却也是冷清的多,除了他们,却是没有其他人走动,也没有鼎沸的人声,灯光也不是很亮,寒颀洛并没有嗅到蜡烛的味道,疑惑着,循着光源,却正看到屋顶上悬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正隐隐发光,环顾四周再无其他光源,心中便想到:这花语楼却也是不负了这浮华的名声了。
  靖王一心想快点见到他刚刚认的女儿,哪有心思注意这些东西,看到寒颀洛这般磨蹭,便出声催促道:“太子倒是好兴致!这颗夜明珠却也是没见的有哪里新奇,太子若是想要,本王倒是有一堆。”
  暗地里却是在讽刺寒颀洛没见过世面一般,寒颀洛也不恼,轻笑道:“噢,本宫倒还真是想要王爷那颗最珍贵的明珠呢,不知道王爷意下如何?”特意加重的“最珍贵”让靖王一愣,随即又明白过来他指的是风夕颜。
  心中一紧,脑中却也已是千般谋算,不管寒颀洛是如何的卓尔不凡,他们二人却早已是纯粹的利益关系,这样的关系哪是一时半会就可以转变的,他的女儿又怎可以变成棋子任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暗自在心里轻哼一声,面上却还是笑意盈盈,“太子说笑了,既然是最珍贵的明珠,又哪里有送于别人之理。”
  寒颀洛不禁有些诧异和失落,没想到他居然低估了南宫靖对女儿的感情,这么好的一步棋只怕是走不了了,可他依旧笑得温润如玉,
  “靖王说的极是。倒是本宫贪心了。”
  靖王呵呵一笑,只道一声“请”,二人便又继续沿着环形的栏杆前行,清平不紧不慢的恭谨引路,不发一语。
  终于在一间看不出与其他房间有什么不同的房间门口停下来,清平推开门,道声请,便又躬身退了下去,寒颀洛与南宫靖举步进门,房内温度却是比外面高出许多,应该是添着炉火吧,光线很暗,隐隐约约飘着似有若无的药香,忽明忽暗的烛火映出一个人影来,却不似一个女子,寒颀洛很是疑惑,南宫靖也是不明所以,正要出声询问。
  却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靖王,太子,这边坐。”
  他只是微微抬了抬手,并未起身,寒颀洛并未感觉到有什么不寻常的气氛,心中虽是有些恼怒,怎么有人这般大胆,见了太子也不行礼,但还是举步走了过去,南宫靖见对方并无恶意,而且也很是急于知道夕颜的消息,便也坐了过去,近了才看到,那人一头白发,淡淡的样子似是并未把一切放在眼里,垂了眼睑,把玩着手里的青花瓷盏,烛光映在他脸上打出明暗的光影,整个人越发的让人看不透来。
  蓦地抬眼看向他二人,微微一笑,又觉他像是融在雪里一样被洗尽铅华,空灵淡漠。南宫靖和寒颀洛便猜得此人怕是清风了,
  “可是清风公子?”寒颀洛略略问出声。
  清风点点头,看向寒颀洛,心中暗道:这商国太子雅而不儒,贵而不俗,眼神清冽,刀斧神功的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倒是个卓绝的人,低头喝茶藏了眼里一闪而过的欣赏;
  南宫靖自己动手倒了杯茶,也自顾自的品起来,一边暗暗打量着清风,一边又环顾起来这个房间,心中思量着夕颜去了哪里,清风看他一脸焦急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谁能想到一向沉稳的靖王也有急到抓耳挠腮的时候,便出声道:“夕夕休息了,王爷,太子有什么话可直接与我说。”
  寒颀洛和南宫靖皆是一愣,两人相视一望,气氛瞬间有几分冷下来。半晌都没人说话,大家都默默品着茶水,还是寒颀洛先打破沉默,“不如就让王爷你来做个中间人吧。”
  接着又把目光转移到清风的身上,清风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南宫靖思量一会,便开口道:“太子希望花语楼能为他效力。”
  “凭什么呢?”清风还是懒懒的开口。
  “这......”南宫靖也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却还是想要一试,毕竟只是一时的为人所用,小小的牺牲换来长治久安不是很好么,但现在的所有的理由却都是苍白无力的借口。
  口口声声说不要让自己的亲人受伤却还是不想放弃唾手可得的利益,很多时候不是因为狠心,而是不想自己精心设计的一切成为一场徒劳,支撑生命的不只是感情,还有一切赖以活着的物质基础和让生命站着行走的理想支柱。
  他一点一点说服自己,就像对亲情和心的一种凌迟,为什么会有种熟悉的感觉?是不是曾经也这样过,他努力不去回想,眼里的狠戾越来越明显,下定决心,告诉自己,只是小小的牺牲。
  寒颀洛看到南宫靖的样子,微微一笑,满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清风心中一阵悲凉,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个样子,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子还是没有改变,权势的力量还是有着摄人心魄的魔力,亘古不变。
  想起榻上那人,一阵心疼,对于面前这两个人突生反感,可他却知她是盼着这份父爱的,她摸索着那个碧玉扳指的模样脆弱的总是让他难过却又不知所措,他想,他是可以护着她,把她放在手心里捧着,却给不了她那样血亲的感觉;她定是宁可自己卷进这污浊的是是非非也不忍心去拒绝自己的亲人罢,那就让他替她遮挡。
  他饮进最后一滴青山云针茶水,道:“也行吧。”
  声音飘渺的觅不到踪迹,眼里也是空无一物,说罢,便起身进了内间,虽然有炉火,睡在榻上久了可是不舒服的,进来看到她正翻了身险些要掉下来,他一惊赶紧上前想要护住她,她却仿佛什么都未觉察,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枕在了自己颈下,他无奈的一笑蹲下身来正对着她呼吸浅浅,低头印上她的唇,浅眠的她忽然觉得唇上一片冰凉,蓦地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他的脸,微闭的眼睫毛如蝶翼般颤抖,她忽然就流泪了,伸出双臂环着他的脖颈,笨拙的回应着他。
  他睁开眼看到她早已泪流满面,吻上那晶莹的泪珠,笑的满是心疼,一把揽过她圈在怀里,“哭什么呢,丫头?”
  “坏清风,你占我便宜。”她又抓起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钻心的疼,他却笑的开怀,他以为的和她以为的原来都不是他们所以为的,上天终是待他们不薄,多幸运,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也刚好喜欢自己。
  下了楼,南宫靖没想到事情居然那么容易就办妥了,好的让他不可置信,好的让他心生忐忑,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却还是没有见到夕颜,心中一痛,她怕是不愿意见到自己吧,他心里还是存了份小小的心思,希望通过这种关系把自己和女儿牢牢系在一起。
  寒颀洛虽也是达成了计划却没有想象中那么松口气,看来这个花语楼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还是先得打上靖王这条线才好,心中又是免不了一番计较。
  于是与靖王告别,正欲举步回府,听到一阵轰鸣声,循着声迹,到达了碧落湖旁,抬头正看到一束烟花在空中绽放,顿觉光彩绚烂,却忽然听到有人微微叹气,又有人说:“小姐,叹什么气呀,你看这烟火多美丽啊!”
  转过身,看到一个映在烟花城色中的侧脸,淡淡的哀愁笼罩在微寒的夜色里,让人不舍得移开眼,她轻启朱唇幽幽道:“再美有何用,也不过瞬间一场。”
  “姑娘怎会如此悲观,烟花的生命是短暂,但它一生都在盛开着,一生便是一种永恒,怎能说是短暂呢?”翊倾尘转过头来,恰巧跌进了一双漆黑的眸子里。他的的身后绽开了一朵金色的烟花,紫色的衣服上闪过忽明忽暗的光,经年之后,她还能记起他如玉的笑亮了那一晚的夜色。
  她见到先是一愣,却又是莞尔一笑,原来他也在这里,寒颀洛看到她显然也是一愣,继而又是一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马虎的小丫头!”
  翊倾尘面具下的脸一红,站起身来拉了还在一旁发懵的云想容一起向他行礼,还不待她们主仆二人屈身,他便急忙道:“免了免了,可不要影响了大家看烟火的心情。”又有一颗红色的烟花绽放,映得夜空灿若朝霞,他和她只是静静地站着,像是夜空下最动人的风景。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