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喉舌>>第 24 章 四大才子
第 24 章 四大才子
  这个地方名叫文海峰,一个澳门地产商在这里开发了大小六百多间半山别墅群,售价在200万元至1500万元之间不等,居住者港澳客和伶南客各半。才子张鸿才是这个地产项目的策划人,原先这里是一个已死火了的项目,经过他一番奇思妙想并惊天动地的策划,这个项目在半年间起死回生,开发商赚了数亿元,而给他的回报却只是以四折的优惠价钱让他买下了一栋当时价值300万元的一间别墅。老板并未履行当初对他口头许下的按销售业绩提成的诺言,说来也够缺德的,这给了当时从伶南电视台总编室主任位置上辞职下海的张鸿才尤为深刻的教训,但这一经典的策划却使他在伶南内外声名远播,从此他的广告策划事业一发不可收拾,从伶南走出去,业务发展到广大的南中国地区,至今已完成转型,从单纯的广告策划转为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策划咨询,手下拥有三十多个门徒,都是些才高八斗口若悬河的策划鬼才,一年来大部分时间他就带着门徒们四处去策划游说,半年来这四大才子还是第一次聚会。?
  秦雄见到他第一句就道:“鸿才兄,你已经成了当今的孔圣人啊。”张才子愣了好一会才领会过来,哈哈大笑曰:“说得好,不过孔夫子他老先生有门徒三千,我才有学生三十,哪里敢跟他老先生比翼齐名呢?”秦才子道:“那不见得,如果孔老先生活到今天,恐怕也会被你那么多的财富气死的。”另外两大才子这才明白了这话里的绝妙玄机,于是四人一起哈哈大笑,笑声惊飞了山峰上的一群鸟。蓝才子凑笑道:“孔圣人当初万里游说,周游历国为求名求官,而张圣人如今千里游说只为求财啊!”尉才子也不甘落后,补充道:“一个是文化圣人,一个是经济奇人,都不是凡胎,吾辈今天三生有幸啊!”?
  又一阵狂才大笑,笑声在半山云雾中传开去,让这个住着“金钱动物”却称享文海峰之名的地方也似乎沾染了一些文气。?
  四人围着别墅内的游泳池转了一圈,尽情欣赏一番半山腰下的别致美景,才围着花园中的大理石圆桌坐了,又有一个体面的女仆人端上功夫茶具来,为大家运作出陈年普洱茶,于是大家潜心细品,啧啧赞叹一番。?
  秦才子的高升自然是今天这个聚会的主题,张才子开口就是戏谑:“秦兄,我们俩都正芳年三七,我为求财奔命,君为求官奔忙,都不容易啊。”蓝才子道:“老实交待,为求这一官,你送了多少银子?”尉才子更正道:“准确一点说,是跑官,比求官更通俗一些的说法。”秦才子指指张才子,道:“那还不都是跟我们圣人先生学的?”?
  又一阵会心的大笑之后,尉才子道:“我们都是从孔夫子那里学来的啊,他才是中国跑官第一人呢!”这一脱口之辞又令众人大悟,都称这是个新发现。张才子道:“是啊,我白活了这么多年,白跟人讲了那么多的学问,怎么没想到这点呢?细数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翻遍二十四史,还数得出哪一人比孔夫子跑官最早呢?”蓝才子道:“原来我们寒窗十年苦读书文,就跟他学得点跑官要官的道理和学问啊。”?
  秦才子道:“想当初,孔圣人跑官也属不易,他51岁在鲁国当了个县长,从此奔走于权贵之间,做了个司法部长那样的官。55岁时,本该退居二线了,他也不受鲁国欢迎了,从此开始了周游列国游说跑官的旅程,说破嘴皮,累累如丧家之犬,却没有求到官,后来又回到了卫国,还是靠他的学生子路帮忙才求到了一个虚职,这其中的辛苦和心酸可想而知。我这个官虽不是跑来的,也可谓是经历了三六九难的,就像蓝兄一样。”蓝才子道:“羞煞老夫矣!要是我像你一样真的也学到了孔圣人的功夫,现在还会是一介寒儒?”尉才子道:“不要谦虚嘛,都差点跑到个副县长的官了,功夫还不够?只是我尉某人的功夫不大又不小,上又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如果也下到秦兄这个位置倒好了,多实惠啊。”张才子道:“名位仁兄都跑到副处以上去了,还嫌不足,老弟我至今连个副科也没混上,不是要活不成了?”众人齐道:“我们跟你换好不好?”? 
  这时,一桌丰盛的酒席摆上旁边另一张圆桌上了,大家移步一旁,开始干起杯来。酒是30年的珍藏茅台,特为秦才子的喜事准备来着的,喝过三巡之后,众人的兴致更是提高了。主人张才子年纪最小,可见识却最多,大概是职业习惯了,他历来在四人中总是控制着说话的主动权,在那里眉飞色舞、口若悬河地说起近半年来他在南中国的土地上创造的几个奇迹,讲那些做项目的大老板们如何三顾茅庐求他去大施点石成金之术,在他面前如何恭恭敬敬战战兢兢,而他又如何把一个个蠢才似的老板骂得狗血喷头对方却不敢稍现愠色,最后的总结是:“老板们算个猪,你千万别把他们当人看!”众道:“那你不也是个猪!”张才子道:“不对,我虽堕落成一老板,可我并不纯是个老板,我是个专门培养老板生产老板的人,就像个养猪专业户,专门养猪的,把小猪养成大猪,让公猪配上母猪,让母猪产下小猪,如此循环的工作而已。”众道:“那就算个大公猪。”?
  秦才子道:“尉兄说领导是个鸡巴,蓝兄说文坛是个屁,张圣人又说老板是个猪,依我看,还是他这句话说得最有底气啊。”他心里最清楚,尉才子骂领导又想当领导,蓝才子骂文坛又舍不下文坛,张才子骂老板又更离不开老板,但数他最牛,人有了钱,骂人才有底气。张才子又道:“千万别把老板当人看,他们的心最龌龊,你们看看看这一片洋房别墅,我为那个澳门老板赚了多少钱?八个亿啊。”看来,他至今对这事仍耿耿于怀,尽管这套当初价值300万元的别墅现已升值一倍,他也算是从中掘到了第一桶金。秦才子在心里认为四人中当数张才子才华最高,但气量也最狭小,平时为人太有些斤斤计较了。记得当初他在伶南电视台任总编室主任的时候,上下关系都搞得很僵,被逼辞职下海,竟然大获成功;北京广播大学新闻高材生的媒体策划炒作本领让他在商海中游刃有余,但能够发展到今天的成就还是让人有些难以相信,他明显缺乏一种老板的领导能力,而且越来越显出张狂,人有钱了就是不一样。于是,秦才子道:“如果没有那些老板猪,哪有你今天这样的派头?”?
  张才子道:“我就靠杀猪卖肉赚钱,猪是我养大的,到一定时候就要宰它。要是都像你们这样仁慈,那只有做穷文人的命了。”有道是故人面前不说得意,这话把众人说得心理都酸溜溜的,张才子明显是起了酒意,好在大家知道他就这样的人,也不跟他计较,于是转了话题,为秦才子的高升再次干下三杯。秦才子道:“还要请教各位一些为官之道。”蓝才子道:“送你八字官场真言: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尉才子又补道:“如已自宫,未必成功。”秦才子于是想到这几月来经历的是是非非,鼻头也有了些酸酸的感觉。?
  张才子道:“人人都自宫了,都独骟其身了,成功又有何用?想当初,我在电视台的那些日子,真是活得没劲,那样的体制根本没有咱们文人生活的空间,在商海拼打,虽然也累,但累得值,有使不完的劲。人生的意义在于,把个人才智发挥到极至,否则就是白活。”秦才子道:“看来,文人要成功,还是要跟商业结合,做个成功的文化商人最好,就是做一个文化金钱动物。”蓝才子道:“实在不行,就如秦贤弟那样搞政治,做个文人政客也行。”尉才子道:“再不行,就只有如蓝兄那样老老实实做文化,做个文化流氓吧。”蓝才子道:“都是流氓,商业流氓,政治流氓,文化流氓,能够被骂流氓的人都很成功,可我被骂文化流氓还都不成功啊,冤哪!”?
  秦才子想起付洪那句“世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的评价,于是把这事说了一遍,道:“可惜,如今还真是少有这样的文化流氓了,至少他们还能够专心一意地写文章。”又对着张才子道:“可惜啊,流氓们都下海去喽。”张才子又反过来对着他,道:“可惜噢,流氓们都跑到官场,蜕变成政治流氓喽。”蓝才子道:“最近有几个文化流氓老是告我们的状,说我们评出的伶南文学精品奖不公平,是幕后操纵。“尉才子道:“除了付洪,肯定还有袁三维那小厮,就是那个写评论文章为伶南作家排位的小子。”大家还记得那篇文章就发表在几年前的伶南日报上,由副刊部主任熊力幕后操纵的,把伶南的作家照梁山泊好汉那样依次排队褒扬一番,都是些名不见经传却又在伶南报上写凑热闹的角色,而实有其名的伶南四大才子偏偏一个没排上,当时很多没排上的人闹得很凶,差点跟他打起官司来,偏偏四大才子却懒得与之计较,而蓝才子这次评奖相信也不会放过惩治袁三维的机会的。?
  张才子道:“既然还有那么些人为这些几百上千元一个大奖闹得天翻地覆慨而慷,说明伶南文学还是有希望的。”蓝才子道:“但也不可能希望他们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吧?”尉才子道:“希望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这世上本来有很多路,走的人多了,反而没了路。”秦才子道:“毛主席教导我们,这个世界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蒂还是他们的。”四才子又碰杯,大笑。奇怪的是,近几年来,大家在一起反而不谈文学了,看来人的地位变了,境界也就变了,什么狗屁文学艺术,让给那些无聊的人去谈吧。?
  正说着,有一个风姿绰约的高挑美女出现在花园里,跟大家抬手妖媚低地叫了一声“嗨――”,又跟张才子对了一下嘴,退回房里去了。尉才子问:“又是哪里送上门的买卖?”张才子道:“你就别管了吧,反正咱哥们得赶上时代潮流。”秦才子道:“又是一只蓝鸟吧?”张才子道:“什么男人的小鸟,都什么年代了?这次是一只大笨鸟,大奔。”三人惊愕地张嘴道:“比台湾男人还要更台湾了。”张才子这些年频频“换鸟”,每次一换之下就大方地送出一辆蓝鸟车,因此赢得了“台湾男人”的美名。台湾男人在大陆素以好色和吝啬著称,可他们对朋友吝啬,对女人大方却是真的。张才子可以大方得随手抛掷数万金送出一只“鸟”给女人,可有时也会吝啬得为区区几元的停“鸟”费跟小区保安争论不休,好在他对这圈内外的几个好朋友还是够意思的。?
  尉才子道:“这次舍得花这么大的本钱,看来是碰到真感情了吗?”张才子道:“这是我从西子湖畔带回来的,有些赶潮流,还是个海龟,当初我说我是个二锅头又带了两个拖斗你计较不?她说这很好的那我就正好不用生BB了,我可怕痛了,就这事令我特感动。”张才子离过三次婚,有两个小孩在上海一间贵族学校寄读,秦才子心想难道他还想离第四次婚不成?这样的女人也能长久?而尉才子说了:“女人还是要妖媚,才有女人味,观念开放一些更带劲,放荡的女人使男人爽死,要是我们秦老弟也换个你这样的女人就好了。”蓝才子道:“是啊,她肯定不会在乎家里反对了,她家里人也定不会骂我们文人都是流氓了。”秦才子心中隐隐又被刺了一下,但口上却道:“都是你们这些流氓,坏了我一世英名。”?
  文人们的话题自然离不开女人,便又扯到了女人上,说上海的女人最实际,北京女人最独立,湘妹子最多情,川妹子最漂亮,东北妹最真心,伶南女人最传统,等等;有说女人独立和聪明一些好,有说传统傻气一些好。秦才子最中意的还是伶南女人,虽然长得不很漂亮,但是温柔善良又传统,他道:“就好比喝酒,伶南女人就像是一杯老米酒,味道是淡了点,可喝醉之后好享受;相比之下,外地女人特别是北方女人就好比一杯苞谷烧,一下子就可以把你醉得晕晕乎乎,但醉过之后醒来是头痛。”蓝才子道:“经典的体验和总结,高!可现在你喝不成老米酒了,干脆也像张圣人一样改喝苞谷烧吧。”张才子道:“我这个女人不是那种低档的苞谷烧,而是陈年佳酿,是这种国酒茅台。”尉才子道:“那今天你也拿出来跟我们一起分享,这不成了轮奸吗?来,为这个女人干杯!”?
  张才子也说了一段他对女人的感受:“找女人就跟打麻将一个道理:首先讲结婚,一见钟情是天胡,自由恋爱是地胡,媒人介绍是平胡;再讲婚外情,没有情人是白板,只有一个情人是单吊,情人多了是十三烂,勾引别人的老婆是抢杠,勾引到又生了小孩子呢?——就是杠上花了。”话未说完,四才子早已笑得差点奄奄一息。毕竟是张才子见的世面广,真是高!又干一杯。?
  尉才子也来了一段:“找女人就像握手:握住老婆的手,好比左手握右手;握住小姨子的手,好比当年新婚狗;握住情人的手,好像回到十八九;握住同学的手,后悔当年没下手;握住同事的手,就怕领导先下手!”也算高,再干一杯。?
  蓝河最后来一段:“中国男女偷情也有不同的说法:一般的小青年偷情叫法是狗男女,平常已婚男女偷情是奸夫淫妇,跟小姨子偷情是吃窝边草,跟儿媳妇偷情叫扒灰,都难听;而跟同学偷情是旧梦重温,跟下属偷情是亲切关怀,跟上司偷情是积极进取,跟一般同事偷情是团结同志,干日本女人也是革命;这些都还好听,但都没有文人偷情的叫法好听——什么吟风弄月啦,拈花惹草啦,云山雾水啦,蝶浪蜂狂啦,鸳鸯戏水啦,才子流情啦,还有怜香惜玉啦,你看,尽是些风月花草与山水、至珍祥物与宝贝,情深意切的好词儿,何等雅致,多高尚哉尚。连嫖娼也叫体验生活,乱伦也有弗洛伊德理论根据!”?
  这也还算有些研究和见识,但不太好笑,众才子不依,要他再来一个。蓝才子却立起身来,对自己的身世际遇大发感慨,赋诗曰:“大道如青天,我却不得出!”?
  尉才子立即补上一句:“安石不得出,将如苍生何?”这下,又引发了众才子的诗情,一个个都百般感怀地吟风弄月起来,吟出了好多精彩绝伦的好诗篇,也都受到各自坎坷经历的感染,最后竟有些莫名的诗酒愁情涌上心头,一个道:“管他呢,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一个道:“今霄有酒今霄醉,哪管明月鸟事情,但问今宵酒醒何处,扬柳岸,晓风残月。”一个道:“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再去取来茅台酒,与尔同消万古愁。”一个道:“四大高才仰天歌,吾辈岂是蓬蒿人?喝吧,唱吧,唱起来。”?
  秦才子今日已出蓬蒿门,众推他先唱。他本想来一首那个还未正式唱出的《甘洒热血写春秋》的庆功曲,但不知何故一张口唱出的却是著名君王词人李煜那首千古愁怀的歌,大家也一跟着唱:?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园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哪有几多愁,恰惟一江春水向东流。?
  诗酒当歌,文人情怀,直唱到明月当空,山色迷朦,大家才俱各分散。张才子的公司总部已经迁离伶南,明日又将远行,临别时分众才子又打拱作辑吟诗相送。一个吟:“劝君再坐飞机走,西出阳关无故人。”一个吟:“长恨相逢未款,而今何事,又对西风离别?”一个吟:“早归来,重叙今夜情,乐无边。”张才子也回诗相赠:“此峰纵然高千尺,不及三人送我情。”?
  秦雄离别出来,不觉之中眼旁已挂着一滴清泪。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