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1 章 藩镇乱世 聪慧少年 1
第 1 章 藩镇乱世 聪慧少年 1
唐德宗贞元元年(785),盛夏。
  炎阳高悬,酷热难耐,路边高高矮矮的树上,一片片叶子有气无力地泛着灰白,一只只夏蝉正隐在萎蔫的叶间细枝上,嘶嘶呀呀地叫着。涿州范阳通往石楼村的大道上,行人极少。
  这时,远处隐隐出现了一个灰点,渐渐地近了,大了,清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正骑着一头灰白的毛驴儿,急急地往石楼村赶来。他不时用衣袖擦拭着额头的汗,身上的薄衫上,前胸后背早洇了湿湿的汗渍。他手持一根柳条,使劲地抽打着毛驴儿,只希望它走快点,可驴儿偏偏不理会主人此刻的意图,总显出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儿。
  汉子姓贾名谟,乃是涿州范阳石楼村人。今年春上,他在长安应举,又一次名落孙山,万般沮丧,更觉着无颜见家中两位兄长,途经洛阳,便和好友张籍在那里逗留了一些时日。后来有人捎书,说范阳老家出了事,两位兄长死于非命,家嫂和侄儿老小全乱了头绪,他这才火急火燎地往家中赶来。
  石楼村在范阳西北十余里,是当地一个大村堡。村里以卢姓居多,其中夹杂着一户贾姓人家。这贾家,原本是早有名望的大族,据说出自西周姬姓。周成王的儿子周康王,赏封叔父唐叔虞的少子公明于贾地(今山西临汾),并使贾为附庸国。公明号贾伯,其后世子孙遂以国为氏,即为最早的贾氏。在以后的历史长河中,贾氏家族又出了许多有名望的祖辈,西汉的政论家贾谊,曾以一篇《过秦论》传诵万世,还有东汉的经学家贾逵,晋代的宰相贾充,以及为中国农业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著名农学家、北魏的贾思勰等。可是,到了李唐,贾氏家族却显得衰败下来,一二百年来,也没有什么人物为贾姓家族添光帖彩。
  石楼这个贾家,原是贾谟的祖辈从河南远迁而来。当年,老家闹了水患,那位老先人携家带口一路向北沿街乞讨,来到石楼村时,遇着一位卢员外一片好心,将他们收留下来。几十年眨眼即过,贾谟哥仨相继成人,娶妻生子,老父亲却老了,离开了这个让他凄苦了一生的世界。
  这哥仨,贾谟最小,大约五六岁,他们来石楼时,正是唐代宗大历年间。后来,大哥贾沿,娶了卢家一仆人的女儿为妻,大历十四年(779)秋,生得一子取名贾岛。二哥贾谅,娶得范阳城王氏为妻,也有一子,唤名贾区,比贾岛小两岁。
  他们初居石楼村,人地两生。为了养家,贾沿、贾谅哥俩早出晚归,在范阳城里奔忙,勉强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
  贾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多次要同两位哥哥出门挣钱。
  贾沿告诫三弟,安史之乱尚未完全平息,外面兵荒马乱的,他年纪尚小,应该在家用功,到时若能像卢员外那样,混个一官半职,不被人欺负,一家人就算烧高香了。
  的确,曾经在范阳一带兴起的安史之乱虽被唐王朝平定了,可是,叛军的势力非但未得到消减,反而有着加重之势。于是,导致大唐王朝最终走向灭亡的藩镇割据又在范阳出现。范阳节度使不听朝廷发号的使令,他们各自为政,不为国家纳粮上贡,有时甚至还会发生小规模的战争,百姓们随时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石楼村口,贾岛、贾区小哥俩坐在一棵皂角树下,翘首张望。自从得到贾谟回家的消息后,小哥俩天天都到村口来,期盼着堂叔早一天回来。可他们等了好些日子,等得天热了,蝉叫了,小哥俩破旧的衣服也脱掉了,还是没把堂叔等回来。
  “哥哥,我快热得受不了了,让我回去喝口水吧。”贾区身上晒得油红,汗水顺着脊梁直往下淌。
  “你先回去歇歇,我给咱等。”  贾岛淡淡一笑,“看把你急得,汗都出成这了。”
  这年,贾岛七岁。他长得瘦瘦的,一脸蜡黄,穿件浅蓝薄衫,静静地坐在树下,头上正沁出微微细汗。他不像弟弟贾区,蹦上跳下,跑东奔西,不见得渴热难耐。
  忽然,贾岛发现了远处那个人影。那人好像是堂叔,他再一看,又不是,堂叔的身体胖胖的,并没这样瘦么。可又一看,不是堂叔是谁,贾岛“哇”地一声哭了,一路跑了过去,扑在刚刚跳下驴背的贾谟怀中,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晚上,贾谟和两位嫂嫂以及侄儿贾岛、贾区团坐在小院里。他没向二位嫂嫂诉说赶考的情况,也没询问哥哥罹难的事,可是,他这会也是伤心难耐啊。去年冬天离家时,二位哥哥将他一直送了十多里,才依依不舍地分手,这一说不在,人就一下子跑到了另一个世界里去了。
  二位嫂嫂抽抽泣泣,伤心不已,不知如何讲来是好。为了让她们心里舒缓一下,贾谟也不愿多说什么,只是让她们痛快地哭上一场。贾区傻愣愣地看着母亲和伯母失声痛哭,还是贾岛懂事,他向堂叔讲述了父亲和二叔遭难的情景。
  原来,范阳节度使李怀光为了扩充实力,无论长幼精壮,只要被他的部下遇着,便要被充应军。那次在范阳城里,贾沿、贾谅正要回家,竟被抓去充军筑城。这如何是好?哥俩一想,不如跑吧,要不,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命。当晚,他俩偷偷潜出军帐,并未回家,而是拼命地往北跑,不料没走多远,就被官兵追上。不知挨了多少打,流了多少血,等到哥俩被人抬回家时,早已成了两具伤痕累累的尸体。
  卢氏、王氏俩妯娌匆匆葬了丈夫,即托人给三弟贾谟修书传信,让他无论考得如何,赶快回家是好。
  贾岛向堂叔述说父叔的罹难,并没有多少眼泪,仿佛一个大人。可他眼里无时不透出对独裁的地方政权的仇恨。
  贾区在一旁补充:“三叔,我要学武功,学成了去杀那些害我父伯的恶人。”
  “你俩记着,”贾谟静静地说,“学武功可以,但你们要有目的。要是强身健体,我支持你们,可要报仇,凭你俩的能耐可不行呀。你俩要立志求学,等到学有所成,可以入朝为官,平定地方叛乱,为国家建功立业。那时,咱不仅报了仇,还为国家平了祸乱,岂不是更好?”
  为了贾岛、贾区小哥俩早有所学,成就一番事业,贾谟开始教授他们应举入仕的必学功课。他要把自己平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两位小侄。他告诉小哥俩:
  “你叔无能,这回没考中进士,可是,我教你俩学有所成,完成我和你们父辈的愿望,却并不困难。”
  他首先教孩子写字,练习书法。由于清贫,没有银两买笔墨纸张,贾谟取来一只青碗,盛了水,随手抓来一把黄土放进去,用棍儿搅匀了,成了黄橙橙的泥汁。俩孩子就用这一碗碗浑黄的泥汁,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家里的地上,院墙上,甚至门板上,无处不留下小哥俩歪歪扭扭的字体。
  至于入仕之学,贾谟先从基础入门,他以《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这四书,以及《周易》、《尚书》、《诗经》、《礼记》、《左传》五经为重要课程,按自己上学的步骤教授。
童年的贾岛贾区,求知欲极强,无不显得聪明伶俐。贾谟刚把《诗经》中的“国风”教完,贾区就已经能一字不落地背给堂叔听了。尤其贾岛,更是记忆非凡,无论《论语》、《诗经》、《礼记》,你随便取来一部,翻出某页起个头儿,他都能背出一大段来。
  也许是孩子的天分,也许是贾谟的急切期盼,贾岛贾区哥俩非同一般。艰难困苦的生计,并没影响孩子的智商。贾岛虽说只有十岁,贾区还要小他俩岁,可是仅仅三年,他俩已读完了童蒙阶段应该掌握的全部课程,而且还练出了一手不错的字。
  “不错么!”
  贾谟暗自欣喜,觉得这俩娃今后肯定能成大气,自己的期望不会付之东流的。他一想,现在要开始给这哥俩教授诗文曲赋了。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