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 章 府试受挫 恒山出家 1
第 5 章 府试受挫 恒山出家 1
  贞元十二年(796)是丙子年。
  夏末时节,孟师傅的一纸举荐信,贾岛轻松通过了范阳县府的投牒举荐,只盼着到了八月,哥俩同赴涿州府参加秋季的乡试。
  在唐代,参加科考的举子,有生徒和乡贡之分。生徒,是由中央和地方的各类学馆经过规定的各类学业考试之后选拔送到尚书省的,不经学馆选拔而是由各州县选送的,则被称作乡贡。
  乡贡每三年一次,逢子、午、卯、酉年举行,先由县里主持举行考试,选取若干名优秀者,送州府再进行考试,其中的优秀者报送中央,会同生徒一起参加尚书省有关机构的考试。一般情况下,州府选送参加考试的举子,上等州府三人,中等州府二人,下等州府一人。
  哥俩回到家中,将此事告诉香儿。香儿一听,高兴得简直要蹦起来。涿州可是大地方,表哥第一次出远门,为了不让表哥被人瞧不起,使他顺利通过府选,她觉得,自己能做的,就是给表哥缝制一身衣裳。
  一连几天,香儿夜不能寐,把一双眼睛熬得布满了血丝,终于赶制出一身新衣来。
  八月初,贾岛和堂弟贾区一同来到涿州范阳郡。
  贾岛身着白色粗麻布长袍,头戴方巾软帽,站在涿州城外。城门口,行人进进出出,望着高大的城门,看着秋高气爽的天空,他不禁长长一叹,心想,这就是涿州城么,我这就是来参加今年的秋试么。
  “快走,赶紧进城吧。”贾区像个书童似的,催促着贾岛。
  俩人匆匆进了城门,眼里立即放了光。只见这里街道宽阔,门店林立,叫卖声此起彼伏,讨价者面红耳赤,行人或者悠闲自得,或者忙忙碌碌,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呵,一个涿州城尚且如此,不知那京城长安又会是个什么样子。
  他们找了一家客栈住下。由于初到涿州,那天夜上,哥俩激动得怎么也睡不着,贾区随手抓起一把笤帚,在院子里舞起剑来。
  西天那一线月牙儿已经沉下去了,除了窗子内微弱的灯光,院子里一片漆黑。贾区像一只灵活的猴子,在那里忽高忽低,伸臂蹬腿,不一会已经气喘吁吁。贾岛在一旁看得哈哈直笑,不由诗念涌动。他想,自己跟堂叔学文至今,也十来年了,如今,也算学有所成,到了该为国效力的时候了,这不就像那些侠客剑士,欲要有识之士赏识重用么。
  贾岛进了客房,取出随身所带的笔纸。少顷,一首《剑客》落在纸上。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贾区满头微汗地进了屋,看见桌上新作的诗,高兴地捧读一遍,说道,“好么,我给你耍猴舞剑,你倒好,竟写了诗。”
  第二天,贾岛刚刚起床,就有人知道他写了一首《剑客》。原来,贾区一大早在那里诵读,客栈里的人听到后纷纷传开的。贾岛虽然内心激动昂奋,可他比较内向,不善于张扬,便指责贾区:“你呀你,我刚写的诗,还没够得修改呢,你咋……”
  “不是挺好么,还改啥呀?”贾区一旁替自己辩解。
  “我总觉着,诗的最后一句写得不妥。那个‘有’字没有用成‘为’字好。‘有’字意浅,是以游侠之口气写出,好像我要给人报仇似的,若写成‘为’字,便有了英雄壮怀。你说呢?”
  贾区一想,果然如此,可他又不愿服输,又继续辩解道:“那你平时写诗可是一挥而就的呀?”
  “那要看情况么,你要知道,一个好的字词,应该只有一个最为恰当的用处。咱写诗,不仅要学会炼意炼句,更应该注意炼字的,字才是诗的眼睛,绝对马虎不得。”
  贾区觉得贾岛讲的有理,他也第一次明白,堂兄写诗原来有这么多的讲究。
  一首《剑客》,使贾岛一夜间名传涿州,参加乡试的各县学子,无人不知有位叫贾浪仙的小青年。有的甚至嫉妒,担心他被录用,毕竟一个上等州县,每次最多只录用两三个人。
  贾岛多年住在佛门僧院,除了那些和尚们,他很少与人接触。若说到拉拢关系,人情世故,确实让人不敢恭维。再加之,他虽然性格内向,可孤傲的心性早已生成,也不愿低下头去向谁祈求什么。这次参加乡试,他虽然做了不少准备,可实质上,没人替他打通关节,涿州府多年来处于独立割据状态,州府的官员关注的只是自己的军队实力,并不把乡试当一回事儿。因此,也就不会有人知道还有位曾经写出了《剑客》的这个小青年了。
  贾岛虽然按程序,参加了九日,十二日和十五日的三场考试,也见到了那几位考官,可是,又有谁知道贾岛,知道在学子间传得沸沸扬扬的贾浪仙呢?
  几天后,哥俩一脸沮丧地回到石楼家中,兄妹三人在屋里呆了足足一夜,除了骂骂州府的考官们,他们又能说什么呢?
  表妹香儿劝他,让他下次再考,可他觉着现在这个时势,是容不得自己参加秋考的,更别说到京城去参加科举考试了。他一下子觉得前途一片灰暗,自己应试入朝的梦想简直太渺茫了。
  贾岛回到木岩寺时,孟师傅依然在向僧人们讲佛经。贾岛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后面,头沉得低低的,虽然来了,可他觉得无颜再见孟师傅,满脑子尽是羞愧。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人轻轻摇了摇他,贾岛抬眼一看,孟师傅正微笑着看他。贾岛一阵愧疚,眼里立即湿了,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情不自禁地涌出来。
  孟师傅安慰道:“孩子,别难过,这其实再正常不过了,你要知道,有多少文人骚客,一生痴迷于科举仕宦,可到头来依然是竹篮打水一无所获。只可惜现在不是贞观之治,不是开元盛世,整个大唐从上到下一片混乱,现在的官吏,没有几个能够秉公办事,为我朝精选人才的。他们看到的永远是自己的利益。”
  “师伯,那你说,我该咋办呢?”贾岛现在一点主意也没了。
  “浪仙,我最近准备到恒山北岳庙去,你和区儿不如跟我一块去,也顺便再到外面,开开眼界。”
  贾岛想了想,答应了孟师傅。
  一听说贾岛要随孟师傅去北岳庙,贺兰朋吉觉得突然,甚至有点不信。他虽然跟贾岛认识多年,可说到友情之交,其实才算刚刚开始。贾岛身上的许多东西都让他羡慕不已,他还准备向贾岛学习呢。
  这天,贾区领来一人,贾岛一看,并不认识,可又好像在哪儿见过。他大约十六七岁,身体蛮显结实,一双大眼睛里透出丝丝智气。只见他走上前,向贾岛深深一揖,把个贾岛糊得不知所以,一边结结巴巴地说,“使不得,使不得,”一边忙着还礼让座。
  贾区连忙介绍:“这可是我的好友,就是山下王大伯家的王参。他听说我们要离开木岩寺,特意上山看你的。”
  那王参赶忙说道:“浪仙兄,久仰你的大名,只盼和你相识,还想向你学习诗文呢。”
  “那里那里,什么久仰大名,我可担当不起。”贾岛又是一阵谦让,“小弟若喜欢我,咱交个朋友不就行了么。”
  贺兰朋吉在一旁看了,只见三人嘻嘻哈哈说得投机,便凑了过来。贾岛忙向王参介绍,“这位师兄也是咱的朋友,今天遇到这了,咱几个不妨畅所欲言,来它个天昏地暗。”
  他们从起初的相互喜悦,聊到不久的离开石楼,从谈笑风生到依依惜别,直从晌午聊到日将西坠,王参才道别下山。
  不知何时,贾岛哥俩对香儿的关怀呵护,使她对二位表兄弟生出了无以名状的感激,她直觉得,贾岛哥哥对她的关怀无微不至,她想报答,又不知怎么报答,渐渐生出暗恋之情。说真的,她不忍心贾岛离她而去,可一想到表哥刚受了府试之挫,心里难受,她又不知说什么好。
  已是深秋,天渐渐生出寒气,野草开始枯萎,树叶纷纷飘落,贾岛哥俩安排好表妹的生活,跟着孟师傅一路往西,向北岳恒山而去。
  哥俩跟着孟师傅,依依不舍地离开石楼村,香儿看看他俩远去的背影,眼里不由流出几滴清泪。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