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6 章 府试受挫 恒山出家 2
第 6 章 府试受挫 恒山出家 2
  范阳到恒山,七八百里路程,孟师傅带着贾岛、贾区,一路上不紧不慢,走了半月余,方来到浑源地界。
  哥俩长这么大,除了到涿州参加府试,还从未离开过石楼村。第一次出远门,他们一路上总觉着新鲜,每到一处,都想多呆上一两天。
  浑源县向南数里,北岳恒山横挡在眼前,人在山阴,自然生出阴冷感觉。他们一到这里,便觉着天仿佛一下子寒冷了,满目尽是昏暗凄冷。
  北岳恒山,东跨太行山,西控雁门关,南接五台山,北临大同盆地,以东北西南走向,绵延三百多里。由于地处北国,气候干燥,山上树木稀少,山石多是裸露,显得格外险峻峥嵘,令人倍感悚然。
  一路上,孟师傅不时提起,五岳之中,恒山最高。相传远在三千年前,舜帝北巡,见此山气势雄伟,遂封其为“北岳”。这里重峦叠嶂,气势雄伟,形势险要,实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如今,数百年来,恒山却成了五岳之圣,这里既是释、儒、道三教派同处之地,更是逸人隐士的集聚之所。北岳的寺庙,几乎全是倚绝壁悬崖而筑,似成危楼悬阁,为恒山建筑景观一大特色,这自然又增加了它雄踞一方的奇伟之姿。
  这天早上,日已三竿,他们出了浑源县城寄宿的沥水客栈,沿一条小河往东南而去。沿途的胜景不时吸引着哥俩的目光,尤其贾区,时而搜寻河里有无游鱼,时而仰望恒山直插云霄,无不留下一路的感叹。贾岛虽然一路上也倍感新鲜,可由于府试受挫,一直打不起精神,并不多话。
  深秋的白天非常短暂,不知不觉日已偏西,三人来到一处驿站,住了下来。
  这驿站名叫悬泉驿,地处一个谷口,背靠山坡,面依流水,本是过往地方,行人并不显多。
  明天就能赶到北岳庙了,他们吃过晚饭,洗涤尽一路的疲倦,到外面河边转了一阵。当九月的初月升起微鼓的肚皮,他们回到驿站,宽衣歇息。
  贾区怎么也睡不着,他摇醒贾岛,要陪他说话。贾岛揉揉睡眼,哥俩坐在炕上,将被子围住身子。
  贾区说:“明天就到北岳庙了,你都不想作首诗么?”
  “唉,”贾岛叹了口气,说道:“我心情不好,恐怕写不出什么好东西,那就作一首《宿悬泉驿》吧。”
  他想了想,随口吟道:
  晓行沥水楼,暮到悬泉驿。
  林月值云遮,山灯照愁寂。
  贾区一旁听了,只说诗吟得不错,就是里面隐着太多的忧愁,不适合他们将到北岳的激动心情。
  贾岛微微一笑,说:“睡吧,明天还要上山呢。”说毕就蜷进了温热的被窝。
  三人来到北岳庙,已是晌午时分。只见百十个石级,每级高约二尺,宽仅可踩一脚,似一架天梯挂在眼前。秋阳高照,天气燥热,他们拾级攀登,到了顶上,早已热汗淋淋。迎接他们的,是一座单檐歇山式建筑,山门朱扇铜钉,绿瓦红墙,甚是威严,门额题写三个苍劲的大字“北岳庙”。
  三人不禁长长一叹,“啊!”北岳庙终于到了。
  北岳庙乃是恒山的主庙,坐落在恒山主峰天峰岭东侧,玄岳峰南坡半山腰,这里三面岩石环抱,一面敞开,像垂井缺了一壁。北岳庙背依绝壁,坐落井底,环境幽险,气势雄伟。
  庙院的峰禅师,原是孟师傅旧交,多年未见,今年他新任北岳庙主持,想起故友僻居范阳小庙,便一纸书信说明了自己的情况,邀请孟师傅来此叙旧,顺便同住些日子。
  峰禅师大约六十余岁,身穿圆领方袍黄色僧衣,外着一件赤红袈裟,显得蛮精神。他不苟言笑,多年研习佛理,生出了许多佛家的威严和慈善。贾岛第一次见到峰禅师,对他总是敬而远之,只觉他是堂堂寺主,不便亲近。
  几天下来,在峰禅师的陪同下,他们游遍了恒岳的山山水水,相互渐渐熟悉,彼此间不再陌生,言语也多了起来。
  这日午后,秋雨初晴,他们坐在禅房,喝着茶,拉着话。孟师傅向峰禅师说起作诗,顺便介绍贾岛、贾区说:“这俩孩子记忆超群,又善于赋诗,尤其贾岛——哦,应是贾浪仙,作起诗来更是得心应手。多年来,他跟我住在木岩寺,一心想进京应举,前阵子参加涿州秋试,无奈遭人冷落,情绪一直低沉。”
  峰禅师看了看贾岛,微微一笑,说道:“我唐乃诗之王国,随便拉出个人来,也能作几首像样的诗来。而要成就诗名,首首皆佳,恐怕亦非易事呀。”
  贾岛听了,心中不禁一颤,倾刻间被峰禅师震住了。孟师傅忙解释道:“你俩不知,三十年前峰公就已诗名远扬了,只因安史叛乱,才僻居恒山,削发为僧的。多年来,他不仅研习佛法,还卷不离手,习文作诗。”
  “过去的事不必再提了,”峰禅师阻止了孟师傅的介绍,转身对贾岛说,“浪仙呀,既然孟师兄说了,咱不妨作几首诗吧,把你最近到恒山的的心情写出来,不知小施主意下如何?”
  贾岛一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贾区则在一旁怂恿着直喊,有意鼓励他。
  贾岛长长舒出了口气,心想,师伯既然说了,区儿又在一旁怂恿,还是鼓足勇气作一首吧。可是,做什么好呢,心中不免紧张起来。
  约有一杯茶的功夫,一首《北岳庙》工工整整地出现在纸札上。他看了看孟师傅,一脸羞红地将诗递给峰禅师。
  峰禅师接过墨迹尚未干透的纸札,只见那一笔小篆,写得清秀不娇,柔中透刚,他不由暗叹,再读贾岛的诗,更使他佩服不已。那诗写道:
  天地有五岳,恒岳居其北。
  岩峦叠万重,诡怪浩难测。
  人来不敢入,祠宇白日黑。
  有时起霖雨,一洒天地德。
  神兮安在哉,永康我王国。
  这首诗,不仅写了北岳恒山的巍峨雄奇,写了北岳庙的威严宏伟,而且,他不忘在诗中抒发自己志在千里,为大唐谋事的鸿途壮志和对美好前程的期盼。尤其一句“一洒天地德”,更是平中见奇,仿佛霖雨一洒,天地受德,万物感德,他一个巧妙的三转弯句,把五个字分成三层意思,其用意硬挺而又往往使人不觉。
  峰禅师看了新诗,暗自感叹,对他夸赞一番。末了又说:“浪仙,你的诗才的确出众,只是——恕我不敢恭维,你写诗出名容易,入仕谋职恐怕就很难说了。如今我唐要走的是下坡路,恐怕我们的皇帝也将一代不如一代了。”
  的确,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的国势开始滑坡,但是,文坛上却经历了由盛唐的天才辈出到中唐的百花齐放。这一点,知之者甚少,贾岛自然更是不解。可这话出自一位参禅多年的老僧,又不得不使他信服。他想多听听峰禅师解释,只求能解开心中的迷津。
  秋夜已深,北岳庙地处山崖,越发地肃冷凄寒。贾区蜷在被中睡得正酣。贾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峰禅师的话不时在他心头萦绕,使他不由对自己所向往仕途产生疑虑。
  庙舍虽在山腰,由于地僻崖间,并无山风呼啸。节令也已过了白露,天气渐寒。井泉边,莹莹白露凝在井草细叶上,颤颤微微,欲坠不坠,数只秋萤藏匿草中,微微地振翅而鸣。贾岛仰望着茫茫苍穹,但见银河星系已扭向天边,似隐似现。他披衣出门,站在院中,想着自己的境况,不由低声吟道:
  中夜忽自起,汲此百尺泉。
  林木含白露,星斗在青天。
  他无聊地踱着步子,来回悠走。忽然,他看见峰禅师不言不语,远远地看着他,像是在等他叙谈似的。贾岛忙放快步子向禅师走去。
  “浪仙,睡不着吗?”峰禅师淡淡地说。
  贾岛说:“峰长老,你说我仕途难求,我只是不解,人若不能保家卫国,活在世上又有什么益处?”
  “孩子,你尚年轻,有些事还不懂。你们孟师伯,他先前也曾痴迷仕途,只想中举。可是安史之乱几十年,国都难保,谁还顾得选拔英才,如今内乱虽平,可是朝中却并不安宁啊。我觉着,你应该先以生计为重,与其为了前途痴心妄想,还不如寄身佛门,研习功课,待有朝一日国运好转,再还俗应试或许更好。”
  “这样行吗?”
  “俗话说,‘识时务者,俊杰也’,以老僧之见,这也算是万全之策。”
  不知过了多久,空中已升起半轮残月,照得天地间一片惨淡,远处有山泉微淡的脆响,不时穿过静夜,传入耳中。
  峰禅师给贾岛讲了许多,从朝廷到市井,从儒家到僧道,从达官贵人到僧侣隐逸。贾岛静静地听着,他觉着,峰禅师虽在佛门修行,对朝廷之事却了如指掌,句句话语都说到点子上,使他不由顿生敬佩。
  这晚,贾岛又作了《就峰公宿》,诗中写道:
  河出鸟宿后,萤火白露中。
  上人①坐不倚,共我论量空。
  残月华晻暧,远水响玲珑。
  尔时无了梦,兹宵方未穷。
  注:①上人——是古时对和尚的尊称。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