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7 章 府试受挫 恒山出家 3
第 7 章 府试受挫 恒山出家 3
  唐贞元十四年(798)二月初八,本是佛祖出家的日子,也是寺院为佛教徒举行剃度仪式的日子。
  这天,晴日朗朗,微风中透着丝丝寒意。峰禅师以依止师的身份(按照佛教戒律规定,佛教信徒要求出家,可以到寺院中向一位比丘请求作为自己的依止师。这位比丘要向全寺僧侣说明情由,征求金体意见,取得一致同意后,方可收留此人为弟子,为之剃除须发,授沙弥戒,此人便成为沙弥。依止师对弟子负有教育和赡养的责任),要给贾岛、贾区哥俩剃度须发,受赐法名。
  峰禅师已选好了良辰吉时。此刻,北岳庙的法堂内会集了僧侣大众,整整齐齐竟达二三百人。随着鸣钟击鼓之声在寺院上空荡起,大家分作两班,尽披袈裟,在法座下合掌作礼。净发人给他们除了头上巾帻,把头发分做九路绾了,一刀一刀将哥俩的头发剃了净光。
  剃毕头发,一位师傅呈度牒来到法座前,请峰禅师给二人赐法名。峰禅师手持空头度牒,说道:“你二人今日剃度出家,皈依我佛,兄贾浪仙赐名无本,弟贾区也以无取字,法名无可。”
  峰禅师赐名已罢,把度牒转将下来,书记僧填写了度牒,付与哥俩收受。接着,禅师又赐了法衣袈裟,叫二人穿了。监寺僧将他俩引到法座前,峰禅师用手与他俩摩顶受记道:
  “一要皈依佛性,二要归奉正法,三要归敬师友,此是三归。五戒者:一不要杀生,二不要偷盗,三不要邪淫,四不要贪酒,五不要妄语。”
  这一仪式举行地如此隆重,就连平日言词随意的贾区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他俩面对峰禅师的摩顶受记,虔诚而郑重地说了数声:
  “是!”
  从此,恒山北岳庙多了两个和尚,一个是无本和尚贾岛,一个是无可和尚,贾岛的堂弟贾区。
  贾岛哥俩受了佛戒,皈依佛门,孟师傅也少了一份牵挂,他准备返回范阳木岩寺。来时,他们三人一路的欢快,一路的笑声。如今,师伯要孤身离开恒山,他们心里不禁一阵酸楚。
  临别时,贾岛作了一首《赠僧》,恭敬地递给孟师傅。诗中写道:
  乱山秋木穴,里有灵蛇藏。
  铁锡挂临海,石楼闻异香。
  出尘头未白,入定衲凝霜。
  莫话五湖事,令人心欲狂。
  孟师傅看了看贾岛,又看了一遍他的诗,语重心长地告诉他:“浪仙呀,今后跟着峰禅师,好好修行,多帮帮区儿,让他也多写些诗文。”
  贾岛多年身居石楼木岩寺,渐渐养成了独处静思,观月赏露,并于此中感悟佛理佛意,作些妙诗。如今到了北岳,虽然寺中僧友甚众,哥俩每得空闲,就会到寺外的松荫间、山泉旁,聆春雀的脆鸣,听夏蝉的嘶唱,观看蛐虫在草丛间独窜,蚂蚁在石缝里忙碌。每当此刻,常会触景生情,诗意涌动,自有妙语横生。
  峰禅师早年习诗,对于唐诗汉赋,可谓功底深厚。他俩跟着峰禅师,参禅念佛,诵读经书,闲了写字作诗,潜移默化之中,哥俩学到了更为充足的诗赋知识。这时,贾岛开始主攻五律诗,苦练小篆书法。他觉着,唐诗之中,五律诗语言简洁凝练,若学作诗,它更能体现出诗的精髓来。每有新作,都会工整地誊写在纸卷之上,不知不觉,他们又写出了不少佳作。
  按古代僧律,全年之中,自四月十五日到七月十五日的三个月中,应当定居在一寺之中,专心修道,不得随意外出,这叫作“安居”,又叫作“结夏”、“坐腊”。其余时间,僧侣可以到全国各地云游化缘,访师会友。
  唐贞元十七年(801),贾岛已受戒三年,按照佛律,他可以离开峰禅师,自己单独修道,云游各地了。
  八月初,贾岛只身一人离开恒山,回到阔别数载的老家。多年没有表妹香儿的音信,也不知孟师傅怎样安顿了她。
  他回到石楼村时,只见家门上挂着一把生锈的锁,透过柴门一望,院子里杂草丛生,枯叶遍地,象是许久没人住了。可他又不能立马找到答案,只好心事重重地来到木岩寺。
  几年不见,孟师傅似乎一下子老了。他依旧穿着灰褐的僧袍,给和尚们讲佛经。看见贾岛,他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全然不顾下面趺坐听经的那群和尚。
  和尚们有的纳闷,眼前这和尚哪里来的,孟师傅见了他怎么如此高兴。
  贺兰朋吉见了,高兴地一跃而起,急匆匆奔向厢房。他既是倒水端斋,又是铺床取被,忙得不亦乐乎。
  在这里多年,贺兰朋吉如今已,长得人高马大,越发结实,可先前那副腼腆的样子依然贴在脸上。俩人相见,甚是喜悦,互相观望着眼前的朋友,想象着分别时的样子,昔日的大孩子,如今已变成了大人,变成同心向佛的师兄弟了。
  贾岛只和贺兰朋吉打了招呼,又眉头紧锁,想打问香儿的消息。孟师傅高兴得为他洗尘接风,并没在意贾岛紧锁的眉头。
  晚上,孟师傅还没够得询问恒山的近况,贾岛先急切切地开口:
  “师伯,多年没回来,不知香儿怎么样了?”
  孟师傅说道:“我就知道你担心香儿,她如今生活得很好。本来,我要把她的消息写信告诉你,可香儿一再恳求,不让我说。她还指望表哥长安应举呢,没想你俩皈依佛门,如今,她可是恨透你兄弟了。”说着,孟师傅哈哈大笑。
  贾岛没多言语,当初自己也曾信誓旦旦地要应举入仕,为国效力,可去了一趟恒山,就放下表妹做了和尚。如今,自己身为僧侣,六根清净,不恋尘缘,只听说表妹一切安好,他也不再多问,就和贺兰朋吉说说别的事情。
  这天,贾岛来到王参家,捎去贾区对旧友的问候。
  出门迎接他的竟是表妹香儿,他既是高兴,又是兴奋,眼珠子几乎蹦了出来。原来,在孟师傅说和下,王参娶香儿做了媳妇。他真后悔,那晚没继续向孟师傅询问表妹消息,让他这几日不时惦念起她。见香儿有了如此归宿,贾岛心里怎不高兴呢。
  在木岩寺呆了些日子,贾岛想到范阳周边的寺中云游一番。他的童年是在范阳度过的,可多年来并未离开石楼村,如今出家为僧,又回到自己的出生之地,为了对家乡有些了解,他才有了这种想法。和孟师傅说了此事,他也很高兴,只说,“到四处转转,见识一下也好。”
  贾岛决定前往范阳东边的平谷碣山。
  碣山是燕山怀抱中的一座孤山,甚是低矮,可那山平地而起,高高耸立,真可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里峰峦峻峭,林谷深邃,石分五色,古寺林立,已成为涿州平谷的名胜之地。而且,山上有一双泉寺,寺内有两眼清泉更是奇异。那泉水虽然都清澄如镜,可两泉之水却迥然各异,更是闻名。两泉相距不过丈余,其水却是一苦一甜,苦的令人咸涩做呕,甜者则使人甘冽透心。
  贾岛并不认识双泉寺的僧众弟子,只是慕名前往,也是初次出游,只觉新鲜。他在那儿转了一日,起初,他心情舒坦,对碣山的一草一木,石碑井泉顿生好感,和那里的僧人畅谈渴饮,也很是投缘,可是,当他听到碣山的来历,听到双泉的故事,心中渐渐生出许多的不平。
  他觉着,自己虽然皈依佛门,潜心向佛,可毕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和尚,今后究竟怎样研佛修行,才有正果。眼前这小小碣山,耸于幽燕,本是少有人知,可是两眼井泉,一座双泉寺,也使它扬名九州。
  还是自己年轻薄学,无依无靠。不知什么时候,他才能像碣山这寺这泉,四方闻名呢。
  他既已皈依佛门,别无他求,可是,正如峰禅师所言,在诗文上下点苦工,或许他的诗名会像碣山双泉一样传遍九州的。此刻,贾岛心中,有了一个小小字号——碣石山人。
  身为儒徒,无不想借出游之际走遍大江南北,访尽高僧名流。贾岛这次出寺云游,其实也完成了他人生中的首次壮游。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