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8 章 府试受挫 恒山出家 4
第 8 章 府试受挫 恒山出家 4
  数年未见堂叔贾谟,贾岛一直惦记着他,堂叔的朋友张籍身居东都洛阳,现在正值深秋,离明春回恒山,还有数月时间,不如去趟东都。去拜访一下张籍前辈,也顺便打听一下堂叔的消息。
  范阳距洛阳近千里路程,听说贾岛要去洛阳,妹夫王参特意牵来一头毛驴相赠。那毛驴儿一身黑缎,毛光体壮,是王参精心饲养的备耕之畜。
  贾岛自然感激,一番谦让,无奈小两口盛情难却,他只好欣然笑纳了。他走的时候,王参和香儿一直把他送出村子十余里,才依依不舍地回去。
  那青壮的毛驴儿驮着新主人贾岛,驮着他的行囊,离开范阳石楼。这日到了易州上谷地界。前面一条小河挡在眼前,河水东流,一路滔滔。这里已是易州,想必这条河就是易水吧。想到此,贾岛不由想到易水的渊源。
  易州和涿州相临,也是河北道一大州县。它的历史,始终和那位叫荆轲的侠士连在一起。荆轲乃一剑客,曾云游各国,以四海为家。那年,也是深秋,荆轲奉命行刺秦王赢政,燕国太子丹在易水桥边作别,高渐离击筑,荆轲合着乐拍高歌,留下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千古绝唱,从而使易水名传天下,成了侠义壮别的代称。
  这条河果然是易水。此刻,四下行人稀少,贾岛走在河边,心中浮想联翩,荆轲看重节义,为义舍身,怎不令人感叹而心生敬畏之情。如今身处易水河畔,遥想当年易水桥头义士辞行的悲壮场面。易水滔滔流过,荆轲的英名也涛涛流淌,流淌着那场悲壮和凄美。
  贾岛的思绪在历史和现实中来回转移,禁不住诗兴横生。他骑在驴背上,一边任驴儿悠悠前行,一边放声吟道:
  荆卿重虚死,节烈书前史。
  我叹方寸心,谁论一时事。
  至今易水桥,寒风兮萧萧。
  易水流得尽,荆卿名不消。
  夕阳西坠,映红了西天一片。贾岛见天色已晚,便寻得一处寺院歇了。
  他歇息的这座龙兴寺在易州上谷县,虽比不得北岳庙,可它比木岩寺要大出许多,庙堂也高大雄伟,光寺里僧人就有几十名。尤其寺内那一座三层阁楼,飞檐跷壁,甚是伟壮。
  在古代,僧侣云游四方,见佛就叩拜,见庙就上香。因此,投宿庙堂,自然就成了相互间一种义务。
  寺中主持郑师傅待人谦逊,彬彬有礼。他客气地将贾岛迎入寺中,准备床榻。当他得知眼前这位僧人就是范阳贾岛时,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仔细将他打量了一番,半是惊奇,半是不解。当年的幽燕骚客,一首《剑客》曾经传遍幽燕,范阳周边无人不知。可他从未见过,谁料今日一见,竟还是佛门同宗,自然喜欢,不免就有了许多相投之语。
  当晚,郑师傅仿佛碰见多年不见的老友,直和贾岛畅谈了半宿。原来,他也是个诗痴,作了不少诗作,他将自己的诗卷拿出让贾岛一一浏览,只盼得到斧正。对贾岛,他既是夸赞,又是恭维,把贾岛说得阵阵面红。
  郑师傅说:“无本师傅,凡来我寺者,无不以登楼远望为快,明日你不妨登上阁楼,题诗留念,也好使我的小庙借你佛光,蓬荜生辉呀。”
  贾岛脸上微红,多年来,还从没有人如此高抬自己,这日用过早斋,在郑师傅的陪同下,贾岛登上龙兴寺内那座三层阁楼。站在楼上,举目四望,感觉果然不同。
  太行山东麓的郎山(今河北省易县狼牙山),乃易州十景之一,素有北方小黄山之称。山上苍松翠柏,流泉飞瀑,风光绮丽。他望见郎山高耸,旭日初映,透着七彩之霞光,群峰相衬,云横山腰,不由生出清幽欲登之趣。
  郑师傅早已备好了笔墨纸砚,贾岛也兴致正浓,并不推辞。他先提笔写了诗题:《易州登龙兴寺楼望郡北高峰》。接着稍做凝思,他方饱蘸浓墨,挥笔写道:
  郡北最高峰,巉岩绝云路。
  朝来上楼望,稍觉得幽趣。
  朦胧碧烟里,群岭若相附。
  何时一登陟,万物皆下顾。
  次日一早,贾岛欲往洛阳,去和郑师傅辞行,郑师傅说啥也不肯,只希望他能在寺里多住几日。并说有位居士,时常向他提起浪仙的大名,如今来到易州,何不见见。
  郑师傅所说的那位居士,姓郝,也是痴迷诗赋之人。听郑师傅说,郝居士喜欢清静,又以作诗为乐,虽然与贾岛并未谋而,可对他的诗早有耳闻,倒不陌生。
  贾岛心想,自己修行恒岳,不曾想在易州地界,还有人知道自己的小小诗名。既然郑师傅说了,拜会一下也好。
  当晚,郑师傅同贾岛来到易州城郊郝居士家,少顷便到。
  他俩进得院门,但见墙阴下丛丛黄菊争相盛开竞秀斗艳,有一人正手捧诗书,坐在石几前品着香茗,赏着黄花。他大约五十余岁,身穿青色僧衣,留着几缕髭须,贾岛一瞧,便知是郝逸人。
  见到郑师傅,郝逸人一边起身迎接,一边仔细打量着相随的贾岛。
  “居士,你知道这位僧人是谁?”郑师傅见他一脸迟疑,问道。
  郝逸人将他俩迎进屋中,正在思索这人是谁。看着他满眼疑惑,郑师傅接着说:“他可是你常向我提起的诗人浪仙呀!”
  “哦,”郝逸人一面道歉,一面热情地沏茶相待。他激动地说:“只听说小兄弟在北岳出家了,不想竟能光临寒舍,我真是三生有幸呀!”
  厅堂之上,郝居士自写的一幅晋代潘岳《闲居赋》悬贴正中。他果然闲居善赋,不求功利名声,言谈之中尽是隐士之词。畅谈一宿,欲别之时,贾岛赠郝逸人一首《易州过郝逸人居》。诗曰:
  每逢词翰客,邀我共寻君。
  果见闲居赋,未曾流俗闻。
  也知邻市井,宛似出嚣氛。
  却笑巢由辈,何须隐白云。
  这首诗,一二句为兼语式结构,在当时诗坛并不多见,各为单句,相互连承,并为十字句,当为凝练瘦硬之句,是说僧友郑师傅邀我过访郝逸人。末二句,似笑巢父、许由二人,只知隐居深山,不及郝逸人隐于市井更显超脱,诗中时刻不忘对郝逸人的一番感叹。
  住了数日,贾岛离开易州,前往东都洛阳。离开易州时,郑师傅和郝居士又给他赠送了盘费,送出数十里,这才依依惜别。
  洛阳不愧为大唐陪都,它前直伊阙,后据邙山,洛水横贯其中,洛阳因位于洛水之北而得名。
  不过十余日,贾岛终于来到仰慕已久的繁华之地。还未进城,就被那高耸的城墙吓了一跳,城头上的守城兵士刀枪林立衣甲鲜明,来往穿梭巡逻好是威风。城门口也有兵士站岗,只是目光游离于人流之间,却并不扰民。
  进得城来,贾岛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虽然对东都景象早有耳闻,可当他身临其境,看到满街的酒楼商铺林立栉比层出不穷,高门大院雕梁画栋互竞豪奢,天门大街行人如梭车马如龙,洛水之上舟船满载扯帆远航,还是禁不住要瞠目结舌,瞪大双眼目不暇接。再加上城内街道纵横如棋盘,河道穿梭如织,城坊如星罗密布却整齐划一,真是一块圣明之地,一派威加海内的大国气度。
  洛阳城内,市集上店铺林立,热闹非凡,孩童的哭声,商人的笑声,小贩的叫卖声,官差的吵骂声嘈杂一片。走在热闹熙攘的大街上,闻着飘香的美食,贾岛更是饥肠咕咕,垂涎欲滴。他寻得一家素食店,要了份斋饭充饥。
  洛阳可是文人墨客云集之地,他们写诗作赋,留下了很多传世佳品。贾岛初涉宝地,自觉渺小,却又不甘居人之下,他虽为一僧,却不想去追求什么功名利禄,要使自己诗名远传,他就必须拜会各界名流。自己初到东都,人地生疏,思来想去,眼下的万全之策,还是先拜会前辈张籍,想必他和堂叔还有些缘分,不会冷落他的。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