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9 章 初入洛阳 遍交师友 1
第 9 章 初入洛阳 遍交师友 1
  贾岛出家恒山,在北岳修行,不知不觉与堂叔贾谟阔别了已近十年。他这次来洛阳,虽然是奔着前辈张籍来的,可初来乍到,满目新颖,东都的繁华景象时刻吸引着他,使他不得不对这里留恋再三。
  贾岛初到洛阳,寄宿在东郊一座小庙中。这天,他起个大早,将毛驴儿交待给寺僧饲喂,就来到大街上,东张西望地看新鲜。
  洛河两岸,城坊街市,他几乎走过了洛阳的每个有名之地。他从早上直到日渐西沉,无意中天色竟已昏暗起来,抬头一望,街头已是灯火盏盏。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竟忘了及时返回,离寄宿的那座小寺还有十数八里的路程,只好急匆匆往寺里赶。
  “嗨!和尚,站住!”
  贾岛正走着,突然被人喝住,他回头一看,竟是几个守城巡逻的差役,一脸威风中夹杂着几分暴戾。
  他很纳闷,自己究竟犯了啥罪,竟会被他们呵斥恐吓。他刚想询问,那几个官兵不由分说,已按住他的双肩,又是一阵大声呵斥:
  “你是哪里人?干什么的?”
  贾岛顿感恐惧,额头冒汗,可他又不知自己犯了哪条戒律,连忙解释道:“阿弥陀佛,小僧是北岳恒山寺僧,今日行脚至此。”
  “大胆狂僧,你难道不知犯夜之罪?”
  贾岛初来东都,哪知什么犯夜之罪,他一时如坠五里雾中。
  “我朝新律规定,僧众午后不得出行,你难道不知?”
  一个反问,更使他愈加迷惑,不知所措。不管他怎么解释,他们还是蛮横无理,推推搡搡地将他带到府衙,关入牢室。
  牢室里潮湿昏暗,加之天色已晚,贾岛进去了好大一会儿,才发现墙脚还蜷缩着一位老者。只见他蓬头乌面,衣衫褴褛。贾岛一进来,老人转过身来朝他瞥了瞥,慢慢坐起来。
  “小和尚,你怎么进来的?”老人慢条斯理地问道。
  贾岛叹了口气,说道:“阿弥陀佛,我还糊涂着呢。他们说僧侣午后不得出行,我出家多年,也走过许多地方,可从未听说过这种规定呀?”他气愤中带着满肚子不解。
  “唉,现在这世道,谁也说不清。今天这个这样说,明天那个又那样说,谁知道谁说了算,谁说的对?现在这世道,世风日下呀。”老者嘟嘟囔囔,像说绕口令。
  贾岛想,走遍天下,也没有不让人回家的道理,而在堂堂东都洛阳,竟会有这种禁令,而这禁令似乎也禁得太不近人情了,就是牛羊牲畜,到了晚上还要回圈的,难道修行的和尚还不如牲畜,连回寺的权利也没了。他心里想着,不由脱口而出:
  “不如牛与羊,犹得日暮归。”
  那老人随口跟着他说了两句,便记下了,并不时喃喃起来,“不如牛与羊,犹得日暮归。不如牛与羊……”
  守夜的狱差被闹得难以入睡,勒令他们不许说话,可那老人不听,依然喃喃不休。
  按照他们说的禁令,僧侣午后出行,被拘一天。贾岛气呼呼终于熬到次日,刚要被放出来,不想那老者又喃喃起“不如牛与羊”的诗句来。
  差役告知洛阳县尹,说有一恒山和尚,放荡不羁,违抗禁令,犯夜被拘,竟还口出狂言,说自己不如牛羊。
  洛阳府尹心想,哪里还有如此狂妄之人,让差役将他带上堂来。于是,贾岛再次被推推搡搡带到府衙,但见两班差役威风凛凛,堂上一人高坐,文雅中不失威严。
  那人问道:“你是哪里来的和尚,难道不知我朝僧令?”
  “阿弥陀佛,小僧无本,乃恒岳寺僧,云游至此。初来乍到,忘记了返回寄宿庙宇的路径,故在街上被拘。”
  贾岛诚惶诚恐,可他想,自己执信五善不犯十戒,又能有什么大罪,今天就豁出去,看他们能把我怎样。
  那府尹又问,“你来东都,欲往何处,难道连个熟人也没有?”
  贾岛一想,既然问了,我不如如实相告,便告诉他:“我到洛阳是找一位张前辈,他姓张名籍,字文昌……”
  “哼,竟敢和太祝大人套近乎。”县尹一阵冷笑,乜斜着看着他。
  贾岛竟被唬住了,心想,难道张籍已成了太祝大人。
  县尹唤过一名差役,低语一番。少顷,只见后堂出来一人,穿一件绿色官袍,年约四十,显出一脸的英气,他细细打量了一番加贾岛,摇了摇头。
  县尹冷冷地看了一眼贾岛,笑着说,“你认识这个人吗?”
  “小僧初来洛阳,并不认识这位大人。”贾岛看了看,摇了摇头。
  “大胆狂僧!你不是和太祝张大人是熟人么?我郑余庆为官多年,还没见过你这等拉虎皮做大旗的狂妄之徒。”他越发显得有理,大声喝斥,句句反问,“张大人就在眼前,你有眼无珠,还跟张大人拉关系?拉下去!”
  贾岛既是气愤,又是无奈,只好任他们摆拨。
  那张大人低头对县尹说,“郑贤兄,不妨让这和尚说说,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接着转身告诉贾岛,“我就是张籍,怎么看着你陌生?”
  无意中见到了张籍,贾岛无不高兴,虽在公堂之上,却立即少了许多胆怯。他如实相告说:“小僧无本,本是涿州范阳人氏,姓贾名岛,字浪仙。当年三叔贾谟常跟我们谈到张籍张大人。”
  张籍一听是贾谟的侄儿,高兴得赶忙把贾岛从寺中接到自己府上。
  “张前辈,无本初来洛阳,实是投奔你来的。”多年不知堂叔贾谟音信,今天见了张大人,贾岛忙不失礼节地和他攀谈。
  那张籍只是谦让,不让贾岛称自己为前辈。他说:“前辈可不敢当,让你初到洛阳就受了这等委屈,这可是我的不对了。”
  “这怎能怪前辈呢?”
  贾岛初见张籍,只是客套,说心里话,他并不晓得张籍的为人处事呀。他投奔张籍,一是为了初到洛阳能有个落脚之地,再就是羡慕他的诗名,顺来拜识的。
  这张籍可是洛阳有名之士,他为人正直高洁,虽然贫病交困,仍笃信“虽守卑官不厌贫”的道理。他原籍吴郡(今江苏苏州),年少时侨居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早年出身贫穷,却才思过人。别看他只有三十七八,年岁不大,可他的诗早已传遍大江南北。贞元年间,他曾和王建同在魏州学诗,后来回了和州。贞元十二年(796),诗人孟郊来到和州,曾寻访过他。贞元十四年(798),张籍北游,经孟郊介绍,又在汴州认识韩愈。韩愈当时担任汴州乡试考官,张籍被他举荐,次年便在长安进士及第,后被授职秘书郎。张籍中第授官不久,家父去世,他回家奔丧,直到今年春上,才补升为太常寺太祝,官居东都洛阳。
  太常寺太祝属于尚书省礼部,是七品之衔,主管皇家祭祀,听着庄严,其实是个闲职。这也好,正应了他喜好作诗的生活品行。张籍的乐府诗采用民间语言,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很高的艺术感染力。他写的近体诗也清新婉丽,深受人民喜爱,他自己也说:“新诗才上卷,已得满城传。”如今他已是这些年来兴起的新乐府运动的主要骨干了。
  关于张籍的这些情况,贾岛还是寄宿小庙时从那里打听到的。不想无意中见到张籍,还出人意料地被接到府中,可见他果真如人们所传言那样,秉性耿直,注重情谊,不免喜欢起来,言谈之中也少了许多隔阂。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