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10 章 初入洛阳 遍交师友 2
第 10 章 初入洛阳 遍交师友 2
  多年来,贾岛一直挂念着堂叔,见了张籍,那一颗顾虑重重的心就要放下来了。一番寒暄之后,他急切地询问张籍:
  “张前辈,三叔一走音讯全无,我当初只知他曾经奔你而来,也不知他如今身在何处?”
  张籍听了,沉思片刻,慢慢地说:
  “仁兄贾谟那年来洛阳,和我住了一个多月就进京应试了。后来他名落孙山,也不知所踪了。今年春上,我的诗友王建从荆州归来,才告诉我,贾谟已投奔荆州军幕。”
  接着,他语重心长地对贾岛说,“小兄弟,哦,应是无本师傅,你既然到了我这儿,也无须顾虑,就将这里当家一样看待吧!”
  贾岛听了,激动得不知怎样感激张籍前辈。
  或许是过于激动,在张府的这个晚上,贾岛失眠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索性爬起来,一个人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他想,自己初到洛阳,见着张前辈,还没送上见面之礼,就已得到这么好的款待。他一个穷酸和尚,又有什么厚重的礼物相赠呢?出于礼节,他只有写诗一首,作为见面礼送给张籍。
  贾岛如此想着,便要来纸笔,凝思片刻,饱蘸浓墨,落笔而下,一首五律《投张太祝》就现于面前。诗中写道:
  风骨高更老,向春初阳葩。
  泠泠月下韵,一一落海涯。
  有子不敢和,一听千叹嗟。
  身卧东北泥,魂挂西南霞。
  手把一枝栗,往轻觉程赊。
  水天朔方色,暖日嵩根花。
  达闲幽栖山,遣寻种药家。
  欲买双琼瑶,惭无一木瓜。
  这首诗,前四句赞张籍的诗风,称其诗作内容充实感情真挚,表达简练有力。用“向阳初春葩”一语赞扬他的诗自然亮丽,用“月韵”、“海涯”赞颂他的诗风清新旷远,而这一点,正是自己平日心追手摹的风格。接着,贾岛自谦地将自己比作东北之泥,而将张籍称作西南之霞,泥霞相对,如天壤有别,再一个挂字,更加写出自己一心仰慕张籍的迫切心情。尤其末句,写自己多年来身居恒岳,能得到张籍的诗,简直如得到琼汁玉液一般珍贵,而自己,竟连像木瓜一样粗廉的诗也无法回赠。这首诗,无时无刻不自谦地写出自己投奔张籍,向他学诗的衷肯情结。
  张籍见到这诗,已是次日。他看了诗,不禁暗自称奇,心想,眼前这无本和尚才二十出头,竟已写出如此深厚的诗,如此下去,日后定会出人头地的。于是,他谦虚而由衷地说:
  “无本师傅,你过于抬举我了,我唐乃诗的天下,文人墨客随口一唾,可能就是名诗佳句。我一介小官,文采平凡,又有何德何能授诗给你呢。我们还是相互探讨,相互学习吧。”
  如此数日,贾岛在张府逗留,和他谈诗学文,的确长了见识。他知道,自己的诗或许比得过范阳和恒岳的许多人,而将自己置于东都洛阳,那简直是十分渺小的,渺小得宛如沧海一粟。他觉得,要提高自己的诗才,必须来到东、西两京,这里才是诗的天下,这里才有真正的诗人。
  这天,张籍府上来了一位客人,说是客人,可他和张籍却相当稔熟。
  张籍介绍说,这是我的旧友,姓李名凝,湖北襄阳人氏,如今隐居洛阳邙山。接着,他又将贾岛介绍给李凝。李凝将贾岛看了一眼,出于理性地点了点头,便和张籍说起话来。
  这李凝约莫五十上下,身体微微发福,他头戴一顶僧帽,却又是一身俗家打扮。此人言语不多,说起话来却总能一语中的,甚至话语里藏匿禅机,让人听了不时生出彻悟之感。
  贾岛坐在一旁,只是静听。那李凝也不多问,仿佛旁若无人,款款而谈。
  后来,来往的次数多了,李凝也见识了贾岛的一些诗作,觉得不错,和他的话语渐渐多了,俩人自然慢慢熟悉起来,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谈到兴致处,他微微一笑,说道:
  “张贤弟,如果无本师傅愿意,你二人不妨到寒舍坐坐,也好让我款待一下你这位远道而来的朋友。”
  张籍看了看贾岛,问道,“李山人相邀,不知无本贤弟意下如何?”
  贾岛想,初到洛阳,多交些朋友也是好事,就随口答应了。
  秋末初冬,已进十月,天气日渐寒冷。这天晌午,贾岛一领青色僧袍,骑着那头乌黑的壮驴,张籍身穿绿色常服,跨一匹枣红大马。俩人过了洛河,一路向北,往邙山而来,去寻访新交的朋友李凝。
  俩人一路悠然慢行,不远的路程,竟走了多半天,等到了邙山脚下,西天已映出一片晚霞。一条仄仄的小道,曲曲折折地印在秋后的荒草里,俩人绕过一汪碧绿的水池,一家简易的山房坐落在那里,孤孤单单没有邻里打扰,显得安逸清雅,悠然静谧。
  他们来到李凝门前,却见门扉紧闭,推门进去,家里并不见人,也不知他到哪里去了。俩人坐在门外,一阵嬉笑,只叹自己运气不佳,访友不遇。
  过了一会,张籍说:“无本贤弟,我们既然来了,不妨在他的门扉上留诗一首,让他见识一下你的诗才。”
  “前辈,你过奖了,”贾岛不忘在张籍面前的谦让,说道,“再说了,这里没有笔砚,怎么个作法?”
  “呵呵,”张籍笑道,“若要作诗,有无笔砚又有何妨?”
  “要作,还是前辈先作为好。”贾岛推让道。
  张籍口里说着,就地捡起一颗土块,在右边门扇上写了起来。随即,贾岛也不甘示弱,紧效其后。张籍的诗作道:
  襄阳南郭外,茅屋一书生。
  无事焚香坐,有时寻竹行。
  画苔藤杖细,踏石笋鞋轻。
  应笑风尘客,区区逐世名。
  诗题是《题李山人幽居》。贾岛也在左边门扇上作了《题李凝幽居》。那诗作道: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于是,李凝家两扇门扉上分别留下一首五律来。题诗一毕,俩人相互一阅,不由哈哈大笑,趁着月色,跨上骏马壮驴,赶回洛阳的太祝官邸。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