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12 章 二入洛阳 定居嵩岳 1
第 12 章 二入洛阳 定居嵩岳 1
  从春到夏,又从夏到秋,时间的车轮匆匆地又转了两辙。转眼到了顺宗永贞元年(805)。
  七月时节,贾岛将自己的诗作进行整理一番,写成行卷,那一笔清秀圆润的小篆,像是木版刻印的一般,再一细数,竟有百十来首。
  无可见堂兄如此,也把自己的诗作工整地誊写了一份,也有数十首诗作。哥俩高兴地在斋房里彻夜述说,只盼堂兄也能带他出去,去见识一下外面五彩缤纷的诱人世界。
  贾岛又要离开恒山,到外面云游了。这次,他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带了早已按耐不住心中寂寞的堂弟无可。
  哥俩别过峰禅师,先回了范阳。
  多年修身恒山,堂弟无可一直留恋着范阳老家,想着表妹香儿。一到范阳,他们径直来到王参家。
  贾区已长成堂堂汉子,他身穿浅灰色五衣僧服,高大魁伟,直让王参不敢相认。好在有贾岛相随,才想到眼前这人就是挚友区儿。
  见到无可,王参不知做什么好,只是一脸憨笑。香儿看着丈夫一脸的傻气,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她一边给二位表兄打水洗尘,一边匆忙下厨做饭。少顷,几盘素食端上桌来。他们一顿狼吞虎咽,横扫六国,眨眼间桌上只剩下空碟空碗。
  晚上,四人在院中石桌前围坐,也没有了僧俗彼此,激动得要把多年的话倾口倒出,讲些多年修行北岳的稀奇罕事。
  在王参家住了几日,哥俩相随到木岩寺,去拜会师伯孟师傅。来到寺里,并不见孟师傅,也没碰着贺兰朋吉,一问寺僧,才知道他二人已去了上谷县的开元寺。
  上谷县在范阳正南,并不甚远,只七八十里路程,多半日也就算到了。
  次日,哥俩告别了香儿和王参,匆匆往上谷赶去。到了上谷,见到师伯孟师傅安然无恙,依然先前那般容貌,哥俩终于长长出了口气。
  贺兰朋吉忙前忙后,又是端凳沏茶,又是准备斋饭。末了谈一些离别多年的相思之苦。
  接着,贺兰朋吉也不顾师傅和哥俩叙旧,只是拿了自己的诗作请贾岛欣赏。贾岛看了看,不由暗自佩服起来,不知不觉,贺兰朋吉的诗艺也大有长进了。他心里想着,不由就脱口说了出来。
  “朋吉师兄,真可谓‘士别三日,自当刮目相待’呀,想不到你的诗作已经写到如此地步了,佩服佩服!”
  贺兰朋吉呵呵一笑,说道:“无本师弟,才数年光景,你就学会奉承人了。照你这么说,我可真要乐得升天了。”
  哥俩在开元寺住下,整日和孟师傅谈些佛事佛理,同贺兰朋吉说些诗赋之法。自然,在开元寺的日子里,他们也作了不少诗作的,只不过哥俩的目的地是东都洛阳,尤其堂弟无可,一直在贾岛背后悄悄催促。于是贾岛向孟师傅道别,准备离开上谷。
  旅居开元寺数月,如今要离开了,贺兰朋吉总是不忍,舍不得昔日旧友就这么匆匆离去。这几天,他也不给贾岛哥俩及时准备斋饭行囊。
  孟师傅一旁看了,哈哈直笑,说道:“三啊,你本要长他们几岁,也老大不小了,心眼小得针眼样,咋就像个孩子?”
  贺兰朋吉憨憨的脸上一阵通红,他想向师傅狡辩,贾岛一旁忙打圆腔,替他辩解:“朋吉师兄,咱们虽然要分手了,可我们还会回来的,又不是生离死别,还有啥舍不得呢?”一句话逗得大家又是哈哈大笑。
  已是九月,正值月中,一轮皓月挂在凄寒的夜空。那晚,贾岛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写了一首《上谷旅夜》,赠给孟师傅,诗中写道:
  世难那堪恨旅游,龙钟更是对穷秋。
  故园千里数行泪,邻杵一声终夜愁。
  月到寒窗空皓晶,风翻落叶更飕飗。
  此心不向常人说,倚识平津万户侯。
  这首诗,首先写自己不忍又不得不离开大家的惋惜和无奈,正是深秋时节,如今要与孟师傅相别千里,伴随着邻居笃笃的杵衣声,贾岛看着窗外寒空中那轮皓月,看着飕飗寒风中翻卷的落叶,他更是百感交集彻夜难眠。可是,此刻的心情说了又有谁能体会得出,为了使自己的诗名能写入大唐诗史,他只有用行动来证明给大家。
  见了贾岛的赠诗,贺兰朋吉眼里也放出光来,他要贾岛给自己也作一首。贾岛并不推辞,他想了片刻,提笔而书,一首《上谷宿开元寺》落在纸上。诗曰:
  诗成一夜月中题,便卧松风到曙鸡。
  带月时闻山鸟语,郡城知近武陵溪。
  诗中说自己一夜作诗,直至曙鸡报晓方才作罢,接着用一个形象的比喻,一语双关地抒写了自己此时此刻也是不忍离别的一片难耐之情。
  捧着赠诗,贺兰朋吉爱不释手,直将它当作宝贝似的,一遍又一遍咏读。
  哥俩别过孟师傅以及贺兰朋吉等人,离开开元寺一路往南,这日来到了易州地界,贾岛不由想起郑山人和郝居士来,俩人便径直奔龙兴寺而来。
  多年不见,郑山人既感突然,又很惊喜,旧友来访他又怎能不高兴呢?
  郑山人依然那么热情,他要挽留贾岛多住些时日。他听说贾岛急着要到洛阳去,于是连忙让寺中小沙弥去请居士郝逸人,只说有旧友来访。
  晚上,用过斋饭,沏了清茶,四人聚在郑山人的斋房里,灯光一夜未息,他们不知不觉畅谈了个通宵达旦。
  郝逸人告诉他俩,他有个表亲姓彭,如今在博陵郡任兵曹之职,他虽是武官,却又是个诗痴。他对贾岛说,自己曾向这位表亲提起浪仙的大名,他也听说过你的名字,只叹无缘相见。你们如今既然要路过博陵,不如前去认识一下,他一定不会慢待你们的。接着,郝逸人修书一封,让贾岛顺便带上。
  俩人来到易州博陵郡,贾岛按郝逸人所指点的,来到彭兵曹的官廨,向衙役递上郝逸人的书信。
  少顷,一位三十左右的官员,匆忙忙迎了出来。他穿一件淡绿官服,年岁方刚,一脸英气,表情中充满热情。见了哥俩,他禁不住脱口而出:
  “无本师傅,幸会幸会,快请二位师傅入室就座。”
  彭兵曹见了他二人,仿佛旧交一般,哥俩对他却不甚了解,只是处于理性地相互谦让。
  原来,这彭兵曹也是范阳人氏,早年参加府试时就知道了范阳石楼贾浪仙,对他那首《剑客》佩服得更是五体投地,想不通当年壮志凌云的贾浪仙,怎么会皈依佛门,成了眼前的无本和尚。若不是表兄那封书信,他说啥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和尚,就是令自己曾经敬佩不已的幽燕骚客贾浪仙。
  “无本师傅,我想问问,不知你怎么就做了和尚?”彭兵曹带着疑虑问道。
  “阿弥陀佛,”贾岛微微一笑,叹道,“唉,当年府试受挫,又苦于生计,便和师伯去了恒山,做了和尚。”
  “堂兄虽然修行多年,可他没有一刻不迷恋他的诗。”无可在一边补充,向彭兵曹炫耀,“不仅如此,他还和当今诗坛盟主张籍、韩愈交了师友呢?”
  无可一句话,将彭兵曹惊异地瞠目结舌,他简直不信,眼前这个和尚,怎么又会和张籍、韩愈是师友,不由斜着眼直愣愣看着贾岛。
  贾岛又是微微一笑,说道,“纯属偶然,幸会而已。”接着,他将自己初到洛阳,以推敲误撞恩师韩愈之事告诉了彭兵曹。
  彭兵曹听得将信将疑,可又不得不信,越发感到稀奇。
  这次前往洛阳,将要拜会前辈张籍,拜会恩师韩愈。离开他们已快两年了,不知二位现在怎样了。想着想着,贾岛觉着,还是应该写首诗带给他们,权当是见面之礼。他思索了一会,一首《携新文诣张籍韩愈途中成》便构思出来,洋洋洒洒就是数十言一首五律。
  彭兵曹看得惊奇,这真是笔到神来无可挑剔,只有感叹地夸口:“无本师傅,你真不愧为当今诗才呀,佩服佩服!”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48*48 评论: 定居嵩岳 所评章节: 二入洛阳 定居嵩岳 1 NO1.
作者: 流云一朵 星星: 5 - 收起
不错
[回复]2015-04-18 12:11:17 
网友: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