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13 章 二入洛阳 定居嵩岳 2
第 13 章 二入洛阳 定居嵩岳 2
  宪宗元和元年(806),初冬。
  贾岛再次来到洛阳,带着他的堂弟无可和尚。一到洛阳,贾岛径直往太祝张籍府中赶去。无可早被眼前的气势迷惑了,只叹自己跟着堂兄,无暇欣赏东都洛阳繁荣景象,一路上只是东张西望地看着稀奇。
  几年不见,张籍虽然还在太祝任上,可人明显不同先前,眼里少了一份初见时的英姿豪爽,多了几分稳重成熟。
  张籍将哥俩迎进屋中,一面令家人准备斋饭,一面热切地嘘寒问暖。他一见无可,笑着说道:“无本贤弟,这位就是堂弟区儿吧?”
  “哦,正是。”贾岛忙令无可拜见张前辈。
  无可拱手一揖,正要行礼,张籍一旁劝道:“免礼免礼,搞那些形式做甚。”直把无可窘得满脸通红,唯唯喏喏不知说什么好。
  吃过晚饭,大家坐在张籍的客堂闲聊。贾岛借机解开行囊,取出他和无可的诗作让张籍欣赏,也顺便递上那首《携新文诣张籍韩愈途中成》。
  张籍接过诗笺,细细咏读:
  袖有新成诗,欲见张韩老。
  青竹未生翼,一步万里道。
  仰望青冥天,云雪压我脑。
  失却终南山,惆怅满怀抱。
  安得西北风,身愿变蓬草。
  地祗闻此语,突出惊我倒。
  看罢诗笺,他说道:“无本师傅,你的诗作构思精特,用种种奇思妙想来表现急于请谒的迫切心情,着实能反映出了你作诗刻意求奇的品行,不错!确实不错!”接着他分析道:“尤其诗中‘地祗闻此语,突出惊我倒’一句,既写自己作诗之痴,又写所作诗句的奇妙,结得很有谐趣,值得称颂啊。只是把我恭维得太高了。”
  后来,张籍告诉贾岛,这几年朝中多变。贞元十九年京畿大旱,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恩师韩公不忍百姓受苦,直谏德宗皇帝,请求他缓征京畿百姓的赋税。谁知他力不从心,直谏未成,反而被贬出京城,到千里之外的广东连州阳山县做了县令。对由韩公爱民如子,深受上下好评,不久又转为江陵府法曹参军。今年顺宗即位,大赦天下,韩公才于六月返回长安。只因有人对韩公的文章说三道四,他怕再遭非难,就想避开长安这个是非之地。后来,他就以国子博士的身份转至洛阳,兼职从六品上阶的都官员外郎,现在仍然住在旧时府邸。
  他俩听得时惊时喜,时儿担忧,时儿庆幸,直怨张籍不会说话,不先告诉他们结果。
  韩愈府邸,依然是先前那般布局,只是院子里的花木少了许多。
  这天,贾岛三人来到韩府。张籍、贾岛拜过恩师,并把无可介绍给他。见是贾岛堂弟,也是好诗之辈,韩愈热情地要把无可让了上座。相互间一番推诿,还是一字儿坐定。
  见到恩师韩公,贾岛不知说什么好。那日听张籍说了恩师的情况,他恭敬地说道:
  “几年不见,听张前辈所言,可知恩师受苦了。”
  韩愈捋捋浓黑的胡须,哈哈笑道:“那里那里,又不是掉脑袋的事,何苦之有啊。再说了,为了黎民百姓,我受点苦又有什么,总比那些穷苦百姓强吧。”
  见韩愈如此豁达大度,贾岛再受感动。无可听了,也敬佩得连连称奇。
  韩愈告诉大家,安史之乱以后,朝中多有变故,一朝天子一朝臣,伴君实如伴恶虎。尤其近年,德宗皇帝生性猜疑,志大才疏,在位时曾留下许多弊政。他被贬阳山,就是因为在德宗那里多说了几句实话,可作为朝臣,又有什么办法呢?后来顺宗皇帝李诵继位,朝中有识之士无不暗暗称快,顺宗皇帝不仅为人宽仁,礼重师傅,见辄先拜,而且对朝中宦官专权早已痛恨不已。他继位后,立即提拔自己在东宫的旧臣,进行革新,废宫市制度,罢五坊闲役,谁知这次革新大大触犯了宦官集团的利益,自己偏偏又患了中风不语之症。最后,由于力不从心,刚刚起步的永贞革新就遭到失败,还发生了“二王八司马”事变的惨剧,王伾、王叔文、柳宗元、刘禹锡等八位贤臣,诛的诛,贬的贬,留下多少遗憾。
  叛军为非作乱,下官贪赃枉法,那是历朝都有的事,可他从未听过,高高在上的皇室朝廷,竟也有如此令人气愤之事,这才是忠言逆耳啊。这次韩愈拜国子博士,官居六品,实蒙顺宗继位大赦之恩。他想,就凭恩师耿直秉政的性格,当时若在京城,肯定也会受此诛连的,心中禁不住又为恩师被贬阳山而暗自庆幸。
  贾岛来到府上,也没有了当初的怯懦。韩愈请他俩就居自己宅中,他也并不推辞。
  第一次在韩府自由走动,无可的眼里心里满是新鲜。哥俩跟着韩公的侄儿韩老成往后面客房走去。
  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箫声,韩老成嘀咕道:“又是我那犬子湘儿,不好好用功,只知贪玩,拿支竹箫吱吱呜呜地乱吹。”
  他们穿过一个长廊,果然是一位少年,手捧竹箫,专心吹奏,空气里回荡着悠悠的箫声。他一见父亲,急忙停止吹奏,低垂了头等着挨骂。
  韩老成斜着眼瞪了他一下,以命令的口吻说道:“还不快去用功,就知道贪玩。吹吹吹,能吹出个啥名堂。”听见有人说话,屋子里一下涌出三个少年。他们一见贾岛哥俩,纷纷围了过来。
  其中一个说道:“老成兄,这二位和尚到咱家干啥?”
  老成连忙唤过他们四个,说道:“既然符儿问我,你们不妨也认识一下,大家以后毕竟要在一块住些日子的。”
  他指了指贾岛,说:“这位就是那年小叔在街上结识的无本师傅,可是作诗奇才。”接着又拉着无可说,“他是无本师傅的堂弟,法名无可,这次初到洛阳,你们几个可要多多照顾呀。”
  他们见来了客人,又是善诗之人,连连点头,满口答应。随后又吵吵嚷嚷来到客房,铺床取被一阵忙乎,好不热闹欢喜。
  这四位哥儿,刚才问话的是韩公长子韩符,弟弟韩昶。另外两个是老成的儿子,长子韩滂,吹箫的是次子韩湘。
  在恩师韩公家住了些日子,他对韩公有了更深的了解,也对家里上上下下熟悉了许多。
  恩师韩公愈,字退之,邓州南阳人,伯仲叔季,他排行老四,二哥三哥幼年即殇,他三岁的时候,父母也双双病故。后来,大哥韩会被贬岭南,一家老小千里迢迢去了那里。不久,大哥又一病不起,抛下他们一命归西。还是家嫂郑夫人善良贤淑,把他和比他仅小几岁的侄儿老成抚养成人。韩公自幼便知读书,日记千言,稍长就已精通六经、百家之学,二十五岁时便考中进士。韩公任四门博士,后又迁监察御史,只因京畿大旱,民不聊生,他谏言请求缓解百姓赋税,反被德宗贬到阳山,一下子从五品之职降为八品县令。直到年初才由江陵调回,任职国子博士,分司东都洛阳。
  韩公不仅为人正直,刚正不阿,而且他的文才更是卓然树立,自成一家。他的《原道》、《原性》、《师说》等文章,无一不深入浅出,富含哲理,而且文笔独特,不覆前人之辙,被当代人士敬仰,他们偏又望之而不能及,满口里只是赞叹。他的儿子侄孙,又潜移默化得其许多教诲,虽然年幼,已皆能作出许多精妙诗文。尤其侄孙韩湘,虽然只有十四五岁,却最为聪慧,深受韩公疼爱。
  这天,韩府来了一位旧友,只见他一身布衣,脚穿麻鞋,头髻不整,满脸髭须。他一进屋,先唠唠叨叨抱怨不休,出口诳语,大大咧咧的他直埋怨贾岛来洛阳多时,为什么不去他那儿住住。他还说,几年不见,一想着作诗,就想到他的忘年之交贾浪仙。
  无可没见过此人,正在疑虑。贾岛一听是刘叉,急忙过去见礼,连连致歉:“阿弥陀佛,刘兄说的哪里话,这可真把贫僧委屈了。”
  接着他又连忙把无可介绍给刘叉。刘叉见还有一位和尚,先少了些埋怨的话语,端起茶喝了起来。
  可是,茶喝了没几杯,他的言语又多了起来,恢复了刚才粗嗓大眼急人快语的形象。他询问贾岛这两年都作些啥诗,又埋怨贾岛怎么不来洛阳走动。
  看着大家高兴,刘叉问韩愈道:“恩师,既然无本贤弟来居洛阳,你也应该让他在我那儿住些日子,我想他都快想疯了。”
  听罢刘叉所言,韩愈哈哈大笑,说道:“说哪里话,去你那儿,我可要省几顿饭的,怎能不悦意呢?”
  这时,贾岛突然想起玉川子卢仝来,便问大家:
  “今日见了刘兄,大家欢喜了,只是不知玉川子怎样了?”
  刘叉说:“他呀,你可能见不着了。”
  贾岛心中一惊,不知发生啥事。张籍急忙解释:“刘兄今儿咋学会卖关子了。卢仝贤弟去了荆襄,已有一年多了。”
  “哦,那我在洛阳可少了一位诗友,可惜可惜。”贾岛喃喃地说。
  刘叉听了,心中不由一亮,说道:“恩师啊,咱们能聚在一起也不容易,可有一人你应该早让无本贤弟认识的。”
  贾岛心想,刘叉说的是谁呀,他看了看张籍和韩愈。
  韩愈哈哈一笑,说:“你是说东野呀,我也有心介绍,可他现在不在洛阳,也就没有向无本提起。既然这样,有机会了一定要认识的。”
  贾岛一听,心中暗自高兴,情不自禁地说道:“恩师说的可是孟郊孟东野?”
  “正是正是。”刘叉和张籍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张籍说:“孟前辈可是我和恩师的引见人呢。当初不是孟前辈,或许我还在和州求学呢。”
  贞元十二年(796),孟郊到和州,结识了还是秀才的张籍。后来张籍北游,经孟郊介绍,在汴州认识韩愈。韩愈为汴州进士考官,张籍被荐,次年在长安进士及第。
  说到孟郊,贾岛也是曾有耳闻的,他本是湖州武康人氏,性情孤傲,不善与人交往,后来曾经隐居嵩山。孟郊作诗擅长五古,他的诗有时长于白描,不用词藻典故,语言明白淡素而又力避平庸浅易,有时又精思苦炼,雕刻奇险,作出了许多思深意远、造语新奇的佳作。孟郊虽然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最多也仅仅做了个溧阳县尉,小小八品之职。可他的诗关心人民疾苦,愤慨贫富不均,能反映社会现实,深受时人称颂,被诵传不断。
  今天贾岛听说孟郊还和韩愈是诗友,既觉得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只盼恩师能把孟前辈介绍给自己。他心里想着,情不自禁就说了出来。
  韩愈听后一笑,说道:“东野现在长安,今天自然难以相见。不过认识他只是迟早的事,以后的机会多的是。”
  大家你一言他一句,气氛甚是热烈,无可高兴得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就是插不上只言半语,直庆幸这次没有白来洛阳。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