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17 章 韩孟麾下 范阳还俗 3
第 17 章 韩孟麾下 范阳还俗 3
  见到孟郊,已是初秋时节。
  天气渐凉,秋风送爽的一个晴日,贾岛哥俩回到洛阳。数月不见韩愈、张籍,自己又新作了不少新诗,他俩要请二位前辈鉴赏一下。
  这天,哥俩兴冲冲来到韩愈府邸。恩师韩公不在,侄儿老成见是贾岛哥俩,连忙将他迎住,嗔怪地说:
  “二位师傅一到嵩山,怎把我们忘了啊!小叔可是天天记挂着你们的。还有我那犬子湘儿,做梦都吟着你的诗句呢!”
  贾岛微微笑道:“彼此彼此,我们也是想念恩师,才匆匆赶回的。”
  不知谁告知了韩湘贾岛回来的消息。他几乎是冲进屋子的,进来时已呼吸急促,满头细汗。
  韩老成斜着眼瞪了瞪儿子,怒道:“你咋这样疯疯癫癫没规没矩呀?”
  韩湘并不理会父亲,只是向贾岛深深一揖,说:“侄儿韩湘有礼了,二位师傅近来可好?”
  “都是让小叔惯的,谁都不怕。”面对儿子,老成显得很无奈。
  贾岛笑了笑,说:“孩子嘛,活泼一点好,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已近傍晚,韩愈回来。他身后还跟了一人,穿着浅色长袍,白底布靴,似乎已过六十。他头发灰白,髭须贴到胸前,脸上总带着微笑,让人不禁有亲近的感觉。
  韩愈一见贾岛哥俩,哈哈大笑:“看来,这回也不用介绍了,省了我不少口舌呀!”
  大家一听,半响没有言语,忽然又是哄然大笑,客堂里顿时充满了无限的活跃。
  韩愈说:“我就说嘛,今儿个去东野家喝茶,他怎么非要送我回家呢?原来是无本哥俩回来了。”
  面前这位老头,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孟郊孟东野呀,贾岛心里想着,兴奋地连忙上前见礼。
  “贫僧早慕孟前辈诗名,今日遇着,真是三生有幸呀!”
  那无可也不失时机地上前见礼,“小僧无可见过孟前辈。”
  把个孟郊窘得一脸微红,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只是一脸微笑着一一还礼。
  韩愈向老成低语了几句,老成悄悄走了。约么半个时辰,张籍也出现在大家眼前。张籍一来,客厅的气氛异常热烈起来。
  晚饭过后,天色已晚,韩愈挽留了孟郊,说是难得这么一聚,今儿不妨就在舍下畅谈一宿。大家都有此意,自然一拍即合。
  贾岛这次回洛阳,既是为了见见韩愈、张籍,更是想和孟郊相识。今日一到洛阳,便如愿以偿。他高兴地说:
  “我早想回洛阳拜会孟前辈了,前几天写了首诗,本应呈到府上的,今日幸会前辈,真是缘分哪。”
  说着,让堂弟无可取来行囊,将那首《投孟郊》呈给他。
  孟郊说,“今天在座的都是诗界大家,还是先让韩公过目。”说着,又把那诗递给韩愈。韩愈见大家一再推让,又在自己府上,也不好再三推让,将那诗捧起来,出声吟咏,使在座的都能听到。
  月中有孤芳,天下聆薰风。江南有高唱,海北初来通。
  容飘清冷馀,自蕴襟抱中。止息乃流溢,推寻却冥濛。
  我知雪山子,谒彼偈句空。必竟获所实,尔焉遂深衷。
  录之孤灯前,犹恨百首终。一吟动狂机,万疾辞顽躬。
  生平面未交,永夕梦辄同。叙诘谁君师,讵言无吾宗。
  余求履其迹,君曰可但攻。啜波肠易饱,揖险神难从。
  前岁曾入洛,差池阻从龙。萍家复从赵,云思长萦萦。
  嵩海每可诣,长途追再穷。原倾肺肠事,尽入焦梧桐。
  这首诗,贾岛完全依照孟郊的诗体来写。首先借月中桂树来形容孟郊,说他的诗是江南高唱,聆听他的诗,让他这位北方之客觉得,仿佛是桂花之香从月中飘来,几乎使人陶醉。他评价孟郊的诗,语言看似平静自然,但是每次读起来,总感到有奇特的诗境从胸中流泻,平静充实得往往使人难以模仿。那情那境,可真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啊,就像佛祖释迦牟尼当年修道,苦行雪山,只是渴求佛的奥妙,却没有一句偈语悟出。自己多么想向孟郊求得作诗的办法,可又不知从那儿学起来好。于是,他开始吟诵孟郊的诗,抄录他的诗篇,从他的诗中体会狂热的诗兴,那种绝伦境界,竟比久病吃药还有疗效。还没有和孟郊见过面,可他的那种诗的气势早已扑面而来,仿佛两人早已神交了似的。难道这位未曾谋面的前辈,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老师吗?如果那样,我就可以学其诗,攻其诗,虽然有些东西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可是,即使拾些他的牙慧,也能从中得到他的精神的。他说,去年来洛阳的时候,就想拜识孟郊,只因他身在长安,一直没有机会。他甚至觉着,自己就像传说中的那个吴国人,把做琴之桐木用火去烧,从它的爆裂声中辨别它是否是做琴的好木头。结果呢,那煅烧的木头做成了焦尾琴,音质美妙无比。我把所有的想法融合在这首诗里,就像从他的诗中摄取精华一样,用它来做一把属于自己的焦尾琴。
  大家听得不觉称奇,赞不绝口。孟郊说:
  “无本师傅这首诗,可把我恭维得快要昏昏然了。然而凭你的诗才学识,怎么不去赴京应举,求得一官半职呢?”
  贾岛叹了叹,告诉大家,自己早年也曾想应举求职的,不过,那并不是为求取功名,而是为了平藩镇之乱而报效大唐。可是,自己一个无依无靠,平淡无奇的贫民布衣,在涿州初次参加秋试就已挫败,后来迫于生计,才皈依佛门做了和尚。
  大家听了无不替他惋惜。张籍告诉他:
  “无本师傅,今日聚在一处,你不如听我一言。”
  贾岛耐心听着,并不言语。
  “我当初参加科考,也是受尽白眼,多次落第,后来遇着东野兄和韩公,在他们的引荐下,终于考中进士,任了官职,吃国家俸禄,为国家出力,才觉得没有虚度此生呀?”
  张籍停了一下,接着说,“依我看,你不如还俗,参加科考,或许明年的皇榜上就有了你浪仙的大名。”
  贾岛说:“这怎能行呀?我多年皈依佛门,研习佛理,除了作诗,将那些应举致仕的东西早忘了。恐怕考上十年也难中一第。”
  韩愈看着贾岛的神色举止,也明白了他的苦衷,告诉他:
  “无本呀,如今的科举,考题也并不复杂,虽然是凭才华,却也得有人引荐。我当日在朝也有许多旧友,你若是参加科考,我可以求他们帮忙的。”
  听得无可心都热了,怂恿贾岛说:“哥哥,我看前辈们说得有理,你还是还了俗,到长安参加科举,继续圆你报国夙愿吧。”
  一夜无话,到了次日,府上只有韩愈和贾岛哥俩。贾岛把自己的想法一一告诉了韩愈,想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韩愈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无本,我这人见不得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对于释道的学说,向来不屑一顾。说句见外话,当初喜欢你,我只是喜欢你的诗和作诗的态度的,对于佛理,我并不想多说什么。我觉着,人活一世,首先要有耿介的秉性,再就是要有精神追求,要干一番事业的。如今我唐虽然皇帝更替,可如今毕竟还算昌盛繁荣,能为我唐出份力气,不是比参佛养性要好上千倍。
  “依你的才学,再加上有人引荐,考中进士不成问题的。若听为师的话,你尽快还俗,趁我还能给你帮上忙,快去进京应试吧。或许再过一年半载,你就可以吃上朝廷俸禄,为国效力了。”
  贾岛想了想,大家说的的确有理啊!可是一想到还俗,他又左右为难。
  一时做不出决定。回到天仙寺好多日子,贾岛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韩愈的话不无道理,自己却总是拿不定主意,就和无可商量。
  无可说:“这多年跟着你,我只是学一些作诗的皮毛,对于参加进士考试,可是想也不敢想的。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你不妨就试试吧。”
  这天,孟郊忽然从洛阳赶来,回访这位新结识的忘年诗友,并再次来劝他还俗应举。
  刘叉几年未见诗友孟郊,听说他来了嵩山,高兴得连夜赶到天仙寺。那晚,大家聚在一起,又说起孟郊这次来这里的意图。
  刘叉一听,对贾岛说:“韩公眼光不错,我年纪大了,不会有这种想法了,可你还年轻,要抓住机会。我当年在道观,学了许多道家理学,还不是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大丈夫嘛,做事就要干斩利索,婆婆妈妈一辈子也干不成事的。”
  贾岛听了,咬咬牙说:“还俗就还俗,不过我要到恒山去的,最起码也要回范阳,在平谷见过孟师伯呀。”
  主意既定,贾岛择日将回范阳。无可仍然居住在天仙寺。
  刘叉说:“既然要走了,不如见见姚秀才,跟他道个别,人家可对你十分敬重的,还时常捎话问你的好呢。”
  他们相约去了石淙乌员外庄上。
  已是寒冬时节,没有了夏日的葱郁,秋天的庄重。一轮即将浑圆的月亮挂在天空,月光穿过浓浓的松荫洒在院子里,洒出一片惨惨的煞白。屋子里,火炉里燃着红红的木炭,大家围在桌上举杯饮茶喝酒,一个个脸上满是春光,并没有惜别时的依依情深。
  说是贾岛来看望姚合,与朋友道别,还不如说是乌员外给他饯行呢。大家你言我语,谈诗论学,叙旧话别,十分活跃。见大家如此善待自己,贾岛无不感动。再加上姚合和胡遇一旁唆使,要贾岛作首诗做个留念。贾岛想了想,就作了《夜集乌行中所居》。诗中写道:
  环炉促席复持杯,松院双扉向月开。
  座上同声半先达,名山独入此心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