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20 章 初考长安 四到洛阳 2
第 20 章 初考长安 四到洛阳 2
  贾岛还俗应举,回到洛阳,大家无不高兴,急切地给他安排明春赴京的事。孟郊本来同他前往,谁知祸从天降,孩子突然因病而殇,妻子郑氏悲痛欲绝,也一病不起。后来,还是韩愈做了决定,带着贾岛进京,他想自己也曾在朝为官,人缘也不错,到了京城也好使贾岛有个照应。
  元和五年(810),正月,大家还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之中。韩愈则带着两个年轻人,赴长安参加科举考试。
  俗人贾岛一身白色布衣,背着行囊,骑着他那头纯黑的毛驴儿。他的身边,同行的还有俩人,一位是恩师韩愈,另一位是他的诗友、秀才姚合。
  长安地处关中腹地,是一块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圣地,也是华夏神州千余年来的皇都所在。三人一路西行,不觉已来到潼关城下。潼关本是关中的一大门户,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可这里三面环水,一面临山,却是一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隘。它地处渭河、洛河与黄河的交汇处,三河相汇,在这里形成一片望之无垠的泱泱水面,使人看了无不感到蔚为壮观。
  到了潼关,贾岛感到仿佛进了一座大门,过了潼关,才真正进入了关中地界,他好像进了京城长安的皇家大院。姚合虽是名门之后,可这次也是首次进京,一路上和贾岛一样,满眼里都是新鲜。
  他们过了潼关,听着渭河滔滔流水继续西行,大约走了百十里路程,眼前一座座高耸云霄的大山不由吸引了各自的眼球。看着他俩发呆的眼神,韩愈呵呵一笑,说:“你们可知这是什么山?”
  姚合说:“是华山吧!”
  “是的,眼前这些群山,已是秦岭之末,可一座西岳华山,却使这里闻名天下,不仅成了僧道集聚之地,也是文人墨客必游之地,而且,千百年来也留下许多奇闻传说。”韩愈向他俩解释着,忽然问道:“你们可曾知道,我为什么取字退之?”
  俩人无从知晓,贾岛说:“学生不知,还望恩师告知。”
  韩愈捋捋胡须,哈哈笑道:
  “世人评我诗文,说什么太史公之后,我是第一,自成一家,取字退之,是对自己凌驾于当代文坛的肯定。什么屁话,写诗作文本出自肺腑之感慨,心中有言一吐为快。其实,我这字还缘于华山的。”
  “学生愿闻其详。”俩人不约而同地说。
  “贞元二年,我与友人曾壮胆游历华山,到苍龙岭时,由于那里山坡陡峭,两面又都是悬崖,山道仅有二尺来宽,极为险绝。我才上了一半,突然心惊目眩,仿佛‘脚脚踏坠魂’一般,直后悔偏偏又胆怯地没法返回,就给家里写了封遗书,投到崖下。”
  “那后来呢?”姚合听得也是胆战心惊。
  “后来,有一位叫赵文备的老人,已有百岁却神仙一般健壮矍铄,他登山到了那里,看见我的窘态却放声大笑,随后教了我下山的技巧,才使我安然而返。”
  “哦……”
  原来,恩师韩愈的字号是这么来的呀,俩人听罢,终于长长叹了口气。
  若说贾岛初到洛阳,看了那里的繁华景象而眼界顿开的话,这次来到京城长安,那可简直无法形容了。
  早春的长安,天空高朗,太阳也清新而明朗,他们一过灞河,京郊的繁华气势就已使两个年轻人震惊不已。从灞河到长安之间,高大的垂柳挂满了一树树嫩黄淡绿,形成了一条宽广平坦的林荫大道,箭一样射向前方。路上人来车往,沿途的酒肆客栈凉亭小摊在路边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
  贾岛也顾不得欣赏长安郊外的景色,和恩师一并来到城下。贾岛一到城下,四下观望,脚步一下子沉重起来,眼里充满仰慕的目光。啊,他终于来到长安,来到这大唐帝国的赫赫皇都,眼前这座城池,可是世界上最为繁华的城市,是最为富庶和文明地方。
  他们站在东门外,巍然耸峙的城楼雕梁画栋,三个高大的城门大开,像是那位圣人正敞开胸怀,接纳天下仁人志士,门洞上首铸有三个金光大字:“春明门”。行人从左首进去,从右首出来,看似熙熙攘攘,却又井然有序。
  贾岛看得惊奇,问恩师道:“这春明门是长安最大的城门吧?”
  韩愈呵呵笑道:“那里呀,最大的城门是正南的明德门,有五个门洞呢!这长安城共有十二座城门,绕城一周要八十里哪。这春明门是长安的正东门,门内的天街直通城西的金光门,共有二十里长哩!当中正南有一条南北大街,叫朱雀门大街,也是二十里长。这两条大街交汇的十字路口,是全城的中心,那里才是京城最热闹的地方。”
  贾岛听得目瞪口呆,一言不发。韩愈又说:
  “浪仙呀,你就是骑上马,十天半月也难将整个京城转遍,咱还是先进城吧。京城的胜景有你欣赏的时候,现在还是先进城歇息吧!”
  他们穿过明春门,沿着天街西行,不到半个时辰,就已来到朱雀门大街。朱雀门大街正对皇城的朱雀门,皇城座北朝南,一带褐红的墙垣把它紧紧围住,郁郁葱葱的松柏青槐之间,微露出一座座琉璃屋顶。贾岛还以为皇帝就住在里面,一问恩师才知,这里原是三公、六省、九卿、十四卫府所在的地方,也就是朝廷文武官员的衙门。朱雀门前的广场上,停放了许多彩绘的车辆,广场两边的大槐树下,拴着一匹匹骏马,银鞍下还搭着锦障泥。一些官员正在进进出出,有的身着绿袍银带,一看便知是六七品衔;有的身着绯袍金带,一看就是四品五品;有的身着紫袍玉带,众人见了纷纷让路,那显然是三品以上的大员了。贾岛远远看着,心里不免敬慕。他多么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走进他们的行列,同心同德为大唐效力啊。
  韩愈将他俩带到好友、侍郎李辀府上。并向他介绍了这位刚刚还俗的学生。
  李辀侍郎和韩愈同年及第,待人随和,并不像韩愈那么耿介直言。他们曾同朝为官,只因当年关中大旱,时任监察御史的韩愈上疏纳谏,请求减免徭役赋税,被贬阳山,李辀多方挽救还是未能扭转乾坤。
  李辀还是一副随和的模样,他看了看他俩笑道:
  “你俩一个是名门之后,一个是同年韩退之的得意门生,这次进京应举,恐怕也并不作难。不过……”
  他说着,停了一下,两人不知怎么回事。姚合焦急地问:
  “不过什么?”
  韩愈一旁解释:“不过,我听说今年的知贡举,也就是主考官,是礼部侍郎韦瓘,他和我曾有过一些过节,恐怕他记恨在心,还要和他多方沟通呢。”
  两人一听,不由“哦”了一声。国家的科举大事,难道还有人会公报私仇?
  韩愈到了京城,忙乎地半个多月只是应酬旧朋故交,眼见着离科考之日不足月余,谁知一道圣旨,朝廷竟命韩愈返回洛阳,替代郑馀庆,任职河南尹。河南尹虽是五品职衔,却是东都直属,职权范围不同一般。韩愈本在洛阳任国子博士,如今升任,本该是值得庆贺的喜悦之事。可是韩愈还没有安排好贾岛、姚合二人科考的事呢,然而,他又担当不起抗旨之罪,他只好先回洛阳就任。
  多日来,贾岛跟随恩师,对长安的风土人情,达官贵人之间的微妙关系有了些许了解。恩师要回东都,他只有无奈地送别,和姚合留在京城。
  他俩第一次走进考场,一切都觉着新鲜。尤其贾岛,刚刚还俗的他,看似沉稳的表情中不时流露着掩饰不住的傲气。
  科场设在长安城的国子监,这里每年都要举行大选,是大唐取仕最高级别的考场。与当年在范阳参加秋试相比,那简直是天地之别。这里分东西两监,两边殿宇回廊,曲曲折折,竟有六个院子环环相连,其间隔起许多小包间,即是考场,据说有一千二百多间。每间都是三面围墙,一面敞开,应考的举子一人一间。考生进考场时,兵卫们在门外把守,认真盘查,确定应考者的身份。考试时,举子们在各自的包间里对策作赋,监考官在周围不停地巡视,防止应考者携夹带,誊抄经文进行作弊。几位主考坐在大殿里,随时准备处理考试过程中出现的一切变故。
  说到科考,它的科目虽然繁多,有秀才、明经、进士、俊士、明法、明字、明算等五十多种。但是渐渐被朝廷淘汰的只留下明经、进士两科。唐高宗以后,进士科尤其得到人们的重视。唐朝许多宰相大多是进士出身。明经、进士两科,进士注重诗赋,明经注重帖经、墨义。
  一走进考场,贾岛就和姚合来到各自的包间,相互不再往来。今年,和他们一块应举的几乎有两千人,他们均来自全国各地一千多个州县,最小的二十出头,年长的已近六十,操着江南河北,陇西幽燕等各地口音,然而说长安话者还是偏多,随时随地都能碰见操着生硬结实的长安话语的考生。
  贾岛在第三进的一个面向西的包间,这里四壁粉白,红梁绿瓦,面积仅半丈见方,里面除了笔墨纸砚,放着一桌一椅。第一次走进这种场合,他没有任何经验,也不知恩师韩愈和李輈前辈怎样给他安排打点,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甚至连姚合那边的情况也难以顾及,只有考试的间隙相互询问一下。
  隋唐兴起的科举考试,经过二三百年的推行和改进,早已形成自己一套成熟的模式。尤其进士科考试要进行三场,先帖经,然后再试杂文和事务策。三科之中,朝廷对诗赋又最为注重。文取华实兼举,策须义理惬当者为通。
  贾岛虽然对考试的科目非常熟悉,对帖经等并无大碍,自己又对作诗作赋不在话下,可说到对策,他的心里就没了底儿。毕竟,今年近两千名举子,最终能考中进士的不过二十名,这仅有的二十名,又有许多是通过举荐,甚至在考试前就已被录取的。更何况,考试时,诗赋能显其才华,而对策却是每一个举子对国家大事及政务的看法,要写出自己的思想或者处理事物的办法。而这一切,偏偏又不能完全按着自己的真正意愿去对答,有时甚至要揣摩主考官或者皇帝的喜好。甚至有许多考生在考试前已准备好了许多对策,只等着考试时根据选题挪用过来。
  帖经就是从科考规定的《周礼》、《仪礼》、《公羊》、《榖梁》等四经中任意选出一些片段,将左右两边蒙上,中间只开一行,再用纸帖盖三字,令试者填充,作为测验举子掌握经文熟练程度。贾岛看了试题,不屑一顾地笑了笑,答起题来。朝廷这么考试固然好,可这样做的结果却引起了举子们对试题的多方揣摩,常常在这上面投机取巧,他觉着,试题的日益艰深冷僻,举子穷于应付,反而终于导致了学风的更为严重的颓坏。他也认为帖经科考试应该强调“尽帖平文,以存大典”,鼓励举子注意对儒家经典基本内容的掌握,并非是为了帖经试考个高分而投机取巧。
  墨义即是一种简单的笔试问笔,是对经文的字句作简单的笔试。这种考试方法不需要运用思想,只要是熟读了经文和注疏就能答出。
  策问实际上是一种政治论文性问答。要求应试者对现实中诸如政治、吏治、教化、生产等问题提出建议。它比帖经、墨义要求高些。各科考试最后的去取,差不多都决定于策问。它其实是考查举子政治才能的一种较好的方式。但是,这种考试方法行之既久,一般士子都束书不观,只拿缀辑的旧策读之,以应付考试。传说就连李白这样的名人,考试时也曾带着旧策集和同考人“携以就试,相顾而笑。”这样,策问也就难以考查出真正的人才了。
  诗赋科考试时,要求应试者做诗赋各一篇,叫做杂文。试诗赋比策问、帖经不但能考察思想,而且更能反映出一个人的文化修养和文学水平。这种诗赋格律体裁均有固定格式,语句用词又必端庄典雅,堂皇矞丽。
  贾岛觉着,无论怎样,他认认真真地做完了所有的考题,别的就只有等朝廷放榜,再看结果了。
  这次科考,贾岛和姚合都没能及第,虽然也很气愤,一脸的不悦,可是,亏得恩师和李辀侍御提前给他俩做了预防,也并不显得十分难堪。尤其贾岛,初次还俗应试,就已托恩师的福了。这次参加科考未中,最起码让他见识了这其中的世面,而且,以后若再来参加科考,也不需要一级一级地上报朝廷了。
  不觉已到初夏时节,天气渐渐燥热起来。他俩在长安住了些日子,便回了洛阳。
  贾岛这次进京赶考,一举未中,他一到新任河南尹的韩愈府,张籍、孟郊就前来看望他,并一个劲地安慰。贾岛却笑了,笑得大伙不知所以。
  “你们也不用安慰我了,各位前辈的情义我心领了,说实话,我也估计自己首考难中的,更何况恩师提前也给我做了预防的。”
  贾岛一句话,说得大家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