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21 章 初考长安 四到洛阳 3
第 21 章 初考长安 四到洛阳 3
  自从认识姚合,贾岛仿佛遇到了竞争对手,作起诗来虽然有了不少压力,却也多了许多的自信来。尤其两人同赴长安应举之后,他们更像一对形影不离的兄弟了。
  姚合要回相州,怎么也舍不得离开这位刚刚还俗的同龄诗友,他特意邀请贾岛一同前往。贾岛心想,既然友人相邀,自己又无要紧的事,迟一阵回天仙寺也无所谓,就答应了姚合,告别诸位师友,和姚合相伴而往。
  途径河南上蔡时,姚合告诉贾岛,他曾有一位故交,正在这里任着知县,不如顺路前去会会。
  俗话说,客随主变,贾岛也就依了姚合,准备到上蔡城拜访所说的旧友蒋兄。
  来到上蔡南门外,贾岛忽然看见城外路边有一水井,上面建有一座精致的凉亭,走近一瞧,井边还立有石碑,上书三个篆体大字——李斯井。贾岛很是奇怪,还有给水井修亭台的?一座水井,竟然和秦相李斯挂着关系?
  见贾岛纳闷儿,姚合告诉他:
  “浪仙兄,你可别小瞧了上蔡这个小县城,他可是秦相李斯的故乡呀!”
  贾岛只知李斯曾拜为秦王赢政的客卿,秦王统一六国后自称为始皇帝,李斯升为丞相。后来,李斯制定了郡县制,下禁书令,制书小篆,终成为大秦名相。可是,他并不知晓李斯是哪里人氏。今天听姚合这么一说,他不由一愣,“是吗?我虽然研习李斯小篆,还是第一次听说他家在这儿。”
  姚合便向他解释,说:“李斯出生于战国末期,是楚国上蔡人,年轻时曾做过长官文书的小官,他有着清醒的头脑,高远的志向,有一次,他到厕所方便,看到老鼠偷吃粪便,人或狗一来,他们便仓皇而逃,而国家粮仓的老鼠整天大摇大摆地吃粮食,肥肥胖胖安安稳稳,并不用担惊受怕,二者比较,他十分感慨,并受到启发,确定了人生的方向——就像做老鼠,也要做官仓的老鼠。于是,他辞去小吏职务,前往齐国,拜荀子为师,博览群书,通晓经传,学成之后便游历各国,期待有人赏识他。后来才辅佐始皇赢政,成为千古一相。这口井,原是李斯上蔡任职时,曾在廨所种瓜务菜参加劳动,浇灌菜园的水井。”
  贾岛听着,不由对李斯敬佩起来,再看着眼前这口水井,一只缠满粗粗的绳索辘轳,井台上长着许多湿湿的水苔,想着这水井将近千年的历史,不免诗兴渐增,他转到井碑后面,提笔写了一首七言绝句《李斯井》。诗曰:
  井存上蔡南门外,置此井时来相秦。
  断绠数寻垂古甃,取将寒水是何人。
  姚合看了贾岛题诗,呵呵笑道:
  “浪仙兄,我总以为你作诗重在斟酌,没想到你也有有感即诗的时候啊!真不愧是作诗奇才呀!”
  贾岛连忙说:“彼此彼此,姚贤弟见外了。”
  姚合笑了笑,说:“浪仙兄不必过谦,我可是肺腑之言哟。再看你这一笔精致的小篆,题在这里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在上蔡蒋兄官宅中,他俩得到主人的热情接待。在蒋家,他俩还遇到一位访客,听说新任湘州刺史,不日将往,是特来向蒋兄辞行的。
  当晚,大家聚在官廨正中的凉亭纳凉,石桌上摆满了瓜果,身边有人奉茶递酒,初次见面,贾岛并不过多言语,还是姚合给大家做了介绍。蒋兄一听眼前这位瘦瘦的陌生人就是误撞韩愈的贾岛,十分佩服。那位蔡兄一边起身向他敬酒,一边连连致歉,“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失敬失敬!”
  一句话把贾岛说得阵阵面红,也急忙起身回敬:
  “那里那里,该是小弟敬你才是,还没请教蔡兄,就受此一礼,这不让小弟作难么?”
  说得大家哈哈大笑,蒋兄连忙解释,“这就是我的不对了,是我没顾得给你们介绍,是我该罚,是我该罚。”
  几杯酒后,大家已不再生疏,相互间畅所欲言。这位蔡兄,也是上蔡人氏,应举多年难以及第,直到年近五十,对科举已渐渐心灰意冷的时候,抱着再试试的态度做最后一决,却偶然中第。后来做过三年县尉,竟也能一步登天,如今连升三级,将赴湘州做刺史。
  文人相聚,自然少不了诗词交流。见这位蔡兄酒色正酣,姚合笑着说:
  “蔡大人,今日幸会,何不趁着酒兴,留诗数首做个纪念。”
  蒋县令也一旁怂恿,“也是也是,蔡兄将要离开上蔡,是应留诗的。”
  那蔡兄乘着酒兴,作了一首五律,诗题是《夜集上蔡蒋亭赠姚合贾岛》。
  盛情难却,姚合作了《赠蔡湘州》,也是一首五律,且和蔡兄的诗同韵。这回到了贾岛,姚合有意作难,让他也要作同韵五律。
  贾岛想了想,便作了五律《蒋亭和蔡湘州》,将自己今日来到上蔡的所见所闻溶入诗中,并向蔡兄提出请求,希望他日后有了机会,别忘了提携自己,而且也押平声“温存”韵,诗中写道:
  蒋宅为亭榭,蔡城东郭门。
  潭连秦相井,松老汉朝根。
  已积苍苔遍,何曾旧径存。
  高斋无事后,时复一携尊。
  次日,他俩别过蒋、蔡二位朋友,一路说说笑笑,继续赶路。
  过了黄河,一踏上河北地界,第一个州县是个叫黎阳的地方。
  黎阳地处豫北平原,黄河南岸,大伾山平地拔起,孤峰凌云,山势奇特,气象峥嵘。它虽是一座小县城,却有着千年历史,孔子的七十二贤之一的端木子贡就是这里人氏,还有西汉时的贾护,是《左氏春秋》的重要传人。山上寺庙洞阁棋布,摩崖碑刻林立,松柏夹道,曲径幽回,帝王将相文人学士登山揽胜者来往不绝。
  姚合在黎阳逗留了数日,就往相州临河县家中赶去。
  贾岛跟着他出了黎阳县城,不过半日,渡过黄河,就踏上了相州地界。临河县在相州东北,约有五六十里路程。两人正走着,忽然,只见眼前有两条河曲曲折折地交汇在一起,挡在眼前。
  “呵呵,泾渭两河怎么又被移到相州地界了?”贾岛看了,满眼的惊奇地叹道:
  姚合听了哈哈一笑,说:“浪仙兄看走眼了,这里虽然也有泾渭分明的壮观,可这并非长安的泾、渭二河。眼前的漳河可是临河县的标志之一,将相州和邯郸分割开来。”
  “愿闻贤弟其详。”贾岛被眼前的景观迷惑着,禁不住说。
  姚合不失所望,细细道来:“这两条河都称漳河,发源于晋东南山地,有清漳河与浊漳河两个源头。清漳河大部流行于太行山区的石灰岩和石英岩区,泥沙较少,河水清冽如泾。浊漳河一路流过晋南黄土原区,泥沙俱下,水色浑浊,便如浑黄的渭河。于是,在临河县外,就演绎着另一处两河分明的景观。由于这里同长安两河有相同之处,千百年来也成了文人士大夫踏青游玩之处。”
  “哦,原来如此。”贾岛一路感叹,跟着姚合进了临河县城。
  临河县在漳河北岸,两源在城西汇合后,向东流至馆陶,注入了卫河。临河县城不大,店铺排列有序,行人各有所事。
  他们进了县城,许多人见是县令姚闬的公子,非常客气地打着招呼。回到家,姚合向父母见了礼,将这次到外面的情况告诉了二老,顺便将贾岛介绍给他们。
  姚合告诉父母,只因距应考还有数月,他便在洛阳住了些日子,后来又在嵩山下结识了诗人刘叉,认识了石淙村乌行中员外。乌员外得知他是旧僚姚崇的孙子,非常热情地将他领回家中,这一来而去,竟又和乌员外的小外甥胡遇成了知交。
  姚闬夫妇听说贾岛的诗才得到当今诗人张籍、韩愈的赏识,知他绝非平庸之辈,客气地说:
  “浪仙,我儿姚合将你夸了个够,我与你虽不熟识,可我相信韩愈和张籍的眼睛,只希望你能和我家犬子默契相交,相互进取,他日同登进士之列。”
  贾岛听了,感激得深深一揖,由衷地说:“一定一定。”
  姚合也附和道:
  “父亲大人不必顾虑,我既然与浪仙兄相识相交,自然会亲如兄弟,相互提携的。”
  不知不觉,大家已经叙谈了数个时辰,只见窗外的月亮已渐渐隐去,姚夫人劝丈夫说:
  “两个孩子一路劳顿,你就没一点眼色。”
  接着她回头对姚合说:“合儿,甭跟你爹爹唠叨了,你俩快去休息吧,以后说话的机会多的是。”
  俩人听了,高兴地别过姚闬夫妇,各自回房歇息。
  姚合的妻子郭氏,二十出头,长得倒也标致,一看便知是一位知书达理的贤惠媳妇。为了丈夫的仕途前程,她情愿寂守空房,不恋新婚燕尔的夫妻恩情,一而再再而三地鼓动丈夫进京应考,于是才有了乌员外家的相聚,才有了贾岛姚合的相会,贾岛才有了这次难得的相州之行。
  在临河县的日子里,姚合极尽地主之谊,热情地款待这位使人敬仰的诗友。两人住在相州,好不快乐,他们不是在漳河滩上游弋赏景,就是在相州的僧院里和那里的长老谈佛论禅,要么就没黑没明地聚在相州府邸姚合的书房,谈诗论文,说琴议书好不惬意。不觉间盛夏已过,天气渐凉,秋阳将整树的树叶由绿染黄,阵阵秋风也将变黄的树叶摇了下来,在荒芜的草丛里横七竖八乱窜。
  贾岛准备告别姚合,离开相州,前往天仙寺会见堂弟无可。依依惜别之际,他特意作了一首《赠姚秀才》,也算是酬答数月来姚合对自己的款待之情。诗中写道:
  魏都城里曾游熟,才子斋中止泊多。
  去日绿杨垂紫陌,归时白草夹黄河。
  新诗不觉千回咏,古镜曾经几度磨。
  惆怅心思滑台北,满杯浓酒与愁和。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