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22 章 初考长安 四到洛阳 4
第 22 章 初考长安 四到洛阳 4
  回到洛阳,已是秋末,洛阳街头飘落着片片黄叶。在恩师的河南尹府中,贾岛认识了当代文士、河南少尹李益。
  这李益也非寻常之辈,他字君虞,陇西人氏,乃大历十才子之一。他年轻时也曾是饱学之士,作得一手好诗章,深受井市各级人士青睐,尤其他的诗作,常被长安教坊的乐人们当作歌词,配曲传唱,以至于每作一篇,就会被乐师们重金求取,使得他一时间名传京华。他的诗作,在当时就与诗人李贺齐名。大历四年,二十出头的李益考中进士,后被授任华州郑县县尉,不久又迁为主簿。今年年初,他和韩愈一起升迁,韩愈任职河南尹,李益为河南少尹。
  韩愈府上,贾岛第一次见到李益,只见他头发灰白,髭须垂胸,虽然年近六旬,却依然精神矍铄,谈性不减少年。贾岛看了看眼前这个老头,心想,难道这就是《霍小玉传》中传说的那位风流才子,就是那个对家室防范极严,妒忌缠身的李益。可是怎么看着也不像呀?
  韩愈见贾岛一脸疑虑,迟迟不跟李益答话,他哈哈大笑,对贾岛说:
  “浪仙啊,我想你一定误会李前辈了!你一定觉得传说中的李前辈是个不学无术,只知沾花惹草,又好妒多疑的浪荡子了!”
  贾岛看着恩师和李益,左右为难,只觉着说是不对,不说是也不对,而那边的李益,却端了茶慢慢品茗,只是淡淡地笑着。
  韩愈告诉贾岛,那些传闻全是假的,翰林学士蒋防所作的《霍小玉传》更是假得让人难以置信。蒋防曾与李益有过误会,非常气愤,便借霍小玉做人物,将李益塑造成一个流连阁楼妓院,只会寻花问柳的纨绔公子形象。可李益大仁大量,并不计较,蒋防得知误解了李益,后悔得无地自容,几次要寻短见,还是李益苦苦劝解,才化解了那场误会,两人不但未成仇敌,反而成了一生知交。
  原来如此,贾岛明白了其中原委,不由对眼前这位长者肃然起敬起来。
  韩愈又是哈哈一笑,对李益说:“李兄,就连我这向来不想得罪人的学生,都要对大人冷眼嘲视,看来你的名声难以挽回了!”
  李益呵呵笑道:“那不更能说明,浪仙贤侄是位爱憎分明的人嘛!我就喜欢这样的人。”
  李少尹见眼前这位年轻人才华横溢,又是那么的爱憎分明,不由喜欢起来。在恩师韩愈的引荐下,贾岛拜识李益少尹。
  过了数日,就是重阳佳节了。这天,李益一脸兴致地来到韩愈府上。特来邀请贾岛前往洛阳天津桥南的龙门山登高。贾岛受宠若惊,又喜不自禁,便告辞恩师,欣然前往。
  随行之人,还有一位僧人,约有四十开外,俗姓诸葛,单名觉,法名淡然。他是越州人氏,早年隐居山林,近日云游至此,住在李益宅中。他身为僧侣,也作得一手好的诗章,深得李益喜欢。贾岛虽然还俗,可一见到他,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出家为僧时的情景,对他生出许多别样的情感。
  这个诸葛觉,后来结识韩愈,韩愈那首《嘲鼾睡》诗中所说澹师即是指他。元和十一年前后,韩愈规劝他还俗,后又送他前往随州读书。这乃旁解,不便多述。
  出了洛阳,过了柳枝垂着金丝的天津桥,约么一个时辰,他们行了一二十里路程,便来到龙山脚下。说是重阳登高,洛阳周围,虽然有郁山、邙山、青要山等数十座山脉,实可谓四面环山,一水相串之圣灵之地。只不过,因为处在东都京郊,释儒佛道,文人墨客无时不聚,也使得这里的座座青山有了许多灵气。
  龙门山在洛阳城南,自古就是洛阳的南大门。登上龙门山,遥望东都京郊千家万户,看着天津桥头树影参差,行人熙熙嚷嚷车马川流不息,“马声回合青云外,人影动摇绿波里”,真可谓如诗如画,美不胜收啊。
  重阳时节天气已不再燥热,最近又下过一场透雨,空中飘过片片白云,林间吹着缕缕秋风,草丛里生着许多褐色的地衣,岩石间也印染了淡绿的青苔。大家穿梭在幽幽树影之间,虽已登上山顶,并未见个个汗流浃背。
  今天,李益既是前辈,又自称东道主,于是一行人就全听他安排。他虽然年逾六旬,一路上却神情高涨,上至天文地理,下到东都风情,他一路上侃侃而谈,几乎没有大家插言的机会。
  登上山顶,已是晌午时分,大家坐在一棵松树下歇息,任习习秋风吹拂额头微汗。李益见大家一路上并不过多言语,只听他唠唠叨叨地做着导游,就向大家发话说:
  “你们这帮年轻人,咋像是看我老朽的景气似的,这不是难为我么?”
  河南县令韦执中说:“李大人说的哪里话呀?你一路上妙语连珠地讲述东都风景,哪有我们插言的空嘛?”
  李益说:“你们原来是商量好了,要来作践老朽啊?个个该罚!个个该罚!”
  大家哄然大笑,树荫间不由荡起朗朗笑声。游山的行人见他们几个谈笑风生,不时回头打量,很是羡慕。
  诸葛觉说:“李大人,今日你做东,我们一切听你安排,可不知要怎样个罚法?”
  “这还不简单,今日重阳登高,我想大家诗兴定浓,就罚你们联句作诗如何?”李益呵呵笑道。
  李益这么说了,大家并无异议。于是乎,酒菜罗列,杯盏齐备,彼此席地而坐,等着李益开言。
  联句诗起于汉代,到了唐代,得到了初唐三朝皇帝的提倡,就迅速繁盛起来。唐代的联句诗,有二人联句或数人联句,有每人作二句或四句的,多是五言或者七言诗,都是数人同用一个韵脚,共赋一事一物,合作一诗的。
  李益说着,第一句已经脱口:
  “野坐分苔石,”
  是一五言诗句。依照座次,韦执中稍作迟疑,吟道:
  “山行绕菊丛。”
  接着是对座的诸葛觉,第三句也不假思索也出了口:
  “云衣惹不破,”
  最后轮到贾岛,他见大家作诗这么轻松自在,而且三句诗句句对仗,也很佩服。尤其诸葛觉,他多年出家,诗中不免藏着禅语,一个“惹”字,又使诗句增添了不少幽趣。这么想着,他也低声吟道:
  “秋色望来空。”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像是开了闸的水,几轮下来竟成了数十首诗作。最后,韦执中提议,请李益给今日对句做题。
  李益捋了捋灰白的胡须,呵呵笑道:“不错不错,看来老朽才思枯竭,赶不上你们年轻人了。”他想了想,又说道,“我看,也无需过分讲究,就作《天津桥南山中联句》,你们意下如何呀?”
  “李大人名震诗坛,还有我们说的啥么?”韦执中一句话,又惹来大家的哈哈笑声。
  这时天色渐晚,收拾了残羹乱杯,趁着天上隐隐现出的半轮月亮,一步一步下山去了。
  李益虽然快六十的人了,却还是那样重情重义,认识了贾岛,他仿佛找回了自己年轻时的感觉。到了城里,他却舍不得贾岛回韩府,特意邀请贾岛前往宅中留宿。
  受到诗坛前辈这么诚恳的邀请,贾岛感激得不知怎么着好,一脸喜悦地跟着他去了少尹私宅。当晚,他们谈了许多话题,他们谈诗赋,谈科考,也谈各人的现实和前途。最后,李益又诚心地告诫贾岛:
  “浪仙呀,你可以听老朽一句实言,我觉得,韩愈韩大人虽然才高八斗,名震文坛,可是他的那些所谓的刚正不阿,秉公执法的一系列优点,在我看来是不敢让你去继承了。”
  贾岛听了不由一愣,不知他话里的意思,暗自纳闷:李前辈怎么这么说?
  李益像给他的心头锁了一把锁,随即又送给他一把钥匙,他接着说:
  “作为他的人品,我们勿容质疑,韩大人绝对是值得众人敬佩和颂扬的。可是,如果让你效仿他的这些品质,去实现自己中举谋职,报效大唐,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李前辈这么说,学生越发不明白了?”贾岛还是不解。
  李益哈哈一笑,说:“浪仙贤侄,你还不知啊,如今的大唐已不同往昔了。现在,一切事务几乎全靠人情,要先打通关节,凭韩大人的品性,他是不会低下头去屈就某些人,而你若要科考,却必须凭借所有人的帮助的。有些事,就要你亲自拜谒官场名士,以求的他们的引荐才对啊!”
  贾岛一听,李大人说的全是理,可是自己初考落第,在长安并无其他熟人,这又该怎么办呢。
  他意识到李益言语之中的分量,对李益深深一揖,感激地说:
  “晚生感激李大人的提醒,只是,我多年为僧,初入红尘,对于干谒之事,还望李大人指点一二。”
  这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贾岛这么想着,彻夜难眠,他筹思数日,仿照李益五古诗体,作了一首绝句《投李益》,诗曰:
  四十归燕字,千年外始吟。
  已将书北岳,不用比南金。
  这首诗,短短二十字,说李益仕途失意,客游燕赵时,曾在贞元十三年任涿州节度使刘济从事,也在涿州作出许多非常出色的边塞诗。可是,这些诗作直到十年以后才渐渐被人们赏识诵读。诗中南金一词原是指以南方之金为祭祀上品,后用来比喻为南方的人才,他这首投刺诗,用南金做了典故,肯定地说李益的边塞诗在中唐诗坛无人能比,这些诗作奠定了他在中唐边塞诗中的霸主地位。
  李益看了这首诗,笑道:“浪仙贤侄恭维了,老朽这可是受用不起呀。呵呵呵,不过,以后有机会了,我可以给你多介绍一些人士,让他们多多扶持你。”
  贾岛平生恃才傲物,并不想要人引荐,他觉着只有凭借本事,才是求仕最好的办法。可是李前辈这么说,他又觉得不无道理,更不好做过多辩解,只好笑着微微点头。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