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47 章 及第遭贬 漫游京畿 1
第 47 章 及第遭贬 漫游京畿 1
长庆二年(822),二月。
  去年的重试进士官王起自中书舍人拜礼部侍郎。朝廷任命中书舍人、前翰林学士李德裕为考功郎中,主持今年的进士考试,诗人白居易也是主试官之一。在大家的一再劝说下,经过数天的思想斗争,徘徊科场多年的贾岛决定破釜沉舟,做最后一搏。
  虽然不曾及第,科考的事对贾岛来说早已成了轻车熟路。他的心里也不再想是否能够考中进士。如今,他也顾不得那些了,唯一想到的,就是将这次考试当平日作诗一样看待,无论诗赋,还是对策,他都尽力发挥,尽其所能,尽可能好的考完今年的进士试。
  在对策上,贾岛根据自己多年所见的弊政,尤其上年的科举风波,作了一篇策文,再加上他深厚的诗文功底,果然赢得各位考官的赏识。
  二月二十八日,制科考试发榜。这天,天还没亮,所有参加考试的举子,一个个早早就来到午朝门外等候放榜。甚至那些并未参加考试的人,也三五成群地赶来凑热闹。毕竟,及第的举子都是国家的英才,有许多要职要由他们来担任,这些新科进士是人们关心的热点,关注的焦点。
  贾岛家在乐游原东,比较偏远,这天一大早,妻子刘氏就一再催促他赶快去看皇榜。贾岛似乎并不在意,直到吃过早饭,才在妻子的推搡下出了家门。
  他赶到午朝门外,那里人山人海,观者如潮。一个太监在那里大声宣告及第名单,他一句也听不见,每念一个名单,只看见人群一阵喧哗,好不热闹。
  这时,顾非熊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一把将他拽住,高兴地说:
  “中了,中了。”
  贾岛问:“谁中了,你中了?”
  “浪仙兄,是你,你中了。”
  贾岛脸上流过一丝笑意,慢慢地说:
  “中是中了,可中第的背后,又有多少人面临落第的苦恼啊!”
  各位师友高兴得笑意盈盈,多年难得一第的贾岛,终于圆了他半生酷求的梦,再过一阵子,等他再按惯例参加了吏部的考试,就能脱下那身穿了二十多年的白色麻衣了。到那时,他就要受命为官,不再为前程和生计苦苦奔波了。
  贾岛已懒得想自己究竟参加过多少次科考了,今天,他虽然考中进士,却并不显得过分激动。过上几天,他也会有“一日看尽长安花”的经历,但是,他没有产生春风得意的飘然感觉,没有师友孟郊初及第时的那份狂喜。
  那天,升道坊贾岛家中。恩师韩愈、故交张籍,还有万年县的挚友姚合,他们替贾岛摆了数桌酒席,京城所有相识的朋友,都赶来家中贺喜,这里顷刻像举行婚礼似地热闹起来。大家坐在酒席上举杯相贺,举箸而食。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进来一位太监,手中捧着黄橙橙一道圣旨,原来是朝中的传旨公公。
  大家一时不知怎么回事,难道贾岛一中进士,朝中就要给他受官任职?
  这时,还没等大家叩首接旨,却见那位太监展开圣旨,冷森森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年及第进士平曾、贾岛(等人),因搅扰贡院,诗文僻涩,考卷中藏匿愤怨之词,责令其科举作废,贬为科场十恶……”
  贾岛听到被贬,一下子懵了,他甚至不知那位传旨太监是怎么念完圣旨,又是怎么离开的。
  突然传来这个消息,像是晴天霹雳,大家顿时从天上坠入地狱。
  举场十恶?
  举场十恶!
  贾岛说不出与他同遭厄运的那几个人姓甚名谁,当时,他的脑中一片空白,隐隐约约只觉着有位叫平曾的同年。
  贾岛两腿发软,浑身无力,这可吓坏了妻子刘氏。大家将贾岛搀进屋中,又来安慰刘氏,本来是贺喜的各位师友,立即如出丧一般不知所措,又无能为力。
  恩师韩愈气得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张籍急得团团转,将朋友们一个一个送走。姚合来到屋中,一边给贾岛倒茶,一边耐心安慰:
  “浪仙兄,你也别介意,权当今年没考。”
  贾岛听了,并未言语,他静静地坐在那里,痴痴发呆。
  那个和他同时遭贬的平曾,贾岛还是临考时才认识的。
  平曾大约三十多岁,一脸清瘦,人长得高高大大,说起话来随随便便,又似乎句句言之有理。那天考试的间隙,大家聚在一起闲聊,他就大大咧咧地说东道西,嘻嘻哈哈,给许多应考的秀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贾岛一向外浊内敏,不苟言笑,虽然和平曾相识,但他的健谈并没有赢得贾岛的喜欢。平曾从幽默滑稽的顾非熊那里得知,眼前这位老秀才就是号称幽燕骚客的苦吟诗人贾岛,主动过来搭腔。
  他深深一揖,笑着说:
  “久闻浪仙兄大名,小弟这厢有礼。”
  “那里那里,贤弟言重了。”贾岛连忙答道,有点不知所措。
  在顾非熊的指引说合下,大家渐渐熟识起来,相互间的话语自然多了许多。
  原来,年轻的平曾恰如当年初赴举场的贾岛一样,盛气凌人,目空一切,并因此常犯忌讳。这是贾岛年轻时固有的秉性,知悉了平曾的性格特点,贾岛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对他不由有了许多好感。
  几年前,平曾久闻仆射薛平的大名,慕名前往浙西拜谒新任刺史的薛平。谁知,那位曾令他生出敬仰之情的薛刺史却对他带理不理,令平曾大失所望。气愤之中,他随后留下一首诗去讽刺他。那首诗写道:
梯山航海几崎岖,来谒金陵薛大夫。
髭发竖时趋剑戟,衣冠俨处拜冰壶。
诚知两轴非珠玉,深愧三缣卹旅途。
今日楚江风正好,不须回首望句吴。
  薛平听说此事之后,也觉着慢待了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立刻派人将他追回,挽留下来,并以厚礼相待。
  当时少师李固言门下的幕客都是名流,平曾非常羡慕他们,希望能陪伴于李固言左右,和大家纵谈论辩,谈笑终日。于是,平曾又去拜谒时任华州刺史的李固言。可是,这位李大人平时很少写文章,又容不得别人比他强,他知悉平曾与薛平的事之后,愤愤地想:我可不是那个浙西刺史薛平,前来投靠拜谒我的人,还没有那个能超过我,那个敢对我不恭敬,而这个狂妄之徒竟敢口出此言。他不容分说,命人将平曾赶了出去。
  平曾去了多日,谁曾想非但没有得到李固言的接见,反而被他驱赶出来。离别之际他留下一首绝句,他扬长而去。那首诗写道:
老夫三日门前立,珠箔银屏昼不开。
诗卷却抛书袋里,譬如闲看华山来。
  平曾的一身傲气使他在今年的科举中大打折扣,再加上他那天时不时就口出狂言,虽然最终考取了进士,可还是没有赢得朝中某些人士的赏识,遭受这被贬之事。
  看到平曾被贬,贾岛如梦初醒,明白了自己遭受此罪的具体缘由。除了在科场大谈当朝弊症之余,那些愤怨讽刺之诗其实也是他的被贬根源。这次被贬,正是由于那首《题兴化园亭》,他也渐渐明白,为什么那天一听到自己被贬的消息,恩师韩愈会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这次被贬,贾岛遭受了很大的打击,这不同于以往的落第不中。他知道,这是朝中某些人之间相互过不去,拿他们几个做了靶子。说什么疯狂,什么孤僻,这简直是无稽之谈。这么一想,他一口气没上来,竟一下子昏厥过去。
   这可急坏了妻子刘氏,她一时手足无措,出了屋门一边向北跑去,一边焦急地大喊: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这升道坊本已是荒芜之地,少有人家,令他们庆幸的是,离他们不远还有一户人家,据说这家主人在朝中任着校书郎。
  这天,校书郎正好在家。他一听到刘氏的哭喊,急忙赶了出来。
  听着刘氏战战兢兢语无伦次的诉说,他明白了大半,拔腿往贾岛家跑去。一进房门,他又是掐人中,又是用冷水覆面,等刘氏赶到家时,贾岛已苏醒过来,正静静地躺在土炕上。
  见贾岛缓了过来,刘氏长长出了口气。她感激不尽,热诚地给这位近邻沏了一杯浓酽的热茶,双手恭敬地递上,千恩万谢。
  “浪仙兄,昨天不是好好的么,今天怎么就想不通了?”
  “唉!”
  贾岛叹了口气。校书郎接着劝道:
  “浪仙兄,其实这次被贬,并不是因为你平时所作的那些愤怨之诗,你想想,这次被贬的十位举子,难道他们都与你和平曾一样?”
  “那又是为啥?”
  贾岛有点不解,继续听他说话。
  “自我朝宪宗皇帝以来,朝廷大臣逐渐分成了两派,他们之间互相排挤,倾轧不已。而这两党之中,有一党代表着显宦公卿们的利益,主张高级官吏要由公卿子弟出任,压制通过科举考试进入仕途的贫寒子弟,认为他们见识浅薄,没有根基,无法和世家大族相比。说什么世家大族子弟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平民子弟即使有过人之才也不能予以重任。
  “如今,这一派的代表李德裕刚刚升任考功郎中,为了体现他的立场,他自然一味地压制贫寒之人。”
  “这又是什么道理,狗屁不通!”
  贾岛明白了其中就理,除了痛骂,只有无奈地叹息。校书郎的话一句句印在心中,待他冷静下来,回想自己多年的科考生涯,年年不中,难道真如这位校书郎所言?如今他才明白,自己多年难中一第的根源竟然在此啊。
  直到此刻,无论是那一纸贬文,还是内心深处,已将他的科举梦搅得粉碎。从此,他定居升道坊,再无所求,和夫人刘氏过起了闲适的农家生活。
  这段日子,除了韩愈、张籍各位前辈,以及朱庆余、顾非熊、厉玄等几位师友时常来往之外,再就是那位年轻的校书郎了。
  初居升道坊,贾岛并不在意这位年轻的邻居,每日里不过客气地招呼着大家。时间长了,他才和这位近邻熟悉了。
  贾岛认识这位近邻虽说只是偶然相帮,可这位校书郎对于贾岛,却是蓄谋已久了。
  校书郎姓唐,名环,字温琪,本是华州敷水人氏。他数年前就已中第,后来授职于弘农馆校书郎。校书郎是在皇家图书馆中做校勘和整理差事的九品闲职,实际上也没多少事情可做,所得俸禄也不丰厚,虽说也应有份像样的家居,无奈他做秀才时父亲看病落下一大笔债务,如今华州还有老母在堂,他这几年的俸银几乎全用作偿还债务上,过得并不富裕,只好也将家安在偏远京郊的升道坊。
  唐温琪还没及第时,就已晓得贾岛的名声,对他的五律、绝句更是羡佩不已,尤其欣赏贾岛作诗时严谨而执着的态度。
  前一阵,升道坊的旷野里忽然多了一户人家,这里的主人看似平平,可是每天都有骑马乘轿的,穿红着青的各色人物光顾,唐温琪非常纳闷,多方打听才得知,这里住的竟是曾因推敲一举成名的苦吟诗人贾浪仙,心中不由暗喜。
  唐温琪比贾岛要小数岁,人长得眉清目秀,待人热诚,不骄不躁,一见面就让贾岛觉得这人容易亲近。而贾岛并不健谈却待人随和的性格,也使对方觉得,不善张扬的贾岛,作起隐逸的诗作来得心应手,可他又怎么会作出那么多愤怨的诗作呢?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