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0 章 及第遭贬 漫游京畿 4
第 50 章 及第遭贬 漫游京畿 4
蓝田县尉皇甫荀在万年县姚合府上认识贾岛以后,对他的诗佩服得五体投地,当他知道了贾岛几十年奔波科场的那份艰难,更似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大家都在尽自己的一份所能,替贾岛的生活做着这样那样的接济,他也不免对贾岛结交的各位师友产生由衷的感激。
  他也想替贾岛献一份微薄之力,就邀请贾岛前往南山避暑,既是对他的一份盛情,更有盼他早日忘却被贬的痛楚。从盛夏到中秋,他再三邀请贾岛,然而事与愿违,贾岛难以摆脱被贬的尴尬,也不知今后将如何面对,多次拒绝了他的邀请。
  其实,蓝田就在万年县东南,也不过几十里路程,站在乐游原上,每天都能望见白雪皑皑的南山诸峰,也就是蓝田有名的玉峰。
  贾岛总算想开了,有时甚至觉着,人生不过如此。与其这样困守京城,还不如到处走走,也好结交一些山林隐士。
  他来到蓝田县署时,已是秋末冬初。他一到蓝田,皇甫荀喜出望外,直将他迎进家中,当菩萨一样敬着。白天带他走过蓝田的角角落落,晚上和他聚在客厅,说东道西,谈诗论文倒也自在。贾岛结交朋友不少,却还从没有那位这样待他,他甚至觉得浑身不舒服,只好向皇甫荀说:
  “贤弟这么待我,反叫我不自在了。成天这么呆着,我都快生病了。”
  皇甫荀哈哈直笑,说:
  “浪仙兄,我来这穷山僻壤的小县任职,如今已快一年。我的职务本来就清闲,何况这里又是京畿小县,整日也清闲自在,每得空闲,常到南山游走,挎笼拣山果,端瓶盛山泉,倒也捡得许多情趣来。”
  “当初在圭峰寺,我听宗密禅师说过蛟峪山龙池寺,不知到底在哪里?”说到南山,贾岛立即想到了山上的龙池寺。
  “啊,那里呀,不过二三十里,相距并不甚远。待那日天气晴好,你我上龙池寺逛逛?”
  贾岛早听宗密禅师说过龙池寺的贞空师傅,只是无缘一见,遇到如此良机,岂肯错过。他毫不推辞地说:
  “皇甫贤弟,那我就先谢了。”
  蓝田的山,没有终南其它地方的那份幽深和高耸,他东有蛟峪山,西有翠华山,南有峻峰矗立,危崖峥嵘,伸接秦岭,景色幽静,风景迷人。
  时至隆冬,天寒地冻,可贾岛依然在皇甫荀的陪伴下上了南山。
  贾岛这次进山,虽说同是挺进终南,其感觉却与当初随户县李廓往终南圭峰有所不同。当初进山,漫无目的,心中却有着对应举的那份祈求,今天,他虽然没到过龙池寺,对那儿也人地生疏,却有着慕名而访的感觉,他也想见识一下贞空师傅,看看与他是否投缘。
  龙池寺坐落在蛟峪山太乙池一隅,周围草枯树秃,一派萧杀气色,只有寺周那几棵松树,用那浓绿的枝叶苫盖着山顶僧院,使这隆冬的山巅小庙,依然保留着它幽远高深的气息。
  二人来到龙池寺前,心中只是纳闷,传说中的龙池寺僧侣不少,可今天到了这里,怎么觉得这么冷清呢?
  这时,只见一位僧人走了出来,双手合十,向他们躬身一揖:
   “欢迎二位施主光临敝寺,里面请。”
   “谢过师傅。”贾岛客气地说,随着僧人进了寺院。
  这座山顶僧院,前殿后殿,还有厢房,房舍众多,确实气派,可二人一直走到前殿,大殿里香火缭绕,烛光悠亮,就是僧人稀少,似乎仅仅三五个人。
  皇甫荀纳闷地说:“这么大个寺院,僧人们都到哪里去了?”
   “他们想必出关化缘,云游四方了。”贾岛呵呵一笑,淡淡地说。
  领他的和尚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对佛家戒律也很通晓?”
  皇甫荀笑着答道:“哈哈,师傅可小看我这位兄长了,他也曾遁入空门,只不过后来又还俗罢了。”
  贾岛连忙抱拳施礼,说道:
   “贫生范阳贾岛,当日曾听龙池寺贞空师傅精通佛理,今天慕名来访,还望师傅引见一下。”
   “幸会、幸会,贫僧就是。”
  贾岛听了,惊诧地再将他打量一番,不好意思地说:
  “哦,贫生有眼无珠,望禅师见谅。”
  贞空禅师西游圭峰寺,也听宗密禅师说过,尤其见了无可,对他的诗学佛识颇感佩服,只希望有朝一日见了贾岛,能交个朋友。见到贾岛,他随即自谦地说:
  “哈哈,彼此彼此,还是我失礼了。”
  贞空禅师听了,将贾岛上上下下打量一遍,试探着问:
  “不知施主可否认识圭峰寺宗密禅师?”
  “呵呵,宗密禅师乃是我的终南山友啊!”贾岛笑道。
  今天,贾岛竟如天外来客,突然出现在贞空禅师面前,他兴奋不已,将他们客气地领到偏殿歇息,并吩咐寺僧赶快上茶。
  贾岛每到一处,对那里的风土人情,人文常识总想了解,眼前的龙池寺,与圭峰寺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之别。龙池寺佛堂内,供奉着无怀尊者之像,贾岛不知这无怀禅师又是何人,出于好奇,他就问贞空师傅龙池寺的来历。
  原来,蓝田县龙池寺建于隋朝,地处京都畿辅。到了唐初,这里来了一位西域高僧,他衣衫褴褛,却清瘦矍铄,慧目明察之后,看出此地乃是佛光福地,就想定居龙池寺。当时的龙池寺因隋末战乱,禅院破陋,寺庙狭小实在难以崇隆佛法,高僧就把一个鼓一样大木鱼架到山顶那棵古槐树上,坐在树上昼夜地敲,木鱼声响亮激越,波及百里,震得远在长安皇宫的太宗皇帝坐卧不宁,他立即命尉迟敬德前往观察。敬德顺木鱼声寻到龙池寺,看见一个和尚端坐在古槐上,口中念念有词地敲着木鱼,其声震耳欲聋。敬德喊到,“你是那里来的和尚,为何坐在古槐上敲木鱼,日夜不停?”那和尚旁若无人,微闭双眼,仍旧不紧不慢地敲着木鱼。敬德急了,厉声喝问:“无理的和尚,你日夜敲木鱼,惊了圣驾,可知罪吗?”和尚仍闭双眼,纹丝未动,全然不理。敬德立即暴躁起来,抡起钢鞭朝和尚打去,只见一道白光闪过,那树上和尚依然微闭双目敲木鱼,安然无恙,而尉迟敬德的那根钢鞭却脱手腾空,迅即落地,竟然入石三尺。此刻,敬德才知道和尚历害,连忙磕头,谢罪告饶。那高僧说:“你速去禀报李世民,让他亲自前来,贫僧在此恭候”。翌日,李世民带领随从,敬德引路来到龙池寺。那高僧仍然坐在古槐上敲着木鱼。太宗一向笃信释教,中肯问询。高僧从容地说:“贫僧来自西域,法号无怀,欲在此崇隆佛法,偏无立锥之地,故而坐古槐敲木鱼,请你前来”。太宗又问:“不知尊者需要多少地方?”高僧无怀宛如一片树叶,轻轻飘落下来,直言道:“我仅需一袖之地。”太宗不解其意,无怀便将袖子在空中一扬,其阴影竟遮住了周边四十八村,他对太宗说:“贫僧衣袖所遮之处,请赐归寺院所属。”太宗看了,点头应允。无怀又说:“地方虽有了,但贫僧手无分文,无力修建,也是枉然。”于是,太宗又命敬德在此监修龙池寺。随后,这里就成了香火不断之地。
  关于龙池寺,贾岛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个来历,随即对龙池之祖无怀尊者不由生出崇敬之意。由此算来,无怀禅师重修龙池寺已百余年了,我今日到此,还是以诗相赠,全表一片佛心。于是随口吟道:
“身从劫劫修,果以此生周。
禅定石床暖,月移山树秋。
捧盂观宿饭,敲磬过清流。
不掩玄关路,教人问白头。”
   贞空师傅听了,喃喃说道:
  “真不愧当代诗才啊,我随口一个故事,到了你的嘴里,竟是不朽的诗篇啊!”
  这首《赠无怀禅师》让贞空师傅见识了贾岛,见识了他的诗才,恨不得将他永久地留在寺中。许多僧人都外出了,寺中空房有的是,他就一再挽留二人,希望他们多住些日子。
  贾岛和皇甫荀下山时,贞空师傅直将他俩送到蓝田县署,三人又聚了一日,才依依惜别。
  贾岛要回长安了,皇甫荀笑着说:
  “浪仙兄,你就这么走么?”
  贾岛一听纳闷,还没开口,皇甫荀接着说:
  “浪仙兄所到之处,无不题诗留字,可我诚心款待兄长,期望你有朝一日有个回报,你却怎么糊涂起来,难道你的诗才就变得那么吝啬了。”
  贾岛一听明白过来,笑着说:“贤弟若不嫌弃,我只好献丑了。”
  皇甫荀早已备好笔砚,铺展宣纸,磨墨待贾岛作书。贾岛仰天望了望,提笔低首,墨落纸上。一首《题皇甫荀蓝田厅》随即作出,诗曰:
任官经一年,县与玉峰连。
竹笼拾山果,瓦瓶担石泉。
客归秋雨后,印锁暮钟前。
久别丹阳浦,时时梦钓船。
  皇甫荀边看边笑,随即赞道:
   “浪仙兄这首大作,实令我这廨所蓬荜生辉,我今天就找人裱了,悬挂厅堂。”
  这首诗平淡而入,竹笼拾山果一句,既写出皇甫荀蓝田县署的冷僻,又造出自己诗中的冷僻之境。三四句则以奇为整炼的对偶,描画出皇甫荀平日所想。久别家园的他,在这寂寞孤僻的偏远县署,怎么不时常想到老家的那种宁静悠雅呢?
  说着,他又细细看了一遍,若显沉重地说:
   “浪仙兄,看了你的题诗,我总算真真正正的认识你了。”
  贾岛听了,淡淡地说:
   “是吗?”
  的确,对于贾岛的苦僻,不少人不以为然,甚至许多人,都愿意看到贾岛的风流潇洒,不愿意看到真实而窘迫的诗人。其实,贾岛也愿意潇洒一番啊!无奈,这个时代留给他的,总是难以潇洒,他也只好把不潇洒的生活凭借诗句向人诉说了。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