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2 章 韩湘及第 恩师病殁 2
第 52 章 韩湘及第 恩师病殁 2
长庆四年(824),六月时节,恩师韩愈因身体不支,请示朝廷卸了京兆尹的职务,转为先前所任的兵部侍郎。他告病回到城南靖安坊宅中,到了八月,干脆向朝中辞谢了所有职务。
  恩师韩愈辞谢了职务,不必再上朝,有了一生里难得的几日清闲。每得空闲,他索性将贾岛、张籍等人唤过来,到城南的皇子陂游玩,在南溪泛舟。那里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认识他,常常瓜果相赠,茶饭款待,彼此成了知心朋友。
  夏末初秋,得到韩愈卸职闲居城南,无可也从圭峰寺赶来,或是住在贾岛家,抑或是留宿韩府,和大家同吟共唱,也难得几日快活。
  已过八月初十,天空早早就升起多半轮黄里透白的玉盘,银辉映照四野,那片恬静舒适的皎洁,不由使人生出惬意之感,更别说这一帮名震大唐的著名诗人了。韩愈见大家又一次欢聚家中,心中自然高兴。他告诉大家,闲来无事,咱何不到城南皇子陂游水泛舟,共度仲秋良宵。他这一提议,大家仿佛成了顽童,忘了年岁,个个欢呼雀跃,好不热闹。
  据说秦代有个国君丧葬皇子,起墓冢陂北原上,于是这里便唤作皇子陂。这里南依原坡,北临清河,大诗人杜甫曾以“故山迷白阁,秋水临黄陂”盛赞于此,自此成了长安名胜,和终南山白阁峰同享盛名。
  少顷,大家一路欢声来到这里,但见这里的氛围比家中更胜一筹,远山如黛,近水清幽,泛舟湖上让人不禁生疑,怀疑自己坠入画中。那条小船微微荡在河心,船夫早为这一帮常客备置了桌几,桌上摆了苹果、葡萄、猕猴桃等各色时令水果,备了浓酽的巴山红茶。韩愈笑着落座,示意大家依次坐在船舷上,随着船夫漫无目的地在河上漂游。
  今天来此的,除了恩师韩愈,师友张籍、姚合,还有朱庆余、顾非熊、无可和尚以及侄孙韩湘。
  席间,最不安分的就是坐在下首的韩湘了。他一会儿给大家递水果,一会儿给大家吹奏竹箫,抑扬顿挫的笑声和舒缓悠扬的笛声不时在空中流淌,随风飘荡。一曲吹罢,他遗憾地摇摇头,说:
   “浪仙叔,你老将家中那张琴擦得锃亮,怎么不常弹奏?”
  贾岛笑道:
   “湘儿有所不知,其实我的琴艺特差,只怕弹奏出来全成噪音,骚扰了大家的耳朵。”
  张籍听罢,哈哈一笑,对韩愈说:
   “恩师看看,浪仙就会搪塞,我觉着他的琴技不错么,怎么,在湘儿面前竟也萎缩起来?”
  顾非熊快人快语,连忙劝道:
   “行了行了,反正浪仙兄今日也没带琴,那日有了机会再欣赏不迟。是这,今天在座的也算是诗名远扬,何不趁这月夜良宵,吟诗作赋,岂不乐哉兴哉。”
   “也好,咱就趁着今夜的兴致,做他一些诗篇。”韩愈也乐得不时捋着髭须,呵呵直笑。
   “我虽然不善作诗,可大家个个都是诗才,所以走时就不能忘了笔纸。”韩湘听了,将竹箫斜插颈后,从怀中掏出笔纸。
  于是乎,大家对酒当歌,各显其才尽情而赋。此情此景,此等野境幽趣,张籍、贾岛、朱庆余皆有诗为证。
  张籍在他的《同韩侍御南溪夜赏》也这么写着:
喜作闲人得出城,南溪两月逐君行。
忽闻新命须归去,一夜船中语到明。
  朱庆馀《泛溪》:
曲渚回花舫,生衣卧向风。
鸟飞溪色里,人语棹声中。
馀卉才分影,新蒲自作丛。
前湾更幽绝,虽浅去犹通。
  贾岛也有《和韩吏部泛南溪》为证:
溪里晚从池岸出,石泉秋急夜深闻。
木兰船共山人上,月映渡头零落云。
  转眼已是深秋,韩湘参加了吏部释褐试,被授予校书郎,将在朝中任职。韩湘偏偏受不得那种束缚,一再请示爷爷从中说和,让他到外面闯闯。韩愈虽然不忍湘儿远离自己,可他知道孙儿的秉性,使起性子来谁也没法子,只好找老友说情,将他遣往江西幕府,去做随军判官。
  韩湘背井离乡,将往江西幕府,韩愈特摆了酒宴为他饯行。无论韩愈的朋友,还是韩湘的知己,能搭上边的几乎都来为他送行,甚至连终南山圭峰寺的无可,也不顾路途遥远,特意赶来。韩府一下子逢集似的,好不热闹。席间,大家杯酒交错敬来让去,相互赋诗唱和,气氛异常热烈。
  朱庆余对贾岛说:
  “浪仙兄,湘儿和你最为友善,今日要去江西幕府,你就没有诗词相赠?”
  “彼此彼此,贤弟怎说这话?”贾岛笑道。
  韩湘看着二位客气地推让,上前给二人敬了酒,笑着说:
  “二位叔叔无需争抢,以愚侄之见,那个都不能少的。不过,最要紧的是,能和浪仙叔来一曲琴萧合奏,以弥补前日南溪的遗憾。”
  “行是行,不过琴在家中,不曾带来。”
  韩湘年纪轻轻,却实在是聪明伶俐,他大声对大家说:
  “前日我们泛舟城南,叔叔没带琴,今天,我早已将琴带了过来。”
  大家一阵高笑,停止了酒杯筷盏,一眼望着贾岛。韩湘也抽出竹箫,期待着贾岛发话。
  桌几放正,琴摆案上,贾岛静坐桌前,先拨弄了两下琴弦,回头望着韩湘。
  “湘儿,我这就献丑了。诗人王维所作的《送元二使安西》流传甚广,如今也被改为琴曲《阳关三叠》,今日为你饯行,那就弹奏此曲,怎样?”
  韩湘听了,高兴地说:
   “好啊,好啊,这一曲一唱三叹,大抒惜别之情,只怕一曲奏罢,我会热泪盈眶的。”
  随着贾岛的拨弄,琴弦上飘出淡淡的琴音,徐徐缓缓,让人不仅平声静气而期待。渐渐的,曲调增强,那边的韩湘也敛气吹奏,瞬间,一曲悦耳动听的琴箫合奏填充了客堂的所有空间。再看大家,韩愈静坐那儿,微微晃头,闭目微笑。张籍一双眼睛凝了神气,一眼不眨。朱庆余半仰着头,嘴微微噘着,眼神里藏满了惊奇和不解,多年的诗友,竟然还有这一手啊!大家还在惊呆之中,那乐曲逐渐平稳下来,又变得徐缓下来,只是没有了起初的那份轻盈,尽藏着别后的无奈情思罢了。
  刚一奏毕,顾非熊早耐不住性子,甚至语无伦次地说:
  “浪仙兄,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你这等技艺竟然藏而不露,实在让人刮目相待了。”
  贾岛起身离开琴桌,向大家拱手一揖,回头对韩愈说:
  “恩师的《操琴十六首》让人看了爱不释手,乐理自然深奥,还望恩师评判学生和湘儿的拙技。”
  韩愈笑笑,看了看贾岛和韩湘,说:
        “你二人的合奏确实不错,不过,你的琴音里自始自终藏着哀思,湘儿的萧声里总有着放荡和飘逸,依我看来,你二人如果分别演奏,效果会更加好的。”
  接着,韩愈转换了话题,他说:
  “听了这曲琴萧合奏,我心中也是十分舒畅,趁着此刻的兴致,咱不妨作些诗吧。”
  朱庆余连忙说:“刚才正要作诗,却欣赏了曲子,这种场合,怎能少了诗词。”他嘴里说着,也不推让,少顷,一首《送韩湘赴江西幕从事》就脱口而出。
从军五湖外,终是称诗人。
酒后愁将别,涂中过却春。
山桥槲叶暗,水馆燕巢新。
驿舫迎应远,京书寄自频。
野情随到处,公务日关身。
久共趋名利,龙钟独滞秦。
  看了朱庆余的诗,大家赞不绝口,高声叫好,同时也期待着贾岛的诗篇。
  贾岛也喝下一杯柳林春酒,说道:“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只有随声赋和了。”言语未必,一首《送韩湘》也脱口而出。
挂席从古路,长风起广津。
楚城花未发,上苑蝶来新。
半没湖波月,初生岛草春。
孤霞临石镜,极浦映村神。
细响吟干苇,馀馨动远苹。
欲凭将一札,寄与沃洲人。
  贾岛这首诗清新爽朗,模仿韩湘诗风,却依然保留着自己诗中常有的深细瘦硬的独特风格。同时,又与朱庆余的诗韵脚相符,似出一辙,越发显出这首诗的不凡气韵。诗中说韩湘将沿渭水,乘舟南下,它首先祝愿他此去一帆风顺,就像这新春时节一样,让人多一份期盼,少一点牵挂。“半没湖波月,初生岛草春”,接着一个倒装句式,写韩湘路上将要遇到的仲春景致,巧妙地炫耀了他苦吟善对的绝世诗才。石镜山在江西庐山东,诗中又用“孤霞临石镜,极浦映村神”,摹写江西一代村民喜迎春神,此情此景开阔清新,足可以慰劳他一路劳顿之苦。沃州乃是人间七十二福地之首,曾有许多高僧、名士栖息山中。诗末,贾岛借沃州这块人间福址,在此期盼他到了那里,仕途顺心,让大家少一份面对前途的担忧。
  姚合本也要作诗奉和,忽然看到坐在一边的无可,像是想起了什么,朗声唤道:
  “哈哈,你们一个个相互唱和,却冷落了远道客人了。”
  韩湘听了,回头瞅瞅姚合,只见他一个劲努嘴示意,才晓得大家这边热闹,却冷落了无可和尚。他连忙捧起一杯茶水,向他致歉。
  “无可师傅,小侄首先向你赔个不是,还望你能送小侄佳作呢?”
  他说着,早已将笔纸恭恭敬敬地递到无可面前,无可连忙回礼。
  “阿弥陀佛,几年不见,贤侄出息了,学会作践贫僧了。”他口里这么说着,也并不推辞,挥笔在纸上写道:
车马东门别,扬帆过楚津。
花繁期到幕,雪在已离秦。
吟落江沙月,行飞驿骑尘。
猿声孤岛雨,草色五湖春。
折苇鸣风岸,遥烟起暮苹。
鄱江连郡府,高兴寄何人。
  无可作完这首《送韩校书赴江西》,谦谦地直说献丑了。
  诗作虽然同是送别,大家皆是五律,又同押一韵,各具特色,难分上下,真可谓一场诗坛较量。
  走的那天,贾岛亲自到渭水渡头与韩湘道别。他觉着,韩湘这一去,恐怕又有着什么玄机,让人捉摸不透。
  秋日淡淡,寒风微微,韩湘一身青衣,一双黑靴,斜挎一个包裹,手中握着他那根从不离手的翠绿竹箫。他站在船头,多次向贾岛施礼,让他回去。贾岛望着他,只是默默地笑着,直到他消失在茫茫水域中。此刻,他望着远方,望着远去的韩湘,看着自己孤零零的身影,心头不免阵阵酸楚,他苦笑一声,默默地离开渭水渡头。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