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3 章 韩湘及第 恩师病殁 3
第 53 章 韩湘及第 恩师病殁 3
 一天早晨,屋外那棵高大浓绿的杨树上,麻雀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贾岛也知道,鸟雀牲畜最通人性,可这满树麻雀枝头喳喳叫,又会有什么征兆呢?刘氏笑着对贾岛说,枝头麻雀叽叽吵闹,家中要来客人了。
  那天午后,家里果然来了一位陌生人。只见那人一身戎装,五十开外,刘氏将他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就是不曾相识。那人将刘氏也打量了一下,问道:
  “你可是弟妹刘氏?”
  刘氏一听,连忙将客人往屋里请,那人见了贾岛,不由一愣,随口感叹道:
  “浪仙啊,转眼已是二十年,你我都老了,可苦了你了。”
  贾岛一看,竟是博陵彭兵曹,惊呼道:
   “彭兄,怎么是你?这是真的吗?”
   “真的,是真的,我这次进京,刚得空闲就来看望贤弟了。”
  贾岛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他们将彭兵曹热情地迎进屋中。少顷,饭桌上已摆出了一碟干肉,一盘山菇,贾岛也取出自酿的石冻春酒。
  “贤弟,我听说你困守科场二十余载,生活异常凄苦,看来我是听错了。”彭兵曹看着桌上的酒菜,笑着说。
  贾岛苦笑了一下,说道:
   “彭兄远道而来,我怎能不倾其所有款待呢?”
  彭兵曹听罢,叹了口气,惋惜地说:
   “贤弟受苦了。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彭兵曹因赫赫战功荣得朝廷封赏,他一到京城,先打探贾岛的消息,知道了他多年来的一切情况。这天,他心事重重地只身来到延兴门内的升道坊,探寻这位落魄的昔日好友。当他看到这里街坊住户稀稀落落,路旁也是杂草纵横,心中不免伤感。来到贾岛门前,他看到收拾得干净利落的小院,看到贤淑的刘氏,再想到当初只身云游的无本和尚,如今的生活虽然清淡却还有家有舍,并无后顾之忧,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彭兵曹将自己多年来的情况也详细地告诉贾岛,其中多是喜庆荣升之事,贾岛听了不时替他高兴,喜庆之余,随即赋诗一首,感谢彭兵曹前来探望。
故人在城里,休寄海边书。
渐去老不远,别来情岂疏。
砚冰催腊日,山雀到贫居。
每有平戎计,官家别敕除。
  诗中写道,昔日故交忽然来到京城,使他没有了思念,也无需去信询问情况了。数十年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即逝,唯一不能失去的,甚至越来越浓烈的,却是那永远也割不断的浓浓友情。接着用了一个比喻句,说自己如今所居,仿佛寒砚磨春秋,山雀栖檐下,其贫寒之境真让人难以形容。此时此刻,最令他羡慕的,还是彭兄的吏治才能得到朝廷赏识,来到长安请授荣职啊!
  彭兵曹看了贾岛的诗,终于明白了他当下的境况和心情,临别之际,特意馈赠了银两,以表寸心。  
  大家其乐融融地聚了数月,交冬时节,恩师韩愈忽然病重,甚至朝中的御医出宫来给他医治,可是汤药喝了百十付,却丝毫不见好转,病情反而一天比一天重,几天下来已是奄奄一息,眼见熬不过今冬。长子韩符当年随父平乱,身在军中,老二韩昶也在数年前及第,在外任职,就连令他疼爱有加的韩湘,又去了江西军幕。
  张籍、姚合等诸位师友也都来看望恩师,你来他往,不曾间歇。贾岛天天都来韩愈宅中,陪伴恩师左右。
  那是个阴沉沉的黄昏,夕阳即将沉去,空中也没有了平日黄昏的半天橘红,只是一抹的昏暗。此刻,恩师病倒在床也已一个多月了,房内人来人往,话说的却很少,只有脚步声扑扑簌簌地响着。
  贾岛忽然觉着,恩师好象连今晚夜熬不过了,更是急切地守在他左右。
  二更时分,昏睡多日水米不进的韩愈忽然睁开双眼,微弱地望望四周,有气无力地唤道:
  “浪……浪仙……啊。”
  贾岛静静地坐在床边,拉着恩师那双枯瘦而无力的手。
  韩愈摸着贾岛的手,断断续续地说:
  “浪、浪仙,李益……知道不?”
  贾岛赶紧回答:
  “知道,知道,学生在洛阳就已和他结交了。”
  “为师,这、这一生,最……最对不住的,就是……就是你了。”韩愈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你……你去找李益,他会……安排你……”
  恩师一句话没说完,沉下他那无力的手,无奈地闭上了双眼。从此,文绝千古的文公韩愈油干灯熄,撒手人寰。
  当初恩师劝他还俗,这怎么能怨他呢,这可是自己的一腔热血在鼓动啊。弥留之际,恩师还在为自己的前程担心,除了感激,他又能说什么呢?如今,他已快五十的人了,半生徘徊科场,事事充满沧桑,回顾半生,他渐渐生出气馁,不由叹道:
  “要知今日,何必当初啊!看来,我的一生,恐怕只有以诗相伴了。”
  恩师的丧葬之事办得轰轰烈烈,没过多久,叶落归根,他的灵柩迁回河南,静静地躺在了故土上。
  虽说顾非熊的父亲顾况曾经名重一时,可他后来辞官隐居,在姑苏茅山过起了与世无争的悠闲生活。俗话说,人走茶凉,顾非熊是父亲暮年所得之子,他在长安应举的日子也并不顺畅。
  几年苦熬,数经落第,他常常生出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感觉,只有满面沮丧地和长安的诗友们消遣度日,再等来年应举。
  唐敬宗宝历元年(825),十六岁的皇帝李湛登上帝位。这位少年皇帝生性贪玩,新登帝位也是如此,起初只是觉着好玩,朝中一切事务都在一帮朝臣宦官们的操控下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顾非熊走进科场,大家又一次将目光投注到他身上。可是,说话随便,盛气凌人的品性使许多人对他不屑一顾,常遭排挤。经过十多天苦苦等待,礼部放榜,顾非熊再次与进士失之交臂。
  贾岛和顾非熊漫步春草尚未生齐的乐游原上,又是百感聚生。贾岛看着情绪低落的顾非熊,想劝慰他,反正也不是头一次落第,无须在意,可那些话语从他口里出来,又全成了牢骚,说得自己也两腮直颤。顾非熊看了露出苦笑,又回过头来劝慰贾岛。
  正当两人的心气渐渐平息的时候,竟然发生了一件令人捉摸不透的事情。
  那日朝中传来一道消息,张榜公布顾非熊及第。顾非熊听了纳闷儿,连忙找来贾岛以及诸位师友探听虚实。顾非熊的名字果然端端正正写在榜上。
  原来,贪玩的敬宗皇帝偶尔听到他的诗词,觉得挺有意思,当初浏览举子名单,见有他的姓名就期待着他及第的消息。待到放了皇榜,却不见当初的顾非熊,敬宗一问主考官、谏议大夫陈商,责怪他为什么未录顾非熊。于是,陈商诚惶诚恐,连忙追加顾非熊及第。消息传出,朝野哗然,许多徘徊科场的贫寒之士,也为之欣喜若狂。
  顾非熊及第,大家要给他张罗欢庆宴,他连连推辞,口里只是说:“离家数十载,为求一第名。眼下最要紧的是看望家中老母,如今,也不知他老人家身体怎样啊。”
  大家又是以诗相赠,送顾非熊回茅山探望母亲。其实,看着朝中选士的滑稽和荒唐,想到老父顾况归隐茅山,顾非熊终于明白了功成名就身退的真正意义。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