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4 章 韩湘及第 恩师病殁 4
第 54 章 韩湘及第 恩师病殁 4
恩师韩愈病殁后,贾岛的日子过得越发拮据,有时甚至到了度日如年的境地,可又不好将这些话挂在嘴上,总求大家施舍吧。这时,他不由想到恩师韩公的话。的确,当初身在洛阳,贾岛敬仰李益的才学人品,投奔于他,并得到他的赏识。后来他离开洛阳进京应试,虽然多年难得一第,可一想到多年挚友,无论年龄学识,李益当在其首。自从李益进京为官,多年来历任秘书少监、集贤学士、右散骑常侍、太子宾客,最近又官升左散骑常侍。可是,多年来奔波科场,屡难如愿,掩藏心底的那份自卑迫使他不愿拜访故友。如今生活困顿,借遍亲友,看来只好打扰李前辈了。可是,李益前辈如今已经八十开外,这么个老头还能帮自己什么呢?
  贾岛作了一首《再投李益常侍》,特意送到李益手上。诗中追忆两人初见时的应举之志,娓娓叙旧,平易而亲切。李益看了,对他除了爱怜,就是同情,赠送了一些家用东西和银两,再三再四地说,如今我也老了,生活上我还可以接济你,其他的恐怕是帮不上了。
  过了两天,李益在家人的陪同下,亲自来到升道坊。贾岛夫妇将李前辈迎进屋中,不知怎么款待,只是在那儿傻站着。
  李益看了哈哈大笑:
  “老夫又不是老虎,你俩这是咋了,快坐快坐,难道还要我这客人招呼你们不成?”
  李益告诉贾岛,这两日他茶饭不思,直替贾岛的生计担心,这思来想去,却想出一个人来。这人不是别的,他可是当今皇上跟前的红人令狐楚。
  提起令狐楚,贾岛早有耳闻,他确实是几朝皇帝跟前的名人,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顶级人物。最近,令狐楚以太子宾客之职分司东都。这位令狐大人颇有文学天赋,二十六岁就已荣登进士,而且才思敏捷,精于章表书体。他在太原幕府任掌书记时,每当太原的章奏传递到朝廷,德宗皇帝都能辨出是他所写,颇为赞许。如今,他历事德宗、顺宗、宪宗、穆宗四朝,官越做越大,名气越来越高,有许多读书人都想用诗文干谒,求他向主考推荐。
  四五年前,曾任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的令狐楚负责修建宪宗皇帝的景陵,他手下的官吏经常盗窃财物,还不给付民工工资,前后从中尅扣十五万缗,把这笔钱当作是工程节余献给朝廷请功。事情被揭发后,在无人敢言是非得失的情况下,韩愈向穆宗皇帝秉奏了此事。穆宗将令狐楚贬为宣、歙、池观察使,随后又将他贬为衡州刺史。
  贾岛想,人固然是好人,可他和恩师有过过节,就怕到时不接纳自己。他将自己的担心对李益说了,李益哈哈一笑,说道:
  “浪仙,壳士贤弟不是这样的人,到时我再给他写封信说说,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
  贾岛将信将疑,可李益前辈说得那样自信,迫使他不得不信。
  敬宗宝历元年(825)十月,贾岛带着李益前辈的举荐信,同回家探母的顾非熊结伴而行。一路上,两人晓行夜宿,几日后就来到令狐楚的为官之地汴州。
  汴州是座古都,早在战国时代,魏国就定都于此,称为大梁。世事变迁,朝代更迭,往昔魏都的繁华已不复存在。在魏王宫殿的旧址上,重新建起的刺史府第。府门两边有两头石狮,圆睁巨目,呲着獠牙,蹲伏左右。琉璃瓦的大门楼飞檐插空,雕甍彩螭。兽头大门用鎏金制作,在阳光下,金辉灿烂。
  安史之乱以来,这些刺史、节度使、观察使,权力越来越大,府第也越来越考究。
  令狐大人的府第这么豪奢,简直与王侯之家不相上下。
  为官一任,就应该像恩师一样,要造福一方,岂可为个人口腹享乐钻营。看来,这令狐大人并不是个廉吏,恐怕是大家错看他了。
  俩人站在距令狐府邸不远处,进退两难。贾岛心里想着,走了多日的步子竟然迈不开了,仿佛一只举在手中的棋子。
  “浪仙兄,既来之则安之,我们都来到这里了,怎能有不见之礼呢,何况我们还有李益前辈的书信在手?”
  在顾非熊再三唆使下,俩人忐忑不安地来到门前,向看门的家丁通报了姓名。
  “我是范阳贾岛,他是新科进士顾非熊,我俩特从长安赶来,拜访令狐大人。麻烦你进去禀报。”
  见是长安来的客人,家人客气地进去通报了。稍时,家里出来两位年轻人,二十多岁,看似文绉绉的,偏偏一脸的怒气。俩人不问青红皂白,直将贾岛和顾非熊往外推搡,那个小点的还厉声呵斥。
  “滚,快滚……”
  贾岛正想争辩,那个大点的又说:
  “还不快滚,小心揍扁了你。”
  顾非熊连忙解释道:
  “二位小哥误会,他是范阳贾岛,我是……”
  还不等他说完,那个小点的又呵斥起来。
  “我们驱赶的就是贾岛。”
  得了吧,贾岛看了看顾非熊,一脸丧气地就要离开。这时,只见一队士卒排成两列,手握各样兵刃,威风凛凛的,其中还有举着“肃静”、“回避”牌子的衙役,最后是一乘四人抬着的漆黑小轿,正从远处悠悠走来。
  来到门前,落轿而出的,是一位六十左右的长者,只见他一脸威武,一身正气,看到门前情景,他瞪了那两个小子一眼,怒道:
  “怎么这等无礼?”
  那个大点的默不作声,小的跪下说道:
  “父亲大人,他是范阳贾岛,韩愈的门生。”
  那位长者怒斥道:
  “你俩休得无礼,还不退下!”
  他俩只好灰溜溜退了回去,这位长者回头打量了一下贾岛和顾非熊,客气地将二人迎入府中。
  顾非熊快人快语,毫不拘束,贾岛还没够得开口,他已笑着说:
  “浪仙兄专从长安赶来拜见大人,差点吃了闭门羹,幸亏大人及时赶回,我俩才免了一顿皮肉之苦。”
  令狐楚连连致歉:
  “两个犬子无知,还望二位见谅啊。”
  贾岛听了,不知说啥是好,半响才说:“令狐大人太客气了。”
  令狐楚给他俩摆了一桌子饭食,笑着说:
  “二位远道而来,刚才没吃上闭门羹,现在就好好吃顿饭吧。”
  令狐楚的客气,热情和幽默,一下打消了贾岛的顾虑,他取出李益的书信,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信中,李益将贾岛的前前后后跟他说了,并一再声明,贾岛如今走投无路,生计艰难,自己年迈力薄,只好寄希望于他,请他给贾岛在这里谋份差事。并且还委婉地提出,不要将贾岛和恩师韩愈的事扯到一起。令狐楚看了书信,大笑道:
  “哈哈哈,李大人知道我和退之有些过节,那已是过去的事了,提它作甚,这不是太小瞧我令狐楚么。”
  令狐楚对贾岛和顾非熊非常热情,将他俩留宿府中,他的几个门生一听贾岛来到府上,也是无不高兴。令狐绹和令狐洵哥俩在父亲的威慑下,也客客气气地向贾岛赔了不是。令狐楚抽得空闲,就聚了大家,和贾岛、顾非熊品茶谈诗,倒也自在。
  过了几天,令狐楚做东,又将二人领到汴州的梁园游逛。
  梁园就在汴州城东不远,为西汉梁孝王刘武所营建的游玩待客之所。西汉初年,汉文帝封其子刘武于大梁,梁孝王在汴梁东南古吹台一带大兴土木,建造了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梁园,又在园内建造了许多亭台楼阁,种植了松柏、梧桐、青竹等奇木佳树。建成后的梁园周围三百多里,宫观相连,奇果佳树错杂其间,珍禽异兽出没其中,使这里成了景色秀丽的人间天堂。梁孝王刘武喜好招揽文人谋士,西汉时期的大文学家司马相如,辞赋家枚乘等都经常跟梁孝王一起吟诗作赋,吹弹歌舞。刘武曾在园中设宴,司马相如、枚乘等都应召而至,成为竹荫蔽日的梁园宾客,并为之吟咏。
  朝代更迭,战乱不断,到了本朝,这里早已是一片荒芜,没有了昔日的绝美胜景。可是,来此的文人墨客依然不计其数,诗人李白当年与杜甫、高适同游梁园,吟诵《梁园吟》,给这片荒废的园子多少增添了几分荣光。
  那天,顾非熊客气地问令狐楚。
  “令狐大人,我也要回老家了,不知令狐大人对贾岛怎样安排?”
  令狐楚呵呵笑着,只是说不必顾虑,他已有安排了。话虽这么说,可贾岛一颗心还在悬着,顾非熊心中也琢磨不透令狐大人的想法。
  看着俩人满脸的疑虑,令狐楚平心静气地说:
  “我令狐楚可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推荐谁的人,我的门下,绝不收留无能之辈。当然,我也对门下的每一个人担负着自己的责任。自从接到李大人书信那一刻,我就对浪仙贤弟负起这份责任了。”
  二十余天后,就在顾非熊将要离开汴州之际,陈州中丞田大人来刺史府禀报工作,令狐楚将贾岛推介给他,还一再说,我所辖地几个州县,就数陈州最好,我想让你给浪仙贤弟在那里谋份差事,还望田大人费神。
  那位田中丞听了,诚惶诚恐,满口应允。
  “令狐大人这么说,卑职怎能不从。大人说啥时到,我们亲自过来接浪仙兄。”
  就在贾岛准备到陈州谋职做事的时候,竟病了起来,好几日昏昏沉沉,令狐楚给他请来大夫,忙忙惫惫又是十余日,才渐渐缓了过来。
  本来,贾岛想立即起身赶往陈州,令狐楚劝他说:
  “浪仙贤弟,如今也快过年了,你不如回趟长安,先看看家里,赴职的事情年后再说吧!”
  贾岛想了想,令狐大人说的不无道理,自己离开长安也几个多月了,还是回趟长安,将自己的情况告知家里为好。临别之际,令狐大人又赠送了他银两,也算是接济他那捉襟见肘的贫寒生活。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