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5 章 马戴投师 师友频逝 1
第 55 章 马戴投师 师友频逝 1
贾岛离开汴州,回了长安,已是年关,城内外也有了年节的热闹气氛。
  贾岛一到长安,首先去拜望前辈李益,将汴州的情况告诉他。老人听了令狐楚对贾岛的态度,高兴得眯了眼只是点头。
  “我就说嘛,壳士贤弟绝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么,怎么会不给我面子?”
  接着,贾岛听说挚友姚合已离开万年县,升任了监察御史,可以穿行长安、洛阳之间,和朝中大员甚至当今圣上也有了时常见面的机会。
  贾岛兴冲冲回到家中,口里嘀嘀咕咕道:“这刚一回家,却又该到洛阳探望姚合了。”
  贾岛正沉浸在挚友姚合升迁的遐思中,刘氏又告诉了他另一件事。
  她说:“相公,你去汴州以后,有一位秀才来咱家造访,他姓马名戴。”
  “马戴?不曾听过。”
  贾岛有点不解,这马戴又是谁啊。
  “马秀才字虞臣,说是海州东海人氏,如今寄居华山。在校书郎唐温琪的介绍下,他慕名来京城拜访相公,听说你去汴州了,只好悻悻地回华山了。”
  刘氏说着,取出一页诗笺,贾岛看了,是一首《寻贾岛原居》的五律。诗中写道:
寒雁过原急,渚边秋色深。
烟霞向海岛,风雨宿园林。
俱住明时愿,同怀故国心。
未能先隐迹,聊此一相寻。
  这首五律,除了刻画贾岛所居之地的景致外,又不失时机地用简单的诗句,雕勒出自己来此拜访的原由,而且语句清新而精简,与他似为同宗。看了这诗,贾岛非常惋惜,直后悔没能见到这位马秀才。  
  正月新春,朝中的科举考试按部就班地进行。今年的主考官是礼部裴俅,裴大人为人正直,不徇私舞弊。终于,多年徘徊科场的朱庆余几经下第之苦,终于熬成新科进士。
  朱庆余考中进士,贾岛听了也替他高兴。按照朝廷惯例,朱庆余中得皇榜,他瞻仰皇宫大内,举行曲江大宴,并在大雁塔题诗留名。忙完这些应酬,他就要和大家作别,回吴越看望分别多年的家中老小。
  朱庆余及第后,张籍多年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高兴地替朱庆余张罗,要在府中给他庆贺。趁此机会,京中诸位师友纷纷赶到张籍府中,来为他饯行。
  这种宴席,贾岛已说不清参加过多少了。说实在的,贾岛对这些接接送送的应酬几乎厌烦了,早已不再稀奇,如今他迷恋的,只有作诗。然而,朱庆余与他非同普通朋友,他没有不去赴宴的任何理由。
  如今,年轻诗友雍陶,几乎天天都要来升道坊,向他请教作诗,相互唱和,一些新作旋即又在京中传开。那天,雍陶和他相邀,兴致勃勃地赶到张籍府上。
  觥光交筹之间,这边划拳行令,那边题诗留名,大家好不热闹,雍陶还是头次见识这种场景,倍感新奇和兴奋。朱庆余举着酒杯,穿梭于客人之中,不时和来宾打着招呼。
  文人相聚,最不可缺少的就是以诗相和了。饯行宴上,大家不甘示弱,纷纷向他赠送诗章,直将朱庆余忙活得手忙脚乱不亦乐乎。
  家人早已摆正桌几,文房四宝一应俱全。张籍为表为师之礼,自个先开了头。他来到桌前,握笔在手,饱蘸浓墨,落笔纸上。稍时,一首《送朱庆余及第归越》便告成收笔。诗中写道:
东南归路远,几日到乡中。
有寺山皆遍,无家水不通。
湖声莲叶雨,野气稻花风。
州县知名久,争邀与客同。
  张籍写罢,看着贾岛。贾岛笑了笑,刚要起身,对面的姚合已走到桌前。他向大家拱了拱手,说道:
  “张大人开了头,姚合也不能落后,这就向各位献丑。”
    数句客气之后,姚合的诗也落在纸上,该诗与张籍那首同题,诗中写道:
  劝君缓上车,乡里有吾庐。
  未得同归去,空令相见疏。
  山晴栖鹤起,天晓落潮初。
  此庆将谁比,献亲冬集书。
  随即,贾岛也站身来到桌前。他提笔蘸墨,却久久不见落笔。张籍、姚合题诗的时候,贾岛已将那两首诗默诵一遍。佩服赞赏之中,他的诗词渐渐有了眉目。他环视四周,只见大家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便向大家躬身一礼,说:
  “姚贤弟的赠诗与张兄同题,看来要不冷落了今天的气氛,我只好和张兄的诗同韵了。”
  他这么一说,大家拍手称快,声声助威,仿佛要参加擂台比拼。
  大家用期待的眼光看着贾岛。不足半柱香的时间,贾岛的诗作也收笔告成。年轻的雍陶一把扯过墨迹未干的诗作,朗声而读:
“远泊与谁同,来从古木中。
长江人钓月,旷野火烧风。
梦泽吞楚大,闽山厄海丛。
此时樯底水,涛起屈原通。”
  他一读毕,有人开始评判,对这三首诗大加褒赏。
  朱庆余看着大家高兴,回头说道:
  “浪仙兄这首诗,写的确实别具一格,且不论诗中所用的韵脚,单单‘长江人钓月,旷野火烧风’,就已使我等汗颜。这两句诗一冷一热,富有寓意,而且这里所用的倒置句法,也似乎成了浪仙兄的专利了。”
  朱庆余话音一落,大家随声附和,无不称赞。于是,雍陶也挥笔而书,又一轮题诗开始了,大家热热闹闹忙忙活活,从日上三竿直忙活到掌灯时分,才依依不舍地散了酒席,各自归去。
  次日正午时分,堂弟无可从圭峰寺匆匆赶来。
  刘氏问他:
  “如今又不是出关的时月,叔叔在南山住得好好的,怎么忽然下山来了?”
  无可解释道:
  “兄嫂有所不知,我这次下山,既是为给朱庆余饯行,更是为了见见家兄。年前,山上来了一位隐居华山的秀才,他这人看淡了应举求仕,偏偏羡慕僧道隐士的生活,还写得一手不错的五律。这人与我们言语相投,大家就挽留他住下,一块儿在寺中谈诗论事,倒也自在。只不过,他一味迷恋你的诗才,只叹与你无缘一见啊。”
  “你说的可是马戴?”贾岛猜问道。
  “正是、正是。”
  “我也是刚刚见识了他的诗才,确有诱人之处。”
  听了贾岛的话,无可随即取出一些诗笺递过来。
  只见那些诗卷字迹清秀而飘逸,诗作构思新奇,诗意清淡而隽永,佳句不断,颇具特色,尤其《宿无可上人房》、《霁后寄白阁僧》等诗,看了更让人羡慕。看着马戴的诗,不时就勾起自己身在终南的情形,也勾起他想会会马戴秀才的迫切心情。
  无可还告诉他,在山上,大家还将张籍、姚合等人介绍给马戴,希望他常来长安,相互切磋琢磨。如今,马戴下山也有月余,也不知身在何处,想必是回了华山吧。
  送走朱庆余,贾岛一下子清闲起来。这当儿,雍陶常来贾岛家中欢聚。
  对于雍陶,贾岛总将他小兄弟一般看待,而他对贾岛却异常客气,在他心目中,贾岛不仅是前辈,更是他作诗的楷模。出于礼节,雍陶经常邀请贾岛到他在城南的居所做客。
  雍陶的住处在城南一条小河边,虽是京城长安,却有着江南水乡的景致。他将这里刚刚修缮一新,古槐参天,青柳垂地,清澈见底的河水从屋前流过,远处的青山横挡眼前,青山绿水,飞鸟游鱼,让人不免诗意涌动。
  茅屋前,石桌摆于树下,紫阳红茶煮在壶中,俩人坐在两边,品茗香茶,谈论诗话,惬意而痛快。此情此景,恰是文人雅士所追慕的,人在这里,常常就忘了彼此,淡了时间。
  晚霞不知不觉印染了半个青天。见天色已晚,贾岛欲起身告辞,雍陶偏偏舍不得,一再挽留。这时,秘书郎王建又从南原新宅院赶了过来。他又再三相劝,贾岛推脱不过,就留宿雍陶家。
  王建升任秘书郎以后,在南原置了一块田地,修建了庄园。雍陶就是在他的帮助下,才在这里觅得立足之地,安居下来。当晚,大家又是一夜狂侃,直到圆月将沉,才昏昏然睡下。贾岛的《过雍秀才居》便是当日见证。诗曰:
夏木鸟巢边,终南岭色鲜。
就凉安坐石,煮茗汲邻泉。
钟远清霄半,蜩稀暑雨前。
幽斋如葺罢,约我一来眠。
  这首诗以无声而声音可想,无色而色彩可见起笔。试想,有鸟岂能无声,有鲜而岂无色也。首二句写得何等精妙,三四句又写造访情景,瘦峭而富有特色,说这里虽然贫瘠却并不显得拘束,虽然清简而不显得寒酸,却是贫寒文人相聚的最好地方。五六句又是浪仙平时最为喜好的境界。末联写出了与雍陶秀才的相知以及对他居所的喜爱,显得余韵悠远。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