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6 章 马戴投师 师友频逝 2
第 56 章 马戴投师 师友频逝 2
夏末时节,贾岛忽然收到一封信,是从河中府寄来的。寄信人是一年前去了河中的霄韵法师。信中说,他向河中府尹李愿多次提到贾岛入幕府的事,现在说得也差不多了,让贾岛过来试试。
  接到书信,贾岛半信半疑,就将此事告知张籍和慈恩寺文郁和尚。二位看了书信,也觉得颇具诚意,答复他说:
  “无须顾虑,但可前往。”
  贾岛酬思再三,觉着大家的话不无道理,再说,去冬到现在已半年有余,再赴陈州,路途遥远也不方便,就放弃了南下的念头,决定动身前往河东。
  这李愿不是别人,而是当年淮西平乱的朝臣李愬的弟弟。李愿家在陇右临洮,世代为大唐良将。俗话说,将门出虎子,李愿弟兄十五个全是大唐良将,国之栋梁。
  如今,李愿以左金吾大将军检校司空,兼任河中尹、御史大夫,充河中绛、蒲等州节度使。当初,慈恩寺霄韵法师欲游太原,贾岛就已听说,这位李大人爱民如子,政绩显赫,朝里朝外深得众人赏识,甚至连昔日旧友也慕他之名,前来投刺。
  令人遗憾的是,李愿的哥哥李愬平淮西藩镇叛乱后,韩愈在那篇《平淮西碑》中并未对他做出过多赞誉,甚至为了这事,朝中还生出了一段风波。贾岛是韩愈的门生,李愿本不想接纳他。只是,河中少尹杨巨源已认识贾岛十余年了,对他印象不错,经他再三唆使说合,李愿勉强应允,才有了霄韵法师写了那封书信。这些事情,贾岛当然不知。
  贾岛来到河中李愿府上,已是仲夏时节。李大人虽然待他客气,只是已过了半月有余,就是不提入幕府之事。
  看到这些,贾岛仅存的一丝希望也跑得一干二净。唯一令他挂念的,就是河中少尹杨巨源杨大人了。
  杨巨源,字景山,河东道河中(今山西永济)人。贞元五年(789)考中进士后,曾做过张弘靖的幕僚,再由秘书郎擢升太常博士,后又迁虞部员外郎,出任凤翔少尹,不久就诏授国子司业。长庆四年(824),他年已七旬,辞官回乡。回老家后,他又向朝中请求,愿在老家河中府任少尹一职,协助正职处理一些事务,也算自己的一生有个好的归宿。杨巨源年轻时,和恩师韩愈,旧交王建等人皆有诗词唱和,既是知交,又是著名诗人。
  贾岛初识杨大人,就是当年和朱庆余往凤翔时。如今,已是七十五六的杨大人依然不减当年英气,鹤发童颜,精神矍铄,而且记性不差,十分健谈。
  杨大人见到贾岛,高兴得直将他往家中请,并一再告诉他,当初霄韵法师一提到贾岛,李愿有些不情愿,还是他和霄韵法师耐心劝导,李愿才勉强答应。谁知贾岛到了河中,李愿却旧病复发,只字不提入幕府的事。说到这里,脸上的高兴劲儿顷刻不见了,不由就骂骂咧咧大发牢骚。
  他告诉贾岛,自己虽然在府中任职,只因年纪关系,也很少搭理州中事务。看到眼前的无奈,他索性带了贾岛到处游转。
  贾岛向他打听,昔日在凤翔的徐大人如今在蒲州解县任县令,多年不见,他想去拜访一下这位徐兄。
  杨巨源听了,告诉贾岛:“他先前是我的部下,如今还是我的部下,不过这人蛮有才气,我也很欣赏他。”
  俩人相邀去了蒲州解县,寻访昔日旧友徐县令。一位是老上级,一个是令他痴迷的诗友,他俩一到解县,徐县令高兴得忙前忙后,热情款待。酒饱饭足之后,杨大人毫不客气地哈哈笑道:
  “徐大人,浪仙是老夫旧交,他如今来到咱这儿,我们应尽地主之谊,带着他到处玩玩嘛?”
  “这是当然,只是杨大人太抬举学生了,我受之不得啊。”
  蒲州解县有两个盐湖,县城西北那个小的宽阔有数十里,而县东十里有个大盐池,方圆一二百里,人称死海。于是,解县就成了一块盛产食盐的地方,朝廷甚至还特意在这里修筑了盐池院。
  这里不仅以盛产食盐名扬全国,来这儿的人,无论官宦还是游客,都以能在这里洗青泥浴而引以为荣。盛夏时节,千里赤热,当你身上贴满凉飕飕的乌黑青泥,既可以洗去周身痂垢,同时也有保健身体、延年益寿之效。
  徐大人担当县令之余,还兼任着盐池院的一些事务。他告诉贾岛:
  “我这荒僻小县,也没什么去处,不像太原府,还有五台山等地可以游玩,这里只有这白茫茫一片盐湖,再就是盐池院饲养的那些麋鹿了。”
  “怎么,这蒲州地界还有麋鹿?”贾岛听了十分好奇。
  徐县令解释道:
  “这里南有中条山,北有五老山,虽然并不高峻,更没有五岳以及终南山的那些名声,可这里也常有僧道隐士来此僻居,而且这山中野物藏匿,植被丰富,也算河东胜地之一。盐池院那些麋鹿,就是从山中捉来饲养的,只是为了解闷,图一时之快而已。”
  徐县令这么说着,顺便带着他俩出了县城,兴致勃勃地到城东盐池院观赏麋鹿。
  麋鹿是鹿的一种,它的外形很奇特,角似鹿,面似马,蹄似牛,尾似驴,常被称作四不像。据说,姜子牙的坐骑就是一头麋鹿,更给它增添了一丝神秘。它们半人来高,毛色棕红,非常好看,只不过,那一双双眼睛虽然咕噜噜地看着大家,却总觉着缺少了一丝灵气。
  这些麋鹿,都是从中条山或者五老山捉来的。看着它们,贾岛看了不由感叹:山中的那些鹿儿,一定活得自由自在,快快乐乐的,一定没有盐池院这些鹿儿们沮丧的眉眼吧。
  杨巨源笑着说:
  “浪仙就会说话,看了几只麋鹿,就有作诗的灵感了?”
  贾岛只好笑笑:“让大人见笑了。”
  赏罢盐池院的麋鹿,徐县令特尽地主之谊,带着贾岛和杨巨源大人到北边盐湖洗青泥浴,贾岛对这位旧交不胜感激,口里尽是道谢之词。
  徐县令乐呵呵只是笑,他说:
  “若要说谢,你贾浪仙非谢不可,推脱不得。”
  贾岛微微一笑,还未开言,杨巨源开口辩道:
  “徐大人说的什么话?你这不是难为我的客人么?”
  接着,他回头对贾岛说:
  “浪仙不必顾虑,徐大人要你酬谢,可他就是有点爱慕诗文的贱毛病,随便应付几句不就成了。”
  “这怎么成呢?”徐县令辩道,“杨大人说的什么话,我陪着他又是观赏麋鹿,又是洗青泥浴,你倒好,陪着他享福不说,还向着他说话?”
  听着二位的笑闹,贾岛也被逗得合不拢嘴,笑道:
  “二位大人无需争抢,俗话说,吃了人的嘴软,拿了人的手软,事到如今,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不就是作几首诗么。”
  杨巨源说:
  “看来,浪仙果然推辞不得。”
  徐县令连忙解释:
  “杨大人有所不知,我和浪仙也是多年旧交,他为我题诗应是分内之事。”
  贾岛笑着说:
  “那好,小弟恭敬不如从命,只好献丑了。”
  回到官廨,徐县令备好文房四宝,贾岛为他作诗留念。他首先模仿徐县令的笔法,作了一首七言绝句《盐池院观鹿》:
条峰五老势相连,此鹿来从若个边。
别有野麋人不见,一生长饮白云泉。
  “老夫只知浪仙的五律写得出奇,不曾想这首七绝写出来也颇有情趣啊!”
  杨大人捧这墨迹未干的诗笺,仔细品读,连连称颂。赞叹之中,贾岛的另一首《别徐明府》也落笔告成。诗中写道:
抱琴非本意,生事偶相萦。
口尚袁安节,身无子贱名。
地寒春雪盛,山浅夕风轻。
百战馀荒野,千夫渐耦耕。
一杯宜独夜,孤客恋交情。
明日疲骖去,萧条过古城。
  这是一首感情真挚的留别诗,诗中说,徐县令任职蒲州,自己前来造访。看到徐兄任职之地僻静而近于荒芜,不由总让人产生归隐山林的感觉。这时,诗人想到了东汉时汝阳袁安的刚正谨严,想到孔子的弟子子贱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无奈,就用袁安和子贱这两个典故来比喻徐兄,让人读到这里不禁叹息:唉,徐兄在这偏远之地任职,实是朝廷的不幸啊。接着,他又用“地寒春雪盛,山浅夕风轻”来描述蒲州初秋时节的自然景致,看着眼前情景,映在眼里的是那历经百战的荒野,是老百姓辛勤地扶牛耕耘。诗中有悲有喜,先悲而后喜,使人无时不想到徐兄在这里任职所面临的任重而道远的艰辛。他说,我就要与你分别了,此时此刻,就连同伴我同行的老驴,似乎也没有精神,而人,又怎能不黯然伤神呢?
  徐县令看了贾岛的赠诗,心事沉重。末了,三人只有相互劝慰,一时没有一句关于诗的感叹。
  贾岛投靠李愿无望,他别过杨大人和徐县令,只身前往河南洛阳,去探望任职东都洛阳的挚友姚合。
  虽然还是昔日的街道楼舍,贾岛分明觉着新鲜了不少。他一到洛阳,就径直来到东都御史府。
  两人相别仅仅数月,仿佛隔了三秋一般,有许多话要相互倾诉。姚合知道了他在河中遭受李愿的冷遇,劝慰良久,并向他许愿,以后如有机会,一定向朝中举荐浪仙兄。
  两人说得正兴,忽然从后厅里出来一人,见了贾岛先是抱拳一礼,笑道:
  “浪仙老兄,还认得小弟吗?”
  贾岛一看,似曾相识,偏偏又想不起来。但见他年近四十,长得眉清目秀,显得文质彬彬。
  看着贾岛一脸的迷惑,那人连忙解释。
  “当日在乌员外家中……”
  “乌员外?哦,你是胡遇小弟,幸会幸会。”贾岛忽然想起,他就是乌行中员外的外甥胡遇,连忙打断他的话说,“只是,当初的毛头小子,如今已是不惑之年的汉子了。老兄眼拙,让小弟见外了。”
  一句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眼前这位胡遇,当日父母离世,将他撇给舅舅乌行中,在那里完成学业,后来他依照舅舅的安排,来到长安参加科举考试。虽然也多次出入科场,却也与进士无缘。自从乌员外去世之后,胡遇愈发成了没头的苍蝇,不知自己的前途在那里,成天茶饭不思郁郁寡欢。最近,他刚来到洛阳,一听说昔日旧友姚合任职洛阳,高兴得前来投靠。
  大家互叹别后情缘,胡遇也从姚合那里得知贾岛多年来的际遇,也替他惋惜,直抱怨朝廷不能任人唯贤。
  胡遇沉思片刻,随即取出一个蓝布包袱,从里面拿了一些银两赠给贾岛。
  贾岛见了连忙回绝:
  “小弟多年漂泊,如今还有应举之事,考前的干谒应酬,还不知要多少银两的,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胡遇没有收回捧着银两的手,直直地看着贾岛,说道:
  “浪仙老兄,你这就见外了,我虽然啥都缺,银两还是够用的,你就放心收下吧。如果看得起小弟,你不妨赐几首诗给我,我们相别快二十年了,知道老兄的诗作传遍大唐,今日我真想再见识一下呢。”
  姚合也笑着劝贾岛:
  “秀才人情一张纸,浪仙兄,胡贤弟赠你银两,他拿得出,你赠他诗篇,又得心应手。你二人彼此相当,不必客气的。”
  一番笑谈之后,大家相互题诗,好不快乐。胡遇捧着贾岛的赠诗,朗声诵道:
“丽句传人口,科名立可图。
移居见山烧,买树带巢乌。
游远风涛急,吟清雪月孤。
却思初识面,仍未有多须。”
  他连读两遍,高兴地说:“浪仙兄,这首诗确实令我羡慕啊!诗中前两句虽然是在恭维我,说我文风华丽,说我科名可图,我看了却偏偏喜欢。后面这个一语双关的句式,既说了老兄僻居升道坊的荒寂,也说了我流落外边,只身漂泊的孤寂,说我多年来经受的波浪坎坷,犹如这冬日的寒雪孤月一般让人感慨而无奈啊。小弟十分佩服!十分佩服!”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