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7 章 马戴投师 师友频逝 3
第 57 章 马戴投师 师友频逝 3
俗话说,好事多磨,贾岛与马戴彼此赏识,互留诗词,偏偏不能见上一面。
  马戴二次访长安,谁知心仪已久的贾岛又去了河中李愿府上,马戴又扑了空,他就再次上终南山,去寻访圭峰寺的无可师傅。
  无可得知堂兄去了河中等地,曾作《闻兄赴河中因寄》一首,寄去一份牵挂。在山上,大家又一次向他提到姚合,说这人的诗词与贾岛不相上下,而且二人是多年挚友。马戴听了,心中痒痒的,也未在山上多待,就又匆匆回到长安,想再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姚合。
  这次在长安,他不仅认识了姚合,而且和张籍、王建等前辈以及回京城等待授职的朱庆余、诗人雍陶等结成知交,相互唱和。同大家的交往中,马戴进一步了解了贾岛,对他的敬仰之情再次涌上心头,直叹息自己与贾岛相识无缘。
  马戴的诗才也使姚合暗自惊叹,他十分赏识这位马秀才,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每得闲暇,两人就在一起谈诗,姚合甚至让他在家里住下。
  姚合赴东都洛阳任监察御史,马戴又同他前往,他们在洛阳住了数月。贾岛的到来,更使这里增添了喜庆之气。
  马戴一听眼前这位就是贾岛,将信将疑。信吧,自己昨天才作了一首《洛中姚合宅怀贾岛》,怎么今天贾岛就赶到了。不信吧,贾岛就站在眼前,又怎么不信呢。他不由惊叹起来:看来,我来洛阳,似有神助一般,真可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马戴向贾岛客气地拱手一揖,恭恭敬敬地说:
  “晚生见过浪仙前辈。”
  贾岛两颊微热,连忙摆手,不好意思地说:
  “贤弟言重了,我怎么称得了前辈呢?”
  马戴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告诉贾岛多次造访不能相遇的种种无奈。
  他说:“我本是东海海州人氏,家中父母早亡。我家堂兄考中进士,在洛阳谋得一份微职,于是我前来投靠堂兄,谁知堂兄的俸银少得可怜,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我到洛阳后,就跟随耿道长来到华州,隐居华山,如今算来也十多年了。这些年里,我除了修道养性,几乎一事无成,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还能写几首不错的诗。去年,我遇见华州敷水一位姓唐的校书郎,他游历华山,和我们师徒相互闲聊,提道前辈的经历,晚生听了既羡慕又愤慨,就从华山赶来拜访,想跟你学作诗之法。
  “我初来长安,人地生疏,先在青龙寺打听,后来又碰见一位叫顾非熊的,他们都说跟你熟识,没有一个不对你的诗才大加夸赞的。可是,当我寻到升道坊,前辈却去了汴州令狐相公府中。我于心不忍,又听说你的堂弟无可师傅也是诗界奇才,正在终南山圭峰寺修行,就又前往那里。在终南山圭峰寺的深山之中,我不但见到了无可师傅,还和宗密禅师以及山上的僧人混得很熟,一提到你,他们仍然是夸赞你的诗才绝世,还说你虽已还俗,却对佛理颇有悟性,真可谓一尊诗佛。
  “我在山上呆了一冬,再次来长安拜会前辈,得知你去了河东蒲州。后来幸会姚合侍御,他留我住在家中,又谈起跟你的交往,关于你的事情风一样直往我的耳中灌,时间越长,我就越想见到前辈。这不,为了见到前辈,我还准备到河东一带寻访呢?”
  贾岛听了马戴滔滔不绝的话语,只是微微地笑。
  “马戴贤弟,你这样抬举我,我可就无地自容了。其实,作诗嘛,凭的是心有灵犀,熟能生巧,并无神秘可言,你将我喻之诗佛,那更是过奖,其实这全是我的经历与旁人不同而已。”
  贾岛的自谦,越发让马戴敬佩。欣喜之余,大家聚在一处,周游洛阳,彻夜畅谈。
  大和二年(828)春。
  眼下正是山花烂漫,百草繁生的时节,贾岛和马戴告别姚合,将回长安。
  一路上,俩人晓行夜宿,心情舒畅,不觉已进了潼关,踏上关中大地。抬眼远望,巍峨的西岳华山在朦胧的云霭里若隐若现,不时显露着它的神秘飘逸。
  马戴说:“浪仙前辈,这里已是华山脚下,我算是到家了,作为东道主,我也该尽尽地主之谊,邀前辈登山一游了。”
  贾岛也说不清在这里路过多少次了,就是没有驻足的机会。每次仰望着高耸入云的奇险之峰,他不免叹息再三。现在,马戴盛情相邀,他则欣然受之。
  西岳华山素有“奇险天下第一山”之称,它南接秦岭,北瞰黄渭,实是一块完整硕大的花岗岩岩体。华山有东、西、南、北、中五峰,南峰落雁峰、东峰朝阳峰、西峰莲花峰,三峰鼎峙,另有北峰云台峰、中峰玉女峰相辅于侧,其他小山峰罗列于前,虎踞龙盘,气象森森,构成华山之奇险。
  沿一条似路非路的小径攀岩而上,他们到了云台峰早已气喘吁吁。这里四面悬绝,巍然独秀,上冠苍天流云,下通幽幽地脉,宛若凌霄云台。当年,诗仙李太白游华山,作《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诗云:“三峰却立如欲摧,翠崖丹谷高掌开。白帝金精运元气,石作莲花云作台。”一首小诗,使脚下的北峰从此有了名姓。
  华山中峰玉女峰,本是马戴隐居华山的居所,如今他的师父还在山上。他们稍作休息,就径直往那儿赶。要到并不高峻的玉女峰,却必须先到华山东峰。东峰顶生满巨桧乔松,浓荫蔽日,环境非常清幽。此时日已过午,人在松林间穿行,上有团团绿荫苫径,如伞如盖,耳畔阵阵松涛低鸣,如吟如咏,顿觉心旷神怡,超然物外。
  玉女峰并没有其它主峰高峻,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致,山上林木葱茏,环境清幽,奇花异草多得让人叫不出名儿。听马戴说,玉女峰顶有一道观叫玉女祠,前面那著名的玉女洗头盆,实是一汪山泉,其水碧绿澄澈,涝不加溢,旱不耗减,不与世间相同。这位传说中的玉女,是春秋时期秦穆公的女儿,她姿容绝世,通晓音律,一天夜里在梦中与华山隐士萧史笙箫和鸣,互为知音,结为夫妻。后来,由于她厌倦了枯燥无味的宫廷生活,俩人乘龙跨凤来到华山,在此僻居修行。
  当晚,他们住在玉女峰一石室中。仲春的华山,春寒料峭,冷风习习,大有寒冬的感觉。贾岛按耐不住外面呼啸的山风,他半夜醒来,披衣下了石床,在石室中来回踱步。同马戴几日相处,再看了他的诗作,马戴的诗才人品不由映现在眼前,或许,马戴就是在这里修行和作诗的,自己在恒山出家的时候,所遇的境况也是如此啊。想着想着,他按耐不住涌动的诗情,随口吟道:
玉女洗头盆,孤高不可言。
瀑流莲岳顶,河注华山根。
绝雀林藏鹘,无人境有猿。
秋蟾才过雨,石上古松门。
  末了,就成了一首《马戴居华山》。诗中并未提及马戴一字,可是通读全诗,马戴初居华山的情形却在寥寥数语里时隐时现,他的为诗为人和孤傲之气无时不在诗中表露出来。
  马戴诸位师友,既有僧侣道士,也有居山的隐士,马戴回到华山,他们非常高兴,当得悉与马戴同行的是诗人贾岛,他们更是兴奋不已。身在华山,马戴仿佛归巢的鸟雀,轻松自如地和师友叙说别后风情,谈笑风生好不热闹。大家见了贾岛,也纷纷挽留,互尽地主之情,在大伙的陪伴下游览了西岳胜地的角角落落。  
  俩人告别华山师友,回到长安,已是春末夏初。
  贾岛回长安的消息迅速传开,师友们纷纷前来探望,在大家的安顿下,马戴租住在圣德坊的崇圣寺中。这里和贾岛家仅隔两个城坊,相距并不甚远,来往倒也方便。于是,俩人形影不离地相处,痛痛快快地吟诗谈诗,一时又有许多绝妙诗章诞生,并立即在长安流传开来。
  数月之内,贾岛不仅和张籍、王建等相互唱和,还认识了一些新的面孔。
  崔杞便是其中之一。
  崔杞,又名峤,字岩士,他的祖上数辈皆是朝官,父亲崔淙贞元年间曾任过同州刺史,更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崔杞不仅仪表堂堂,而且才学出众,二十岁就已高登进士之列。顺宗皇帝在东宫做太子时,就已爱其才学,将东阳公主(即信安郡主)许配于崔峤,并令赐其名为杞。崔杞待人大度豪爽,并不像一般的官宦人家的子弟,他好喝酒,善结友,又写得一手不错的诗词歌赋。自然,顺宗皇帝登基,他也名正言顺的做了驸马。
  贾岛的平生遭遇,使他养成了对官宦子弟不善搭理的孤僻性情。起初,张籍向他介绍这位崔驸马,说他的人品如何的好,才学如何的出众。贾岛听了将信将疑,也不愿理会。后来,在张籍的再三引荐下,崔杞亲自到城东看望他,俩人才算认识了。
  驸马崔杞果然是大家传说的那样,热情大方,知书达理,棋琴书画样样精通,佳朋益友遍布朝野。另外,他还有一大嗜好,就是善养珍禽。在崔杞驸马的后花园,特意开辟出一片草坪,正中修了水塘,塘中模仿江南老家的山形地貌,筑成一座假山,山上小桥细径,小亭阁楼,在旁边细细品味,似在人间仙境。
  一来二去,贾岛成了崔杞府中的常客,他也常带了雍陶来崔府中游逛。不久,大家就已不分彼此,交成一片。大家游园观景,看鹤赏鹭,自由自在,又是佳作频生。这期间,贾岛在崔府所作的诗词,多是按崔杞的平日善写的七言诗体赋出,虽不是五律诗,却依然别具特色。比如那首《崔卿池上鹤》,诗曰:
月中时叫叶纷纷,不异洞庭霜夜闻。
翎羽如今从放长,犹能飞起向孤云。
     还有《崔卿池上双白鹭》,诗曰:
鹭雏相逐出深笼,顶各有丝茎数同。
洒石多霜移足冷,隔城远树挂巢空。
其如尽在滩声外,何似双飞浦色中。
见此池潭卿自凿,清泠太液底潜通。
  纵观贾岛的诗体,无论七言,还是五律,早已功底深厚而令人望之莫及。
  贾岛一生的际遇,崔杞早有耳闻,如今看了他的诗,诗中不时流露出对目前境况的不满和无奈。崔杞顿生怜悯,一再向贾岛许愿,以后若有机会,定向朝中奏明,尽早赦免了贾岛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无辜之罪。
  另一位新面孔,则是崔杞后来的连襟,十二公主安陵郡主真源的丈夫,顺宗皇帝的另一位乘龙快婿杜中立。
  杜中立,字无为,二十出头,看似冒冒失失,却也并非等闲之辈。他的祖上数代也是同为朝官,元和初年,父亲杜兼曾是刑部郎中、吏部郎中,后来又授职河南尹。据说,这杜家藏书万余卷,杜家的儿女,从小就博览群书,而且个个学业有成,名震长安。
     他凭借父辈的才学人品,不到二十岁就被引荐入朝做了太子通事舍人,出入宫廷内外。后来,年轻的杜中立拜升著作郎,迁光禄少卿,娶真源公主为妻,拜为驸马都尉。
  杜中立年纪轻轻,可是他十分好学。他常以诗人杜甫“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来鞭策自己,一见到满腹才学的贾岛,就羡慕得要命,只将他恩师一般对待。贾岛感激地连连推让,诚惶诚恐。
  此外,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王涯,散骑常侍贾涑,京兆尹庞严等,他们既是前辈,又是师友,都是这个时候相识并且成为至交的。
  王涯,字广津,河东太原人。博学,工属文。贞元中,他与恩师韩愈同年及第,调京兆蓝田做了县尉。时隔不久,又以左拾遗拜为翰林学士,入宫做了起居舍人。宪宗元和初年,被人误会,贬做虢州司马,转而为袁州刺史。事情得以澄明,又回到长安,以兵部员外郎召做知制诰,仍为翰林学士,几经升迁,任职工部侍郎。王涯前辈文有雅思,训诰温丽,多所槁定。永贞、元和年间,曾任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穆宗皇帝登基后,特遣王涯为剑南、东川节度使。长庆三年,回京做了御史大夫,后又升为户部尚书、盐铁转运使。敬宗宝历时,复出领山南西道节度使。
  贾涑是河南人,曾是贞元十九年(803)的科举状元。如今在朝中担任散骑常侍。贾常侍讲起话来声音洪亮,为人处事性格耿直,为官多年来,他出则为边疆重臣,保一方平安,入则为朝中良相,直言敢谏不畏奸佞。如今贾涑在朝为官,享有权贵,而且与贾岛同为贾姓同宗,朝中有这么一位贾姓前辈,而且和贾岛成了熟识,他几乎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贾前辈身上。他觉着,或许某些时候,贾涑将对自己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还有一位就是时任库部郎中的庞严了。
  庞严是安徽寿春人,将近花甲之年。庞严元和年间进士及第,长庆元年任职朝中左拾遗。只因他聪敏绝人,文章峭丽,翰林学士元稹知道以后,向穆宗皇帝引荐,不久,他又被召为翰林学士。接着,他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又转任左补阙,升为驾部郎中、知制诰,直至谏官内职。后来,由于朋党之争,李逢吉排挤异党元稹等人,庞严遭受连累,贬为江州刺史。直到近年才回京担任库部郎中一职。
  文宗李昂对宦官乱政深恶痛绝,他即位后,立即下旨,要求各地推荐贤良之人进京应试,以便选拔治国人才。无奈事与愿违,事情发展到最后,却酿成了一场震惊朝野的科举风波。
  原来,那年的进士考试,大家一致认为完全可以及第的刘蕡没在皇榜之上,都很窝火。有一个及第的进士说,“刘蕡落第而让我等及第,实在惭愧啊。与其这样,还不如将进士之位让给刘蕡。”结果一呼百应,大家纷纷附和,一时间,刘蕡的名声传遍了皇宫内外。
  这刘蕡又是谁呢?刘蕡,字去华,涿州昌平人。他博学卓识,精于研读《左氏春秋》,而且性格耿直,疾恶如仇,小时就生报国之心,有澄清天下之志向。他想,既然皇帝都说了举荐贤良,怎么不把心中的良策和盘托出呢?于是,他奋笔数千言,针针见血地揭露了宦官当权的种种恶行,指出了宫闱将变、天下将倾、海内将乱、社稷将危的危险形势。他不顾“言发而祸应,计行而身戮”的后果,痛论宦官专权,废立君主,危害国家,劝皇帝诛杀他们,把政权交给宰相、把兵权交给将帅。
  而担任本年科举试官的库部郎中庞严和太常少卿贾涑等三人,虽然都是朝中大员,也非常赞赏刘蕡的策论,只叹自己人言低微,敌不过专横跋扈的宦官一党,就没敢录取他。于是才有了那位及第进士的牢骚,有了一场震惊朝野的风波。
  贾岛和刘蕡可谓同乡,又都与王建友善,他不时替刘蕡担心。好在这件事迅速平息,并未危及过多人。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