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8 章 马戴投师 师友频逝 4
第 58 章 马戴投师 师友频逝 4
大和三年(828),令贾岛感到高兴的是,年轻的诗友雍陶考中进士,去年曾任主考官的庞严官升京兆尹,师友王建也以侍御史出任陕州司马。
  雍陶及第,按朝中礼俗,要回家探望父母,贾岛欣然送之。师友王建就任陕州司马,本是高迁之事,他也欣然送之。这送来送去,友人四散而去,他却一下子孤单起来,眼下的生活也日渐寒碜。虽然京中的朋友不少,总不能老让他们施舍吧。看来,无论如何要寻份差事的,否则就没法在长安驻足了。
  贾岛思前想后,向新任京兆尹的庞严写了一首投刺之作,只求谋份小职,满足他困顿的生活所需。
闭户息机搔白首,中庭一树有清阴。
年年不改风尘趣,日日转多泉石心。
病起望山台上立,觉来听雨烛前吟。
庞公相识元和岁,眷分依依直至今。
  当初,庞严与贾岛相识于东都洛阳,算来也有二十多年了。多年来,他对贾岛的事情也是了如指掌。接到贾岛的投刺之作,庞严毫不含糊地将他唤到府中,予以职务。只不过,庞严做了大半辈的官儿,早已看淡了官场。虽然为官,可他偏偏看重那些朝野隐士,羡慕他们与世无争的生活,甚至还扬言,待到日后卸职,也在终南山中择一静谧之地,度此余生。
  贾岛每天到京兆府尹去忙活自己的差事,一时间没有了生活的顾虑,轻松了许多。这期间,诗友频频造访,时常欢聚一堂,倒也自在快乐。
  这种平静的日子过了一年。一年来,庞少尹多次向他许愿,一定向皇帝言明,给他平反昭雪的。贾岛也明白,当日被贬为“科场十恶”,是有人从中作梗,这种事迟早是会澄清的,他听了这话,不胜感激。
  次年八月,庞严因任职期间政绩显赫,转而升任太常少卿。庞严的官儿越做越大,京中师友无不替他高兴。当时,贾岛也作了《贺庞少尹除太常少卿》酬和。谁知就在庞大人胜任太常少卿的宴席上,突然乐极生悲,数杯喜庆之酒,竟然夺去了他雄心勃勃的一把老命。
  出了这事,府内府外顿时忙成一锅粥。贾岛的一线曙光也竹篮打水似的化为泡影。
  庞严一逝,贾岛顿时没了生活依靠,大家看在心里,纷纷解囊。崔杞驸马甚至要将他接进府中。
  庞严病逝不到三月,又传来消息,贾岛的小诗友胡遇也因病死了。消息从洛阳传来,贾岛听了不信。胡遇还不到四十,长得精精神神的,还一再说要等朝中授职呢,这怎么说走就走了?可是,他在张籍府中看到刚刚落笔的《哭胡遇》,就不得不信了。
  胡遇当年寄宿乌员外家,多年后也曾进京应试,荣幸的是,才思绝佳的他考中进士,只是多年来难以通过吏部释褐试,没有职务。无奈,他只好又逗留在长安和洛阳之间。
  现在,胡遇也离开了这个世界。当初借宿乌府的那个小胡遇的影子却依然在他身边映现。唉,这可真是绿叶落,黄叶掉,黄泉路上无老少啊。大家在洛阳相别还不足一年,胡遇怎么忽然就死了呢?
  贾岛想着想着,不由悲从心生。他依着张籍的诗题,苦苦吟道:
夭寿知齐理,何曾免叹嗟。
祭回收朔雪,吊后折寒花。
野水秋吟断,空山暮影斜。
弟兄相识遍,犹得到君家。
  这首诗中,“祭回收朔雪”是天所为,“吊后折寒花”乃是人之悼念。同时,诗中用夜水空山,来寄托生者此时的茫然心情,结尾如在喃喃低语,向已逝去的胡遇叙说:现在,小兄弟虽然走了,可你不必有丝毫顾虑,你的身后事,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会去料理的。  
  进入腊月,年的气息接踵而至,不觉已是除夕。
  贾岛在长安生活了数十载,一些生活习惯已经改变。他们的日子虽然清贫得近于潦倒,仍然以长安的习惯筹备着过年的事情。
  刘氏忙忙碌碌,做着除夕的饭食。这边,贾岛也在忙活着,他取来笔纸,铺展开来,磨了一砚浓墨,蘸笔而书。起初,他将《哭庞少尹》、《哭胡遇》工工整整的抄在纸上,想趁着这除夕之夜,祭奠这些亡灵。后来,他索性将今年所作的诗篇,全部誊抄下来,竟有三四十首。看着一页页诗笺,他沉思不语,百感交集。除夕是一个去陈出新的日子,过了今夜,又将迎来新的开端。回望自己的半生,他一时找不清头绪。自己前半生身在佛门,念的是人世沧桑,后来徘徊科场,求的是能得一第,如今被贬科场之外,生计日益艰难,却不得不思念起当初身在佛门,情景恬淡的佛堂生涯。
  他想,恩师韩愈的一生,可谓轰轰烈烈,他留下的,只是文绝世间的文学建树。旧交孟郊,奔波科场的那份艰难他完全可以体会,好不容易熬得一第进士,求得鄙贱职衔,直到后来病逝,留下的依然是他的千古绝唱。在他看来,他们的离世全是因诗所累呀。细细想来,他的一生,也是以诗作贯穿在一起。他知道,正是自己浪得的那些虚名,消耗着他的一切。
  时至今日,自己仍然一事无成,甚至还不如未弃佛缘的堂弟无可。想到此,贾岛不禁长叹:
  “唉,苦呀苦,实在苦,为了作诗,我劳顿终生,一事无成,今后偏偏还要以诗为乐。”
  外面,已响起稀稀拉拉的鞭炮声,厦屋中,摆置着香案器具,几样祭品。贾岛焚香静坐,一脸深思,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拿起那一叠誊写的诗稿,一页页放在蜡烛上点燃,随着一阵阵火苗燎过,几片黑色纸灰蝴蝶似的在屋中左右飞舞。贾岛看了,喃喃嘀咕着:
  “作诗劳吾精神,当以此补之。劳吾精神,当以此补之矣!”
  刘氏一旁见了,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只好任凭他趁着兴致,以求聊以自慰。其实,看着丈夫痴迷的样儿,她的心中也是无比酸痛。
  过了好久,见贾岛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下来,刘氏上前劝道:
  “相公,今日正是除夕,我们应该喜庆才是,你傻傻地坐在那儿,还不将人恼得慌。我们还是说一些开心事,也好在这除旧迎新的日子里,开一个好头儿。”
  “唉,今日我贾岛祭诗,全是为了祭奠那些逝去的诗友,今年如此,自当年年如此矣。”
  刘氏见贾岛依然痴迷其中,也不再言语,只怕勾起他的病根,到时难以收拾。此刻,恐怕只有顺其自然了。
  贾岛祭诗以后,朋友间倒霉的事儿还是不时出现,他甚至已经招架不住了。
  新春三月,本是春暖花开的喜气时月,偏偏又从城中传来张籍的噩耗,他不得不急急忙忙往城南赶去。
  贾岛赶到挚友张籍家时,门外已贴出了白纸黑字的讣告,家里家外所有人丁皆涕涕诉诉,筹备麻衣孝服。贾岛一看明白了大半,相知相交的挚友张籍又离开大家,离开他痴爱的诗坛了。
  接着,其他诗友也陆续赶来。此刻,看着合眼而归的挚友,贾岛心头沉重却又无以言表,回首平生诗友,恩师韩愈,忘年交孟郊,连同小兄弟胡遇在内,虽然有的并不为衣食忧愁,却不敢说不是潦倒文人。现在,其他几位知交都在外任职,眼见自己没有了可以倾诉的朋友。他这么想着,看到张籍的妻儿更加悲怆,只好强忍了心中悲痛,又过去安抚她们。
  回到家中,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首祭奠之诗《哭张籍》随即在胸中涌出。
精灵归恍惚,石磬韵曾闻。
即日是前古,谁人耕此坟。
旧游孤棹远,故域九江分。
本欲蓬瀛去,餐芝御白云。
  对贾岛和无可来说,张籍也不是一般人物。当初,堂叔贾谟初来京师,就已和张籍结成诗友,后来他哥俩初到洛阳,也是慕他的大名。如今相知相交二十多年,其中情感自非一日可喻。
  无可得悉张籍病故,也辞过圭峰寺僧,匆匆下山,来长安吊唁。一向恪守禅理,念佛打坐的无可,想着张籍的一生,虽说为官低微,可他的才学人品无一不令人敬仰。
  当晚,无可宿在升道坊贾岛家。哥俩又是彻夜难眠,看了贾岛的悼诗,无可也不免诗意涌动,随即作了《哭张籍司业》。诗曰:
先生抱衰疾,不起茂陵间。
夕临诸孤少,荒居吊客还。
遗文禅东岳,留语葬乡山。
多雨铭旌故,残灯素帐闲。
乐章谁与集,垄树即堪攀。
神理今难问,予将叫帝关。
  不久,张籍病逝的消息就传到姚合和王建的耳中。他们数次来信,捎来对挚友的安慰,当然,也没有忘却孤身在京的贾岛,一再邀请他前往各自的任所。
  师友相继去世,贾岛悲痛万分。为了摆脱师友频逝的痛楚和无奈,贾岛决定先到姚合任职的金州住些时日。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