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59 章 受邀访友 昭雪遇赦 1
第 59 章 受邀访友 昭雪遇赦 1
姚合从洛阳回到长安,升任户部员外郎,在长安呆了没几个月,又被任命为金州刺史。不久,他便走马上任,去了金州。
  挚友姚合的一路升迁,也给了贾岛一些安慰,最起码,几十年的交往,他俩已不仅仅是诗友,而且早已成了形影难离的患难兄弟了,无论走到那里,姚合都牵挂着还在长安几近潦倒的贾岛。
  这次到了金州,刚刚理顺州中事务,有消息从京中传来:张籍因病离开人世。
  悼念张籍之余,最令姚合想念的不是别人,仍然是挚友贾岛。离京时,他到张籍府中辞行,当时张籍的身体已渐渐垮了,自觉一日不如一日,张前辈期期艾艾,面带哀求,将贾岛托付给师友王建和他,犹如白帝城刘备托孤。如今,他和王建一并离开长安,王建赴陕州做了司马,自己则翻山越岭来到金州,任职刺史。相比之下,这里的条件还算不错,州中事务也不纷杂,只是,在这里将近半年,闲散中不免总想到贾岛。一想到他,就会诗兴涌动灵感倍生,偏偏这里难有唱和的佳人,孤寂中写了一些诗遣人送往长安,邀他前来金州。
  贾岛捧着姚合的诗笺,细细一览,皆是思念他的,很是感激。其中有一首这样写道:
疏拙只如此,此身谁与同。
高情向酒上,无事在山中。
渐老病难理,久贫吟益空。
赖君时访宿,不避北斋风。
  诗中说,我一生求诗,与你一样视诗如魔,如今我身在金州,百般无聊,只有寄思念于杯盅,以酒浇愁。要么,就痴痴地站在屋内,面窗北望。实在无聊了,就到山中去寻寺访僧,只盼能找回昔日与贾岛他们同聚的感觉。此时此刻,虽然我也觉着年纪已长,然而仔细想来,身穷好受,心穷难熬啊!
  看了寄诗,贾岛也经受不住自己的思念之情,甚至立即要前往金州。
  贾岛回长安以后,马戴如鱼得水似的,佳作妙语泉水般涌来,其诗作随即传遍整个京城。这里面不但有自己的努力,更有前辈贾岛的心血滋养,他对贾岛感激不尽。听说贾岛要去金州,他不愿前辈离开,也不忍心看他孤身前往。
  贾岛也对马戴非常看好,不忍离开,可是,姚合的邀请更令他无时不产生思念啊。面对马戴的挽留,面对姚合的邀请,他倍感无奈,不由涌上一句诗来,随口吟道:
  “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
  见贾岛去意已定,马戴遂向姚合作了一首《寄金州姚使君》,并劝他前往终南山,让无可陪他同行。这首寄诗写道:
老怀清净化,乞去守洵阳。
废井人应满,空林虎自藏。
迸泉疏石窦,残雨发椒香。
山缺通巴峡,江流带楚樯。
忧农生野思,祷庙结云装。
覆局松移影,听琴月堕光。
鸟鸣开郡印,僧去置禅床。
罢贡金休凿,凌寒笋更长。
退公披鹤氅,高步隔鹓行。
相见朱门内,麾幢拂曙霜。
  贾岛去了终南山圭峰寺,他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堂弟无可。无可经不住金州姚合的诱惑,也辞了众位僧友,随兄同往。
  正值仲春,刚过了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时节,关中大地已经遍地绿荫,百花盛开了,山南的燕子已开始在低空飞来飞去,喃喃呢呢,翩翩起舞。
  哥俩一僧一俗,一路上说说笑笑,不紧不慢,难得的悠闲。他们过了周至,沿着一条进山的官道往南而上,周围是青灰坚硬的岩石,道路陡峭而曲折,贾岛一再庆幸这次出行没有骑驴,否则还真不知怎样行动。
  走了两日,他俩翻过了秦岭,眼前却呈现出另一番景致。但见这里绿树成荫,野果遍地,山涧流水汩汩,枝头鸟雀啾啾,走在路上似在园林穿行一般。哥俩渴了喝口清泉,饿了采些山果,天明即出发,黄昏便投宿,七百里山路,不几天也就到了。
  金州(即今陕西安康)地处汉江岸上,温润的气候,丰富的物产,热情的山民,无一不构成一派勃勃生机,真不愧其小江南的美誉。
  姚合在外任职多年,他的生活也发生了许多变化。长女翠儿两年前已嫁了长安张生,如今,儿子姚佳、小女茗儿常伴左右,给初到金州的姚合带来了一些安慰。姚佳十四,茗儿十六,虽然也是大孩子了,可姐弟俩除了平日写点字读些书,无事了就在家中打打闹闹十分热闹,恼得姚合就要指责,“如此下去,成何体统,还不快去用功?”郭夫人在一边嗔怪孩子,又不时向姚合求情,“相公,别恼了,他们毕竟还是孩子么?”于是,刺史府常常呵斥声不断,笑声也不断,无时不充盈着祥和气象。
  姚合在此任职已半年有余。他待人诚挚,没有一点官架子,衙内署外,同僚们对他既客气又尊重。现在,来了长安的朋友,爱屋及乌,大家为表寸心,尽地主之谊,纷纷送来新上市的山果野味,抱来珍藏多年的葡萄美酒。姚合推辞不过,只好收了下来。可是,两个客人都是善人,尤其无可,酒肉不沾,贾岛还是在他的拉拢下,勉勉强强地沾了酒肉。眼前一大堆东西,不及时吃掉就会坏的。看着这些东西,姚合索性让衙役唤来了这些朋友,大家一同享用。
  为了筹备好这次接风宴席,郭夫人头天就开始忙碌,从早上直到傍晚时分,才算置办停当。她擦擦额头的微汗,笑着说,“为了你的朋友,把我累得够呛,这又是何必呢?”她嘴里这么说着,可心里还蛮喜欢贾岛的。贾岛外拙而内敏,不像丈夫姚合,平日里总显张扬,又常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谁一见他,就能将他看个十分。多年来,郭夫人总将贾岛当自家弟兄似的看待,为他筹备盛宴,自是分内之事。
  次日中午,州府里顿时热闹起来,客人们三三两两接连不断地进了刺史府,却没有一个出去。大家都想亲眼目睹一下传说中的诗人贾岛,看看姚合这位故交究竟有何等能耐。一时三刻,府中客人就已聚满,大家说说笑笑,相互问安,纷纷议论着想象中的贾浪仙究竟是什么模样。
  文人墨客聚会,总是少不了诗词相赠。在接风宴上,贾岛认识了一位名叫鉴周的和尚。鉴周和尚不曾见过贾岛,但对他早有耳闻。当初,他的师兄空公从长安青龙寺来金州,曾向他说过贾岛的情况,说这人怎么有诗才,又怎么和韩愈以推敲相识等等,后来,他向姚合打听到贾岛的近况,对他多年的际遇十分同情,很想早一天认识这位以苦吟称颂的大诗人。尤其得悉贾岛要来金州,他更加喜悦,几乎天天都来金州姚府打问消息。只是,在自己的想象中,贾岛该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今日见了,却已是两鬓渐现华发,髭须垂在颔下的老者了。
  贾岛看到鉴周和尚如此热情,又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眼里只剩下疑惑了。姚合见了连忙解释,贾岛方明白过来,言语里只有对他尊重的成分了。鉴周和尚知道贾岛早先也是佛徒,一口一个师兄地称呼,并盛情相邀,望其能到寒寺一聚。
  他们惺惺相惜,颇为投缘。大家聚在一起,品着山南的红茶,作着可心的诗篇,倏忽间已是数月,人尚未觉得寒冷,却早已秋来冬至,将近年关了。
  再有数日就是除夕了,贾岛自然想到去年的祭诗。
  这几天,贾岛准备在此祭诗。他静静地坐在客房,开始整理今年以来的所有诗篇,依旧将其誊抄下来,又是二三十首。
  姚合看在眼里,知道贾岛的苦衷,也就顺其自然。来往的诗友却不了解,只说这位大诗人作诗过于痴迷。
  姚合向大家解释说:
  “诸位可记得西汉贾谊么?”
  “这位贾生并非别人,而是浪仙兄的先辈啊。”不等大家点头,姚合就将贾谊的事儿和盘托出。
  贾谊是西汉初年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学家。他从小就刻苦学习,博览群书,又酷爱文学,尤其喜爱战国末期的伟大诗人屈原的著作。贾谊十八岁时,就因为能诵《诗经》、《尚书》和撰著文章而闻名于河南郡。河南郡守吴公,原是秦朝丞相李斯的同乡,又是李斯的学生,他深恋贾谊之才,将他招为门生。后来,他到朝中做官,又将推荐给汉文帝,被文帝召为博士。从此,二十一岁的贾谊步入了政治活动的舞台,成了当时最年轻的博士,不到一年又被破格提为太中大夫。
  他初到中央政权,短短的时间里就施展了自己的才能,被破格提拔,真可谓少年得志,一帆风顺。汉文帝看到贾谊很有见识、年轻有为,对他十分赏识,他提出让贾谊担任公卿职位。这时,朝中的功臣显贵们一方面因他年纪轻资历浅而看不起他,另一方面又因他才华出众而心怀妒忌。让贾谊当个博士、太中大夫之类并无实权的官职,他们还能容忍,而一旦要让他升到公卿,委以重任,和朝中显贵平起平坐,他们就难以忍受了。显贵们就众口一词地攻击贾谊:“这个洛阳人,小小年纪,学识浅薄,一心想专擅权力,要把国家的许多大事搞乱了!”当时汉文帝即位不久,而周勃、灌婴这些人是先帝的旧臣,权重势大,文帝虽爱贾谊的才能,但也不能违背权贵的意愿而进一步提拔他。迫于无奈,文帝将贾谊贬为长沙王的太傅。当时,贾谊才二十三岁。
  长沙国地处南方,离京师长安有数千里之遥。当时交通不发达,长途跋涉,历尽千辛万苦,自不必说。更使贾谊难受的,是心中的悲愤。他满肚子学问,心中有远大的抱负,本想辅佐文帝干一番大事业。如今受谗被贬,受到这样的挫折,使他深感孤独和失望。他想,绛、灌这些大臣们攻击他,还算不了什么,他们毕竟是功臣宿将,为汉王朝出过大力;最使他难以忍受的是邓通,他有何德何能?只不过是一个善于阿谀媚上的小人,而自己恰恰是因为文帝听信了这个佞臣的谗言而遭贬,贾谊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怨气。身在长沙,他不免想到了那个也曾遭到佞臣权贵的谗毁而被贬出楚国都城,最后投汨罗江而死的诗人屈原来。想到自己的遭遇与屈原相似,他更加怀念屈原。一次,贾谊南行,途经湘江,望着滔滔江水,思绪联翩,就写了一首《吊屈原赋》,以表达对屈原的崇敬之心,发抒自己的怨愤之情。写好之后,他将赋文投入湘江,用以悼念这位爱国的诗人。四年后,贾谊被召回长安,又做了梁怀王太博。不幸的是,梁怀王因一次事故坠马而死,贾谊深自歉疚,直至忧伤而死。
  贾谊怀才不遇,在湘江作赋悼屈原,浪仙兄半生坎坷,有才难施,也就以诗祭贾生了。
  无可不明白,问贾岛说:
  “堂兄作诗就罢了,今日又要祭诗,依然如我佛诵读佛经一样虔诚,令我着实不解?”
  “唉,姚合贤弟所言,若在以往也算说着了,可搁在今日,却有些偏差。”贾岛既是回答无可的问话,又算更正姚合的推测。他接着说,“先前写诗,总是为着别人,为着应举,现在写诗,全没有了那种意识,只是写给自己看而已。自从那年被贬,我对科举之事早觉无奈,也渐渐心灰意冷,甚至对今后的生活都没有了信心。如今若是不作诗,我恐怕早都活不下去了。”
  回想贾岛半生,也确实如此,姚合和无可听了,甚至也要参与其中。
  今年的祭诗,虽然未在长安,却比去年隆重了许多。除夕那天,姚合早早筹备了桌案祭物,只等着天晚了随贾岛祭诗。
  贾岛净手洗面,态度比以往还要虔诚十分。他燃了三柱火香,插入香炉,双手合十,闭目慢语:
  “作诗劳吾精神,当以此补之。劳吾精神,当以此补之矣!”
  虽是旧语重提,却十分投入,姚合、无可二人随其同祭,也有了浓浓的氛围和声势。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