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苦吟寒士贾岛传>>第 61 章 受邀访友 昭雪遇赦 3
第 61 章 受邀访友 昭雪遇赦 3
 数日后一个朗朗晴日。贾岛在李洞的陪同下,来到翰林学士柳公权的宅中。
  李洞是这里的常客,他和看门的家人打了声招呼,二人径直来到客厅。老家人一看李洞带了个长者进来,似曾相识,又觉着面生,连忙进去报与柳公权。
  柳公权正在书房写字,随即搁下笔迎了出来。见是李洞,再看看相随的贾岛,他呵呵笑道:
  “李洞啊,眼前可是大诗人贾浪仙?”
  贾岛上前一拱手,笑道:“正是贾岛,冒昧拜访,还望见谅啊。”
  柳公权哈哈一笑:“浪仙兄见外了,当初韩文公引荐我,我从夏州一回京城,就闻知了你的大名,无奈多年来被仕途所累,不曾拜识,实是我慢待了仁兄。你今日登临寒舍,更令我倍觉惭愧了。”
  几句客气话,一时将贾岛说得不自然起来。李洞一旁看着,赶忙圆场:
  “二位都是我的恩师,以学生之见,还是快到客厅就坐,品茶要紧,总不能老是站着寒暄么?”
  一句话提醒了柳公权,他挽住贾岛的手,将他半拉半拽地请进屋中。少顷,仨人围着院中一个墨玉石桌,端起家人沏好的浓茶,慢慢饮了起来。
  贾岛四周绕视了一下,但见院中已生出绿绿的许多花草,枝头的花儿含苞待放,许多蜜蜂嘤嘤嗡嗡在花间徘徊,不知落在哪儿。贾岛喝了口茶,问道:
  “柳舍人平日没事,就在家中闲着,写写字,赏赏花么?”
  “唉,如今朝中混乱,朋党相争,宦官专权,我等留在宫中无所事事,还不如留居家中好。”
  柳公权看着贾岛,接着告诉了关于他的一些事,“前阵子,崔、杜二位驸马,还有令狐大人将你的事多次向皇帝提及,几经周折,虽然卸掉了你“科场十恶”的罪名,却并未提及你当初及第的事,这事我也没办法,只好走着瞧,看以后会有啥结果。”
  贾岛听了,长叹一声,说:“承蒙各位费心,其实我这半生奔波,或在佛门净地,或者客居长安,抑或是流落在外,人生如滔滔江水,早已冲淡了我一生的酷求,到如今反而不指望什么,只要有朋友常聚,闲时写点诗文,我就非常荣幸了。”
  柳公权不想让贾岛为那些事儿烦心,说到写诗,他立马显得来了劲儿。他说:
  “浪仙呀,我知你曾以‘推敲’博得韩公赏识,无论作诗的态度,还是所作诗篇,无不令我敬佩,今日相聚,还要向你讨教呢?”
  贾岛听了,脸上微红,谦虚而略带恭维地说:“柳学士过奖了。我虽然作诗,可我的诗文总是老牛拉破车,作起来很慢,也没有几首上乘之作,不像你那三步之才,出口成章,赢得圣上赏识。至于你的书法,那更是天上地下不敢相提呀。”
  原来,柳公权作翰林侍书时,一次,他跟随文宗皇帝在未央宫里观赏景致。文宗忽然说起他有一桩喜事儿,他忙问有何喜事。文宗笑答:“眼见冬日将至,朕已给边境将士刚刚把冬衣赏赐完,下来就该给他们再赏赐春衣了。”柳公权一听,果然是一件大好事,随即向文宗皇帝道喜称贺。文宗皇帝一脸嘻笑着说:“至于祝贺朕嘛,爱卿这次应当用诗才对!”当时,在场的所有宫女也一旁起哄,锐声说,“柳学士早应该写诗祝贺万岁这个大喜事儿呀!”柳公权看了她们一眼,和蔼地报以一笑,当即口占一首五言绝句:“去岁虽无战,今年未得归。皇恩何以报,春日得春衣。”宫女们见柳公权在赋成此诗时,并无什么困难,遂一再惊叹地锐声尖叫:“哇,柳学士真是太厉害了呀!”见此,文宗皇帝也大为高兴,他微微低头,将这首赋诗细细品味了一番,深深地感叹道:“想当年曹植七步成诗,被世人称为奇事一桩,柳爱卿却能在三步之内成诗,这不是比曹子建还要高明么?”
  柳公权见贾岛提到自己过去的事儿,呵呵一笑,又转而说到贾岛在小篆上的造诣。
“过奖过奖,浪仙兄说哪里话,我听说你的小篆写得也有特色,只是不曾目睹,谁优谁劣还说不定呢。”
  “嗨,柳舍人的书法自成一家,令世人望之莫及,我那可是胡抹哩,不敢提,不敢提。”
  李洞一旁插言道:“小篆自秦相李斯开创以来,到如今已有千年,尤其到了我朝李阳冰,更将小篆写得出神入化,恩师的小篆到如今也写了几十年,想必也应该成家了。”
  贾岛听了,乜斜着看了李洞一眼,脸颊微红地说:“差远了,差远了,我写的那些字,说白了是照猫画虎的,今天来了,还要向柳舍人讨教讨教的。”
  “哈哈哈,浪仙这话就不对了,讨教可不敢当,切磋一下还是行的。”柳公权在任何人面前,从不显露丝毫骄气,总是一副谦逊的样子。
  “各类书体出一家,说实在的,王羲之就是一家之长,他将各类书体融汇一体,自创的行草犹如山登绝顶,无人可攀,成为我国书法艺术中一颗永不褪色的璀璨明珠。自从晋以来,虽然也出了许多书法名家,狂草张旭,小篆李阳冰,还有楷书欧阳询、颜真卿,可无论是谁,都难逃王羲之的书体。其实,我虽然也习楷书,可每得闲暇,都不忘品读王羲之的《兰亭序》。”
  柳公权说得不错,真不愧为世人称道的书法家。他学王羲之之书而加以变化,学颜真卿等人笔法而取其精华,学颜体而变宽博为紧峭,化凝重为犀利,他的正楷行草,皆妙品之最,因此,他的书法出于颜真卿却更加遒劲丰润,自名一家。
  贾岛听了,深受感触。他由衷地说:“听君一席肺腑言,胜我十年寒窗功。今日相聚,实令我受益匪浅啊!”
  柳公权谦虚地说:“浪仙兄过奖了,其实我还要向你学诗呢。虽说我早年就成进士,却并未做多少诗赋,平日只是写点闲字应酬左右,而你的五律诗体独辟蹊径,自成一家,已有数百首精品诗词,而且首首妙语不绝,应该是我向你讨教才是。”
  贾岛和柳公权初次相见,仿佛前生有缘似的,只觉相见恨晚,总有说不完的话语。当着贾岛他又说自己家居京兆华原,与贾岛入赘富平的两地相邻,两人也算同乡,而且他俩同受韩愈赏识引荐,又是同门,今后还应相互照应。听得贾岛心头一股暖流涌动。此后,二人成为莫逆之交,多有帮衬。这是后话,暂不多提。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