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13 章 13
第 13 章 13
    “墨王也是想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罢了。”风夕颜略略劝道。
      “本宫自是晓得。”散了眼里的痛楚,寒颀洛理了理衣襟,正色道,“本宫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清影楼主请自便。”说完便拂袖离去,背影僵硬而落寞。只一转眼他又成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商国太子。
    风夕颜微微叹息,顺手摘了一朵雪千婳,看着它在手中渐渐消失不见,忽然觉得有些冷。没行几步,却已是这般疲倦了,再走下去,怕是还有看不完的好戏吧,可是本就是来赏花并未携带看好戏的心情,怕是要辜负那些未曾谋面的表演者了吧。只觉得一阵胸闷气短,扶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方才觉得好了些,心里却越发的难受起来,这幅身子怕已是全然糟透了,这般想着,脚步匆匆出了姽婳苑,这般久,明儿怕是要着急了。
    还未行至偏殿,明儿早已在小道上等着她了。看见明儿,风夕颜这才觉得安心了些,步子也缓了下来,只是呼吸还是不稳,明儿迎上前来,看到夕颜脸色苍白,慌忙问道:
    “小姐这是怎么了?”
    夕颜微微一笑示意她放心,稳了心神才道:
    “今日出门可曾带药了?”
    明儿慌忙拿出随身携带的白瓷流云环纹小瓶,正要取出清风为夕颜所配制的药丸,却被夕颜拦下了。
    “这药是要用水划开才能服用的,当下又没有水,你让我如何吃这药?”夕颜嗔怪道。
    明儿不好意思地拽了拽衣角,“人家这不是担心小姐,才一时乱了方寸,小姐莫要怪罪呀。”
    夕颜乍一听到“人家”二字,脑海里浮过某个妖孽的脸,又是一阵轻笑。
    “小姐,我怎么发现你最近笑的越来越多了?是不是清风公子……”明儿一脸的暧昧和坏笑。
    “你这个小妮子,说什么呢,再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夕颜说着作势要抓住明儿,脸上却是娇羞无限。明儿却早已跑进了偏殿。
    丛林掩映的小径尽头,瓦宇林立,一派庄严大气,偏殿坐落在最右边,相比之其他宫殿算是最小,可在四国的建筑中已属上乘。殿前      花卉芳香阵阵,各色交互掩映,衬出一片姹紫嫣红,煞是好看。虽无蜂蝶,却也各成姿态。殿内虽不是金碧辉煌,却也是舒心宜人,摆设不算华丽却也十分雅致,能造出这般宾至如归的感觉,可见这管事之人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匆匆喝了药,便觉一阵困倦,夕颜于是遣了明儿去回禀轩辕晔并让人准备车马回琅嬛苑。
    明儿走后,夕颜便一人闲闲地与这偏殿里的宫女聊了几句,对着宫中的布局也是有了一些了解,听闻这宫中布局甚是巧妙,匠心独运且别具一格,顿生赏玩的心思。
    刚要出殿门,听得后面一个柔柔的声音,“清影楼主,这宫中景致虽美,道路却是九曲回肠,初次来怕是要迷路的,不如让奴婢为楼主带路吧。”
    夕颜回头一看,是一年长宫女,着了紫色宫女装,看这装扮倒是品级不低呢,无事献殷勤,倒要看看你要演出什么戏。看着那宫女诚恳的眼睛,又觉自己想的太多,哪能人人都是这般包藏祸心。不由得哂笑自己这般小心翼翼,又有谁会在意她这个小小的花语楼楼主呢,况且她一直谨慎笃行,与皇家甚少接触,怎会有人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呢?还是不要辜负了这般美景才好,收了心思,微笑着问道:
    “你是这个殿里的管事宫女么,叫什么名字?”
    “正是,奴婢碧落,楼主请随我来。”说着碧落已经走出了殿外。夕颜也不推辞,这宫中甚大,出了什么岔子也是不好,便由着她去了。吩咐了殿里的宫女告知明儿,便随着碧落的脚步。
    “碧落,这附近可有什么可赏玩的景致?”她不想走的太远,怕明儿待会回来找不到。
    “出了姽婳苑,离这偏殿最近的有可供赏玩的景致怕是只有寻月湖了。”
    “寻月湖?可现在是白天,哪里有月可寻?”夕颜疑惑道。
    “楼主想必不知道,这寻月湖底镶了月星美玉,湖水清澈见底,风起便见碧波盈盈,月沉湖底,星子颗颗晃动,观之仿若置身太虚幻境呢。”碧落甚是欢欣。
    “听你说,倒真个是个稀奇了,只是不知是谁生了如此巧妙的心思,竟能想到用金玉嵌在湖底作月观?”夕颜好奇得很。
    “是撷月公主。”碧落眼里一阵奇异的光彩,夕颜只当她是为有这样的公主而骄傲,笑笑道:
    “撷月公主之才,果真实至名归。”夕颜也是十分钦佩。
    “楼主这边请。”碧落笑着示意。
    环着湖的道路并不平稳,石头随意堆砌在一起,倒觉得像是在山林间行走,自在洒脱。再看那湖里竟然还开着大朵大朵洁白抑或粉嫩的莲花,夕颜心中诧异,这时节怎么会有莲花呢。
    碧落见夕颜瞧得出神,知她心中疑惑,遂解释道,
    “这里的湖水实则是引来温泉之水才使得这些莲花四季常开不败。”
    “原是如此,撷月公主当真是七窍之心,竟有如此绝妙的心思。”夕颜转头对她笑道,隐约听到琴声阵阵,喝歌而起。歌声婉转,琴心淡泊。许久没听到这样妙的琴歌和,夕颜素来喜音律,更是想要走近一探究竟,困倦也减了那么几分。喜悦之情染上眉梢,
    “碧落,可知是何人在抚琴,何人在歌?”
    “哦,是撷月公主在歌,抚琴的像是大皇子。”碧落眼里闪过读不出的情绪,夕颜只当她是不确定,又近了几步,远远地看到寻月阁中唱歌的女子着了一袭月锦,淡淡的光华笼罩着,看那身形定是轩辕昭羽不错了,而轩辕昭羽对面抚琴之人却是背对着夕颜的,身影略有些熟悉,华发白衣。
    细思量,华发,白衣,琴声淡泊,…….夕颜脚下一个踉跄,碧落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故作慌忙的扶起夕颜,“楼主小心,这路甚是不平,可要当心了。”
    “我没事,”捋了捋发尾,“你确定那是你们大皇子?”夕颜故作平静地问,心里早已是惶惶不安。
    碧落探头去端详了一会,眉开眼笑地答道:“错不了,大皇子琴艺超凡,天赐华发,喜着白衣。”
    夕颜只觉浑身似坠冰窖,脑子回想着那人告诫她莫要与皇室扯上半分关系。今天她倒是分不清了,他到底是她的清风,还是皇家贵胄了,不自然地笑道:“我有些倦了,你扶我回去吧。”
    碧落应了声“是”,便扶着夕颜原路返回了,明儿却已是在偏殿等候多时了,看到夕颜,老远就兴高采烈地喊道;
    “小姐,你好哇,居然一个人跑去游玩,都不带我。”
    走近了才发现,夕颜已是虚浮无力,面色苍白,颤悠悠出声道:“明儿,回琅嬛苑吧。”
    明儿想要再问,却见夕颜紧闭双眼,抿着嘴唇,分明是不愿再多言了。谢过碧落,扶着夕颜出了宫。
    上了马车夕颜只觉浑身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瘫在软垫上,明儿慌忙扶她坐好,却见她眼泪扑簌,哽咽着说:“他为何要骗我?大皇子,呵呵……”
    明明才给过她希望,却一转瞬就拿一个庄重冷硬的身份将她所有的念想砸得粉碎,原来连他那般淡到极致的人也会气定神闲地将信誓旦旦捏成一手尘沙。或许一开始就是她错得离谱,他告诫她远离皇室意思便是让她远离他,她傻傻地以为他是不想让自己卷入勾心斗角的龌龊行径中,不曾想竟还是有这样一层意思在其中。
    “小姐,你在说什么呀,他是谁,什么大皇子?”明儿惊惶,从没见过夕颜这般伤心难过。
    全身气血倒逆,“哇”的吐出鲜血来,蓝色的衣裙上瞬间盛开了一朵妖冶的花。
    世间相爱之人大抵如此,爱一个人至深,便越对这一个微乎其微的细节有着惊人的关注,百般纠葛,终于编织出了一番让自己心服口服的论据来证明他不爱她,嫌隙便由此而生。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