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乱世红颜:花随落>>第 16 章 16
第 16 章 16
    二人本就姿容不凡,行走在街市间,引来众人纷纷侧目,翊倾尘面上却是挂不住了,有些后悔出来,可是哪能当街变脸易容呢,只得朝翊郇墨身边缩了缩。翊郇墨倒是已经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似的,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左右逢源,还时不时朝路边早已呆若木鸡的女子抛几个媚眼,有些心脏承受能力小的却已是晕了过去,场面十分失控。而翊郇墨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依旧我行我素。
    翊倾尘却是早已受不了她哥哥这种处处留情的行径,想到是自己要求他来的,真恨不得敲死自己,发哪门子邪,居然要求这个人妖陪自己逛街。这哪是在逛街,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当街引诱。终于在看到下一个女子幸福到要死的表情时她忍无可忍,一把甩开翊郇墨的手,独自跑了开去。翊郇墨依旧沉浸在自鸣得意中,等他反应过来,翊倾尘早已不见了踪迹。他一慌,四处寻找起来。
    翊倾尘却早已是一溜烟返回到了琅嬛苑,问前院的人琅嬛在哪里,听闻琅嬛还在后院,她又急急忙忙去了后院,心想着还不如去找琅嬛陪她呢,看着琅嬛也是知书达理的女子,想容那个死丫头说要跟伊雪学习桃花绚妆,自己便气呼呼地来找哥哥了,没想到还是失算。唉,难道老天爷真的不许她今日逛街么?她就还偏不信了。
    刚出了前院门要往后院行去,却迎面撞上一个人,两个人同时“呀”了一声。
    明儿气急,小姐本来身体就不好,怎么还遇到个不长眼的,遂嚣张道:“谁呀,走路不长眼睛呐!”
    翊倾尘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会儿听见连一个小丫头说自己,自己只身一人,更是气急,抬起头时眼泪便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却见眼前被撞倒的人着靛蓝色衣裙,眉头拧在一起,似是撞得极其疼痛,她定睛一看正是风夕颜,更是气急,
    “不过轻轻撞了一下,你也不用装的如此痛苦吧。”
    明儿一看是倾尘公主,却也是不好发作,只狠狠瞪了她一眼。风夕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公主还好吧,可有伤着?”
    翊倾尘冷冷看了看她,“你装出这样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惹谁同情,哼!”说完遂拂袖离去。
    风夕颜无奈地摇摇头,,心中却是难受起来。怕翊倾尘出事,便吩咐琅嬛跟上。本想去见清风的,不料宫里来了旨意,让即刻进宫,马车已是在门口候了许久,也不能让人家久等,匆匆出了门,上了马车。心中疑惑,随即不安起来。明儿也一同陪着,知她心思,挑了帘子问赶车的侍卫,“这位大哥,可知道华皇宣我家小姐进宫所为何事?”
    侍卫并未回头,懒洋洋的举起马鞭,半晌才说话,甚是趾高气昂:“上头的事我哪里知道。”明儿气不打一出来,甩了帘子,瘪嘴坐了进来。风夕颜捏捏她的手,“到了就晓得了,哪里还急于这一时半会儿。”明儿没好气地瞥了帘外一眼,看到风夕颜却显然是困倦了,轻声道:“小姐,你休息下吧,还有好一会儿呢。”风夕颜点点头,掀开车厢的小窗帘子,意外地看到某妖孽一脸的焦急,知他怕是在找翊倾尘,不禁一阵好笑。
    翊郇墨一回眼,正看到风夕颜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显然一怔,风夕颜却是笑的更开怀了,哪里看到过他这般的窘样。翊郇墨回过神来追上去,风夕颜正要告诉他翊倾尘没事,他却一晃没了身影,马车却是停了下来,一阵光亮,帘子被掀起来,凑近来一张美轮美奂的脸,只是那笑嘻嘻的表情倒是欠扁了些。风夕颜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个妖孽一把拨开明儿就凑了过来,“怎么,本王赏脸与你同乘,你竟敢嫌弃本王!”
    风夕颜很是无语,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
    “明儿,倾儿是不是去琅嬛苑了?”翊郇墨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向明儿,明儿的心也一跳一跳的,“啊~哦,四啊四啊。”
    风夕颜扶额自省,怎么仿佛能听见明儿咽口水的声音,果然是祸害。马车摇摇晃晃的继续向前行去,一阵困倦袭来,风夕颜闭目养神起来,翊郇墨见她如此,也不做打扰,也是眯了眼睛,将头靠在风夕颜的肩上。风夕颜推开他,他又像丢了魂一样倒过来,她也就索性由着他了,心里想着这人怎么这般赖皮,倒是跟传说的那个文韬武略的墨王相去甚远。明儿本想着把他拉开,风夕颜摆了摆手,明儿也只能作罢,而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个靠在别人肩膀上的妖孽扯了扯嘴角。
    翊倾尘向琅嬛苑的小厮寻了块面纱,换了件极其普通的衣服,又跑出了门。心想:我自己去逛街还不行嘛,谁稀罕要人陪。小厮早已得了吩咐,要尽量满足公主的一切要求。琅嬛悄悄的跟在后面,却也不敢打扰,怕扰了她的兴致。
翊倾尘这才像放飞的鸟儿般,把所有的不快都抛之脑后,开开心心地左看看右摸摸,好奇地不得了。
    “姑娘,来看看吧,这可都是上等货色。”
    “姑娘,你看这珠花可是与你甚是相配啊。”
    “锦绣坊的缎子,绝对真品。”
就连这小贩的叫卖声,她也是觉得好听不已。虽说皇宫里的东西远比这好千百倍,但却总是带了冰冷庄严的气息,哪里有这些小玩意活气。看到一只祖母绿的蝶形钗,双翼微张,在阳光下闪着光彩,竟像是活的一般。连忙跑过去,小心翼翼地拿起来细细观察,
    “姑娘,可真是好眼力,这可是上等的祖母石雕成的。你看它表面上看是只蝴蝶,其实,您细看,那蝴蝶身上还刻着千万只小蝴蝶呢。”那小贩热心的指给她看。
    翊倾尘一看,还真是。
    “谁生了这样一双巧手,倒真如你所说呢。”她细细端详,笑着说道,虽看不见面纱下的脸,那明月一般似的眼睛却已然让小贩瞪大了眼睛。放下手中的蝴蝶钗,却又看见一只通身碧透的簪子,形状甚是奇特,倒像是只昆虫。她不禁好笑起来,指着簪子问,“这是何物?”
    小贩半天才回过神,擦了擦额角的汗,更是热心起来,“姑娘,那是玉蜉蝣簪。”
    “蜉蝣啊,以前倒是再书中看过,倒是并未见到过它的形状,原是这般模样,倒真是让我长了见识了。”她轻轻抚摸着,觉得手里传来凉意,心想倒也是件好东西。
    “姑娘想必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哪里见过这些粗鄙的东西。”
    “育微微之陋质,羌采采而自修。不识晦朔,无意春秋。取足一日,尚又何求?”倾尘喃喃自语道,“与它相比,我们可是粗鄙的多呢。”
    “虫子怎么能跟人相比呢,姑娘说笑了。”小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太懂。
    “我胡言乱语罢了。”她放下手中的簪子,欲要离去。
    “姑娘怎着不买了,这可都是好东西啊。”小贩一看她就要离去,急了。
    “我今日出门并未带银子,改日再来。”倾尘很是不好意思,眼里全是歉意。转身离去,忽然听到后面熟悉的温雅男声传来,
    “这些都要了。”
    倾尘浑身一震,停下脚步,却是不愿转过头去,想了想,又要离开,却被一只手拉住了。
    “出门不带银子,传出去旁人岂不是要笑话为夫了,以为是为夫虐待你了。”
    翊倾尘抬起头,寒颀洛依旧笑得温文尔雅,波澜不惊。没来由的一阵气恼,一把甩开寒颀洛的手,就要往前去。
    “笑话就笑话,与我有何干系?”
    寒颀洛显然是没有料到她会有这般反应,印象中她永远都是端庄秀雅,何时这般娇气过。他一愣,随即又笑起来。
    倾尘今天本来就很是不爽,气呼呼瞪了寒颀洛一眼,全然没了往日公主的半分姿态,寒颀洛却是笑的更欢了。拿过那只祖母绿蝶钗缓缓插入她的发间,她只看见他手过来紧张的闭上了眼,睁开眼时,只见寒颀洛正定定地看着她,“复此从凤蝶,双双花上飞;寄语相知者,同心终莫违。”
    倾尘心忽然就漏跳了半拍,惊讶地看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寒颀洛见她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心中一痛,自己却也是先前薄待了她。于是又牵过她的手,这一次她没有挣脱,他不再多说话,耐心地陪她来来回回地走,看她好奇欢喜的样子,竟生出一种就这样一直下去的念头。心里却又嘲笑自己怎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只是安心地看着倾尘折腾。
    倾尘先前的阴郁心情也全都一扫而光,拉着寒颀洛左看右转,眼角却一直在偷偷看他有没有不耐的神色,他却是总是一副坦然的样子,她便在心里偷偷欢喜着,直到夜幕降临,宫门要上锁的时候,才极不情愿地往回走。寒颀洛很是无奈地扛着她买的那一堆有的没的东西,却还是一派庄严的走着。翊倾尘悄悄瞟了他一眼,转过头去正要偷笑。
    “为夫今日一直在担心?”寒颀洛故意顿了顿。
    翊倾尘赶紧问:“担心什么?”
    “担心娘子会因为偷看为夫而眼斜口歪?那为夫可就罪大恶极了。”寒颀洛不意外地看到倾尘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遂即又别过头去,不屑地说,“谁稀罕!”寒颀洛心情更是大好,没想到自己的倾儿如此有意思。于是青睐有加地看了看她,倾尘却觉得遭雷击了一般,这是什么眼神,显而易见的引诱……他绝对是故意的。
    心里闪过小得意,蹲下来,“我走不动了。”
    寒颀洛把她的小把戏都看在眼里,对着璀璨的夜空,故意长叹了一口气,“那娘子就先在这里歇着,容为夫回宫给你寻辆马车来。”说完,就要走。
    “寒颀洛,你!”倾尘见计谋败露,有些气急败坏。
    “恩?为夫的名讳也是你可以直呼的。”寒颀洛故意拖长了声音。
    倾尘看硬的不行,于是又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太子殿下,你家娘子走不动了。”寒颀洛听到“太子殿下”这个称呼,不满地皱了皱眉头。
    倾尘连忙改称呼,“夫君,人家走不动了嘛。”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寒颀洛更是一副见鬼的表情。人果然不能看表象,堂    堂祈国公主,商国太子妃居然这般赖皮。
    看她这般可怜兮兮的一副“你不背我,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寒颀洛哑然失笑,将所有的东西卸下来就要背起她,她却是不依了,指着那堆买来的东西,故作懵懂地说:“夫君,这不要了么?”
    寒颀洛觉得一丝不安来,“为夫要背你,没办法拿了。”
    “不行,那里有我给想容带的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她瞟了瞟寒颀洛又加了一句,“还有给夫君的东西呢。”
    寒颀洛很是无奈,只得问了句,“那娘子说怎么办?”
    翊倾尘贼兮兮地笑了一下,寒颀洛二次毛骨悚然,分明是被这个小丫头算计了。果然听到她说,“挂在夫君高贵的脖子上不就行了。”
    什么?脖子?寒颀洛狠狠瞪了她一眼,亏她想的出来,又笑了个比翊倾尘更贼的笑容,“娘子的办法是不错,可为夫倒是有个更好的办法呢。”
    说完捡起地上的那堆小玩意,向倾尘走去。翊倾尘暗叫不好,正要逃跑,却被拦腰抱起,她一阵惊呼,果不其然,那些东西都在了自己怀里,不过自己却是在寒颀洛的怀里,她一下子羞红了脸,不敢再撒野造次,闷闷地缩在他怀里,只听见他砰砰有力的心跳。就这样一直到了宫里,他才放她下来,她却抱着那堆东西跑进了殿内。
    伊雪见她回来了,粗略地行了个礼,连忙出了殿外,看见寒颀洛,很是欣喜,“太子殿下,您回来了。”
    寒颀洛笑着拍了拍伊雪的肩膀,点点头。
    伊雪见他满头大汗,拿出自己的锦帕,“您看您,怎么出了这么多汗?”说着便拿着锦帕踮着脚尖,为他认真地擦拭。寒颀洛本被伊雪侍奉惯了,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可落在翊倾尘眼里却成了另一番意味。
    站在窗边,看见他们“情意倦倦”,她恨恨地扔了从买的那些东西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墨色兰花镂空的香炉,用力关上窗,倒在榻上用被子蒙了脸,泪就浸的无踪无影了。
    寒颀洛听到关窗的声音,心中暗道不妙,忙推开了伊雪,却看到伊雪脸上明显的忧伤,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正在这时,却看到这偏殿管事的宫女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忙问出了什么事,却听到那宫女说:“小皇子殁了。”

※插入书签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送月亮】
评论主题:
星星: 1星2星3星4星5星
关注: 345652
48*48 评论: 我又来赏文了 所评章节: 16 NO1.
作者: 林语词 星星: 3 - 收起
亲,我又来赏文了~细看中
[回复]2013-03-09 13:10:25 
网友:
48*48 评论: 等着看啊~啊啊~ 所评章节: 16 NO2.
作者: 夏瀀 星星: 5 - 收起
亲爱的,你更新速度好慢的哦,等着看啊~啊啊~
[回复]2013-03-13 16:18:35 
网友:
48*48 评论: 古言求更了 所评章节: 16 NO3.
作者: 莫旖旎 星星: 5 - 收起
一气呵成,看到这里,没了?咋办,亲,快更啊。
[回复]2013-03-14 10:27:05 
网友: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如想看到更多关于本章的评论,请点击这里
广告
合作伙伴
友情连接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