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广场 短篇精华 到底是什么让有声书爆发新生命?(转载)(下)
查看: 2174|回复: 0
go

到底是什么让有声书爆发新生命?(转载)(下)

Rank: 2

发表于 2013-9-12 11:27 |显示全部帖子

今年早些时候,Audible邀请科幻作家奥森·斯科特·卡德(Orson Scott Card)为他1985年出版的畅销小说《安德的游戏》(Ender's Game)写了一部精雕细琢、长达六小时的改编剧。故事完全以对白展开,并用背景乐和音效加以渲染。这个项目前不久在洛杉矶录制,朗诵者共28名,有明星播音员斯科特·布里克(Scott Brick)、作曲家亚尼斯·伊恩(Janis Ian)和英国演员萨曼莎·埃加(Samantha Eggar)等。Audible将在今年10月发布《Ender's Game Alive》。在此一个月之后,一部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由阿沙·巴特菲尔德(Asa Butterfield)、哈里森·福德(Harrison Ford)、海莉·斯坦菲尔德(Hailee Steinfeld)主演的好莱坞大制作将举行首映。

卡德说,广播剧的“基础”和小说一样,但“用料”完全不同。它不是以小说的年轻主角恩德的视角来进行一种全知全能的叙事,而是从多个视角出发,让情节在对话中浮现。

卡德说:“它不是单纯的改编,而是同一个故事的新讲法。”

有些小说家绕开印刷版,直接以单纯有声书的形式发布小说。前不久,英国小说家戴维·休森(David Hewso)的新悬疑小说《洪水》(The Flood)就是直接以有声版的形式发布,没有印刷版。发布该书的有声出版商Whole Story Audiobooks享有该书一年的独家权利。休森说,他还没有向印刷书商推销这本小说。

发表过22部小说的休森说:“直到一两年前,有声书一直是跟印刷书一块儿推出,但现在它已经算是独立存在了。它已经成为一种热门媒介。”

休森已经在热心听众当中形成了一群粉丝。他与人合写了另外四部原创有声小说,包括《麦克白》和《哈姆雷特》(Hamlet)的小说改编版。这两部书是他和惊悚小说作家、北卡大学夏洛特分校(UNC Charlotte)莎学学者A·J·哈特利(A.J. Hartley)一起写的。《麦克白》小说版共有9小时45分钟,对莎士比亚笔下极度渴望权力的主角做了远远更为同情的描述。它在Audible上面获得了1,000条评论,平均评分有四颗星。他们的《哈姆雷特》小说版将由Audible在今年秋季发布,奥菲莉亚更加强健有力,哈姆雷特也没有莎氏笔下那么忧郁,而哈姆雷特的著名独白也被换成了连珠带炮的对话。

休森曾发现,写作有声书所需要的技巧不同于散文写作。词语重复、无意押韵现象变得异常明显。地点的变化要在情景开始的时候讲明,使听众不至于混淆。

他说:“复杂的句式、冗长的从句都不好使,会让人烦闷、混淆。要让写作消失,这样人们听到的只有故事。”

有声书的迅速崛起,让一些人对我们消费文学的方式感到担忧。追求纯正印刷书的人们认为,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听一本书带来的体验赶不上坐下来静静阅读。科学研究反复证明,对于有阅读能力的人来说,听故事和读故事之间基本没有区别。格式对于读者能否理解或记住一段文字基本没有影响。一些学者认为,听一段文字或许还能增进理解,特别是莎士比亚著作那样的晦涩作品。在这样的作品当中,朗诵者对文本的解释有助于传递文本的意思。

至于人们在开车、提东西或切菜的时候听书吸收效果如何,就不那么清楚了。据跟踪图书行业的研究公司Bowker的一份报告,上班族仍占有声书消费者的一半。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威灵厄姆(Daniel Willingham)研究过看书与听书的理解力问题。他说,一心二用会分散听者的注意力,除非他同时做的事情是真正下意识的。他说,在跑步机上慢跑大概没事,但在小道上跑步对注意力的分散,就会让人无法充分理解文本。

一些作家担心,随着烦躁、繁忙的读者不再花时间专注于文字,静默阅读的习惯可能会受到威胁。

《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The Shallows: What the Internet is Doing to Our Brains)作者尼古拉斯·卡尔(Nicholas Carr)说:“如果我们慢慢地认为读书是伴随我们做其他事情的次要活动,那么我们就会丢掉最深度、最重要的阅读。更大的危险在于,技术会让我们误以为什么事情都可以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做,包括阅读。”

Audible目前正在资助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研究被试人员在读文字、听文字、同时听读、以及在听、读两种不同模式之间切换时的大脑活动。这项研究还在进行,尚未发表,但Audible首席科学家盖伊·斯托里(Guy Story)说,初步结果表明,听人朗诵可能会让人在情感上比静默阅读介入更深,这在男性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某些爱书人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要通过来回切换稀释那种沉浸式体验。有声书书评杂志《Audiofile》主编罗宾·惠滕(Robin Whitten)说:“就像到电影院看了头半个小时,然后回家读剧本一样。”

对另一些人来说,印刷作品与朗诵作品之间的区别早已荡然无存。家住弗吉尼亚州森特维尔(Centreville)的48岁软件开发员米歇尔·哈维(Michele Harvey)拥有470多种有声书、近2,000种电子书,其中多数是言情或奇幻类。她常常同时买一本有声书和一本电子书,这样就可以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继续听故事。整个一天她都在自己的安卓手机上听书。开车上下班的时候听,做晚饭、折衣服、把碗碟放进洗碗机的时候也听。然后在晚上,等9岁的女儿睡觉之后,她就拿起Kindle,紧接着朗诵者停下来的地方读上两三个小时。她说,听的部分常常比看的部分记得更清楚,如果朗诵者很有才华的话,那就更是这样。

当人们问她读过的最好的书或最难忘的书是哪一本时,她常常提起苏姗娜·克拉克(Susanna Clarke)的奇幻小说《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她说:“我不断地提醒自己,我从来没有真正读它,而是听了它。”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版权声明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 2010-2012 www.616boo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0386号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评论及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六一六中文网无关